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国大案
读者评分
5分

民国大案

¥20.8 (5.9折)
1星价 ¥24.5
2星价¥24.5 定价¥35.0
  • 正版好图书
  • 特价书1折起
  • 满69包邮(新疆、西藏等六省除外,运费14元起)
商品评论(1条)
ttw***(三星用户)

生动具体有资料

写的挺好了。生动也比较有详实

2012-12-24 10:35:18
0 0
图文详情
  • ISBN:9787802144095
  • 装帧:暂无
  • 版次:暂无
  • 册数:暂无
  • 重量:暂无
  • 印刷次数:1
  • 开本:16开
  • 页数:295
  • 出版时间:2008-07-01
  • 条形码:9787802144095 ; 978-7-80214-409-5

内容简介

民国时期是中国从传统社会走向近代化的转折时期,既充满了波谲云诡的政治、军事、经济与思想文化斗争,也发生了多起惊心动魄、错综复杂的重大案件。这些案件既是民国社会的产物,又深刻而全面地反映了民国这个特定的复杂、激烈而动荡的历史时代。 作者精心选择了民国时期一百多则有代表性、有典型意义的重大案例,共分为五编:刺杀大案,探究民国时期重要人物离奇死亡之谜;政治大案,揭露反动派暴徒血腥惨案背后的政治内幕;贪污舞弊大案,记录官商、官匪贪赃枉法的大案要案;刑事、民事大案,解开当时凶杀、绑票、诈骗、灾难大案的重重谜团;涉外大案,揭示当时与日本,美国之间的案件纠葛。本书真实还原每个案件的全貌与前因后果,将*生动的民国历史展现给读者。

目录

**编 刺杀大案
史坚如两番刺德寿——清两广督署被炸案
吴樾血溅五大臣——清出洋考察五大臣被炸案
徐锡麟安庆刺恩铭——清安徽巡抚恩铭被刺案
汪精卫谋刺摄政王——清摄政王载沣遇刺案
温生才枪击孚琦——清广州将军孚琦被刺案
暗杀团谋刺李准——清广东水师提督李准遇刺案
横空霹雳炸风山——清广州将军凤山被刺案
叛将枪击吴禄贞——革命党人吴禄贞被刺案
陶成章病房遇害——革命党人陶成章被刺案
宋教仁北站喋血——革命党人宋教仁被刺案
何荣昌泄忿刺中将——陆军中将谢汝翼被刺案
外白渡桥的枪声——上海镇守使郑汝成被刺案
黄远庸异国遭枪击——名记者黄远庸旧金山遇刺案
陈其美中计殉国——中华革命党领导人陈其美被刺案
直皖二将赴黄泉——直系将领陆建章、皖系将领徐树铮被刺案
邓铿饮恨广九站——粤军将领邓铿被刺案
蒋介石两次脱险——黄埔军校校长蒋介石遇刺案
廖仲恺喋血羊城——国民党左派领袖廖仲恺被刺案
王琦计杀张绍曾——北洋名宿张绍曾被刺案
张作霖命丧皇姑屯——奉系军阀张作霖被刺案
樊耀南铲除“新疆王”——新疆省主席杨增新被刺案
神兵天降惩白鑫——中共叛徒白鑫被刺案
暗杀组误刺唐腴胪——国民政府财政部部长宋子文遇刺案
虹口公园炸白川——侵华日军指挥官白川义则被刺案
韩复榘计赚张宗昌——“狗肉将军”张宗昌被刺案
六国饭店血案——汉奸张敬尧被刺案
“又为斯民哭健儿”——民主斗士杨杏佛被刺案
罗隆基枪口余生——南开大学教授罗隆基遇刺案
