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5-云间笔会

2015-云间笔会

1星价 ¥27.5 (5.5折)
2星价¥27.5 定价¥50.0
  • 正版好图书
  • 特价书1折起
  • 满69包邮(新疆、西藏等六省除外,运费14元起)
暂无评论
图文详情
  • ISBN:9787203093992
  • 装帧:暂无
  • 版次:暂无
  • 册数:暂无
  • 重量:暂无
  • 印刷次数:暂无
  • 开本:16开
  • 页数:438
  • 出版时间:2015-12-01
  • 条形码:9787203093992 ; 978-7-203-09399-2

内容简介

  《云间笔会(2015)》的每一篇小文,都怀着一颗朴素的心灵关照着世间的万物,一草一木;爱生活,爱松江,爱文学是《云间笔会》的灵魂!历史文化名城松江别称“云间”,文化底蕴深厚,历代名人辈出,被誉为上海之根,沪上之巅,浦江之首。一方水土养一方人。  钟灵毓秀的松江,深得天地之灵气,滋养了万物,孕育了文明。《云间笔会(2015年)》的作者尽管有天南地北的不同,男女老幼的差异,但他们坚守并快乐着,秉先人之志,继先人之风,山高水长,生生不息。

目录

小说
汤炳生 阿桂
刘敏 我把秘密献给你
蒋近朱 曾经有过你
王季明 青青
王斌 喝咖啡
张园勤在清秋晚风中行走
青梅苔深

散文
施新土晚节
不同寻常的母亲
认识与不认识
许云琴“珠山八友”邓碧珊瓷绘笔洗
兰鹃草屋赏书画
邱剑云从锁麟囊说到包青天
要不得的任我行
章绍岩 从韩雪看病爆粗口说起
花样姐姐·马桶盖·提拉米苏
老百姓仲星火
刘长海 观照心灵的美学视角
——评许平《写着写着就写到了你》
华亭风度云间气派
——评松江作家群的美学追求
沈敖大 徐文长为哈发狂
诗屑
旧事碎忆
奖酱浆
范锦文 春色满园
聚会
王元祚 星光大道,一不小心与明星“相遇”
好莱坞环球影城,大人小孩都疯狂
景青 中国大妈
女人饮酒
醉翁亭遐思
朱正安 豆颂
钱明光 生命的对话
松江长桥街逸事
刘晓辉 那堵观音墙下曾经有条叫寿安街的小巷
欧粤 **次旅游
刻板的欧洲人
俞福星 游日随想
记住不该遗忘的
冯韬 怀念那辆自行车
家有病妻
早起的鸟儿有虫吃
吕六一 但愿这样的事情不再发生
他们追悔莫及
马儿跑到了哪里
——一名问题学生的心理演变及点评
榛子 像谈爱情那样
一个人走了
赚钱凭本事
杨国光 山城三美
美丽的铁路线
邢砚斐 百岁坊与坍牌楼
凤凰山
徐亚斌 水葫芦自述
李宗贤 旋律在心
何伟康 *忆红花草
初探酒泉之星
秋声当怀
胡志娟 芦花
小眼睛亮了
王勉 顽童鸟事
我注视着你
贵在一个“情”字
——读许一新散文集《岁月的意境》
古鉴 盛世修湖
紫薇花开
放生
将心比心
黄忠杰 神奇的秋天
魏勇 又是月圆时
我爱看抗日神剧
周平 难忘谢导松江行
九公公
许平 新兵连的**天
蒋继杰 学徒生活
周明 扬州人朱自清
绿草地
年味
侯建萍 正在消逝的泾北街(外一篇)
邂 逅
李烨 记忆俄罗斯
李仙莲 带着老爸老妈去北京旅游
金明忠 春天的落叶
谌贵芳 母亲这辈子
高春兰 失散的美
徐凤叶 蔷薇花墙
朋 友
黄抒绮 让座及其他
蟹,蟹,蟹
庄锋妹 归来
谢青 写在结婚五周年
——爱上当下,且行且珍惜便能收获幸福
颜萍 天下文章在云间
朴素的东北大板

