×
瓦伦丁君的城堡(上下)

瓦伦丁君的城堡(上下)

1星价 ¥37.0 (7.7折)
2星价¥37.0 定价¥48.0
  • 正版好图书
  • 特价书1折起
  • 满69包邮(新疆、西藏等六省除外,运费14元起)
暂无评论
图文详情
  • ISBN:7807051531
  • 装帧:简裝本
  • 版次:1
  • 册数:暂无
  • 重量:暂无
  • 印刷次数:1
  • 开本:大16开
  • 页数:473
  • 出版时间:2005-08-01
  • 条形码:9787807051534 ; 978-7-80705-153-4

内容简介

罗伯特·西尔弗伯格是美国科幻与奇幻界*著名的多产作家之一,素有“小说工厂”之称。2004年,作者更是被授予“大师奖”,这一科幻与奇幻作家*高荣誉。作者笔下人物丰满生动,情节复杂曲折,作者能从其他文学门派的优秀作品终汲取精华,为已所用。本书将动作、魔法和科幻有机地融为一体,极富想像力,让你爱不释手。

目录

**部 睡梦之王………………………………………l
第二部 变形人…………………………………………115
第三部 睡眠岛…………………………………………227
第四部 迷宫……………………………………………314
第五部 古堡……………………………………………371