特务施暴刺名将——抗战名将吉鸿昌遇刺案
史量才命丧沪杭路——《申报》总经理史量才被刺案
张苇村贪色中计——山东省党部书记长张苇村被刺案
孙凤鸣舍命行刺——国民政府行政院长汪精卫遇刺案
奇女子为父报仇——直系军阀孙传芳被刺案
卫士夜刺李生达——晋军中将李生达被刺案
派系争斗酿血案——湖北省主席杨永泰被刺案
除巨奸功亏一篑——华北头号大汉奸王克敏遇刺案
刘校长惨遭毒弹——沪江大学校长刘湛恩被刺案
“古董商”斧劈唐绍仪——民国政要唐绍仪被刺案
军统争功刺陈篆——大汉奸陈策被刺案
曾仲鸣误作替死鬼——大汉奸汪精卫遇刺案
朱惺公宁死不屈——《大美晚报》编辑朱惺公被刺案
护正义郁华遇害——法官郁华被刺案l
假行医惨杀吴佩孚——北洋宿将吴佩孚被刺案
日伪毒弹杀女杰——抗日女志士茅丽瑛被刺案
美人计诱杀丁默邨——汪伪特工头目丁默邮遇刺案
“无冕之王”遭劫难——上海新闻界多名记者被刺案
保镖枪击张啸林——汉奸闻人张啸林被刺案
全气节“义仆”杀主——上海汉奸市长傅筱庵被刺案
高树勋擒杀石友三——军阀石友三被杀案
腥风血雨特工战——上海“中储券”血案
牛肉饼毒杀李士群——汪伪特工头目李士群被杀案
遭毒手名将殉难——东北抗联名将李兆麟被刺案
争民主李、闻血洒春城——民主斗士李公朴、闻一多被刺案
保密局谋刺龙、杨——国民党起义将领龙云、杨杰遇刺案
第二编 政治大案
袁世凯借刀杀人——武昌起义功臣张振武被杀案
卢永祥冤杀尹神武——真假孙祥夫案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刺宋要犯洪述祖伏法案
“萍水相逢”百日间——著名报人邵飘萍、林白水被处死案
老虎厅少帅除祸害——张学良袭杀杨宇霆、常荫槐案
蒋介石捕杀邓演达——“第三党”领袖邓演达被秘密处死案
“七君子”爱国入牢狱——“七君子”案
扰会场打手逞凶狂——重庆较场口血案
打代表特务施暴行——南京下关惨案
殴学生宪警酿血案——南京“五二零”血案
大戏院演出全武行——上海金都戏院宪警火并案
警察局整治活财神——中央银行董事绑架南京交警案
众舞女大闹社会局——上海舞潮案
反动派武装屠工人——申九惨案
争名位抬棺出奇招——抗议圈派国大代表案
少尉智炸军火库——爆炸江湾军火库案
迎黎明将军遇难——张权被害案
临末日刘伯龙被诛——谷正伦袭杀刘伯龙案
第三编 贪污舞弊大案
违法纪贿选总统——曹锟贿选总统案
官商勾结吞盐税——湖北“鄂岸”盐务舞弊案
盗珍宝偷掘皇陵——孙殿英东陵盗宝案
运毒品军、警争风——上海鸦片风潮案
争购“美金公债”之谜——国统区“美金公债”舞弊案
狗咬狗群奸争斗——汪伪“彻查”投机囤积案
争军粮主子惩奴才——汪伪政府“粮政”重大舞弊案
“大财神”破财消灾——西安空军倒卖黄金案
“特工王”命丧戴山——军统局长戴笠座机坠毁案
幕前办案,幕后争斗——刘侯武弹劾周演明案
结团伙索贿受贿——交通部材料处索贿大案
黄金潮民不聊生——上海黄金风潮案
官匪合一杀人劫财——邵阳永和金号案
掩真相求助小数点——《中央日报》揭露“孚中”、“扬子”违禁案
“隐名人”狂抛永纱股——币制改革泄密案
“大老虎”逍遥法外——查处扬子公司案
第四编 民事、刑事大案
