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乌合之众:西方百年学术经典
读者评分
4.9分

乌合之众:西方百年学术经典

首次出版于1895年,迄今已有一百多年的历史,被誉为大众心理学的开山之作,该书深入浅出地剖析了群体的种种特点及其成因。

1星价 ¥12.7 (4.9折)
2星价¥12.7 定价¥26.0
  • 正版好图书
  • 特价书1折起
  • 满69包邮(新疆、西藏等六省除外,运费14元起)

温馨提示:5折以下图书主要为出版社尾货,大部分为全新,个别图书品相8.9成新、切口有划线标记、光盘等附件不全

商品评论(17条)
ztw***(二星用户)

很多人推荐,慢慢读

2020-06-09 07:32:25
0 0
zgt***(一星用户)

硬壳封面,包装完好,非常不错!

2020-06-07 13:08:14
0 0
图文详情
  • ISBN:9787516810712
  • 装帧:精裝本
  • 版次:1
  • 册数:暂无
  • 重量:暂无
  • 印刷次数:1
  • 开本:32开
  • 页数:208页
  • 出版时间:2016-07-01
  • 条形码:9787516810712 ; 978-7-5168-1071-2

本书特色

    《乌合之众》首次出版于1895年,迄今已有一百多年的历史,被誉为大众心理学的开山之作。该书深入浅出地剖析了群体的种种特点及其成因,深入透视了社会服从和过度服从、群众的反叛、大众文化、受别人支配的自我、群众运动、人的自我异化、官僚化过程以及无意识在社会行为中的作用。勒庞认为,现代生活逐渐以群体的聚合为特征,个人一旦进入群体中,他的个性便湮没了,群体的思想占据统治地位;而群体的行为表现为无异议、情绪化和低智商。

内容简介

本书分为大众心理、大众的观点和信仰、不同大众行为的分类和描述三卷, 主要包括: 大众的情感和品行 ; 大众的思考、推理和想象能力 ; 信仰大众的宗教思想 ; 影响大众观点和信仰的间接因素等。

目录

作者前言 / 001引言乌合之众的时代 / 007**卷大众心理**章大众的总体特征——统一他们精神的心理法则 / 018第二章大众的情感和品行 / 030第三章大众的思考、推理和想象能力 / 057第四章信仰大众的宗教思维 / 069第二卷大众的观点和信仰**章影响大众观点和信仰的间接因素 / 078第二章影响大众观点的直接因素 / 103第三章大众的领导者以及他们的劝说方式 / 118第四章大众信仰和观点可变性的局限 / 139第三卷不同大众行为的分类和描述**章大众的分类 / 152第二章被谓为犯罪人群的大众 / 157第三章刑事陪审团 / 163第四章具备选举权的大众 / 171第五章立法会 / 181
展开全部

