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惟妙惟肖的爱情
读者评分
5分

惟妙惟肖的爱情

讲述了时代前进中两代知识分子南辕北辙的命运。是作家对知识分子世相的悲凉长叹。

1星价 ¥8.3 (3.2折)
2星价¥8.1 定价¥26.0

温馨提示:5折以下图书主要为出版社尾货,大部分为全新,个别图书品相8-9成新、切口有划线标记、光盘等附件不全

商品评论(6条)
要是九***(二星用户)

yeah! 喜欢

2022-11-29 14:37:30
0 0
ztw***(三星用户)

推荐一本好书

很满意的一次购书,值得珍藏!

2022-11-20 23:03:58
0 0
图文详情
  • ISBN:9787536071797
  • 装帧:简裝本
  • 版次:1
  • 册数:暂无
  • 重量:暂无
  • 印刷次数:1
  • 开本:32开
  • 页数:180
  • 出版时间:2014-08-01
  • 条形码:9787536071797 ; 978-7-5360-7179-7

本书特色

《惟妙惟肖的爱情》讲述了时代前进中两代知识分子南辕北辙的命运。这是一场读书人与商人、博士生与高中生的pk,更是这个时代本身的pk。
**代父亲禾呈和表姐雪青。他们经历过“反右”“文革”,禾呈进过干校,雪青进过写作班子。拨乱反正之后,表姐雪青下海经商,成为**代先富起来的人,禾呈则进了大学教书,教学多年,终于有了自己的一间书房;第二代禾呈的双生子惟妙和惟肖,惟妙子承父业考取博士,做了大学教授,惟肖没考上大学早早进入社会,凭借闯劲和随机应变,似乎如鱼得水。在这个裂变的时代,世界观、价值观和生活方式都发生着巨大的变化。禾呈家的故事,也是我们每一个家庭的故事。方方在这部作品中写尽了这个时代的急功近利、斯文扫地;也写尽了这个时代的突飞猛进、一日千里。其间的时代之伤,让人掩卷长叹。

内容简介

  本书讲的是建国后大学历史系教授禾呈家两代知识分子的故事。父亲禾呈和表姐雪青是**代,他们经历过“反右”“文革”,禾呈进过干校,雪青进过写作班子。拨乱反正之后,禾呈进了大学教书,表姐雪青下海经商,成为**代先富起来的人。改革开放以后,高校待遇日益改善,禾呈终于有了一间书房,却退休了。双胞胎儿子惟妙和惟肖是第二代,惟妙子承父业考博士,做大学教授,惟肖没考上大学早早工作。在这个裂变的时代,世界观、价值观和生活方式都发生着巨大的变化,禾呈家因而分成了“读书永乐派”和“读书臭屁派”两个阵营。“永乐派”恪守书本道理,以不变应万变的结果是被现实碰得灰头土脸。“臭屁派”以“无知者无畏”的闯劲,随机应变而在社会上混得如鱼得水。一场读书人与商人、博士生与高中生的PK,迸发了许多可笑可叹的细节。作家写尽了这个时代的急功近利、斯文扫地;也写尽了这个时代的突飞猛进、一日千里。其间的时代之伤,让人掩卷长叹。