“某君戏作”惹文祸——《民国日报》“侮辱大总统名誉”案
设圈套拐骗巨款——唐少侯巨款被骗案
运印藏经起风波——康有为西安“盗经”案
张元济匪窟赋诗——张元济被绑票案
痴情女命归黄泉——黄慧如陆根荣主仆情奔案
众志成城反“废止”——中医药界百万人大请愿案
逞私欲襟弟害襟兄——魏廷荣被绑票案
出版界两虎相争——开明书店与世界书局英文课本版权案
假财神闹出真丑闻——梁作友诈骗国府案
写扬州惹恼扬州人——《闲话扬州》诉讼案
弟杀兄同胞相残——徐济皋杀兄案
妻杀夫不堪受虐——上海酱园弄杀夫碎尸案
警即匪绑票勒巨款——荣德生被绑票案
三千人海上成冤魂——江亚客轮沉海案
第五编 涉外大案
临城匪劫车绑肉票——山东临城劫车案
欺弱国强索金佛郎——金佛郎案
蔡智堪冒险人皇宫——《田中奏折》曝光案
寻借口日寇燃战火——万宝山事件与中村案
牛兰绝食反迫害——牛兰案
侵略军买凶杀日侨——福州日籍教师夫妇被杀案
外交官匿迹明孝陵——日本驻南京副领事藏本失踪案
施暴行幼女受辱——英国马戏团员诱奸中国幼女案
小题大作铸冤狱——上海《新生周刊》“诽谤”日本天皇案
华尔登缄口拒审讯——“神秘西人”案
设毒窟残害中国人——天津海河浮尸案
遭空袭英使险丧命——日机袭击英国驻华大使座车案
詹长麟投毒杀敌酋——南京日本总领事馆毒酒案
美国兵行凶殴车夫——美军士兵打死中国黄包车夫案
斥兽行全国抗暴——美军士兵强奸北大女生案
仗庇护元凶漏网——日本战犯冈村宁次被释案
展开全部

节选

**编 刺杀大案
史坚如两番刺德寿——清两广督署被炸案
在民国史上,**次政治刺杀大案是史坚如爆炸清两广督署、谋刺总督德寿。虽然此案发生在1900年,中华民国还未建立,但它却是革命志士们为建立中华民国所进行的*早的英勇斗争。
1900年10月28日夜,南国广州城中心的两广总督衙门笼罩在一片阴森恐怖的夜色中,刀光剑影,戒备森严。此时,以北京为中心的中国北部正被侵华的八国联军蹂躏,慈禧太后与光绪皇帝逃往西安。全国形势不稳。广东以孙中山为首的革命党人在惠州一带再次发动武装起义,广州城里也是风声鹤唳。两广总督德寿知道自己是革命党人暗杀的首要目标,因而千方百计加强戒备。
但是,那天当德寿认为万无一失地入睡后,想不到暗杀危险正从衙门的地基下向他逼近。总督衙门内宅的地底下,一条仅够一个人躬身进退的地道自远处伸来,一条导火索“滋滋”地燃向地道的尽头,那里有一只装有一百多斤炸药的洋铁桶,映着导火索燃烧的星光,似地火,将要摧毁腐朽没落的封建统治机构。
“轰——”地底下的爆炸冲天而起,总督衙门的八间房屋与两丈多长的后墙被炸得瓦砾纷飞,墙垣皆塌。由于德寿的居室偏离爆炸中心而幸免于难,巨大的爆炸力把德寿掀翻于地下。从睡梦中惊醒的德寿吓得魂飞魄散,连忙滚到桌子底下,浑身哆嗦个不停。
爆炸总督衙门,谋刺德寿,是辛亥革命时期反清革命党人组织的**次暗杀行动。案发第二天,一位体弱多病、貌若处女、举止文静的年轻后生被清廷爪牙捕获;他,就是谋刺两广总督的著名革命党人史坚如。
史坚如是广州人,1879年生,家中殷富,较早地受到西方民主自由共和思潮的影响,喜读新书,关心国事。腐败的清廷在甲午中日战争中的惨败及严重的民族危机,极大地刺激了史坚如,激发了他改革旧中国的强烈愿望。1899年史坚如在香港结识了革命党人陈少白与杨衢云等人,经他们引导,加入了兴中会。