节选

**章?大众的总体特征——统一他们精神的心理法则 一般来说,形成大众的通常是庞大的个体组合。从心理学的角度出发,这种解释却不尽合理,相反,它认为形成大众的是具有特殊心理特征的人群。这类人群在形成的过程中会有思想和情感上的变化,也就是说,他们在形成的过程中通常会抛开被禁锢的一切,他们的个性会逐渐被磨灭掉。从这个层面出发,大众往往会受到无意识行为的影响,这个过程他们也许会停止思考以及丧失一切思考能力。如果站在形成大众的个体的对立面思考,这种情感转变有好的一面,但也有坏的一面。所以,大众的形成要么会诞生英雄,要么会滋生犯罪。 大众这个词,可以简单地理解为个体的集合,而这种个体是不分种族、职业、性别以及召唤他们前来的目的的。从心理学角度出发,大众这个词则有另外一层意义。在特定的环境下,或者是那些集聚着新特征人群的场合中,大众往往跟组成个体的群体是不一样的,心理学研究的是前者。在这种情况下,带有新特征的大众往往会有行为一致的做法或是有一致的想法,而他们身上原有的意识性个性就逐渐褪去直至不复存在。毋庸置疑,他们达成一致想法的过程也许很短暂,但是他们展示了非常鲜明的特征。在找到另一个更好的表达方式之前,请允许我用组织大众这个词语来描述这样的个体集合,或者是心理大众这个词语,如果你更喜欢后者的话。它组成了一个生命体,并且受大众心智归一法则的支配。 我们能明显地注意到,并不是一大群个体偶尔发现他们集合在一起他们就符合组织大众这种特征。打个比方,如果一千个人在没有任何共同目的的情况下,偶尔发现他人与自己共处一个公共场合,如果用心理学的角度来分析这个事实,我们得出的结论是,这绝对不是组织大众。如果要获取这样一个群体的特征,我们必须首先确定这种群体某些可控因素的本质,而后才进一步分析这些本质带来的某些必要影响,以上所提到的都是非常必要的步骤。 在这种大众行为中,意识个性的消失及其情感和思想的一致转变构成了组织大众的*初的特征,而这些往往不包括同时出现在同一公共场合的一大群个体。在无意识以及情感和思想一致作祟的情况下,成千上万的独立个体可能会受到某些激进情感的影响,譬如,一个伟大民族运动的兴起,这个事实往往能体现一个心理大众的特征。在这种情况下,虽然大众的集合纯属偶然,但是我们可以就这个群体的行为表现立刻进行猜想,并且分析它们带有的全部特征。然而,在特定情况当中,即使一个群体只有几个人,他们依然可以形成心理大众,而并非一定要几百个或几千个个体偶尔同时出现在同一场合这种概念才能成立。另外,即使一个民族的人数很少,但是如果获得某种行为的影响,他们也有形成心理大众的可能。 心理大众一旦形成,它就会获得某种可追本溯源的共同特征,虽然这些特征也许只是暂时的。说到这些共同的特征,它们会根据环境的变迁而发生改变,这就导致了这些特征在形成心理大众的过程中可能会出现相似的表现,或者它们也许会改变大众的精神素质。这样一来,大众就会有出现级别不同的倾向。如果我们能充分认识这一点,那么我们就会明白为什么一个群体会出现不同个体的现象了,换句话说,一个群体的形成会伴随着不同的因素,那就是同一群体当中个体所表现出来的某种特征。譬如说,一个群体里面的个体或多或少在宗派、社会地位以及社会阶级上所表现出来的特征是相同的,而这些个体身上又同时兼有某种自有的特征,这样一来,这个群体里面的个体就会出现两种级别的分化。 然而,在我们开始深入探讨大众的不同种类之前,我们首先必须了解他们共有的特性。众所周知,博物学家在开始探讨个体自有的特性之前,都是先描述其族系的共有特征。通过这种方式,博物学家可以将一个族系的种类和属性划分开来,我认为这是一种可以效仿的探讨方法。 我们很难准确地描述大众的思想,因为思想的组成不仅会因为人种及其构成的不同而不断发生变化,而且还会因为爆发不同程度的大众活动的导火线而有所不同,因为这些导火线的本质和强度在产生之时是不同的。然而,这种研究的困难性同样会在研究个体心理学上表现出来。只有在小说当中,人的一生才具有任意穿越时空而特性依然保持不变的能力。只有环境保持不变,我们才能创造出特性明显一致的人物。我曾经在其他的研究报告中提出,一切精神素质都含有不同特性的可能性,这些性格兴许会在突变的环境中显示出来。这一点可以解释如何在法国国民大会那些*野蛮的人当中找出那些不会触犯人的议员,而后让他们在和平时期担任温顺的公证人或者是正直的裁判官。