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上枭雄黄金荣
读者评分
4分

海上枭雄黄金荣

1星价 ¥15.4 (5.5折)
2星价¥15.4 定价¥28.0
商品评论(1条)
tyl***(三星用户)

还没有看呢

书还没有看,我想应该是不错的。

2011-03-07 10:17:12
0 0
图文详情
  • ISBN:9787802144842
  • 装帧:暂无
  • 版次:暂无
  • 册数:暂无
  • 重量:暂无
  • 印刷次数:1
  • 开本:16开
  • 页数:220
  • 出版时间:2009-01-01
  • 条形码:9787802144842 ; 978-7-80214-484-2

内容简介

黄金荣是近代中国*大的流氓首领之一,他与杜月笙、张啸林一起,有上海“三大亨”之称,其中黄金荣又占首位。
黄金荣一生所经历的85年,正是中国由日渐瓦解的传统政体向新的体制过渡的时代,那是个天翻地覆的时代。黄金荣先是依仗殖民者的势力,由一个地位卑下的瘪三流氓而成为租界警探,并由此起家,脚跨黑白两道,跃为法租界巡捕房的督察长、近代上海流氓世界的**号大亨;他以接纳过困境中的蒋介石为契机,以参与四一二事变为媒介,与国民党联姻从而飞黄腾达,成为民国社会显赫一时的风云人物。在中国进入新时代的关口,作为一个近代帮会的首领,尽管不可能从根本上转变其思想观念,但至少从现实利益考虑,他终于与新政权合作,平安地走完了人生的历程。
在他的万千徒众里,有杜月笙,也有蒋介石;在他交往的人物里,有孙中山,也有黎元洪,还有潘汉年。黄金荣由一个瘪三流氓而成为闻人大亨、党国要人,这既是租界洋场冒险家乐园的一个例证,又是近代上海城市成长中活力与无序交互作用的结果。
本书以珍贵的档案、史料为基础,正本清源,订正纠谬,力求准确地描述黄金荣的一生。并从个人与时代的关系角度切入,由黄金荣的崛起、发展到衰落,从一个侧面反映出曲折、波澜、变化中的民国历史。

目录

关于目前的黄金荣研究(代序)
**章 裱画店的学徒
“小和尚”
从学徒到捕快
“郑家木桥小瘪三”
第二章 转折点:1892年
法租界的成长
大自鸣钟捕房的华探
在聚宝楼上
林家的上门女婿
第三章 辛亥革命时期的黄金荣
四明公所事件中的黄金荣
烟、赌、娼的后台
结交孙中山
援助革命党
巧破刺宋案
第四章 法租界的“治安长城”
两捕陈独秀
营救雷狄主教
招待黎元洪
探目、督察员、督察长
第五章 门生与朋友
收纳杜月笙
张啸林加盟
结交袁克文
门生蒋介石
“天字辈”盖过“大字辈”
第六章 “皮包水”、“水包皮”
日新池到逍遥池
同孚里到钧培里
共舞台风波
第七章 三鑫公司
“小八股党”的崛起
三鑫公司的成立
*大的贩毒机关
第八章 四一二事变
“刀切豆腐两面光”
中华共进会
黄公馆成了火药库
少将参议的敛财之道
第九章 荣记大世界
帮会与戏剧
涉足娱乐业
黄楚九与大世界
荣记大世界开张
181号大赌窟
第十章 忠信社
黄金荣退休
忠信社
慈善事业
参与抗日救亡
黄家花园
黄、杜冲突
黄门内讧
黄金荣的家庭
第十一章 抗战时期的黄金荣
“大世界”作了收容所
汪精卫来到黄公馆
脚踏两只船
兴建新城隍庙
第十二章 下坡路
成立荣社
风头十足的80大寿
新建会的监事
留在上海
第十三章 终老故土
军管会训话
大世界扫地
搜查黄公馆
发表《自白书》
老死
参考书一览
展开全部

