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寻生命的灯:与九十九位藏民的心灵对话

追寻生命的灯:与九十九位藏民的心灵对话

¥9.9 (2.5折)
1星价 ¥11.7
2星价¥11.7 定价¥39.0
  • 正版好图书
  • 特价书1折起
  • 满69包邮(新疆、西藏等六省除外,运费14元起)

温馨提示:5折以下图书主要为出版社尾货,大部分为全新,个别图书品相8.9成新、切口有划线标记、光盘等附件不全

暂无评论
图文详情
  • ISBN:7801306805
  • 装帧:简裝本
  • 版次:1
  • 册数:暂无
  • 重量:暂无
  • 印刷次数:1
  • 开本:大32开
  • 页数:332
  • 出版时间:2003-01-01
  • 条形码:9787801306807 ; 978-7-80130-680-7

内容简介

又过了两年,我随摄制组从拉萨走进藏北深处:白云蓝天,圣湖神山,牦牛羊群,擦擦、风旗与玛尼堆,活佛、喇嘛、尼姑、隐士、布道僧人、神汉、格萨尔王史诗说唱艺人、天葬师、祖传唐卡画师、石匠、草原牧民,生活在古海底上的文部人,神秘的象雄古国,在家修行的密宗师,手摇转经筒的虔诚转经人,用身体丈量大地的磕等身长头的朝圣者……,看到的每一个景致、采访的近百位人物,都深深地打动了我,强烈地震撼着我。   作为采访者,*该做的就是保留原貌——无论它与你的主观想象有多大差异,你也必须忠实地复制它。   我知道,去过那里的人,对大自然、对宇宙都会有属于自己生命的异亲感觉。                                  ——作者

目录

感悟西藏(自序) 1 拉萨,朝圣者心中的圣地   北京→拉萨——拉萨城与松赞干布——文成公主与赤尊公主——尊崇的白山羊神 2 走近喇嘛的生活世界   一年一度的展佛——中国**大锅——巨幅唐卡——雪顿节——展佛瞬间——*后一位“乌钦”——老廖与哲蚌寺——喇嘛家庭——香灯师的生活——法苑辩——学经班的学生——不守“坐夏”规矩的喇嘛——哲蚌寺的狗——逃学的小扎巴 3 转经道上的朝圣者   好运气——布达拉宫的红白宫——在“雪”住户的房顶上看展佛——不能逆时针转经——转经路上的放生——布施,随心所欲——相安无事各干各——煨桑驱邪——大昭寺又遇转经的朝圣者——磕等身长头的人 4 体验极限   身体与心情较量——拉萨人逛林卡——在罗布林卡玩林卡——酥油茶与藏式牛宴——享受生病——奇迹总是会发生的——备好“粮草”去藏北 5 沿着青藏公路去那曲   拉萨十那曲——说不完的次仁玉珍——魔鬼王的传说——楚布寺——念青唐拉山神为我们洗礼——桌子山的由来——转塔的老妇人——傲慢的雪山王子——神大——被误砍了首级 6 相识黑水河畔   住进班禅大师曾下榻的房间——赛马会——骑手和马——布道僧人——“神授”艺人——孝登寺和神舞——民俗村见闻 7 来自寺庙的不寻常故事   好事多磨——藏北寺庙的“领子”——莲花生的传说——阿贡寺的密室——有家室的僧人——抱着婴儿值班的宁玛僧人——天葬师普尔古——活佛与孝登寺“神药”——修复孝登寺密室的工匠——天葬师的尼姑女儿——只会念六字真言的老尼姑——一个放布施的牧民——擦擦、风旗与玛尼石        …… 8 走进藏北西部高原 9 离天*近的坝上牧民 10 古海上*早出现的部落 11 巴荣峡谷 12 朝圣者的漫长之旅 后记
展开全部