等到混乱的时期过后,他们就会重新当回温和的遵守法律的公民,这时他们所表现出来的就是他们性格当中*正常不过的一面。拿破仑就是利用这种方法在议会当中寻找那些*容易管教的官员的。 然而我们不可能在这里一一研究大众组织所有按部就班的程序,但是我们尤其应该牢记的是,如今大众已经进入了组织非常完善的阶段。从这个层面出发,我们可以预测大众未来的形态,而不是他们变化多端的一个形态。唯有在这个组织非常完善的阶段,某些新的特征才会在种族固有的占优势的特性上重叠显现出来,而后这些特征都已在同一个方向上发生转变,并且显示出集体思想和感情的变化。与此同时,唯有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上面提到的大众心智归一法则才会有付诸实践的可能性。 在大众所具有的心理特征中,有一些也许是独立个体本身所带有的,而有一些则只能在大众的活动中才会表现出来,或者只有在集体活动的过程当中才会产生。在这个研究报告当中,为了凸显后者的重要性,于是我们在研究过程中把它作为首要的研究对象。 心理大众所表现的*与众不同的特性是:无论什么样的个体都可以成为它的组成部分,换句话说,不管这些个体的生活方式、职业、性格或者智力相近或者不相近,他们都可以组成心理大众。而当这些个体转化为心理大众时,他们往往拥有同样的思考、感知以及表现能力,这种一致的集体思维跟他们作为个体时或处于孤立时所表现的行为是完全不一致的。也就是说,有很多想法和感觉在这些个体集合成大众之后才会形成。众多不同的因素会在一瞬间形成,这在一定程度上使得心理大众的形成变为一种暂时的现象。非常形象的一个比喻是,如果对一个有生命个体中的所有细胞进行重组的话,它就会变为另一个新的个体,后者所表现出来的特性跟单个细胞所拥有的特性又是完全不一样的。 英国著名的哲学家赫伯特·斯宾塞(Herbert Spencer)曾经激烈地反对以上的观点,并且提出了一个让人感到极为震惊的犀利观点。他说形成群体的所有个体当中,没有哪种因素是可以用来做出总结性的概论或者描述出这个群体带有的比较普遍的特征的。他认为当新的特征出现之后,随之而来的才是集合体。就好像化学品含有的某些特定元素一样,当它们被用于对比组并添加酸类物质之后,譬如要加到一块去形成一个拥有新性能的个体时,这个新形成的个体跟原来那些组成元素控制下的个体又完全不一样了。 我们可以很容易证明组成群体的个体跟孤立的个体所产生的不同表现,但是我们却比较难去找出它们之间有区别的缘由。 无论如何,为了能够在这个研究报告当中获得窥一斑而知全豹的效果,首先我们必须牢记的是现代心理学所揭示的事实——那些无意识的现象不仅在有机生命中占据统治的地位,而且在智力的表现当中也是遥遥领先者。思维的有意识活动跟无意识活动相比,前者的作用性比不上后者。譬如,*敏感的分析家和*细心的观察家们很少会在发明领域有所建树,原因是他们很少会怀有无意识的动机,而这种无意识的动机却往往会对他的行为产生决定性的作用。由于遗传因素的作用,我们思维当中产生的无意识动机往往能够带来有意识的表现,或者说后者的产生主要是由前者促成的。作为行为的基石,无意识的表现中包含了不胜枚举的共同特征,而这些特征是通过祖先一代代流传下来的,这一切也构成了一个种族的智慧来源。我们往往会承诺去做某些行为,而我们非常确定的是,这些行为的导火线中隐藏了很多我们本身就会忽略的秘密。而我们日常生活中大部分的表现都是这种所谓隐藏动机的表现结果,因为它们就默默地隐藏在我们意识不到的地方使我们无从察觉。 尤其需要注意的是,一个种族智慧的组成都离不开无意识的因素,这个种族的所有个体都有相似之处,然而,他们身上具有的特性却主要是通过意识性的因素在起作用。知识教育的获取以及各种不同的特殊遗传条件都是致使该种族个体产生差异的原因。虽然个体之间的智力有很大差异,但是他们拥有相似的本能、激情以及感知能力。如果牵扯到情绪方面的因素,譬如宗教、政治、伦理、感情以及憎恶等,即使是*声名显赫的伟人也跟*普通的民众一样,他们在情绪方面与普通民众处于同一起跑线上,不存在与生俱来的优势。如果考虑智力因素的话,一个伟大的数学家和他的靴匠之间的确存在着不可逾越的鸿沟。但是如果考虑两者的特性,那么两者之间差异就非常小,或者可以说不存在任何差异。 准确地说,个体的这些总体特征所受到的推动力都是在人类无意识的情况下进行的。