1900年7月17日,兴中会领袖孙中山在抵达香港的法国轮船“烟狄斯号”上秘密召开军事会议,决定由郑士良赴惠州发动起义,得手后向福建沿海进军;孙中山坐镇台湾供给饷械;另以邓荫楠与史坚如到广州部署起义,其目的不是夺取广州,而是想在惠州起义时牵制清军,并组织暗杀清廷在羊城的大员,以资策应。
史坚如与邓荫楠受命后立即赶赴广州部署武装起义。由于军械未能按时运到,原定夏历七月某日起义的计划被迫延期;不料惠州起义却因泄密而被迫先期发动了。清朝两广总督德寿闻惠州起义大惊,急忙调派大队清军前去弹压,郑士良的惠州起义军处境危急。为了打乱清军的部署,瓦解清军军心,鼓舞革命党人与起义军的士气,史坚如提议暗杀清廷在广州的三位大员,得到了邓荫楠等人的赞同与支持。
根据临时会议决定:黄福爆炸将军衙门,李植生去炸陆军提督郑润材,史坚如亲自去炸两广总督德寿。上述三大员是清廷驻广州的三个*高军事负责人,而德寿又*为重要,因此史坚如的暗杀任务也特别艰巨。
史坚如在两广总督衙门附近的后楼房街租了一幢房子。用远视测量法测好了德寿的卧室方位和距离后,史坚如就和三个同志从住宅内挖地道。一直通到预计的德寿卧室的下面。接着,邓荫楠从澳门搞来一百多斤炸药,装入特制的洋铁桶中,放到地道尽头,装好雷管与导火索。
10月27日夜,史坚如**次点燃导火线后,就锁上房门,迅速撤离,赶到了开往香港的轮船上。然而过了预定的爆炸时间仍不见动静,史坚如估计炸药因故未爆,毅然让其他同志避走香港,自己重新回到居室,才发现导火索因潮而灭了。于是,史坚如忍着饥饿守在屋内,一直等到第二天凌晨,估计德寿已回到卧室安歇,又点燃了导火索,眼看着导火索吐着火舌燃向地道的那一端,史坚如
才迅速撤离。然而他这次不立即登船,而是到一位同志家中静候消息,终于等到了那惊天动地的地火之声。
第二天清晨,街人纷传德寿未死,史坚如很是怀疑,冒险到出事现场观看,果见德寿正在气急败坏地吼叫,饬令其手下克日破案。史坚如深以一击不中为憾,在同志们的再三劝说下,准备先去香港避避风险,另图他法。
就在史坚如赴码头途中,因其叔父告密,被清廷捕快截捕。
史坚如被捕后,顶住清廷爪牙的酷刑,始终没有出卖一个革命党人,*后于1900年11月9日慷慨就义,时年仅21岁。孙中山闻讯十分悲痛,称史坚如是继陆皓东以后“为共和殉难之第二健将”。日本志士宫琦滔天赞扬史坚如是“中国革命之天使”。一位诗人写诗赞他:
“容貌妇人风骨仙,搏浪一击胆如天!”
吴樾血溅五大臣——清出洋考察五大臣被炸案
1905年9月24日上午,北京正阳门车站军警林立,岗哨密布。慈禧太后钦派的五大臣:镇国公载泽、户部侍郎戴鸿慈、兵部侍郎徐世昌、湖南巡抚端方、商部右丞绍英带着大量的仆从与侍卫登上了火车包厢。五大臣将转沪出洋考察西方国家的宪政。
一位穿戴着无顶红缨官服的年轻仆从从乱纷纷的送行人群中挤上了五大臣的包厢。
“你是哪位大人的随从?”包厢门口的卫兵警觉地问。
“泽公爷府里的。”
“怎么以前没有见过你呀?”卫兵越发觉得此人面生。
“新进府的!”