节选

四、我愿意帮她这个忙
惟肖到底还是比惟妙先结婚,因为马小珍很快就怀孕了。未婚先孕,禾呈和他老婆都没说什么,当年他们也是如此。私底下两人竟有十分的开心,马上要当爷爷奶奶,那种兴奋,比之做父亲母亲来得更猛。禾呈老婆说,如果也是双胞胎怎么办?这回该叫南辕北辙了。禾呈说,按你原先起的,叫有钱有势吧。禾呈老婆笑了起来,去你的!老两口不苟言笑地过了大半辈子,到这时候,竟然开始相互打起趣来。禾呈蓦然有一种幸福感,觉得这感受年轻时反而从未有过。
惟肖把房子重新装修了一遍。婚前特意开车接爹妈和惟妙前去参观。途中表姐雪青的秘书打来电话,说董事长也会前去,她要亲自陪她的表弟看新房。
禾呈夫妇先到,惟肖没让他们先上楼,说是等董事长来了一起上去。惟肖已经不喊表姐雪青叫姨了,而是像所有员工一样,只喊董事长。随表姐雪青的车一起到来的还有另外两辆,一辆开道,一辆殿后。她的车一停,前后两辆车下来几个跟班,清一水地黑西服,鞍前马后地伺候她的出场。
表姐雪青头发业已全白,她不再染黑,而是漂得更白。她的衣着明亮典雅,脖子上系着一条丝巾,衬着一头白发,反而更有气度,更加俏丽。见到禾呈夫妇,满面笑容,倒比以前愈发亲热。一个跟班说,我好感动呀,董事长这样高贵的人对自己的穷亲戚一点架子都没有。说得禾呈老婆一脸的不悦,心想她算什么!她有资格在我们面前摆架子?想完便说,是呀,我们家的人都是这样。我先生是大学教授,看到商人,也都是不会摆架子的。说得那个跟班一脸茫然,不知这两个寒碜的老家伙是何方神圣。
电梯的门开着,早有跟班抢在一行人到来之前,呼来电梯,守候在此。一跟班拦着别人,请表姐雪青先上。禾呈也心生厌恶,觉得这些下人颇是犯贱。电梯上升时,禾呈老婆忍不住说,怎么有这么多拍马屁的。这话说到了禾呈的心里。表姐雪青莞尔一笑,说别介意,企业是这样。等级森严,为的是便于管理。这些服务也都是他们的工作。一番话,倒说得禾呈暗生惭愧。
惟肖的房子经过精致装修,自是与禾呈家不同。吊灯壁纸窗帘还有卫生设备,无处不散发着温馨气息。禾呈老婆不由叹道,难怪小珍要找惟肖,换了我,也会这样选择呀。禾呈对她这番议论十分不满,说你们女人,就是讲虚荣,图实惠。
表姐雪青知道马小珍择偶的来龙去脉。于是说,话还真不能这么说。按世俗的眼光,小珍应该选惟妙,他是博士毕业的大学老师,文凭高又有地位,而惟肖不过早先当司机现在卖房子,并且连本科文凭都没有。但马小珍却选择了惟肖。这是为什么?这是因为惟肖虽没文凭,但却有钱。在今天这个社会,文凭和钱摆在一起,孰轻孰重,各人自知。
禾呈说,嗯,文凭不值钱了。表姐雪青说,错。文凭是金招牌,它很重要,但它换不来钱。而钱却可以买来一切,包括这个金招牌。禾呈说,拿博士靠的是学问,要做论文,要答辩,要过导师的这一关哩。表姐雪青笑得哈哈响,与她一身的优雅不太匹配。她说,从小到大我都说你跟不上时代,到老了,你还是这样。禾呈老婆说,你确定不是在说笑话?博士也能用钱买到?大学校长不怕下台呀。表姐雪青笑了笑,说我这把年龄,博士我倒是不屑于了。
在一干人的称赞和羡慕中,房子参观完了。表姐雪青得先走,她还要去工商联开会。走前说,当个工商联副主席,凭白要开许多会。今天的会,副省长亲自点名要我参加,真是没办法呀。禾呈和他老婆,便是呀是呀地点着头送她到电梯门口。
电梯门刚关,一个跟班又说,董事长这么忙还亲自陪你们看新房,这得是多大的荣幸呀。禾呈老婆终于忍不住了,大声说了一句,放屁!我让她在我面前显摆,已经给她天大的面子了。吼得那跟班脸色煞白。禾呈说,你这又是何必。
回家还是惟肖开车,一路上禾呈老婆都不高兴。惟肖说,妈你别这样,表姨这个人,就是这毛病,喜欢在亲戚面前炫耀,你又不是不知道。再说了,公司做得这么大,她也有资本呀。禾呈老婆说,耍威风也别在我们面前耍呀,又不是没见过她过去什么样子。你看看她那些跟班说了些什么话。就算这是企业的习惯,可马屁话说到这份上是不是也无耻了?而且怎么可以不顾及我们的自尊呢?真是没文化的一帮东西!惟肖说,妈,这就是你不懂了,我们这叫企业文化。企业文化*大的目的就是消灭你的自尊,让你除了顺从就是顺从。禾呈老婆说,这也叫文化?这叫奴隶制。禾呈老婆离开专业无数年了,这一刻突然想起了她早年学过的概念。
从踏进新房就没怎么说话的惟妙这时候开了口,他说:无知者无畏,无畏者无识,无识者无信,无信者无德。
惟妙出言凶狠,二十个字比禾呈老婆啰嗦一百句都狠得多。换了平常,惟肖非大声武气与惟妙论战一场不可。但这回,他忍了。他以很大度地方式作了退让。因他觉得自己到底亏欠了惟妙,惟妙有气也是应该,自己少说几句权当是弥补。有了这念头,惟肖决定无论惟妙怎么说,他都不还击。实力不是靠嘴巴,是看真家伙。看你住什么屋,拿多少钱,用什么车。惟肖觉得他即使不说,跟惟妙比,他哪头都是赢家。既是赢家,又何必跟输家计较?惟肖心想,他们除了有文凭,什么都没有;而他自己,除了少张文凭,却什么都有。文凭这东西,却不过一张薄纸而已。惟肖有满心的优越感垫底,所以惟妙的话根本不影响他的心情。
而惟妙却也根本不会介意惟肖的心情若何。他一脑子只有自己的想法。惟妙说,企业就是企业,文化就是文化。没文化才会扯出个什么企业文化。几个二百五凑在一起,胡编点东西,蒙那些啥也不懂的官员和老百姓,说这是企业文化。企业屁话差不多!训练出一帮奴才和马屁精,比没文化还不如。
禾呈没有插言,但他心里却是完全站在惟妙一边。他也觉得企业文化这东西基本上是一个笑话。这东西就是表姐雪青这类文化半桶水瞎编出来了。禾呈一向所受教育是看不起商人。商人重利轻义,商人薄情寡意,商人唯利是图,商人利益熏心,如此等等,他在书里读得太多了。并非说凡商人本性皆如此,而是他们所做的商事使他们只能如此。既然这样,他们在书里被诅咒和蔑视,也就是活该了。赚大钱而失名声,可谓得失相抵,好孬都得自己扛。禾呈一向这样理解那些自认为活得风声水起的企业家。何况,所谓企业家这些人,就是他所知根知底的表姐雪青们。文化是什么?他们哪里明白。
禾呈心里已经准备好了,如果惟肖反击惟妙,他就站出来支持惟妙。就算老婆反过来又维护惟肖,他也要坚定地帮惟妙理论。因这问题已触及到他历史观的底线:设若企业文化用来培养奴才,要它作甚?
然而惟肖却不作声,一边开车一边倒自得其乐地吹起口哨。这架式令禾呈和禾呈老婆面面相觑,不知他心里有什么更厉害的底牌。
其实什么都没有,惟肖把他们送到家,继续吹着他的口哨又开车回家去了。望着小车后的尘土飞扬,他们三人都强烈地感觉到惟肖对他们的不屑。