吴安 远方是什么
倾听自己的心声
乔进礼 我与书

诗词
谭俊升 四季初临歌
四时乐
松江区老干部乒乓球队四友
参观郑云梯吟长诗书画展
参观周洪声六十岁画展有感
马达邱枫来松小聚
柏才兴 水乡三月
许近仁 炊烟,母亲柔软的手语
过去的
花墙
天马山斜塔
何居华 佘山寻梦(组诗)
王迎高 美丽东阿(组章)
宋顺弟 上海的情绪(组诗)
梅芷 时光,斑驳的影子(组章)
王民胜 梦境
咫尺难思
面对生命的诞生
水洞沟登古长城有感
周民军 陪一只猫晒太阳(组诗)
陆群 黄昏中的彩叶草(组章)
李潇 将爱进行到底(组诗)
徐俊国 美的垂怜
古铜 对峙
王崇党 寂静的敲门声
张萌 虚拟的事物终将开成枝头的花朵
鸥乌的歌声渗出蔚蓝的低声道
环山路
我只想做一个被寂静感动的人
天 籁
譬如
吕玉萍 诗四首
袁雪蕾 古树春心(组章)
甘南观想(组章)
顾雪莲 故乡辞
乔晓琼 雁荡绝
荷塘·月色
班美茜 小雀在蜀葵下散步
河边遇见一尾鱼
小飞蓬