它表现在一个种族的大多数人身上,并且不会因为个体差异而有太大的不同。在我看来,正是因为个体特性当中存在着这样那样的特征,它才会成为大众的共同特性。这样一来,如果可以站在集体的角度进行思考,那种认为个体的智力和天赋存在差异才导致个体差异性的看法就不会如此地具有说服力。一旦不同的事物之间获得同质化,那么无意识的特性就会占上风。 大众拥有共同的普通特性恰好阐释了一个事实,那就是为什么他们的表现从来都不能用高智商来形容。因此,在触及共同利益的事物上,所有的决定都要让不同的人过目。但是正所谓智者千虑必有一失,各行各业的专家在作决定的时候也会有不明智的时候,那就是,他们偶尔作的决定会跟一群低智商的人所作的是一致的。事实是,他们在自己可控制的范围内总是避免不了会使用那些平庸的品质,而这些特性是每个普通人与生俱来的。而在大众当中,可以留存下来的只是愚蠢而非天生的才能。正如我们整天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并不是整个世界的智慧都来源于伏尔泰(Voltaire),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如果用大众来代替整个世界,那么伏尔泰的智慧一定比整个世界的还要浩瀚。 如果一个群体中的个体只把自己禁锢在他们共有的那些普通特性上,那么除了成为一个平庸的人之外,他们别无选择,因为这种做法根本无法孕育出新特性。那么这些新特性究竟是怎样孕育出来的?这个就是我们接下来要探讨的重点问题。 这些特性只有在大众中才能显现出来,孤立的个体当中根本找不到它们的存在痕迹,造成这种现象是因为引发这些特性的源头有所差异。首先要意识到,仅考虑数量问题,个体是群体的必要组成部分。倘若一个人独处,他的多愁善感就会油然而生,这股强大的力量就会让他的本性显露,而通常这种本性平时都是受到抑制的。而在本性受到抑制时,人通常都不会想到是自身出现问题。这样一来,当他与其他人共处一个集体办事时,他会表现得畏首畏尾而无法做到尽忠职守,那种让人肩负重任的情感也完全在这个人身上得不到表现。 第二点要注意的是群体的仿效性,也称传染效应。它往往会对大众独有特征的表现造成影响,与此同时,它还对群体未来的共同行动有干预性。如今,大众仿效性已不再是什么稀奇的现象,但是我们很难去阐释它。这种现象*明显的特征是,整个群体的状态看上去像被催眠了一样,而它也是在我们接下来的章节会进行研究的一种现象。在群体当中,所有的情感和行为都具有仿效性,并且这种蔓延性的行为让群体中的每个个体随时都准备牺牲自身利益来换取集体利益。可以说,这是一个人天性中的对立面,如果不是处在群体中,这种特征无法在个体身上彰显出来。 目前为止,第三点也是*重要的一点。它对大众的独有特征造成的影响往往跟孤立的个体身上偶尔所表现出来的行为完全相反。并且,我刚刚在上文中指出,仿效性行为中带有的教唆性*多只是一种效应,除此之外别无其他。 如果要有效地理解大众这种行为,我们必须将现今一些特定的生理发现牢记于心。众所周知,如今我们可以通过不同的手段催眠一个人,而一旦处于被催眠的状态,人就会完全丧失自我意识,完全听从催眠师的指示,并且做出与自己性格和习惯完全相反的事情。经仔细观察发现,当一个人长期处于群体中时,他会发现自己像是被一个高超的催眠师催眠了一般,自己所有的行为都是在无意识的情况下进行的,而这种行为要么是群体这个大磁场影响的结果,要么就是我们平时不以为然的某些原因造成的。这种催眠状态会让人丧失思考的能力,这就意味着,人往往会成为无意识行为的奴隶,这时他的所有表现都是催眠师任意摆布的结果。换句话说,他所表现出的情感和思想都是催眠师决定的。 形成心理大众的个体所表现出来的行为,跟上面提到的被催眠状态大致相似,也就是说,心理大众当中的个体所进行的行为都是无意识的。在个体被催眠的同时,他身上原有的某些特性也会遭到破坏,他整个人都会被带入一种高度狂热的状态。这时,如果有人给他一点暗示,他就会产生一种无法抑制的冲动以致做出一些不可思议的行为。同样是受到暗示的情况,处于群体当中的个体受到的影响比他在催眠状态下所获得的爆发力要强得多。当处于群体中时,很少有人可以抵制群体的暗示力量,更别提会有人站出来公开声讨这种力量。如果非要削弱因群体暗示而产生的冲动性,处于群体中的个体能够做的*多就是接收各种不同的暗示。