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请不要忘记这个最后的征人-切·格瓦拉传(精装版)
读者评分
4.9分

请不要忘记这个最后的征人-切·格瓦拉传(精装版)

理想主义的代表、20世纪具影响力的人物之切·格瓦拉的传奇一生,收录由他的家人独家提供的图片;解密的他的拍摄影像与手迹,值得珍藏。

¥17.4 (3.5折) ?
1星价 ¥17.4
2星价¥17.4 定价¥49.8

温馨提示:5折以下图书主要为出版社尾货,大部分为全新,个别图书品相8-9成新、切口有划线标记、光盘等附件不全

商品评论(15条)
mus***(三星用户)

说走就走的旅行

伟大的传奇人物,值得一读

2022-08-15 10:45:09
0 0
小葵葵***(二星用户)

不了解但好奇

2022-08-14 19:32:10
0 0
图文详情
  • ISBN:9787535491695
  • 装帧:简裝本
  • 版次:1
  • 册数:暂无
  • 重量:暂无
  • 印刷次数:1
  • 开本:16开
  • 页数:291
  • 出版时间:2017-09-01
  • 条形码:9787535491695 ; 978-7-5354-9169-5

本书特色

  50年前,切·格瓦拉这个神话般的自我流放的战士(他被所有帝国主义者视为不共戴天之敌)被枪杀了。然而,他的灵魂却得到宗教般的祭奠,与所有参加暴力革命的英雄主义者不同,切?格瓦拉死后被一切怀揣着纯真理想的青年奉为偶像。他成为一个介于神话和童话之间的英雄,甚至被奇妙地艺术化了,成为20世纪象征某种纯粹力量的普遍符号,一个性感的圣徒。
  这个现代闻名于世的叛逆者,拥有世界上*大的崇拜者俱乐部。即使在他去世50年后的今天,还为每次反对运动尽力尽责:没有哪个反战会议上没有印有切?格瓦拉头像的T恤,没有哪一次大规模的游行示威活动没有切?格瓦拉的旗帜。切?格瓦拉已成为各种理想主义的代表。他是20世纪*具影响力的公众人物,死后更成为伏特加与雪茄的代言人,并且不情愿地被用作手表、手袋等商品的模特。古巴认为自己的英雄是用来缅怀的,但在古巴之外的许多地方,没有人介意这些,他们只是热爱属于自己的切?格瓦拉。
  这位20世纪*后的征人,甚至影响到中国。没有人知道为什么,只知道自己被这位硬汉征服了。这本书讲述的正是这样一个秘密的传奇。切?格瓦拉牺牲至今,仍然留给这个世界无尽的谜。

内容简介

◎本书是切?格瓦拉秘密一生的呈现。由他的家人独家提供的数幅图片;解密的他的拍摄影像与手迹;披露他死前离开古巴的原因,由古巴权威机构提供支持;切?格瓦拉子女首次记述他与中国的关系,以及他如何影响世界与风尚的秘史。
◎累计发行逾百万册的经典传记。
◎影响世界青年灵魂的传奇风云人物!被封为理想主义的代表,20世纪具影响力的人物之一!

目录

Contents
9 / 序 章 20世纪的悲伤浪漫英雄
The Blue and Romantic Hero of the 20th Century
27 / **章 那个与哮喘病作战的孩子
That Boy Who Fought Against Asthma
55 / 第二章 革命时尚主义者
Revolutionary Fashionist
87 / 第三章 古巴革命中的格瓦拉
Che Guevara in Cuba Revolution
119 / 第四章 工业部长阁下
Mr. Industrial Secretary
191 / 第五章 迷失在刚果
Lost in Congo
213 / 第六章 玻利维亚: 受难曲
Bolivia: Passion
271 / 切·格瓦拉遗世图像
281 / 切·格瓦拉年谱
291 / 鸣谢
展开全部

