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薛家将

1星价 ¥12.5 (3.3折)
2星价¥12.5 定价¥38.0
  • 正版好图书
  • 特价书1折起
  • 满69包邮(新疆、西藏等六省除外,运费14元起)

温馨提示:5折以下图书主要为出版社尾货,大部分为全新,个别图书品相8.9成新、切口有划线标记、光盘等附件不全

商品评论(3条)
afe***(三星用户)

看起来还不错的。

包装还行,书不错,印刷清晰,可惜纸张一般。

2021-03-02 16:43:20
0 0
498***(三星用户)

这套书不错,我买了五六十本,还想买其余的,可惜暂时没有了

2021-02-11 13:52:30
0 0
图文详情
  • ISBN:9787531842439
  • 装帧:简裝本
  • 版次:1
  • 册数:暂无
  • 重量:暂无
  • 印刷次数:1
  • 开本:24cm
  • 页数:428
  • 出版时间:2013-11-01
  • 条形码:9787531842439 ; 978-7-5318-4243-9

内容简介

  英雄传奇小说故事中有许多采用民间传说,同时吸收了南宋话本和元明杂剧的内容,这就使其故事情节具有较强的曲折性和生动性,人物形象具有浓厚的传奇性,有些人物的性格也比较鲜明,因而不仅为广大人民群众所喜闻乐见,同时对戏曲、民间说唱艺术等也有重要影响。必须指出的是,这类作品在情节上多有雷同、俗套,结构比较松散,文字有些粗率,甚至由于虚构、渲染过度而使某些内容近于荒诞,整体来说艺术上比较粗糙,尤其是文学水平不高。

目录

薛仁贵征东
**回 龙门县将星降世 唐天子梦扰青龙
第二回 罗通班师配丑妇 狼主差使贡金珠
第三回 举金狮叔宝伤力 见白虎仁贵倾家
第四回 大王庄仁贵落魄 怜勇士金花赠衣
第五回 富女逃难托乳母 穷汉有幸配淑女
第六回 射鸿雁欣逢故旧 赠盘缠结义投军
第七回 樊家庄三寇被获 薛仁贵二次投军
第八回 绣花愿招豪侠婿 仁贵怒打出山虎
第九回 金钱山老将荐贤 赠令箭三次投军
第十回 尉迟恭征东为帅 薛仁贵活擒董逵
第十一回 仁贵巧摆龙门阵 天子爱慕英雄士
第十二回 小将军献平辽论 瞒天计贞观过海
第十三回 金沙滩鞭打怪兽 思乡岭庆红认弟
第十四回 薛礼三箭定天山 番将惊走凤凰城
第十五回 汗马城黑夜鏖兵 凤凰山老将被获
第十六回 尉迟恭囚解建都 薛仁贵打猎遇帅
第十七回 天子被困凤凰山 苏文飞刀斩众将
第十八回 薛万彻杀出番营 张士贵妒贤嫉能
第十九回 月英法逞蜈蚣术 药师仙赐金鸡旗
第二十回 苏文大败归建都 宗宪袍幅冒功劳
第二十一回 敬德犒赏查贤士 仁贵月夜叹功劳
第二十二回 番将力擒张志龙 周青怒锁先锋将
第二十三回 仁贵病挑安殿宝 敬德怒打张士贵
第二十四回 火头军躲藏军洞 唐天子困越虎城
第二十五回 护国公魂游天府 小爵主挂自救驾
第二十六回 秦怀玉冲杀四门 老将军阴灵显圣
第二十七回 孝子大破飞JJ阵 唐王路遇旧仇星
第二十八回 雪花鬃跳养军山 应梦臣救真命主
第二十九回 银銮殿张环露奸 白玉关巧得龙驹
第三十回 长安城活擒反贼 让帅印威重贤臣
第三十一回 卖弓箭仁贵巧计 逞才能二周归唐
第三十二回 猩猩胆砧伤唐将 红幔幔痛失摩天
第三十三回 宝石基采金进贡 扶余国借兵围城
第三十四回 程咬金诱惑苏文 摩天岭讨救仁贵
第三十五回 薛礼大破围城将 苏文失计飞刀阵
第三十六回 扶余国二次借兵 朱皮仙播弄神通
第三十七回 香山弟子除妖法 南国元戎演阵图
第三十八回 苏文误入龙门阵 仁贵智灭东辽军
第三十九回 唐天子班师回朝 张士贵欺君正罪
第四十回 平辽王建造王府 射怪兽误伤婴儿
第四十一回 王敖祖救活世子 薛仁贵双美团圆