惟肖和马小珍结婚没多久,惟妙也结了婚。女朋友还是马教授介绍的,长得颇有几分姿色。马教授深心觉得在马小珍一事上对不起惟妙,几次发誓,一定要帮惟妙介绍一个更好的女孩。结果他老婆当年下乡时所居农家房东的女儿即将大学毕业,不想回老家,托了马教授看看能不能在大学找个对象,以方便留城。马教授见过女孩,觉得她长得不错,便立即将惟妙隆重推出。对方一听就同意了。虽然惟妙比女孩子大了近十岁,但女方一心想留城,并且渴望在城里有一份安定生活,也就不介意这个。
马教授倒也如实说了女孩心思,禾呈和他的老婆颇有点不情愿,觉得女孩目的太清楚,这样的结果一定不会太好。
但惟妙却同意了。惟妙说,能踏踏实实生活就行,何必介意她有无目的?禾呈老婆说,她找你不过是为了在城里找个下家落脚哩。禾呈也说,是呀,她的目的是为了改变自己的命运。跟你我这种安心过平常日子的想法会不一样。惟妙说,这有什么不好?他们这类人,一生下来就知道自己的使命,那就是改变自己的穷苦命运。所以他们一直负重而行。我们呢,一生下来就觉得自己过得还行,所以就很愿意一直还行的活着。如果能提升,自然好,如果提升不了,也无所谓。这就是我们和他们的差别。这样的人,未见得不珍惜自己的生活。再说了,历史是靠他们这些人强烈的使命感来推动的,而社会却是靠我们这些人平淡的无所谓来稳定的。我愿意帮她这个忙。
禾呈听惟妙这番话,有些目瞪口呆。马教授却一拍大腿说,有理有理。历史就是在一代一代穷人的奋斗和推动中前进的。你们就算帮助历史吧。
禾呈回味一下,觉得维妙的话不太对味,却又驳不出来,便说,你如这样想,我也没得说。婚姻像是小裤衩,贴身不贴身,只你自己说了算。禾呈老婆却哭笑不得,找个媳妇,儿子说当是帮忙,两个教授,一个说是帮助历史,另一个说是小裤衩。她表态都不知道如何去表,只好咬着牙说,听来听去,都是些疯话。我懒得管你们了。
就这样,从见面到认识,大约不到半年,女孩也怀孕了。禾呈与他老婆又一次面面相觑。夜晚躺在床上,禾呈老婆突然说,两小子还都像你。禾呈说,我正想说两媳妇都像你哩。说完,两人竟都笑起来,情不自禁回忆当年。回忆中,似乎身心也回到那时,又情不自禁小小亲热了一番。老夫老妻,这样的事已经很少见了。
惟妙很快就结了婚。禾呈和他老婆对这个新媳妇也算满意,虽然觉得她来者不善,但来了之后,各处表现倒也大善。特别惟妙对她的热情,竟远超过以前对马小兰的。禾呈老婆见到马教授便嘀咕说,缘分这事,真是说不清楚。
惟妙婚后便搬出家,他也分到了一室一厅。于是独立门户,过起了自己的小日子。

