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是我的神-(上下册)
读者评分
5分

我是我的神-(上下册)

1星价 ¥48.3 (7.0折)
2星价¥48.3 定价¥69.0
商品评论(1条)
访问地***(三星用户)

图书质量和装帧印刷不错

曾在十年前看过李幼斌主演的电视连续剧《我是太阳》,觉得剧情不错,才知道这是改编自蒙古族作家邓一光写的长篇小说《我是太阳》。在前次中图网上买了《我是太阳》看了后觉得不错,所以这次又在中图网上买了这本书。书还未看你,单就图书质量来说还不错,装帧印刷也很好。

2018-12-17 14:39:47
0 0
图文详情
  • ISBN:9787020101283
  • 装帧:暂无
  • 版次:暂无
  • 册数:暂无
  • 重量:暂无
  • 印刷次数:1
  • 开本:16开
  • 页数:860
  • 出版时间:2016-01-01
  • 条形码:9787020101283 ; 978-7-02-010128-3

本书特色

《我是我的神》内容节选:   公元1949年5月16日,在进入汉口之前,蒙古人乌力图古拉从一匹重量超过八百磅的连钱马上摔下来,一只胳膊摔脱了臼,威风凛凛的大鼻子也给擦伤一大块,因此他遭遇了美丽的鞑靼女人萨努娅,和萨努娅做了一辈子的生死对头,并且生下了一大群孩子。   事情也许本可以不“因此”。比如说,如果313师政委葛昌南的四座雪佛莱吉普车马达没有烧坏,没有赖在半道上;如果313师师长乌力图古拉没有把自己的六座道奇吉普车让给被痔疮折磨得苦不堪言的葛昌南,自己骑上一匹青海产的连钱马;如果乌力图古拉在骑上连钱马之前没有率领部队连续数日追击桂系白崇禧部队,白天黑夜地看地图、和前指讨价还价、和友邻吵架、骂军需部门的娘,还在大别山区打了两仗,几天几夜没睡觉,困得要命,借着行军的机会,在马背上摇摇晃晃打瞌睡;如果军装甲团两名驾驶员没有让尿憋急,下车痛痛快快地放一气水,上车继续走,停在路边代号为“莎菲”的美式m24轻型坦克没有突然点火;如果乌力图古拉胯下的连钱马没有惊得尥蹶子,把猝不及防的乌力图古拉从马背上撂下来,哎呀一声跌个大马趴;如果葛昌南没有过意不去,进城以后硬要乌力图古拉替自己去坐主席台,参加各界人士欢迎解放大军解放武汉的祝捷大会,自己去替乌力图古拉接管警察局、工部局、教育局、卫生局和军事要塞……如果没有这些环环相扣的“因”,没有这些“因”当中的任意一“此”,乌力图古拉就不会吊着胳膊坐在主席台上,喝着烫嘴的茉莉花茶,一双眼睛不安分地到处乱瞅;他不乱瞅,也就不会瞅见年轻美丽的国际女干部萨努娅,他和萨努娅就不会有成为一辈子生死对头这个“所以”了。   乌力图古拉身躯魁梧健壮,一头乱糟糟硬得割手的鬈发,五官像被富有经验的铁奴锻打出来又丢进炉子里烧红,再一样样砸在活力四射的大脸上,活脱脱一尊阿尔泰风格的青铜雕像。他披着一件旗帜般威风的英国呢大氅,穿一条又破又脏的咔叽布宽裆窄腿马裤,舌檐耷拉的八角帽斜扣在硕大的后脑勺儿上,腰间铁锤似的吊着一支德国p38式瓦尔特手枪,目光炯炯,眼珠子到处乱盯,盯谁谁都撑不住,身子骨儿弱点儿的,咣当一声就得往后倒。他这种八面招风的样子,从高大的连钱马上摔下来,摔起一股逼人的尘土,把丢掉了主人的连钱马烫得四蹄一缩,跳到一旁去,也把那辆闯了祸的美式轻型坦克吓得立即熄了火,不敢再咳嗽。   