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狼-世界文学名著典藏(全译本)
读者评分
4.9分

海狼-世界文学名著典藏(全译本)

被公认为是海上题材里写得最好的小说之一,这个故事写得动人而有史诗韵味,不仅在文学上获得了很大的成功,而且在银幕上也受到了欢迎。

1星价 ¥13.3 (7.0折)
2星价¥13.3 定价¥19.0
  • 正版好图书
  • 特价书1折起
  • 满69包邮(新疆、西藏等六省除外,运费14元起)
商品评论(36条)
宅家四***(三星用户)

这个系列的都很不错,精装,纸张厚实,印刷清晰,翻译都还行,下了近六十本屯着漫漫看。

2020-06-07 02:56:30
0 0
陌上新***(二星用户)

这一套书十分精美,包装也很好,还是塑封的,支持中图,是正版好书。推荐给朋友们了,他们也很喜欢。

2020-06-06 10:53:30
0 0
图文详情
  • ISBN:7535432646
  • 装帧:精裝本
  • 版次:1
  • 册数:暂无
  • 重量:暂无
  • 印刷次数:1
  • 开本:32开
  • 页数:273
  • 出版时间:2006-04-01
  • 条形码:9787535432643 ; 978-7-5354-3264-3

本书特色

《海狼》(全译本)是《全译本世界文学名著典藏》之一,该套书籍烫金的全精装装帧,豪华富丽而又典雅大气,所选作品皆为家喻户晓、脍炙人口的名篇名作,试想,若能将此永恒经典,一世珍藏于您的书柜,伴随一杯清茶,馨香一瓣,埋首其中,夫复何求……《海狼》(全译本)被公认为是海上题材里写得*好的小说之一。这个故事写得动人而有史诗韵味,不仅在文学上获得了很大的成功,而且在银幕上也受到了欢迎。

内容简介

情节以亨甫莱·凡·卫登的海上历险为主线。凡·卫登是一位美国文学批评家,与朋友一道度完周末乘“马丁内兹”号渡船回旧金山,途中遭遇大雾,渡船被撞沉没。凡·卫登在冰冷的海水中苦苦挣扎,筋疲力尽,几乎失去知觉。这时,浓雾中出现了捕捉海豹的帆船“魔鬼”号,船长发现了凡·卫登,将他救起,但不同意送他回旧金山,而是强迫他随船出海,并逼他做各种苦活。船长拉森绰号“海狼”,他力大无穷,凭暴力手段统治着“魔鬼”号。他的残暴终于激起反抗,一天夜里,几名水手联合起来将他和大副扔到海里,大副丧生,他却又爬上船夺回控制权,并任命凡·卫登为大副。此后不久他利用海上风暴残酷报复了两名带头反抗的水手,使他们葬身大海。风暴中“魔鬼”号救起五名遇险旅客,其中有一位是聪慧美丽又勇敢的女作家莫德·布鲁斯特,凡-卫登与她一见如故。一天夜里,“海狼”在企图强暴莫德时头痛发作,凡·卫登乘机带莫德逃走,登上一座小岛“努力岛”。不久,“海狼”的全体船员背叛他上了另一艘海豹捕猎船,“海狼”孤身一人,病发失明,随破损的“魔鬼”号漂流到岛上,但他仍不改凶狠狡猾的本性,竟想方设法要让凡·卫登和莫德与他同归于尽。凡·卫登和莫德*后协力制伏海狼,修复“魔鬼号”扬帆返航,并为病逝的“海狼”举行了海葬。