相关资料

  青年评论家付艳霞:与写小市民相比,方方还是更擅长写知识分子。可以说,一部《惟妙惟肖的爱情》写得既松弛又有章法,是近年来难得一见的炉火纯青之作。小说处处有趣,处处藏机,处处揶揄,处处无解。
  作家、评论家黄桂元:《惟妙惟肖的爱情》是作家对知识分子世相的悲凉长叹。”这“长叹”悲凉、沉痛,却并非杞人忧天,在这个意义上,将《惟妙惟肖的爱情》当作一部新世纪中国知识分子的发展简史来读,亦无不可。
  长江商报评论:在上一部小说《涂志强的个人悲伤》里,方方把目光聚集到现实生活中的“蚁群”身上,揭示了“时代之痛”;这一次,《惟妙惟肖的爱情》通过描叙知识分子禾呈家庭的变化,继续追问这个时代:是什么让我们物质生活优质化的同时,却也让另一些我们曾经怀有敬意的东西恶质化?
  长江商报锐读:如果说通过《涂志强的个人悲伤》,方方想表达的是,一个好的社会不是为高端人才准备的,而更应该是为普通人准备的。那么在《惟妙惟肖的爱情》中,方方则指向这一点:不适宜知识分子存活的时代,不尊重知识的时代,甚至伤害尊严、伤害人心、伤害文化的时代,都不是一个好时代。

作者简介

方方,本名汪芳。1955年生于南京。祖籍江西省彭泽县。1974年高中毕业后在武汉当过四年装卸工。1978年考入武汉大学中文系,毕业后分配至湖北电视台当编辑。1989年调入湖北省作家协会。现为中国作家协会全委会委员、湖北省作家协会主席。
1987年发表中篇小说《风景》引起极大反响,并因此成为中国“新写实”派代表作家之一,著有长篇小说《乌泥湖年谱》、《水在时间之下》、《武昌城》,随笔集《到庐山看老别墅》、《汉口的沧桑往事》,中篇小说《风景》、《桃花灿烂》、《在我的开始是我的结束》、《奔跑的火光》、《万箭穿心》、《琴断口》、《涂自强的个人悲伤》、《惟妙惟肖的爱情》等,多部作品被译为英、法、日、意、葡、韩等文字在国外出版。
其作品多次获《小说月报》百花奖、中国女性文学奖、中国小说年会排行榜、《中篇小说选刊》优秀作品奖、上海政府奖、湖北屈原文学奖、鲁迅文学奖等国内重要奖项。

预估到手价 ×

预估到手价是按参与促销活动、以最优惠的购买方案计算出的价格(不含优惠券部分),仅供参考,未必等同于实际到手价。

确定
快速
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