几名身上七零八碎挂满了快慢机望远镜牛皮公文包的警卫员和参谋赶紧从各自的马上跳下来,七手八脚抢上前去,去尘土和热浪中捡乌力图古拉。乌力图古拉不让捡,瞥一眼警卫参谋,不高兴地嚷嚷道:   “还捡什么,都摔过了,早你们干什么去了?”   “师长,你也不看看你多大的个儿,牛似的,再多人架着也拦不住你真想摔。”警卫员笑嘻嘻地说,“不如等你摔,摔舒坦了,摔彻底了,再捡不迟。”   乌力图古拉不是那种死要面子的角色,怎么摔下去的,还怎么爬起来,人站稳了,拨拉了一下摔脱了臼的那只胳膊,让选一支掷弹筒,再来两个结实的兵,兵扛住掷弹筒,枪带套住摔坏的胳膊,叫声“立住了”,人往下一坐,咔嚓一声,脱了臼的胳膊就被拉回了原位。   乌力图古拉拾掇好胳膊,翻身回到马背上,先说替自己拍尘土的警卫员,别拍了,进城多弄几桶水,里里外外涮干净,涮出革命本色来。又说吓得嗝儿屁的美式轻型坦克,愣着干吗,没人请你们吃猪肉炖粉条,该上路上路,该撒野撒野,别在那儿傻趴着,丢人现眼。再说酸枣林子下站着傻笑的士兵们,嘴张那么大干什么,不怕灌沙呀,一会儿进了城,锣响着,鼓响着,人民往肩膀上扛你们,够你们乐和的,别咧着腮帮子进城,给我丢脸。那么说着,没伤的那只手空出来,先扶正后脑勺儿上的八角帽,再伸直,铸剑似的往南一指:   “都有了,枪上——肩!齐步——走!”   葛昌南听说乌力图古拉惊了坐骑,挂了彩,调转车头往回返,迎住重新回到马背上的乌力图古拉。葛昌南坐在宽敞舒适的车里,胳膊搭在边门上,半欠着火烧火燎的屁股,幸灾乐祸地说,老乌啊,你不是说能在马背上生孩子嘛,生不生孩子的就算了,你倒是坐稳了,别往下摔呀。所以说,我活了小四十年,还没听说老蒙子往马下摔的。   乌力图古拉把受伤的胳膊窝在怀里,宝贝似的不让葛昌南看,也不搭葛昌南的话,晃晃悠悠,在马背上眯了眼睛,搭了个凉棚看四周。   正是稻谷灌浆的季节,田野里四青六黄,层次分明,那些哔哔剥剥勃胀着的庄稼,像极了抽着风往高里拔节的半大孩子,在馥郁熏风的拂弄下站不住,东摇过来,西摆过去。大道上,成千上万的年轻士兵昂着灰扑扑的脑袋,背着卡宾枪和汤姆式冲锋枪,兴冲冲,一路小跑往前赶,脱了漆皮的水壶和鼓鼓囊囊的手榴弹袋敲打着年轻而蓄势待发的卵子。他们的脸蛋是红彤彤的,他们的心里充满了焦渴,他们急匆匆的,都想**拨儿赶进灯红酒绿云蒸霞蔚的大汉口,去踩一踩传说中跺上一脚就能冒香油的沥青大马路。士兵所经之处,荷尔蒙味呛鼻,路边的灌木丛立即耷拉下脑袋,枯萎成柴火;指挥员尖着嗓子的吆喝声、传令兵不耐烦的口令声、各部队联络的小喇叭声高高低低响成一片,热闹极了。   乌力图古拉越看越喜欢,神清气爽地转过头来,笑呵呵地冲着葛昌南喊了一嗓子:   “挺进中南,挺进中南哦!”

作者简介

邓一光,1956年生于重庆市,蒙古族。祖籍湖北麻城。当过知青、工人、新闻记者、自由写作者、文学刊物编辑,现为深圳市专业作家。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开始文学创作,代表作有《我是太阳》《想起草原》《亲爱的敌人》《我是我的神》等。曾获鲁迅文学奖、冯牧文学奖、郭沫若文学奖、人民文学奖等奖项。作品多次被选载并译介到海外。

预估到手价 ×

预估到手价是按参与促销活动、以最优惠的购买方案计算出的价格(不含优惠券部分),仅供参考,未必等同于实际到手价。

确定
快速
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