薛刚反唐
**回 仁贵安葬白虎山 仁杰拒色临清店
第二回 李淳风课识天机 武媚娘初沾雨露
第三回 武才人出宫为尼 褚遂良入朝直谏
第四回 征西将回朝受爵 武昭仪暗害正宫
第五回 高宗误信报女仇 杜回忠心救小主
第六回 江夏王救护真龙 通城虎打奸闯祸
第七回 程咬金朝房辩论 张天左忍气吃亏
第八回 张天右教场受辱 樊梨花堂上生嗔
第九回 夫人护子亲面圣 薛刚仗义救冤人
第十回 贫汉受恩得武职 官民奉旨放花灯
第十一回 彩灯下踢死皇子 御楼上惊崩圣驾
第十二回 武后下旨拿薛族 薛勇修书托孤儿
第十三回 小神庙薛强遇师 大宛国公主招夫
展开全部

节选

茂生道:“大官人说哪里话来。自古道:‘学成文武艺,货与帝皇家。’既有一身本事,后来必有好处。娘子快准备酒饭。”毛氏大娘在里面句句听得,叫声:“官人进来,我有话讲。”茂生说:“大官人请坐,我进去就来。”茂生走到里面,叫声:“娘子有什么话说?”毛氏道:“官人,妾身看那薛大官人不象落魄的,面上官星显现,后来不作公侯,便为梁栋。我们要周济,必然要与他说过,后来要靠他过日子。如若不与他说过,倘他后来有了一官半职,忘记了我们,岂不枉费心机?”茂生说:“娘子之言甚为有理。”便走出来说道:“薛大官人,我欲与你结拜生死之交,未知意下如何?”仁贵听言大喜,假意说道:“这个再不敢的。小子感承恩人照管,无恩可报,焉敢大胆同恩人拜起弟兄来!”茂生说:“大官人,不是这论。我与你拜了弟兄,好好来来往往。倘我不在家中,我妻就可叔嫂相称,何等不美?”仁贵道:“蒙恩人既这等见爱,小子从命便了,”茂生道:“待我去请了关夫子来。”  走出门外,不多一会买了鱼肉进到里面。好一个毛氏大娘,忙忙碌碌端整了一会。茂生供起关张,摆了礼物,点起香烛,斟了一杯酒,拜跪在地,说:“神明在上。弟子王茂生才年三十九岁,九月十六丑时生的。路遇薛仁贵,结为兄弟,到老同器,连枝一般。若有半路异心,不得好死!”仁贵也跪下说:“神明在上。弟子薛礼行年二十一岁,八月十五寅时建生。今与王茂生结为手足。若有异心,欺兄忘嫂,天雷打死,万弩穿岩!”二人立了千斤重誓,立起身来送过了神,如今就是弟兄相称。大娘端正四品肴馔,拿出来摆在桌上。茂生说:“兄弟,坐下来吃酒。”仁贵饮上数杯,大家即用饭。茂生说:“娘子,你肚中饥了,自家人不妨,就同坐在此吃罢!”这位娘子倒也老实,才坐得下来,仁贵吃了七八碗了。要晓得他几天没有饭下口吃,况又吃得,如今一见了饭,一篮饭四五升米都吃在里头。茂生吃得一碗,见他添得凶了,倒看着他吃。毛氏坐下来,这个饭一碗也不曾吃,差不多完在里头了。茂生大悦道:“好兄弟,吃得,必是国家良将!娘子,快些再去烧起来。”仁贵道:“不必了,尽够了。”他是心中暗想:“我若再吃,吓也吓死了。我回家少不得还赠我一斗米,回到窑中再吃个饱。”算计已定,说:“哥哥嫂嫂请上,兄弟拜谢!”茂生道:“阿呀!兄弟又来了!自家人不必客气。还有一斗二升米在此,你拿去,过几天缺少什么东西,只消走来便了。”