说话间,此人已挤到了包厢前段之夹道中,背向卫兵的一转身间,他的手悄然摸进怀中,眼角余光飞快地捕捉到了五大臣的座位。正当此人欲掏出怀中的撞针式炸弹时,不料此时恰逢火车的机车与车厢接轴,车身被撞得猝然后退,车上人均为之倾侧。陌生人手中的炸弹未及掏出抛掷已自动引爆,轰然一声炸响,弹片与血肉横飞,此人与紧靠着他的三名仆役亦被炸死。五大臣因距之较远,仅绍英和载泽受了点轻伤,徐世昌的官帽及鞋带被弹片炸破,挤在包厢门口送行的官吏中也有人被炸伤。
正阳门火车站立时陷入了爆炸后的恐怖中,军警赶紧包围了现场,卫士们疾进车中保护五大臣。瑟瑟发抖的五大臣急忙在卫士的护卫下逃离火车。慈禧太后闻讯下诏京城戒严,严令追查行刺之人及其党羽。
刺客的下半身已炸烂,肠腹迸裂,手足皆飞,面孔血肉模糊,已难辨认,刺客的骨骸陈列多天也不见人来认领,血溅五大臣案陷入了扑朔迷离之中。后来,清廷的侦探史某偶到桐城会馆,才得知这件震动全国的谋刺案的发难者是秘密革命组织“少年中国强学会”的吴樾。
吴樾,安徽桐城人,生于1878年,7岁时丧母,父亲先官后商长期在外,靠二哥抚养长大。小时候进过私塾,12岁起年年参加童子试,屡不及第;19岁时受维新思想的影响而废八股,习读古文辞,萌生了民族主义思想。1902年考入保定高等师范学堂读书,“寡言论,乏交游”,专心读书,期望能“得出身,派教习”,且信奉康有为的君主立宪主张,“日日言立宪,日日望立宪。”随着全国革命形势的发展及对《革命军》等书籍的阅读,“于是思想又一变,而主义随之,乃知前此康梁之说几误我矣”,确立了革命思想。
当时,革命阵营中暗杀之风正盛,此风也感染了吴樾。1904年,革命党人赵声介绍吴樾加入了秘密革命组织“少年中国强学会”,策划暗杀活动。
吴樾与革命党人杨笃生刺血订盟成立了暗杀团体。杨笃生向吴樾推荐自己研制的撞针式炸弹。吴樾一边学习爆炸技术,一边寻找暗杀目标,曾立志要刺杀从南京、武昌革命党人枪口下逃生的铁良,未找到机会。1905年7月,清廷将派五大臣出洋考察宪政,替清廷演假立宪丑剧的消息传到远在东北的吴樾的耳中,他十分气愤。而此时孙中山为首的同盟会一方面发表大量文章揭露批判清廷的假民主把戏,另一方面则积极准备进行武装斗争。吴樾认为同盟会的方法实行起来太远太难,不如实施暗杀,在五大臣出国之前消灭他们,才能粉碎清廷假立宪的阴谋。
吴樾潜赴北京的桐城会馆,侦探五大臣出国日期,其间写好了给章太炎与致未婚妻的遗书数封,望未婚妻能继承己志。1905年9月24日,考察宪政的出洋五大臣到正阳门车站登车准备启程,吴樾闻讯后,急忙怀揣炸弹,与同志张榕赶往车站。但车站内戒备森严。吴樾灵机一动,到街上买了一套无缨官服穿在身上,乘乱挤上五大臣的包厢,于是便发生了本文开头那血溅五大臣的壮举。
吴樾的牺牲极大地激励了革命党人。鉴湖女侠秋瑾写道:“皖中志士名吴樾,百炼钢肠如火热……爆血同拼歼贼臣,男儿爱国已忘身。”一年后,东京同盟会机关报《民报》刊载了吴樾的遗文与纪念他的文章。辛亥革命后,国人寻获其遗骨,葬于安庆平头山。
徐锡麟安庆刺恩铭——清安徽巡抚恩铭被刺案