节选

我真不知该从何说起,有时我开玩笑地说,这一切都拜福卢塞斯所赐。他有一间避暑度假屋,坐落于塔马尔佩斯山脚下的米尔山谷中。每年冬季,他都蜷缩在度假屋里,读读尼采与叔本华的书,换换脑子,消磨时光。每当夏季来临,他就弃屋而出,置身于炎热、肮脏的都市里,终日挥汗劳作不休。按惯例,我每周六下午都会去看他,一直逗留到下周一早晨。正是由于这个原因,那个正月的周一上午,我才会漂浮在旧金山的海湾上。 当天我乘坐的不是一条救生艇,而是一艘名为“马丁内兹”号的蒸汽渡船。这艘船是新的。这是它第四次,或是第五次穿梭于索塞里托与旧金山之间。那天,海湾上空浓雾弥漫。我是在陆地上长大的,不识水性,因此,对当时海面上的险恶情形毫不知情。事实上,我正站在上层甲板的前部,正好处于驾驶舱的下面。伫立在船头,四周迷雾茫茫,我不由得兴致大发,浮想联翩。微风阵阵,潮气扑面而来。不一会儿,四下里再无旁人。但我并非独自一人,我隐约感觉到驾驶员就在上面的玻璃驾驶舱内。我认为驾驶员就是船长本人。 我当时在想,由于分工不同,我不必为了去探望海湾另一头的朋友,而费神去琢磨大雾啦,风向啦,潮水啦,航道啦什么的。这种感觉真是棒极了。人就应该术有专攻。舵手与船长掌握了足够的航海知识,他们可以把成千上万和我一样对航海一窍不通的人送达彼岸。而且,我无须把精力分散在不同的事情上面。相反,我可以致力于某些专项,比如说,写篇《分析爱伦· 坡在美国文学史上的地位》。这是我在当月《大西洋》杂志上发表的一篇文章。在船舱内,我看见一位又矮又胖的先生正津津有味地翻阅着《大西洋》杂志,他读的那一页恰好刊登着我的那篇文章。道理相仿,正是由于分工不同,在舵手与船长驾船运载乘客的同时,那位先生方能有空了解我对爱伦· 坡的研究成果。 我的思绪骤然被打断。一个红脸男子“砰”的一声关上舱门,脚步声很重。我正在构思一篇文章,题目就拟为《自由的必要条件——呼吁行家里手》。那红脸男子瞥了一眼驾驶舱,环顾一下四周的雾色,在甲板上来回走动,步子跌跌撞撞的。很明显,他的腿上装有假肢。他静静地站在我身边,两腿叉开,脸上浮现出陶醉的神情。我一准没看错,他以前一定以航海为生。 “天气糟透了。这可让他们不好对付了。”他边说边朝驾驶舱方向点头示意。 “我没想到这会是一场严峻的考验。”我答道,“对他们来说,这简直易如反掌。他们了解两地的距离、航行的速度,还可以用指南针确定航向。这不过是准确的数学运算罢了。” “考验!”他吼叫着,“易如反掌!数学运算!” 他全身一振,身子向后倾,眼睛紧紧地盯着我。“那么,瞧瞧这从金门奔流而来的潮水吧!”他发出质问,或者更准确地说是怒吼,“它退潮的速度有多快?它流向哪儿,嗯?听到了吗?浮标的铃声。船撞上浮标了。瞧,船转向了。” 雾色里传来一阵沉闷的铃声。我看见舵手正全速地转动着舵轮。浮标上的钟铃原本听起来是在前方,但此刻铃声却从船舷两侧传来。我们乘坐的这艘渡船发出嘶哑的汽笛声。穿过茫茫浓雾,不时传来别处轮船的汽笛声。 “那是艘渡船。”这位后来的人说。他是指从右边传来的汽笛声。“那儿!听见了吗?人吹出的汽鸣。一准是敞式帆船。留点神,帆船先生。哈,我料到了。他们要撞船了。” 根本看不到什么渡船,只听见一声声急促的汽笛声。而帆船喇叭的嘟嘟声听上去惊慌失措。 “他们是在鸣笛示意,免得撞上去。”汽笛声一停,他接着说。 在他解说喇叭声和汽笛声时,他神采奕奕的,眼睛里闪着激动的光芒。 “左手边是蒸汽船的汽笛声。你听,帆船上那个家伙的嗓子眼里有只青蛙。那艘帆船是从亥得斯逆流而上的。” 一声刺耳而微弱的汽笛声疯狂地从我们的正前方传来,瞬间就听上去近在咫尺了。“马丁内兹”号锣声大作。轮桨停止转动,有节奏的拍水声也随即消失了。接着,船又启动了。汽笛声如同百兽齐吼中蟋蟀的呜叫,刺耳而微弱,飞快地穿透浓雾,渐行渐远。我看着同伴,希望他能给我讲讲到底是怎么回事。 “又是一艘胆大妄为的船。”他说,“真希望把它撞沉了,小浑蛋!它们会惹更大的麻烦。留着它们有什么用?不知哪个傻瓜上了这样的船,把船开得飞快,拼命地拉汽笛,叫全世界的人都避让他,就因为他来了,而且不会避让别人!就因为他来了!你就得小心!正确的想法!正当的行为!他们根本就不懂!” 他的无名之火让我暗自好笑。他怒气冲冲地走来走去,而我则独自享受着雾色的朦胧美。多么浪漫的景色:无边的雾色如神秘的面纱,笼罩着旋转不止的地球。人类似星火般渺远,着魔般疯狂地工作着,并乐此不疲。此刻,人们正驾驶着钢木结构的战马,冲破这层层迷雾,在幽冥之中摸索着、喧闹着。他们嘴上煞有介事地嚷嚷着,但内心却惶恐不安。 旅伴的声音把我唤回到现实中来,我不禁莞尔一笑。作为世俗的一员,我也一直在未知世界里踉踉跄跄地摸索着。而我先前却盲目地认为自己一路走来,目光锐利、明辨是非呢。 “喂,有船过来了。”他说,“听到了吗?开得很快。一直朝这儿开过来。我猜它没听到我们。现在是逆风。” 微风迎面吹来,汽笛声清清楚楚地从旁边稍靠前的地方传来。……P1-3

作者简介

杰克·伦敦(Jack London,1876年1月12日~1916年11月22日)原名约翰·格利菲斯·伦敦(John Griffith London),生于旧金山,他来自“占全国人口十分之一的贫困不堪的底层阶级”。是美国著名的现实主义作家。被称为“美国无产阶级文学之父”。他的作品不仅在美国本土广泛流传,而且受到世界各国人民的欢迎。著有《马丁·伊登》《荒野的呼唤》(或译《野性的呼唤》)等50多本书。
  杰克·伦敦24岁开写作,去世时年仅40岁。十六年中他共写成长篇小说19部,短篇小说150多篇,还写了3个剧本以及相当多的随笔和论文。这些作品共同为我们展示了一个陌生又异常广阔的世界:那荒凉空旷又蕴藏宝藏的阿拉斯加,波涛汹涌岛屿星罗棋布的太平洋,横贯美洲大陆的铁路线,形形色色的鲜活人物,人与自然的严酷搏斗,人与人之间错综复杂的社会关系……
  杰克·伦敦的创作笔力刚劲,语言质朴,情节富于戏剧性。他常常将笔下人物置于极端严酷,生死攸关的环境之下,以此展露人性中*深刻、*真实的品格。杰克·伦敦赞美勇敢、坚毅和爱这些人类的高贵的品质,他笔下那“严酷的真实”常常使读者受到强烈的心灵震撼。
  伟大的革命导师列宁在病榻上时,曾特意请人朗读小说,其中就有杰克·伦敦的短篇小说《热爱生命》。列宁给予这部小说很高的评价。

快速
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