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爱哭鬼小隼
读者评分
5分

爱哭鬼小隼

1星价 ¥32.5 (8.8折)
2星价¥32.5 定价¥36.9
  • 正版好图书
  • 特价书1折起
  • 满69包邮(新疆、西藏等六省除外,运费14元起)
商品评论(2条)
ztw***(二星用户)

印刷很,很喜欢里面的插画

2020-05-12 18:02:14
0 0
sux***(三星用户)

好书,,,,,,,,

很好的童话,成长印记很深。

2015-08-04 14:23:03
0 0
图文详情
  • ISBN:9787213051005
  • 装帧:简裝本
  • 版次:1
  • 册数:暂无
  • 重量:暂无
  • 印刷次数:1
  • 开本:21cm
  • 页数:191
  • 出版时间:2013-01-01
  • 条形码:9787213051005 ; 978-7-213-05100-5

本书特色


日本备受尊崇人物著作。《爱哭鬼小隼》作者河合隼雄,是日本心理学界重磅级人物,是日本在瑞士荣格研究所取得荣格学派精神分析师资格的**人。2007年,河合隼雄去世后,日本民众曾感慨道:“日本再无心理大师。”河合隼雄不仅是日本著名心理学家,还是文化大师。他在日本文化及日本宗教领域颇有建树,曾受日本首相力邀出任日本文化厅厅长。

  ★ 著名心理学家河合隼雄*后遗作。河合隼雄一生著作高达300余种,这本《爱哭鬼小隼》是河合隼雄的*后遗作。
  ★
颇具影响力的推荐人。著名文学翻译家、学者林少华先生,华南师范大学应用心理学系副教授迟毓凯老师,都对《爱哭鬼小隼》青睐有加,专文作序。