1907年7月6日,骄阳如火,酷暑逼人。上午8点,位高权重、镇压革命不遗余力的安徽巡抚恩铭在护卫的簇拥下来到了安徽省城安庆的安庆巡警学堂。
“叩见大帅!”巡警学堂堂长徐锡麟急步出迎。
“徐道台今日戎装,更有气概!”恩铭见徐锡麟身穿黑羽警官服,腰悬军刀,却在鼻梁上架着一副圆眼镜,不由笑道。
“今天是学生毕业大典,大帅又亲自驾临,应该这样穿着,以示隆重。”
随后,徐堂长引导恩铭检阅学生操练。表面上唯唯诺诺的徐锡麟其实正在进行着一项谋杀行动与武装起义的准备。傲气十足的恩铭对自己一手提拔的堂长大加赞赏:“哈哈,有这么多精干的警力投入官府,还怕我安徽再有革命党人?哈哈……”恩铭做梦都没想到自己的部属徐锡麟偏偏就是个革命党领导人,也更没想到今日自己将会成为他刺杀的**个对象。
一会儿,安徽藩、臬、道的官员及来客五十多人陆续到齐,九点整,恩铭等众官员进入礼堂考核毕业生的内堂功课。学生列队分站堂外,恩铭坐在礼堂正中,徐锡麟率教员站立台前,与他一起密谋举事的陈伯平、马宗汉分立两旁。
典礼开始,学生代表进堂行谒见巡抚礼,恩铭还礼。徐锡麟回过身子,向恩铭举手行礼,呈上学生名册,同时大声报告:“大帅,今日有革命党起事!”——这是徐锡麟和陈、马约定起事的讯号。恩铭惊问:“徐会办从何得知这个消息?”话音未落,陈伯平已奋力摔出一颗炸弹,炸弹滚至恩铭脚边未炸;恩铭大惊,急忙起身。不等恩铭清醒过来,徐锡麟跨步向前说:“大帅勿惊,这个革命党,我一定为大帅拿到!”同时,从靴筒中抽出两支手枪,左右开弓连向恩铭射击,陈伯平与马宗汉的枪也跟着响了起来。恩铭身中七
弹,立时倒地。礼堂内大乱,文武官员慌忙逃命,纷乱中,几个预定在暗杀名单上的清廷大员饮弹而亡。
恩铭的护卫惊醒过来了,急忙乘乱抱起鲜血直流的恩铭向外跑。陈伯平追着又补了一枪,子弹从恩铭的屁股上洞穿心肺。从弹雨中逃得性命的藩司冯煦命部下将恩铭背到轿子里,狂奔回抚衙,恩铭的腿一直拖在轿外,渐渐变硬了。
徐锡麟率30多名革命学生直奔安庆军械所,击毙守兵,占据了军械所。陈伯平和马宗汉持枪守住前后门,徐锡麟率学生搜寻武器,准备迎敌。不久,大队清兵包围了军械所,激战四小时后,陈伯平战死,徐锡麟与马宗汉等人化装逃出重围,不幸先后被捕。
徐锡麟长期卧薪尝胆精心策划的安庆武装起义悲壮地失败了。
1873年生于浙江绍兴的徐锡麟秉性刚毅,思想激进,1904年加入了反清革命团体光复会。为了实现“捐官学军”与实行“中央革命”的抱负,他受曾经担任湘抚的表叔俞廉三的推荐,被皖抚恩铭任用与信赖,逐步升任巡警学堂堂长。利用工作之便,他与同志陈伯平、马宗汉等人积极开展活动,收纳志士。
1907年夏,徐锡麟与浙江革命党人秋瑾约好皖浙同时起事。由于叶仰高在起义前夕被捕叛变,供出党人暗号别名,清兵大肆捕杀革命党人。恩铭将两江总督端方送来的革命党人混入官府者的别名密电交由徐锡麟会办。徐锡麟见自己的别号赫然在密电之上,明白了事因,却不动声色,假装布置侦缉,骗过恩铭;回学堂后紧急部署起义。这就是借巡警学堂甲班学生毕业典礼之日刺杀恩铭为起点的安庆起义。