展开全部

节选

康福尔觐见室是古堡中*宽大、*庄严辉煌的一间犀子,镀金的屋梁熠熠生辉,上等的挂毯绚丽华贵,由名贵木材制成的地板光洁照人,王室的各种重大仪式都在这里进行。但康福尔觐见室很少有过如今的这番景象。 在有许多步阶梯之上的康福尔宝座上,圈王瓦伦丁君王高高在上上,在他的左手,一个跟康福尔宝座几乎一样高的座位上,坐着他的母亲岛夫人,她身穿一袭白袍,显得无比雍容华贵;在他的右手,一个跟岛夫人的王位一样高的座位上,坐着教皇的高级发言人霍卡斯持。在他们面前排列着马吉普尔的公爵、贵族和武十,他们几乎站满了整个屋子,自康福尔君王本人执政以来还从未在这样的地方举行这样的一个集会在这一大群人中间,除了有来自齐罗尔和阿兰罗尔大陆的公爵和贵族以外,还有许多普通百姓,如那个断臂的斯卡达斯人戈齐沃,曾经是他的补船匠的柯黛恩,他的小匠潘迪洛,那个做兽皮生意的霍杰特人维诺克斯,福基凯普的解梦人带沙娜,以及许多地位更卑微的人,他们站在这些显赫人物之中,脸上写满了敬畏的表情。 瓦伦丁君王起身向他的母亲致敬,然后义向霍卜斯特致敬!他面向这些群众鞠躬时,欢呼声一时顿起:“国王万岁!”当人群安静下来时,他语气和缓地说:“今天我们在这里举行隆重的节日庆典,庆祝秩序的恢复。今天请各位存此尽情娱乐。” 他拍了拍手,于是音乐响了起来:号角声、锣鼓声和管笛声组成了轻快活泼的旋律,十二个吹奏者在沙那麦尔的带领下踏步走进了屋子。他们之后是穿着节日盛装的变戏法者:卡拉贝拉走在*前面,跟在她后面的是斯里特,然后是赞尔泽和他剩下的两个兄弟。他们拿着各种各样的戏法道具,有刀剑、匕首、镰刀、随时准备点燃的火把和鸡蛋、碟子、五颜六色的短棒以及许多别的东西。他们走到犀子中央,面对面地站成一个星形,然后挺直肩膀,镇定自若地比好姿势。 “等等,”瓦伦丁说,“还有一个人的位子!” 他一步一步地走下康福尔宝座。当他走到距离地面只剩三个台阶时,他朝岛夫人微微一笑,又朝年轻的希苏恩眨眨眼睛,然后对卡拉贝拉做了个手势,丁是卡拉贝拉扔给了他把匕首。他灵巧地将它接住,她又扔给他第二把,紧接着第三把,他开始站在宝座前的台阶上用它们变起戏法来,因为他很早以前曾在睡眠岛发过誓要在古堡表演戏法。 随着一声信号,戏法表演开始了,空中闪耀着各式各样的物体,它们似乎都按照各自的节奏飞舞着。瓦伦丁敢肯定,在这个已知的宇宙上还从未有过如此盛大的戏法表演。他又在宝座上变了一会儿戏法,然后他走下来,走进变戏法的队伍巾,一边开怀大笑,一边与斯里特、卡拉贝拉和那几个斯卡达斯人相互交换投掷起镰刀和火把来。“就像回到了过去!”赞尔泽激动地吼道,“但现在你表演得更棒了,君王!” “这些观众激励了我。”瓦伦丁君王回答道。 “你能像斯卡达斯人那样变戏法吗?”赞尔泽问道,“接住,君王!接件 !接住!”赞尔泽似乎是从空中信手拈来许多鸡蛋、碟子和短棒,他的四只手臂一刻不停地挥舞着,他抓住一样东西便立即朝瓦伦丁扔去,瓦伦丁也一刻不停地接住那些东西,并用它们来变戏法,同时又把它们传给斯里特或卡拉贝拉。在这期间,观众爆发出来的阵阵欢呼声——不是谄媚的欢呼,而是真切的喝彩——热烈激昂,震耳欲聋。是的,这就是生活!就像回到了过去,是的,但现在更好了!他笑着接住一把闪亮的刀剑,并将它高高地抛向空中。艾利德斯曾认为,一个国王当着各位王公大臣的面变戏法可能很不体面,都尼格恩也这么想,但瓦伦丁君王否决了他们的观点,并和善地告诉他们,他对繁文缛节根本不在乎。现在,他看见他俩目瞪口呆地观看着表演,惊诧于这神奇的技艺。 然而他知道他该从这场表演当中退出来了,于是他一个个清空自己手中接来的物体,然后慢慢地从戏法队伍里撤了出来。当他走上宝座的**级台阶时,他停下脚步,向卡拉贝拉招了招手。 “来,”他说,“跟我一起登上宝座,现在咱俩要当观众。” 她双颊泛红,但却毫不犹豫地放下手中的短棒、匕首和鸡蛋:瓦伦丁握着她的一只手,带她一同朝宝座登去。 “君王——”她轻声唤道。 “嘘——这是很庄严的事情,小心别跌倒。” “我会跌倒?我,一个变戏法者?” “原谅我,卡拉贝拉。” 她轻松地笑起来。“我原谅你,瓦伦丁。” “瓦伦丁君王。” “今后都要这样称呼吗,君王?” “咱俩之间不必这样。”他说。这时他们到达了*高一级的台阶上,那张泛着绿色和金色丝绒光泽的双人宝座正等候着他俩?瓦伦丁君王站立了一会儿,目光在那一大群人中间搜寻着。“德利伯哪儿去了?”他低声问道, “我怎么没看见他?” “他对这种事情不感兴趣,”卡拉贝拉说,“已经离开古堡山去齐罗尔了,我想。术士对类似的庆典感到很乏味儿,再说,你知道,这个维罗恩人从不喜欢戏法表演。” “此刻他应当在这儿。”瓦伦丁君王嘟哝道。 “当你再需要他时,他会回来的。” “希望如此。来,让咱俩坐下来。” 他俩双双坐在了宝座上。台阶下面,剩下的那几个变戏法者正继续进行*为美妙的戏法动作,他们的表演就连瓦伦丁本人都感到神奇得不可思议。当他观看时,一股莫名的哀伤涌上了心头,因为现在他已从这组戏法队伍中撤了出来,这是他一生中一个非常重要和庄严的改变。他清楚地知道,作为一个变戏法者的流浪岁月,他一生中*自由而且在某种程度上也是*快乐的时光,现在已经一去不复返了。权力带来的各种责任,尽管他没有刻意追求过但却无法推卸的责任,又一次沉重地降临到他的肩上。他无法掩饰自己的这种哀愁。他悄悄地对卡拉贝拉说:“也许私下里,咱们可以时不时地聚在一起变戏法,嗯,卡拉贝拉?” “我也是这么想的,君王。我希望如此。” “而且咱们可以假设——咱们到了福基凯普和都隆之间的某个地方,不知道永恒马戏团会不会雇用咱们,不知道咱们能不能找到一家客栈,不知道 ——” “君王,看那几个斯卡达斯人在做啥!你能相信那种技巧吗?那么多只手臂,每一只都那么忙!” 瓦伦丁君王淡淡一笑。“我得让赞尔泽教我那种技巧,”他说,“就在不久以后的某一天,当我有空的时候。” P.470-473

快速
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