节选

**章 裱画店的学徒
  “小和尚”
黄家世代居住在浙江余姚,祖上没有出过什么人物,在黄金荣之父黄炳泉之前,家世不传。因此,在黄金荣*为煊赫的30年代,上海文明书局曾出版过一册由谭延阄题写书名的《海上名人传》,其中有一篇《黄锦镛先生小传》,亦只从黄炳泉开始写起。终黄金荣之一生,未曾有过对其祖上的赞颂之辞。由此推论,黄家一门,至炳泉起,始有起色。黄金荣父亲黄炳泉年轻时任余姚县衙门的捕快。所谓的“捕快”并不是什么官职,而是旧时在州县的官署中担任缉捕盗匪工作的差役,大概相当于今日的刑事警察。作为衙役的公人,还是生活在社会的较底层。黄炳泉因侦破过几个案件而在当地小有名气,曾升为江苏提标候补守备。如果以正当的职业为黄金荣定位的话,应该算他一生业警。追溯渊源,也是子承父业了。
自鸦片战争以来,列强侵入中国,官场腐败,民生凋敝,那正是国家屈辱与民众造反的年代。1861年11月,太平军席卷绍兴时,知府廖宗元自杀,团练大臣王履谦、山阴知县庄风威等逃亡,衙门公人纷纷四散,黄炳泉只身避乱,先到上海浦东,后迁苏州,经朋友介绍,入苏州知府衙门继续担任捕快,直至升为捕头(类似后来的刑警队长。也有一说称苏州府因为要破大案而到余姚借用黄炳泉,黄因破案有功而被破例留在苏州,当了个捕头)。总之,黄炳泉凭着自己的辛勤工作和破案能力,缉捕盗贼,不仅在苏州站稳了脚跟,而且有了一官半职,人称“性豪爽而慈祥,生平行仁积善明德”。到了此时,步人中年的黄炳泉才 邹氏一生勤俭持家,一共生育了5个孩子。**胎生了个儿子,但不幸早夭,老二是个女儿,大名黄凤仙,乳名阿宝,长成后嫁与上海邹家,生子邹金寿。过了好几年,邹氏才生下了儿子黄金荣。第四胎为女儿招弟,后嫁给了徐步洲,有一子四女。邹氏*后一个儿子叫木金,幼时早夭。此外,黄炳泉还有个姘妇,在高桥旧校场开设糕团店,人称“麻子阿金”,也曾与黄炳泉生过一个女儿。
  黄金荣排行第三,小名阿荣。1868年12月14日(清同治七年十一月初一)生于苏州,这样如按祖籍算,黄金荣是浙江余姚人,如按出身地算,应是江苏苏州人;但是在黄金荣的户籍里籍贯一栏,他一直填的是上海,可见他与上海感情之深。后来黄金荣一直以阴历十一月初一作为自己的生日。当儿子呱呱落地,黄炳泉中年得子,自然异常高兴,取苏州俗语:“千金万银才是富,荣宗耀祖才算贵”之意,他便给儿子起名“金荣”,小名“阿荣”。黄金荣出生后,体质十分赢弱,整日啼哭。一日请了个算命先生,这位先生竞大胆预言,这个孩子寿命不会太长。爱子心切的父母急忙从算命先生处讨得“解法”,将他送入佛庙,以托佑于佛祖,当然不久即抱回家中,没有吃什么苦头,只是从此黄金荣得了一个“小和尚”的雅号。
黄金荣的童年因父亲是个捕头,在苏州城里好歹也算个人物,经济上应称得上殷实。“小和尚”吃母亲的奶,一直吃到6岁,倒也茁壮成长。接着,像苏州一般殷实人家的儿女,黄金荣被父母送入了私塾。**天,私塾先生看到“金荣”两字,不禁摇头,便提笔给他起字“锦镛”。苏州乃书香之地、状元之乡,私塾虽亦从《三字经》《百家姓》《千字文》开始读起,但由于私塾先生要求严格,使得在学业方面没有多少天分的黄金荣痛苦万分。他生性顽皮好动,也给望子成龙的父母添了不少麻烦。后来有人吹捧说黄金荣“幼以孝行闻于乡里”,纯属虚词。但不管怎样,黄金荣的毛笔字总算打下了点基本功,在三大亨中,杜月笙成名之后虽苦练过书法,但对有19划的“镛”字总感到为难;张啸林喜爱附庸风雅,常在佛寺净地留下巨幅题字,其实是佛头着粪。而黄金荣的书法还是能拿得出手的,晚年他曾得意地回忆说:十五六岁时他赚到的**笔钱,就是过年给人写斗大的“福”字。
这时,姑苏城里流行起天花,黄金荣也染上了。虽然平安治愈,但从此脸上多了一些麻子,“麻皮金荣”的绰号即由此而来。
黄炳泉办案比较干练,据说曾升为江苏提标候补守备。但在1880年,黄炳泉因办错案子,受到处分,便离开苏州,举家迁居上海,在南市张家弄猛将堂侧购屋安下家来。黄炳泉将所积之财盘下住宅东侧三牌楼的沿街房子,开了家小茶楼。这时的黄金荣仍然体质赢弱,其父母又让他到文庙路绎庵做了100天的小和尚。两次入庙是黄金荣*初的人生路上独特的经历。特别是少年时期,矮小的黄金荣终日在高大威严的菩萨金刚脚下穿来过去,在心理上不能不受到影响,所以终黄金荣之一生,虽然在社会上飞扬跋扈,横行霸道,对曾“保佑”他性命无虞的佛寺道观,却一直抱有深深的敬畏之心,或许与此不无关系吧。
  从学徒到捕快
