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纸上寻仙记-(上.下二册)
读者评分
5分

纸上寻仙记-(上.下二册)

一本介绍人、鬼、仙、妖的吃、喝、拉、撒、穿戴、出行的八卦之书。特别邀请“神怪漫画家”撒旦君创作封面插画,并随书赠送独家绘制明信片。

¥20.7 (2.7折) ?
00:00:00
1星价 ¥29.6
2星价¥29.6 定价¥78.0
  • 正版好图书
  • 特价书1折起
  • 满69包邮(新疆、西藏等六省除外,运费14元起)

温馨提示:5折以下图书主要为出版社尾货,大部分为全新,个别图书品相8.9成新、切口有划线标记、光盘等附件不全

商品评论(31条)
ztw***(二星用户)

纯是感兴趣,很有意思

2021-11-27 23:31:07
0 0
364***(三星用户)

挺有趣味性的

我就爱看这种,挺好玩的,作者引经据典地鬼扯

2021-11-17 10:54:20
0 0
图文详情
  • ISBN:9787532164462
  • 装帧:简裝本
  • 版次:1
  • 册数:暂无
  • 重量:暂无
  • 印刷次数:1
  • 开本:32开
  • 页数:2册
  • 出版时间:2018-03-01
  • 条形码:9787532164462 ; 978-7-5321-6446-2

本书特色

纪晓岚、袁枚、蒲松龄、干宝、洪迈、葛洪等众多志怪作者“联袂推荐”
人、鬼、仙、妖的吃、喝、拉、撒、穿戴、出行的八卦之书
十六篇正文之外,特别收录寒衣与纸马两篇番外
特别邀请“神怪漫画家”撒旦君创作封面插画,并随书赠送独家绘制明信片。

内容简介

《纸上寻仙记》是介绍怪力乱神的衣食住行、吃喝拉撒的系列图书。在本书中,作者锦翼从各类中国传统笔记体小说汲取灵感和素材,经过大量考据,以吃喝、拉撒、穿戴、出行的四个角度来讨论人、鬼、仙、妖的各类民间八卦,以此介绍了我国民间自古以来的传统文化和不同民俗。除了十六篇正文之外,本书还特别收录了寒衣与纸马两篇番外,随书附赠“神怪漫画家”撒旦君独家绘制明信片。

目录

求序记
一饮琼浆百感生 神仙是吃出来的
可怜寒食潇潇雨 做鬼也要想饭辙
饱食终日难矣哉 人类的饮食
饥餐何必胡虏肉 食物的复仇
六铢衣上绣云轻 神仙着装爱轻巧
穿来寒暖不关肤 群鬼穿衣靠甚辽
五铢衣上妖气浓 妖怪*爱本色装
人类穿衣无小事 服妖出没请注意
寒到君边衣到无 且说寒衣与寒衣节
阳春白雪同掩鼻 神仙的内急问题
雪隐逐臭顼天竺 啖屎鬼的成长之路
青词黄溺共氤氲 屎尿的妖邪之用
每日更忙须一到 人类的如厕简史
骑龙攀天造天关 神仙的出行方式
且放白鹿青崖间 神仙对人间动物的利用
飞轮回处无踪迹 神仙的乘车问题
天长路远魂飞苦 鬼的交通工具
黄钱卷风纸马碎 符咒也要讲艺术
后记
展开全部