起义虽失败了,但恩铭却也魂归黄泉。冯煦在审问徐锡麟时问:“恩铭是你恩师……你为什么这样毫无心肝?”徐锡麟严正回答:“恩铭对我的确好,但那是私惠。而我杀他,是为天下的公愤。”
安庆抚院东辕门外,徐锡麟虽被刽子手残酷地斩首挖心,加以杀害,但他的革命精神永远在鼓舞着革命党人奋斗不止。
汪精卫谋刺摄政王——清摄政王载沣遇刺案
臭名昭著的汉奸卖国贼汪精卫之所以能在民国政坛上翻云覆雨,全仗了他27岁时冒死谋刺清廷*高统治者摄政王载沣的英雄行为,当时他还是一个激进的革命党人。
汪精卫是广东番禺人,1883年生,早年留学日本,逐渐接受了西方资产阶级民主主义思想,特别是孙中山于1905年夏在东京创立同盟会前的讲演,打动了前来拜访的年轻的汪精卫。他很快加入了民主革命行列,成为同盟会的*早成员,并在孙中山的指导下,成长为革命党人中*受欢迎的宣传鼓动家。
在革命活动中,汪精卫起初是不赞成搞暗杀的,他认为:“革命是何等事业,乃欲刺杀一二宵小而唾手得之?直小儿之见而已。”然而在1907到1908年间,革命党人的多次武装起义纷纷失败。《民报》被查封,许多革命党人壮烈牺牲,同盟会内部严重分裂,不少人情绪沮丧,革命形势低落。这一切刺激了年轻脆弱的汪精卫,使他走上了极端的道路,决心“藉炸弹之力,以为激动之方”,希图
以此挽救革命。
汪精卫在1909年初到日本,与黄树中、喻云纪、黎仲实、陈璧君(后来成为汪妻)、曾醒等人组成了一个暗杀团体,筹款、买炸药,学习爆炸技能,秘密进行暗杀准备。孙中山等人闻讯阻止,汪激动地回信作别,表明只有采取“直接激烈之行为”,才能使“灰心者复归于热,怀疑者复归于信”,决心为暗杀而献身。
汪精卫与暗杀团初拟暗杀广东水师提督李准与从两江移督直隶的端方,这是两个多次杀害革命党人的清廷大官僚,但均未成功,这才“思于京师根本之地,为振奋天下人心之举”。暗杀团成员于1909年10月间悉数潜入北京,伺机刺杀清廷巨酋。
不久,在北京琉璃厂火神庙西夹道多了一家门庭冷清的“守真”照相馆,这是汪精卫设立的暗杀团基地。当时清廷贝勒载涛、载洵从欧洲考察陆海军归国,汪精卫与黄复生携炸弹前往前门东车站行刺,因天黑人多看不清目标而罢。随后有确切情报传来:清廷*高统治者摄政王载沣上朝改由王府跨过一座小石桥,穿鸦儿胡同后再转入鼓楼大街前往紫禁城。汪精卫等人潜往什刹海边的摄政王府外侦察后,决定在摄政王必经的那座小石桥下埋下重磅炸弹,以电线引爆来实施暗杀。他们计划在桥下埋炸药,接出一根引爆电线,人躲在桥北边的阴沟里用电发火引爆,电流一通,就能将正在过桥的载沣炸得血肉横飞。
计划一定,暗杀团的成员们立即行动起来。黄树中到骡马市大街鸿泰永铁铺定做了一个铁罐,喻云纪把从日本带来的50磅炸药装进去,安上引爆装置,精心制成一个大型的效果极好的炸弹。暗杀团会议*后决定,由黄复生、喻云纪去安放炸弹,到时由汪精卫负责引爆。
1910年3月31日夜,黄复生与喻云纪二人来到“仅一面有居民数家,甚僻静”的几块大石块架成的小石桥下挖坑,忽听犬声四起:只好折回。次日夜,二人挖好坑,埋好炸药罐,不料因事前估计不足,敷设的电线太短,不够用,只好隔晚再来。