  黄金荣随父亲到上海时,还只有12岁。黄炳泉曾出钱,让儿子继续在城内猛将堂内的私塾读书,但小小读书郎耳闻目睹灯红酒绿的上海滩,渐生好逸恶劳之心,三天打渔,两天晒网,没多久黄金荣就停止了他的学生生涯,所以在笔者见到的黄金荣自己填写的两份履历中,一份的文化程度填的是私塾三年;另一份填的是“粗识”。此后便在家里混混。他*感兴趣的是看大人搓麻将,在这方面好像颇有天赋。因为年少记性好,往往大人还没看出好牌,黄金荣在其身后已经会叫一声“和啦”。后来他索性登上了麻将桌,从此一生与赌博结下了不解之缘。当然赌场没有常胜客,甚至有时输得只剩短裤衩回来。看儿子如此荒唐不成器,黄炳泉想:“家有千金,不如薄技在身”,便在儿子虚岁17(1883年)时,将其送入姐夫开设的裱画店。以求学得一门手艺,将来不说光宗耀祖,终可养家糊口,过个小康生活。所以,黄金荣的文化水平,*多只能算是高小。黄金荣后来回忆说:“17岁在城隍庙姐夫开的裱画店里学生意,20岁满师,在南门城内一家裱画店做生意。”
在裱画店,黄金荣除了烧柴炉、做饭菜外,就是调糨糊、裁纸张,收入只有月规钱50文;因为是在姐夫开的店里,没遭什么打,但对装裱,黄金荣也没有多大兴趣。好不容易熬到1886年,黄金荣终于学徒满师了。是年黄金荣19岁(20虚岁),据说可以有9 600文的工资。但他显然是不喜欢在店里受姐夫的管束,他心中向往的天地比这一间小小的五尺店面要大得多。父亲没奈何,又托人让他进了可以开些眼界的萃华堂。
萃华堂裱画店地处上海老城——南市的中心,是家百年老店,老板叫黄全浦。周围商店林立,酒肆环绕。每日里车水马龙,十分热闹。这里也是流氓出入的场所,燕子窝、妓院和赌场更是众多。这倒很对黄金荣的脾性,他很快在这里结交了一些三山五岳的“好汉”。但好景不长,店大规矩多,杂务重,据黄金荣后来对黄振世回忆说,在萃华堂,除了照顾店里的生意外,早晨还要淘米、煮饭,做各种家务。而且,“根本没有工资,老板每月只给50文月规钱,剃头、洗澡而外,就所剩无几了”。所以,黄金荣“认为干这一行没有出息,要想找门路改换职业”。尽管有父亲的严厉督促,黄金荣还是半途开溜了。
当父亲问他今后打算时,黄金荣斩钉截铁地回答,坚决不走姐夫的道路。他对父亲昔日的捕快职业倒情有独钟,张家弄一带住有不少清朝的武官和捕快,黄从小耳闻目睹,十分崇拜捉贼捕盗的英雄。父亲昔日的捕头威风,黑白两道上来往的各路好汉,始终是黄金荣向往的生活样式和内容。这倒并不难,黄炳泉与上海县衙门中的公人还有些熟悉。经过多次请客送礼,终于有了眉目,1887年,黄金荣先是谋得一个上海县值堂的差役。接着,黄炳泉又给县里送金献银,终于让黄金荣改任捕快,一时黄金荣欢天喜地,以为从此可以高人一等了。
然而,捕快亦非轻闲之职。那时,上海县隶属于松江府。黄金荣经常要押解犯人或押送公物到松江府去,上海到松江,来回70多公里,黄金荣常常是穿上蒲鞋,背着雨伞,提着灯笼,清晨三四点钟起程出发,要到晚上八九点钟才能回到南市。头几次外出,小桥流水,野菜花香,尚有些新鲜感,日子长了,风来雨去,风餐露宿,从小被母亲娇宠惯了的黄金荣如何吃得起这等辛苦。不久便辞去了捕快之职,与一批在他父亲茶馆中混日子的流氓缠在一起。
这时的黄炳泉已到花甲之岁,且染有烟瘾,体弱多病,他终于没能看见儿子出息,在愁苦中离开了人世。其妻邹氏不几年也死去,茶馆也关门了,经父亲的朋友帮忙,黄金荣才将父母葬于漕河泾黄家坟地。
父母死后,家中只剩黄金荣姐弟3人,再也没有人管黄金荣了。此时的黄金荣虽然个头不算高,但长得十分壮实,椭圆的脸,胖墩墩的,他握紧有力的双拳,感到浑身是劲,准备打一番天下。
 ……

作者简介

苏智良,1956年6月生于上海,1985年华东师范大学研究生毕业。现任上海师范大学教授、人文与传播学院常务副院长、中国慰安妇问题研究中心主任、上海史学会副会长等。从事社会史、抗战史和上海史研究,主要著作有:《中国毒品史》《慰安妇研究》《日军性奴隶》《罪孽滔天——二战时期日军慰安妇制度》(主编)《上海日军慰安所实录》(合作)《东亚三国的近现代史》(合作)《去大后方——中国抗战内迂纪实》(合作)《日本对海南的侵略及其暴行》(合作)等20余种。曾获得全国高校优秀教师、上海市高校首届名师、上海市精品课程、全国妇女研究优秀论文一等奖、上海市第五届哲社优秀成果论文一等奖、第六届上海市决策咨询优秀成果三等奖等,享受国务院专家特殊津贴。

预估到手价 ×

预估到手价是按参与促销活动、以最优惠的购买方案计算出的价格(不含优惠券部分),仅供参考,未必等同于实际到手价。

确定
快速
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