寓言
方崇智 寓言三则
许蕾 靴子和靴子的对话
孩子与小火车的对话
展开全部

节选

  《云间笔会(2015)》:  阿桂阿桂没精打采、垂头丧气已有一段时间了,她常常唉唉地叹气,像只瘟鸡。木金担心她的身体,陪她去医院做了全身检查,除了血压偏高、视力衰退、膝关节有点儿不舒服外其他都正常。可这个精神状态没病也会弄出病来呀。问她哪里不舒服,竟三棍子打不出一个闷屁。木金要陪她出去散步,她不去;木金陪她看电视说话,她那似睡非睡爱理不理的样子,简直让木金无计可施。有时就听她自言自语:“唉,人,就是贱,贱!”木金就问:“说谁呢?”阿桂不答,心想,说自己呢,能说出口吗?阿桂越想自己越贱。不是吗?当年有同村人搬进城里住小高层的时候,她轧闹猛去看了一次,嚯,那装修一新的房子怎么看竟怎么舒服!阿桂回村里后,一度也叫木金到城里去买房,可买房不是搭鸡棚狗窝,城里的房子是要用百元大钞像砖块那样一叠一叠去堆起来的,阿桂明知木金在农业公司的那点儿工资没法买房,但她还是没少数落木金没本事。  好不容易盼到村里拆迁,开始像模像样地做起了城里人,子女也成家了,木金也退休了,自己也清闲了,可她慢慢地觉得自己处处都不自在。比如说吧,在小区门口遇见了熟人,阿桂会兴奋地上前打招呼,这再正常不过了。但周围的人会多看她几眼,那眼神里还带点鄙意。她要是在楼道里与人说话,邻居竟会开门出来食指竖到嘴边:“轻点儿,我家宝宝刚睡着。”有几次和人说话竟会有人从中劝架:“别吵了,别吵了,一个楼道里住着,低头不见抬头见的。”阿桂有点莫名其妙:我吵了?我怎么吵了?顷刻,她恍然大悟,她的大嗓门让人给误会了,她连忙说:“阿妈娘养下我呒没奶水,我这喉咙从小是用米糕堵(喂)大的。”就为这,阿桂三天两头要重复着为人解释。  比如说吧,阿桂要在小区里种点儿蔬菜什么的,木金就阻止她:“别瞎弄,这是公共绿地。”阿桂火了:“其他小区里也有人种,别人不管就你来管,我偏种。”木金无奈地摇摇头:“好,好,好,你种,你种。唉,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事后,居委会果然上门劝说阿桂,要她自己处理那些蔬菜,让居委会处理还要罚款。这弄得阿桂很没面子。好在木金善解人意,他说我去处理,反正我脸皮厚,没面子无所谓,那些菜拔回来还可以吃上一两顿。阿桂白了木金一眼说:“要拔你*起劲儿。”后来阿桂想养条狗,在乡下她养着母子两条狗呢。木金又提醒她:“养狗要交费办证,每年为狗打疫苗,而且还不能让狗狗在小区里随地大小便,这些你做得到就养吧。”阿桂一听养狗还有那么多麻烦事,唉,算了,算了。  阿桂是个欢喜闹猛又闲不住的人,小区里不让种菜,养狗又太烦,还能做什么?其实阿桂很想和木金说说话,解解恹气,木金也愿意陪阿桂说话打发辰光,可就是讲不到一处。你比如,阿桂看电视剧,十集下来还搞不明白故事的来龙去脉,问木金这个女人是好人还是坏人。木金笑她:“你看戏看买芝麻糖呀,这是解放军中暗藏的坏人,那是打人敌人内部的好人。”木金对阿桂也只能用好人坏人说事。  木金看新闻,阿桂打瞌睡,阿桂看纪实频道,也统统说成是嚼(编)出来的。到后来木金也懒得跟她解释,阿桂怎么说,木金都说对对。时间长了阿桂知道木金在糊弄自己,也不愿说什么了。好在客厅、卧室都有电视机,大家各看各的,自然也没有话说了。  可所有这一切也贱不到哪里去呀,严格说和贱不沾边呀。但阿桂知道自己贱了,贱了还不能说。  在“农业学大寨”那阵子,阿桂是铁姑娘队的一员勇将,比一般社员出工早、收工晚,特别是“双抢”季节,半夜两三点钟下田,晚上7点多才进家门。  抢收抢种么,头顶烈日,在滚烫的水田里插秧,且不说飞虫、蚂蟥骚扰,腰酸背痛侵袭,手脚肿胀得发亮,那一双眼睛布满血丝,肿得像田螺头。那个苦呀,要不是在铁姑娘队里,她早就哭得稀里哗啦了。阿桂还是铁姑娘队队长雪英的哨子,每次出工前雪英就叫她:“阿桂,出工了。”于是阿桂根据前一天安排的计划,拉开嗓子吼:“喂,铁姑娘队注意,别忘了带上畚箕、扁担、秧绳和拔秧凳,到村头集合出工。”这一嗓子把偌大一个村庄都会喊醒。雪英也常常以表扬的口吻喊阿桂为“铁叫子”。木金是高中毕业后回乡的知青,也是大队的青年突击队队长,阿桂又生得漂亮,两个人就对上了眼。阿桂心想,哼,要不是自己一年级读一年,二年级读两年那点儿水平和晦气……结婚后的五六年里,木金当上了大队支书,他常常在社员大会上学着伟大舵手毛主席的样,左手叉腰,右手一挥一挥地讲形势,布置生产任务。在家里,阿桂却学着木金的样,左手叉腰,右手向他一挥一挥的:“去,拷点儿酱油来,顺便带瓶酒。”那口气俨然是个家长。刚开始木金真想发作,一转念,大概他想到了自己的身份,也许是“顺便带瓶酒”给了他动力:这酒是他喝的呀,他能不去吗?于是拿上酱油瓶乖乖地去小商店了。阿桂满足了:别看木金是大队里的舵手,在家里他还得听她的。  木金也有不听的时候,阿桂会当场给他脸色看。  ……

预估到手价 ×

预估到手价是按参与促销活动、以最优惠的购买方案计算出的价格(不含优惠券部分),仅供参考,未必等同于实际到手价。

确定
快速
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