自从1905年吴樾在正阳门车站血溅出洋考察五大臣事件后,北京城内的清廷官僚无不严加防范。这载沣更是有王府护卫、禁卫军、步军统领衙门及京师警察厅的层层保护,每日上朝之路,由路过的两个区的警署署长亲自负责警卫。明知革命党人的手段防不胜防。警署昼夜在上朝路上布置大批的暗探。小心防备。4月2日,黄、喻二人第三次来到小石桥下引起了暗探的怀疑。两人正在桥下敷设电线,忽见桥上有人偷看,大惊,赶紧避开,黄树中远远留候,喻云纪跑去通知汪精卫。一会儿,黄树中见一人手持灯笼到桥下察看一回就走了,他急忙从隐身的大树后奔到桥下想取走炸药罐,无奈太沉,只好草草地用泥土盖上。待他听见人声再次躲开时,就见警察来桥下搜查。暗杀计划暴露了。
当夜,暗杀团在租居地东北园召开紧急会议,重新筹划行动,喻云纪去东京重购炸药,陈璧君、黎仲实往南洋筹款,汪精卫与黄树中留京,图谋再举。
载沣闻报有人胆敢谋刺自己,又恨又怕,敕令警方克日破案,同时下令各报不得泄漏消息,以防京城乱上加乱。
第二天,黄复生与喻云纪到现场察看,被暗探盯上。4月6日上午,鸿泰永铁铺老板指证装炸药的铁罐为守真照相馆定做的,黄树中当即被捕,接着汪精卫也人狱。同期被捕的还有罗世勋。按清律,谋刺摄政王当凌迟处死,但当时全国革命形势高涨,人心浮动,清廷为稳定民心,*后只判他们终身监禁。
汪精卫因这次谋刺摄政王而名扬全国,其“慷慨歌燕市,从容作楚囚;引刀成一快,不负少年头”的狱中诗也传唱于革命党人中。辛亥革命后汪精卫、黄树中和罗世勋获释,黄树中改名黄复生。而喻云纪逃离北京后,在1911年3月到广州参加起义,成为广州“黄花岗起义七十二烈士”之一。
……

作者简介

经盛鸿,江苏盐城人,先后从南京大学哲学系本科与南京大学历史系中国近现代史专业研究生毕业,获硕士学位。现为南京师范大学历史系教授,在社会上任“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史研究学会”副会长、江苏省太平天国史研究学会副会长等,长期从事中国近现代史、中华民国史与中共党史的教学与研究,曾在中国大陆与台湾、香港地区以及美国、日本等发表与出版《詹天佑评传》《民国暗杀要案》《民国大案纪实》《史海闲话》《南京沦陷八年史》(上、下册)《枷锁下的金陵》《屠杀与抗争》(主编)《魏特琳传》(参著)《金陵女子大学校史》(参著)《创伤的历史》(参著)《中华民国文化史》(参著)《中华民国史》(参著)等著作,以及《中华民族凝聚力透视》《论中国近代失去的机遇》《论洪秀全的“异梦”》《严复甲午前思想矛盾试析》《孙中山与陈其美》《民国史上*早被“诱奸”的文人刘师培》《抗战初期震惊中外的南京日谍案》“南京大屠杀期间的日本随军记者与作家》《侵华日军南京慰安所调查与研究》《1949年国共军事战略及其得失述论》《毛泽东、江青婚事的反对者及其命运》等论文约200余篇。

快速
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