  ★ 51温馨淡彩插画。《爱哭鬼小隼》中,共有51幅温馨的淡彩插画,绘本大师幾米曾说:“我喜欢那细腻恬静的插画。”
  ★ 湛庐文化出品。

内容简介

本书主要内容包括: 男孩子也可以哭的呀 ; 橡树果实咕噜咕噜 ; 青山的小周 ; 味噌圣诞老人 ; 义侠黑头巾等。

目录

推荐序一  玩也是学习   

著名文学翻译家、学者  林少华

推荐序二  爱哭的孩子,需要爱也珍惜爱 

华南师范大学应用心理学系副教授  迟毓凯

译者序    这里,有我们共同的童年

青岛科技大学日语系副教授  蔡鸣雁

01 男孩子也可以哭的呀

02 橡树果实咕噜咕噜

03 青山的小周

04 味噌圣诞老人

05 义侠黑头巾

06 去河边吧

07 克拉伊博先生

08 秘密基地

09 嗟夫,吾妻
展开全部

节选

01 男孩子也可以哭的呀
  小隼名叫城山隼雄,家里清一色六个男孩子,他排行老五。
  有件事令小隼极为苦恼,自己是个爱哭鬼。他平时倒也开开心心、精神抖擞的,可是一旦因为什么事心里“倏”地一阵感动,就再也抑制不住了。无论咬牙坚持,眼泪还是会不听话地流下来。
  小隼出生于昭和三年(一九二八年)。随着小隼渐渐长大,军人势力羽翼渐丰,“男孩子不可以哭”的观点蔓延到全国。有人对小隼说什么“哭鼻子的家伙不是男子汉哟”。小隼明明是个爱哭鬼,却比别人加倍地好强不服输。小隼很努力,在任何事情上都不愿输给别人,然而一旦哭起来可就功亏一篑了。小隼极其讨厌自己是个爱哭鬼。
  小隼心想:“为什么偏偏只有我是个爱哭鬼呢?”毕竟其他兄弟五人没有一个爱哭。非但如此,他们个个擅长体育,三哥小正打架还很厉害,是左邻右舍中的孩子王。
  朝气蓬勃的兄弟们都很优秀,个个心地善良,谁都不会嘲笑爱哭鬼小隼,有时候还会袒护他。
  小隼虽然在上幼儿园,但他很喜欢动脑筋。“为什么偏偏只有我……”小隼百思不得其解。每当他心生疑问的时候,他都会去问小直哥哥,小直哥哥经常对他说:“说的也是啊……”有一次,他悄悄去问小直哥哥,小直哥哥回答:“咱们兄弟里面只有小隼你是这样的吧?不可能是遗传啊!”
  “遗传?”
  小直哥哥这回说的话似乎很深奥,小隼没怎么听懂,总之好像不是与生俱来的,所以他决定试着去问妈妈。小隼寻思着找个时间问问看,但他一是难为情,二是觉得妈妈太忙了,一来二去也就没有问。
  小隼也隐约听小正哥哥说过,“幼儿园嘛,只是玩,其实大可不必去的啦。”其实小隼也不想上幼儿园。入园仪式上,小隼黏着妈妈不肯离开,让妈妈左右为难。
  然而,一旦去了幼儿园,小隼一下子就喜欢上了那儿。这都是因为班主任桑村雪子老师。桑村老师温柔漂亮。毕竟小隼家里全是男孩子,所以他只消看见年轻漂亮的女性,便会晕头转向。
  桑村老师会对小隼说:“城山君的声音真好听呀!”
  小隼每次听后都会喜不自禁。城山一家人都喜欢唱歌,妈妈弹奏脚踏风琴,全家人和着风琴齐声放歌。小隼和哥哥们一起唱歌时记住了很多歌词,颇为洋洋自得。
  在幼儿园的院子里,小隼一边看着樱花纷纷扬扬如雪花般飘落,一边兴致勃勃地唱着歌。幼儿园上学和放学
  都要唱歌。放学时唱的歌是这样的:
  今天的功课结束了,
  大家结伴回家吧。
  明天还要来到这里,
  做功课或者玩耍吧。
  亲爱的老师,祝您一路平安,再见了。
  亲爱的小朋友,祝你一路平安,再见了。
  小隼边唱边想着明天也要早早来幼儿园,只是见到桑村老师,就能让他很开心了。小隼觉得老师也格外疼爱
  聪明伶俐且长着一双滴溜溜的、炯炯有神的大眼睛的自己——爸爸有时叫他“橡果眼小隼”。
  可是,到了绕着初中运动场的那一圈白杨树的叶子开始泛黄的时候,桑村老师突然辞掉了幼儿园的工作,听妈妈说,老师嫁到了一个叫“芦屋”的遥远的地方。
  大家都集合到幼儿园的游戏室欢送桑村老师。小隼什么都没有听到,为了忍住夺眶而出的眼泪,他拼命咬着下唇。可是,当小隼看到女孩子在眼前哭泣的刹那间,他再也忍不住了,泪水哗哗地淌下来。呜呜咽咽,泣不成声。
  “男孩子哭了”——女孩子们用像是看怪物的眼神看着自己。虽然小隼好强不服输,但他直到今天依然做不到以眼还眼地回敬女孩子们。
  小隼擦干眼泪,确认自己看上去没什么异样之后才回家。他不想让家里人知道自己在幼儿园哭了。
  吃午饭的时候,妈妈柔声问小隼:“今天为桑村老师举行欢送会了吗?”
  “嗯。”
  小隼赶紧绷起脸,装作漠不关心,可是妈妈又继续问。
  “有没有小朋友哭啊?”
  “嗯。女孩子嘛!”
  小隼感觉体内正在发生某种奇异的变化。他把眼睛转向房间里的神龛,仿佛那是一件稀奇的东西。妈妈却轻
  轻地对他开了口。
  “小隼,真正悲伤的时候,男孩子也可以哭的呀!”
  小隼再也忍不住了,眼泪止不住地流了下来。*后,他把脸埋进妈妈的膝头哭泣。妈妈的膝头又温暖又温柔。
  迄今为止,小隼没有从任何人那里听到过“男孩子也可以哭的呀”之类的话语。
  莫名地,小隼似乎不再讨厌是个爱哭鬼的自己了。他远远地望向院子,院子里那棵爸爸引以为傲的五叶松泰然自若地挺立着。小隼心想:或许我也很快就能爬到五叶松上面了吧?小正哥哥能爬到五叶松上,可这对小孩子来说太难了,小隼爬不上去。
  “为什么偏偏只有我是个爱哭鬼呢?”
  小隼似乎突然想到了这个问题,问妈妈。
  “小直哥哥说了,不是遗传。”
  妈妈似乎有点儿迟疑,犹豫着要不要说,*终还是开了口:“这个嘛……”
  这时,妈妈的眼里似乎闪着泪光。小隼吃了一惊,移开视线看向院子。不知何故,五叶松看上去也仿佛没了精神。
  妈妈说:“不知道小隼你还记不记得了,弟弟小明两岁时就夭折了。那时,妈妈伤心不已地哭泣,小隼也跟着一起号啕大哭。”
  妈妈继续说:“葬礼的时候,要往外运棺木了,小隼挡在前面,大声喊,“不能放他们走!’小隼一边哭一边
  拼命阻拦棺木出门,连大人们都让你弄得潸然泪下。”
  小隼已然什么都不记得了,但他的脑海里陡然浮现出和小明一起玩耍的情景。小明身穿甚平和服外褂,挥舞着木棍,扮成士兵的模样,边跑边喊:“冲啊!”
  妈妈当时穿的是和服,记不清和服的样子了,不过非常美丽。妈妈一边慈爱地笑着一边用目光追随着小明奔
  跑的身影。小隼也不甘示弱,操起一根木棍样的东西跑了起来,大喊着:“冲啊!”那可真是开心极了,快乐极了。
  然而,小明生病夭折了。妈妈深受打击,每天都在佛龛前一边流泪一边不停地唱安魂歌,再也没有做其他事
  情了。每逢此时,小隼总是陪伴在妈妈身边,和妈妈一起哭泣,模仿着妈妈唱安魂歌。妈妈的心灵因此得到了
  莫大的慰藉。妈妈和他说:“也许小隼就是因为这件事情才变成一个爱哭鬼吧?”
  听妈妈讲着讲着,尽管好像还有点儿不明所以,但小隼觉得就算是爱哭鬼“也无所谓了”。妈妈似乎也如释重负,两个人都感觉心情舒服了一点儿。

快速
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