节选

从恐怖沟出来,驱车直奔拉萨,在快要进入当雄地界的时候,我们突然发现公路北侧的平坝上前前后后行进着五位磕等身长头的人。公路离平坝还有相当距离,似乎那几个人看去非常小,也分不清是男是女。   在藏北考察途中,我们还不曾遇到过磕等身长头的朝圣者。谢导赶紧招呼工觉啦停车,后面葛师傅的车也停了下来。我们走下车,各自带好采访的设备,随次仁玉珍朝平坝那里走去。   可能是因为平坝太空旷,那里的风显得尤为厉害,风在空中旋转,呜呜鸣叫,人若虚弱非被这狂风吹倒不可。我们都穿着翻毛羊皮军大衣,依然有挡不住风寒的感觉。当走近磕等身长头的朝圣者时,我们惊愕地发现,她们身上仅仅穿了一件运动衫!   这是三位尼姑,在她们身后很远的地方还有两位磕长头的男人,据说是和她们同行的喇嘛。这三位尼姑很自然地排着队,以一种十分讲究的行礼方式,三步一磕等身长头。她们身上就穿了一件运动衫,是那种在文化大革命时期比较流行的运动衫,而且是桃红色的,胸前围了一个牦牛皮制作的围裙,左右手各套了一个类似木屐一样的护手,当她们迈动左腿的同时,将双手高高举起,击掌,木护手发出非常悦耳的脆声,然后,她们又将双掌合于额前击响,同时迈出右腿,接着,她们又在胸前合掌,击响木护手,左脚跟进右脚并拢,双手向前伸展,全身匍匐于地。当她们向前匍匐于地磕等身长头时,往往冲力很大,一个匍匐下去,能冲出去一两米甚至两三米。   次仁玉珍说,这些长途跋涉的朝圣者,才是生命力*强的人。的确如此,我们穿着毛衣,毛衣外头套着棉衣,棉衣外头裹着翻毛皮大衣,就这样还觉得冷兮兮的,个个缩着脖子,可人家仅仅穿了一件单衣,那神态那表情好像对狂风对寒冷没有一点儿感觉。   次仁玉珍跟她们热情地打招呼,只见她们停下脚步,腼腆地看着我们这些不速之客。次仁玉珍带我走过去,和她们攀谈起来。我们这才知道,她们是藏东昌都地区的人,来自四川德格一带三个不同的寺庙---阿真寺、德多寺和格索寺。年岁*大的三十八岁,叫丹增曲珍,年岁*小的二十岁,叫阿细曲宗,还有一个叫阿色措,三十六岁。她们告诉我们,她们从头年的冬季十一月五日从家乡起程,就这样三步一磕,朝着大昭寺的方向整整走了十个月。   “你们是相约而行,还是在路上不期相遇呢?芽”我问道。   “我们是约好一起去大昭寺朝圣的。”   “你们是什么时候削发为尼的?”   丹增曲珍说:“我很小的时候就削发为尼,究竟是多大我也记不清了。阿细曲宗才进寺庙没几年。阿色措在寺庙已经呆了很多年了。”   “能告诉我们,你们为什么要这样做吗?”   丹增曲珍非常简洁干脆地说:“为了离佛更近些。”   阿细曲宗说:“我的母亲刚刚去世,母亲一直希望能够再次到大昭寺朝圣,但她一直有病,没能如愿,我这次磕长头去大昭寺朝圣,是为了替母亲完成平生*大的宿愿。”   问到阿色措,她腼腆地笑了笑,什么也没说。   我突然觉得自己问得很无聊,“你们是不是觉得我问得很荒唐?”   她们笑了,点了点头。   不过,我还是忍不住想问一点儿我没太明白的问题。“请你们别介意。我们穿的这么多还觉得冷,你们就穿了一件运动衫,不冷吗?”   “不冷,穿多了不方便,也热。”丹增曲珍回答。   “我看你们也没带什么干粮袋,吃饭问题怎么办?”   “一边走一边化缘。”丹增曲珍回答。   “晚上你们在哪里睡觉?”   “走到哪儿就在哪里露宿。”   “天当被,地当床,对吗?”   她们笑着连连点头。   次仁玉珍解释说:“像她们这样磕长头的朝圣者,无论走到谁家的门口,都会受到英雄般的热情款待。在藏民心中,她们是生命力*强的人,是信念极强的苦行朝圣者,也是离佛*近的人。藏民对她们十分敬重。”   她们的讲述十分平淡,表情亦十分平常,而我们已经惊愕得无法明白面前发生的一切了。要知道,她们需要花一年的时间才能走完这段朝圣之路,而这段长途跋涉之路不是一步一步走出来的,是她们以自己身体的长度一个挨一个地丈量出来的。从家乡到拉萨,一座又一座雪山,我无法想像她们是怎样抵御暴雨雷电、风雪严寒,我也无法想像她们是怎样在没有路的雪地、泥泞之中亲吻着大地。   她们身上没有背任何行囊,穿的仅仅是一件单衫和一条牦牛皮制作的围裙,就凭着这身行头,她们走进冬天,走过春天,又走出了夏天,当她们走到大昭寺的时候,那将是又一个冬天。   世彪匆匆忙忙赶回车上,一会儿他提着一大堆罐头走过来,递到丹增曲珍她们三人手中。她们仔细端详了一番,因为不认识汉字,疑惑地询问次仁玉珍。次仁玉珍回答了她们。接着次仁玉珍告诉我,她们问这些是什么罐头,她们看见上面有鱼的图案,问是不是鱼罐头,如果是,她们不吃。   那些罐头确实是鱼罐头,是沙丁鱼罐头,信仰藏传佛教的藏民是禁吃鱼的。她们是虔诚的佛教信徒,遵守其信仰禁忌更是自然。   接着,她们问:“有没有别的罐头?”   世彪赶快跑回车上查找,一会儿拿着两个罐头快步走过来,说:“我全翻遍了,就找到了两个牛肉罐头,这个可以吗?”   她们非常满意地接过那两个罐头。   世彪不无遗憾地说:“在北京要是多买点儿牛肉罐头就好了,谁想到了,买了那么多沙丁鱼罐头,光想着自己吃着顺口了。你说,这两罐头,她们够吃吗?”他总觉得过意不去,又去问朝圣者:“你们吃方便面吗?我们还有方便面。”   三人摆了摆手,表示这些已经够吃了。   我们告别了朝圣的尼姑,重新坐在丰田越野车上,朝拉萨驶去。   大概再花两个多小时我们就能到达拉萨,而她们还需再走整整两个月!

快速
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