仁贵道:“哥嫂大恩,何日得报?”茂生道:“说哪里话来。兄弟慢去。”  仁贵出门,一路回转破窑。当日就吃了一斗米,只剩得二升米。明日吃不来了,只得又到茂生家来,却遇见他夫妻两个正要出门,一见薛仁贵,满心欢喜说:“兄弟,怎么绝早到来?”薛礼说:“特来谢谢哥嫂。”茂生说,“兄弟又来了,自家兄弟谢什么。还有多少米在家?”仁贵说:“昨日吃了一斗,只有二升在家了。”王茂生心中一想,说:“完了!昨日在此吃了五升米去的,回家又吃了一斗。是这样一个吃,叫我哪里来得?今日早来,肯定又要米了。”好位毛氏,见丈夫沉吟不语,便叫道:“官人,妾身还积下一斗粟米在此,拿来赠了叔叔拿去罢!”茂生说:“正是。”毛氏将米取出,茂生付与仁贵,接了谢去。茂生想:“如今引鬼入门了,便怎么处?”  少表茂生夫妻之事。且说仁贵,他今靠着王茂生恩养,不管好歹,准一日要吃一斗米,朝朝到王家来拿来要。这夫妻二人是做小本生涯的,彼时原积得些银钱。如今这仁贵太吃得多了,两个人趁赚进来,还是养他不够,把一向积下银钱都用去了。又不好回绝他,只得差差补补寻来养他,连本钱都吃得干干净净,生意也做不起了。仁贵还不识时务,天天要米。王茂生心中纳闷,说:“娘子,不道薛仁贵这等吃得,连本钱都被他吃完了。今日哪里有一斗米?我就饿了一日不妨,他若来,怎好饿他?”毛氏大娘听说,便叫声:“官人,没有商量,此刻少不得叔叔又要来了。只得把衣服拿去当几钱银子来买米与他。”茂生说:“倒也有理。”  可是,今日当,明日当,当不上七八天,当头也吃尽了。弄得王茂生走投没路,日日在外打听。不道这一日访得一间门路在此,他若肯去,饭也有得吃。大娘说:“官人,什么门路。”茂生说:“娘子,我闻得离此地三十里之遥,有座柳家庄。庄主柳员外家私巨万,另造一所厅房楼屋,费用一万银子。包工的缺少几名小工,不如叫他去相帮,就有得吃了。”毛氏说:“倒也使得。但不知叔叔肯去做小工否?”夫妻正在言谈,却好仁贵走进来了。茂生说:“兄弟,为兄有一句话对你讲。”仁贵道:“哥哥什么话说?”茂生说:“你日吃斗米,为兄的养不起。你若肯去做生活,就有饭吃了。”仁贵说:“哥哥,做什么生活?”茂生道:“兄弟,离此三十里柳家庄柳员外造一所大房子,缺少几名小作。你可肯去做?”仁贵说:“但我不曾学匠人,造屋做不来的。”茂生道:“嗳!兄弟,造屋自有匠头。只不过抬抬木头,搬些砖瓦石头等类。”仁贵道:“啊,这个容易的。可有饭吃么?”茂生道:“兄弟又来了,饭怎么没有?非但吃饭,还有工钱。”仁贵道:“要什么工钱?只要饭吃饱就好了。”茂生说:“既如此,同去!”两下出门,一路前往大王庄。走到柳家村,果见柳员外府上有数百人.在那里忙忙碌碌。茂生走上前,对木匠作头说道:“周师父!”作头听叫,连忙走过来说:“啊呀!原来是茂生。  ……

快速
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