唯有这样,大众偶尔爆发的那些惊骇世人的血腥行为才能得到制止。譬如我们要在大众中宣传幸福的概念,那么展示给他们的现象至少要在一定程度上唤醒他们的幸福感。 这样一来,一个人就会丧失意识的能力,无意识行为此时就会占上风。与此同时,各种暗示的力量和仿效性行为当中产生的情感和念头也会逐渐显露出来,这甚至会迫使一个人立即采取行动,把那些潜藏在意识深处的念头付诸行动。我们认为,这些都是个体在组成群体的过程所表现出来的主要特征。在这种情况下,这个个体不再是原来的自己,他已经变成了一个任人摆布的机器人,他所有的行为都不是自发的。 而且,如果仅仅考虑个体是群体的构成部分这个事实,人类文明进程当中的每个部分都与个体的表现息息相关。某人在脱离大众时也许是饱读诗书的知识分子,但一旦融入大众这个集体,他就可能摇身变为一个野蛮人。这样说的理由是,这个人所做的一切都是随性而为,根本就看不出他有思考的能力。他行为中所体现的自发性、侵向性、残暴性、狂热性以及无畏性都跟原始人一样,甚至他还会有受文字和想象的影响的倾向,这些特性无疑都在展现,处于群体中的个体会出现无限接近原始人的可能。虽然这些特性在孤立的个体身上找不到任何痕迹,但是它们能够轻易地让处于群体中的个体做出跟自身*攸关的利益以及*声名远播的美德不一致的行为。在这种情况下,群体中的个体就像沙堆中的一粒沙,它无法控制自己,唯有在风的摆布下形成各种各样的形状。 基于这种原因,对于每个陪审员而言,陪审团所提交的裁定都将是他们不予以同意的,并且立法会实施的法律和措施也是立法委员们个人私底下会反对的。如果我们可以对每个个体进行设身处地的考虑,那么立法大会上的领导者作决定时产生的灵感都与渴望和平相处的公民所产生的念头息息相关。而一旦处于群体中,他们肯定会毫不犹豫地固守那些*无理的提议,以及终止辩论一致认为个体才是*无知的,而且还会牺牲掉自身攸关的利益,放弃宣布个体权利的不可侵犯性,做出毁灭自身的行为。 如果个体想要在群体当中保持自身的独特性,他自身的行为不仅仅是唯一的判断标准。即便在他完全失去自主能力之前,他本身所具有的想法和感觉都会经历翻天覆地的转变,这种深刻的转变足以使一个守财奴变为一个挥霍无度的花花公子,使一个怀疑论者变为一个虔诚的宗教信仰者,使一个诚实守信的人变为一个奸淫掳掠的犯罪分子,甚至一个胆小懦弱者也会转变为勇敢无畏的英雄。1789年8月4日,在法国宣布废除封建制度的那个狂欢的夜晚,所有人都为投票通过废除贵族专有权利的行为而感到欣喜若狂,而事实上,如果单单让贵族成员参与投票,这种结果是肯定不会得到认可的。 以上所述中可得出的一个结论是,跟孤立的个体相比,大众作决定时往往显得不够理智,但是如果从情感以及情感激发的行为方面进行思考,大众也许会因为环境的不同而比个体单独行动时表现得要优秀或者要差劲。而决定大众表现得优秀或者差劲的原因则在于,他们群体的暗示力量。这一点通常都遭到全盘误解以及扭曲,因为很多时候,作家都只是站在犯罪的角度去研究大众行为。我们不可否认,大众集合之处通常都无法避免犯罪事件,但是大众聚集的时候也会爆发英雄式的无畏行为。许多事实表明,愿意牺牲自己去捍卫一种信念或者一种思想的往往是大众而非孤立的个体。譬如在十字军东征的年代,那些为了捍卫自身宗教信仰的群众,在饥寒交迫当中愿意赤手空拳地与敌人展开斗争,支撑他们勇往向前的热忱则是夺回耶路撒冷时的那份荣耀。为此,这些西欧的封建领主和骑士们苦苦地秉承着“拯救圣地”的信念,在收复失地的过程中屡屡将天主教这些异教分子送入死亡的坟墓,而这种捍卫祖国领地的行为持续了将近两百年。这种无畏式的斗争在某种程度上看来似是无意识的行为,但恰恰是这种无畏的意识造就了今日的历史。倘若每个民族都是本着蓄意和残忍之心来开展这些惊心动魄的伟大斗争,那他们绝不会名垂千史,彪炳千秋。

作者简介

     古斯塔夫·勒庞(1841-1931)法国社会心理学家、社会学家,群体心理学的创始人,有“群体社会的马基雅维利”之称。著有《各民族进化的心理学规律》《法国大革命和革命心理学》《战争心理学》等一系列社会心理学著作,其中以《乌合之众》*为著名,被翻译成数十种语言,在国际学术界有着广泛影响。

快速
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