节选

Chapter 1
  **章
  两个名门望族之后一见钟情,男的荒废了学业,女的抛弃了一辈子侍奉上帝的念头,毫不犹豫地结了婚。格瓦拉·林奇没有否认,妻子很有钱是他想与她结婚的原因之一。
  在大萧条前,阿根廷算是一个不赖的国家,婴儿呱呱坠地时,父母还不至于为孩子的未来而担心。对于这对年轻的贵族父母: 埃内斯托·格瓦拉·林奇和塞莉亚·德·拉·略萨而言,他们只需要庆祝孩子的降临,而不必担心他们未来的衣食住行。
  1928年6月14日,埃内斯托·格瓦拉·德·拉·塞尔纳生于阿根廷第三大城市罗萨里奥,是名门望族之后。父亲格瓦拉·林奇的家族已在阿根廷生活了12代,对于阿根廷这样一个移民国家来说,如此长期的定居,足以代表贵族的身份。而母亲的家族同样可以上溯到7代,在当地也是一个历史悠久而且声誉卓著的家族,拥有大片地产。
  父亲身上流淌着爱尔兰人和西班牙人的血液。他的曾祖父帕特里克·林奇曾经一路漂泊,从英国辗转来到西班牙,*后在阿根廷落脚。在18世纪下半叶,他成了巴拉那河地区的总督。他的祖先甚至还跟美国沾点关系: 事实上,他的母亲安娜·林奇就是在加利福尼亚出生的,而父亲罗伯托·格瓦拉同样来自美国。不过这只是出于巧合——1848年,在加州淘金热那会儿,罗伯托的父母曾去过美国,几年后才带着孩子们回到阿根廷。这个家族在阿根廷的上流社会拥有举足轻重的影响力,祖先恩里克·林奇是19世纪末阿根廷寡头政治的统治者之一。不过,埃内斯托的祖母安娜·林奇显然是这个家族中的异数,她是个无神论者,生性崇尚自由,她是埃内斯托热爱的祖母和偶像,他*终选择了学医,也是因为她去世的缘故。
  埃内斯托·格瓦拉的母亲这边的先人,同样也都是历史上的重要人物。祖先约瑟·德·拉·塞尔纳曾是西班牙*后一任驻秘鲁总督,直到1820年南美独立战争取得*终胜利,这才告别政治舞台。塞莉亚是家中7个孩子中*小的一个,父亲在她出生后不久就去世了,据说,他是在被确诊得了梅毒后投海自尽的。没过多长时间,她的母亲死于黄热病。虽然成了孤儿,塞莉亚却仍然可以过着优渥的生活,一方面,这是因为她的父母留下了大量遗产,虽然是由7个孩子平均分配,但仍然可以保证每个孩子过上衣食无忧的日子;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她的大姐卡门对这个小妹妹照顾有加。1928年,卡门嫁给了诗人卡耶塔诺,夫妻俩都是阿根廷共产党员。塞莉亚一直在布宜诺斯艾利斯圣心教会创办的法国学校里接受*正统的教育,她是虔诚的教徒,就在这个20岁的女孩打算当修女时,她遇见了格瓦拉·林奇,27岁的建筑学系学生。
  两人一见钟情,男的荒废了学业,女的抛弃了一辈子侍奉上帝的念头,毫不犹豫地结了婚。格瓦拉·林奇没有否认,妻子很有钱,这是他想与她结婚的原因之一。接下来的几十年,他不断用妻子的钱投资做生意,但几乎从未成功。
  1930年5月2日,两岁生日的前夕,埃内斯托的哮喘病**次发作。由于疾病的缘故,埃内斯托没办法像正常的孩子一样上学,他只上了两三年学,他的老师其实是他的母亲。
  1928年,当埃内斯托·格瓦拉(小时候,人们都喊他小名“迪迪”)出生时,阿根廷还是一个欣欣向荣的国家,大批白人移民为这里带来了经济和政治繁荣。在一战前,阿根廷的人口社会版图更像是澳大利亚、加拿大或新西兰,而不像它的南美邻居秘鲁、哥伦比亚或墨西哥。这个国家当时得到的国外投资,是墨西哥或巴西的三倍,千人拥有的铁轨长度,更是南美其他国家的三到十倍。1913年,阿根廷的人均国民收入在全球排到了第13位,比法国还要高一点。此时,阿根廷致命的弱点——工业欠缺,外债过多,出口类别极度不平衡还尚未显露出来。总而言之,埃内斯托出生时的阿根廷,是个繁荣却又有些过分轻率的国家。
  ……

预估到手价 ×

预估到手价是按参与促销活动、以最优惠的购买方案计算出的价格(不含优惠券部分),仅供参考,未必等同于实际到手价。

确定
快速
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