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拿什么拯救你,我的爱人

拿什么拯救你,我的爱人

1星价 ¥11.4 (5.2折)
2星价¥11.4 定价¥22.0
  • 正版好图书
  • 特价书1折起
  • 满69包邮(新疆、西藏等六省除外,运费14元起)
暂无评论
图文详情
  • ISBN:7506321483
  • 装帧:平装
  • 版次:1
  • 册数:暂无
  • 重量:暂无
  • 印刷次数:暂无
  • 开本:32开
  • 页数:446
  • 出版时间:2001-08-01
  • 条形码:9787506321488 ; 978-7-5063-2148-8

本书特色

爱与恨的交织、情与法的冲突、善与恶的挣扎、生与死的抉择。“中国**言情导演”赵宝刚:《拿什么拯救你,我的爱人》我看了很多遍,我特别喜欢四萍这个人物,还有罗保春;海岩的爱情想象让人们看了之后会有一种满足感,会有一种欣悦的感觉。

内容简介

两个男主人公韩丁和龙小羽分别是律师和犯罪嫌疑人,同时又分别是女主人公罗晶晶现在和过去的恋人。韩丁的辩护决定着龙小羽的生死,也决定着和罗晶晶爱情的去留。赢了官司没准就丢了爱人,输了官司又会被爱人误会为故意不帮助情敌起死回生。……这是一个曲曲折折的故事长廊,一路走过去会有一个又一个出乎阅读意料的情节急转弯,而故事*后的结局与真相更是突破了读者的想象,也突破了以往海岩小说的案情模式。爱看爱情故事的人定可大过一把瘾!

节选

  ……身在晾他淋湿的衣服,又觉得心里发热。她说:小羽,你冷吗?龙小羽说:有点。她说:你过来我给你焙悟。龙小羽过来了,厚道地问:你拿什么焐?罗晶晶突然把快吃完的冰激淋贴在龙小羽的胸脯上:拿这个!龙小羽未加提防,被冰得哎哟一声。罗晶晶大笑着往床里面躲去,龙小羽像只豹子一样扑上来,一把按住了她。大概他在罗晶晶面前的动作从未如此迅猛,吓得罗晶晶禁不住失声尖叫,龙小羽这才发觉自己闹得大了,有点过分了,按着罗晶晶的手受惊似的摹然松开,怔怔地看着身下的罗晶晶,有点不知所措。可这时罗晶晶却一点没生气,反而出人意料地,用一双细长的胳膊环绕了他的身子,一下子把他搂到了自己的怀里。
  那时龙小羽的神经完全瘫痪了,全身触电般地麻木。罗晶晶软软的胸,细细的胳膊,润滑的冰凉的皮肤,噘噘的薄薄的嘴唇,合成了一剂猛烈的毒药,毒得龙小羽不能动了,但意识还清醒,他还知道恐惧。心理上的恐惧还能控制,生理上的冲动却难以遮掩……其实罗晶晶也一样,她的手一触及到龙小羽结实滑溜的脊梁,心里的羞涩就崩溃了,原有的那点女孩儿的矜持。自爱,统统幻化为无,她真想对他说一句:我爱你!可她说出来的,却是另一句话,一句很平常很平常的话,平常得连龙小羽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她说:“你不冷了吧……”
  龙小羽没有回答。他当然不冷了,他被沸腾的爱欲燃烧起来,烧成了一头充血的幼兽。他什么都不顾了,不顾他应当顾忌的一切,他只有二十二岁的年龄,血气方刚,他无法抵抗眼前这个女孩的柔情蜜意,无法抵抗她的几乎没有缺点的肉体,他的理智和胆怯统统陷落在这个女孩柔弱的怀抱、温暖的气息和湿润的亲吻中。罗晶晶后来在韩丁的追问下坦白了她**次和男孩接吻时的感觉,她说她没想到男人的嘴唇也软得无骨,她说她那一刻像要融化在龙小羽的舌尖下了。接吻的美妙就是双方都尝到了融为一体的滋味。
  这种事罗晶晶真的是**次。她在主动张开怀抱之后便完全不懂该怎么往下进行了,她认为那一阵如痴如醉的热吻就是今晚的高潮了,她其实心里并没有准备好龙小羽的动作将失去控制地延伸下去。她在他动手解她的衣服扣子时有点不知所措,有一个扣子扣得紧,龙小羽慌慌张张解了半天才解开。罗晶晶愣着,没有帮他,她心里有点害怕,耳鼓里全是心跳的声音。但她也没有制止,她像个俘虏一样任由他脱下自己的衣服,她也不知该怎么制止,她惟一残存的理智就是她相信龙小羽不会伤害她,但紧接着一阵突如其来的疼痛几乎让她丧失了这个牢固的信任,她毫无防备地惊叫起来,她一叫龙小羽的身体就僵住不动了,她一停他就再次前进,这时她开始往外推他,同时哭出声来。
  龙小羽从她的身体里出来了,出来的那一瞬间弄脏了罗晶晶的床单。床单上的脏物和血迹让罗晶晶越发哭个不停,她后来跟韩丁说当时她还以为自己哪里受伤了,马上会大病一场。其实以后什么也没有发生。当时龙小羽被她的疼痛和惊恐吓坏了,像个做错事的孩于那样浑身打抖,但他只会把手搁在她的抽泣的脊背上,连一句安慰的话都说不出口。罗晶晶哭了好一阵哭得乏了,没劲儿了,也不觉得疼了,身体里只留下了隐隐的烧灼感,但不严重,所以她慢慢平静下来。龙小羽这才把她抱在怀里,用充满歉疚的抚摸安慰她。尽管,她还有点怕,还有点疼,但两人身体彼此的熨帖还是让她非常舒服,这种舒服让她立即恢复了对这个刚刚弄疼她的鲁莽男孩的爱意和信任。而且,这种爱意和信任和刚才是不同的,它有了质的飞跃,有了新的内容。罗晶晶*先意识到的,是自己的贞操,已经给了这个人,那种心情不知是生气还是兴奋,是后悔还是欢喜,是茫然还是充实,她自己完全说不清楚。
  她镇定下来之后对龙小羽说的**句话是:“你高兴了吗?”
  龙小羽满脸羞愧,点头,无话。
  她第H句是问:“你以前和别的人……这样过吗?”
  龙小羽目光回避,这等于招认。
  罗晶晶想哭,好像自己上当受骗了似的,但没哭出来。她问:“你都和谁这样过?”
  龙小羽离开她,帮她盖上被子,然后自己穿衣服,他低声说:“没有。”
  罗晶晶问:“我知道是谁,就是和你一起让我的车撞了的那个女孩,是吧?”
  龙小羽还想抵赖:“没有。”
 “那你怎么懂这种事?”
  “这有什么不懂的。”
  罗晶晶停顿下来,看着龙小羽一声不响地扣着衣服扣子,她突然问:“你和她,认识多久了?”
  “和谁?”龙小羽歪头看她。
  “就是那个女孩,她是叫四萍吗?”
  龙小羽移开目光,继续扣着扣子,一边扣一边摇摇头,“你别乱猜了。”
  罗晶晶也不看龙小羽,她从被窝里伸出一只手,轻轻地在龙小羽的脊背上摩挲着,轻声问:“你真的从没交过女朋友?”
  龙小羽的身体有些僵硬,僵硬得像是转不过头来,他梗着脖子,说:“没有。”
  “你以前还承认那个什么四萍是你女朋友呢,怎么现在不承认了?”

快速
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