节选

鬼物获取人间饮食途径考之祭祀:
给自己留一张饭票│

写祭文,*后都有一句“呜呼哀哉伏惟尚飨”,翻译成白话就是“伤心啊,我趴在地上请你们用餐”。这是一句对鬼的礼貌用语,就跟我们请客的时候对客人说:“别拘束啊,吃好喝好。”一个道理。
《左传》里说“国之大事在祀与戎”。也就是说国家大事就是让老祖宗吃饭和打仗,而打仗的目的就是让对手的老祖宗吃不了饭,因此这句话可以翻译成:“国家的大事就是让自己的老祖宗吃上饭和让对手的老祖宗吃不上饭。”
这句话是《左传》里刘康公见成肃公在祭祀的时候心不在焉说的,过去这些大人物都有家庙,庙里面摆放的就是他们祖先,普通的大户人家也要有祠堂,供奉先祖,就算家里败落,也要树块牌子放到屋里,逢年过节一番拜祭,让这些祖先吃饭—祭祀对所有中国人来说都是头等大事。
这样的话,这些先祖的鬼魂在冥界生活的好赖就完全取决于后代的生活水平了,帝王家里拜祭,山珍海味吃不完,小户人家的祖先估计也就只能喝一碗粥了。
因此有些皇帝为了拉拢臣子,对自己特别看得顺眼的一些大臣就会赏赐“配享太庙”。也就是说,让你死后成了鬼可以到皇帝家这个大食堂来吃饭,言下之意我不光解决你这辈子吃饭的问题,还要解决你在另一个世界吃饭的问题。
这可是无上荣耀,许多大臣都为了这光荣不惜肝脑涂地,但我颇为怀疑,他们真的能吃到祭祀的东西吗?
以我的经验,平常跟领导一起吃个饭,我都要提心吊胆,一会操心领导是否要加水,一会操心要转桌,一会操心为客人倒酒,一顿饭下来累得够呛,根本吃不下去。试想在太庙那个大食堂里,一大群先皇来吃饭,你一个大臣能坐下就吃吗?
后来看了《幽明录》上的一个故事,我突然明白,到了那个世界,阶级身份还不是*重要的。
故事的主角叫陈素,是个土豪,媳妇和一个矮子邻居的妻子同时怀孕,陈素的媳妇生下一个女婴,矮子的媳妇生下一个男婴,陈素的媳妇偷偷和矮子的媳妇换了孩子。孩子养到十三岁,开始祭祀祖先的时候,一个能看见鬼的婢女说:“你家的祖先走到门口就停住了,一群矮子过来大吃大喝。”陈素的媳妇这才无奈说出了实情。
这说明后人的祭祀具有非常严格的血统识别体系,只要不是这个家的,根本就不能进来吃饭。
看到这里也就不难明白,为什么中国人喜欢编“乾隆皇帝是海宁陈阁老的儿子掉的包”这样的故事,因为只要乾隆的亲生爹娘是陈阁老,以后太庙祭祀的时候,来吃饭的就换了人,汉族彻底扳回全局了,多有戏剧性。鲁迅先生嘲笑这种想法“不折一兵,不费一矢,单靠生殖机关便革了命,真是绝顶便宜”。
现在看来好笑,当时的中国人可是深信不疑的,包括乾隆皇帝手下那位大名鼎鼎的纪晓岚,他在《阅微草堂笔记》里写一个官司,两家为自己的祖坟共争一块地方,争了好多年,各说各理,没有定论,*后一个明白的官员出来说:“你们这是争祭祀,不是争产业,那就各自祭祀呗,只要是你们的祖先就一定会来吃,不是你的祖先祭了也白祭啊。”
纪晓岚对这番言辞十分赞赏,后来他还对这个逻辑做了进一步发展,他以为如果收养的孩子是个外姓人,哪怕是妻子的侄子,或者是丈夫妹妹的孩子,祭祀的时候,肯定是他的亲生父母来吃,收养人的先祖也不敢来。如果收养的是同族的孩子,即便出了五服,也没有这个问题,祭祀的时候肯定是收养人的先祖前来吃饭,亲生父母即使来了,也得等人家吃完了才能吃点剩饭。
纪晓岚在后面还拉拉杂杂说了一大堆什么道理,其实不过一句话:“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而且他这理论还充满了对女性的歧视,不把女性当成自己的家人。妻子的侄子,丈夫的妹妹这些都是“人家的人”,对他们再好也是白搭。
还别说这些东西荒谬,关键的时候还真能发挥作用,当年武则天想把皇位传给武家,狄仁杰反对,为了说服武则天,他抬出的理由之一就是:“如果传位给武家,你见过谁把姑姑放到太庙里去的。”意思很简单,如果武家当皇帝,你虽然姓武,将来人家在阴曹地府搞聚餐,你也吃不上。这不能不说是武则天顾虑的一个因素,为了死后的吃饭问题,她*后还是选择了还位给李家。
但是作为母亲就一定能吃到家庙里的饭吗,这套迂腐的血统论对女性的歧视还不光体现在小姨姑姑这些“人家的人”上,即便对于亲生母亲,这套血统论也要多一个条件。
《子不语》中写有个秀才参加科举考试,正考的时候,看见一个女人走到他身边,对他说:“你认识我吗?我是你母亲。”这秀才说:“你不是,我妈妈在家呢。”女人说:“我是你亲生母亲,我死去的时候你父亲不给我画像,祭祀的时候我不能来吃饭,多么可怜。”*后这位母亲逼迫秀才答应为自己画像才离去。
按照血统论,这位妈妈完全不用管是否有画像,来了坐下吃就可以了,亲生儿子的饭自己不吃谁吃,但就因为她是妈妈,一个女性,故事发生在她身上,血统论就失效了,必须要画图像才能来吃,这逻辑还真是混账。
这还是有孩子的妈妈,对于那些没有孩子的小妾来说要吃饭就更困难了。《右台仙馆笔记》里有个故事,说一个大家族里有个姚氏,是个王熙凤一样的人物,管理着家政,每年家族祭祀都是她来主持,祭祀前一日,她必做一个梦,梦见一个妇人向她施礼,说:“我是马氏,每次祭祀跟着家人一起过来,只能站在一边观看,吃不了饭。请你可怜可怜我,为我摆一副碗筷和座位,并且写明‘马氏坐此’,让我能坐下吃饭。”姚氏很奇怪,遍问老人才知道,原来家里先人有个小妾马氏,生前无子,后来祭祀时大家自然就把他忘了。
看到这里不禁让人心生凄凉,一个女人生前地位低下、孤苦伶仃,死后又饱受饥寒,还得向人卑微乞食。这大概是中国古代那些成千上万女性的写照了。
按照祭祀的这些逻辑,后代就是饭票。之所以“不孝有三无后为大”,是因为你会断了前辈的“粮票”,所以民间把男孩叫做“传香火”。香火自然就是家庙里祭祀用的香火,没了“香火”,先祖们就要流离失所在阴间忍饥挨饿了。
《右台仙馆笔记》中还有一个无赖的故事。无赖年轻的时候赌博喝酒无所不为,早早死掉了,死后却跑到家族管事人的家里捣乱,要求为自己立个后代,管事的人就奇怪了:你生前不操心这个,现在怎么突然想起了这个。他说:我死后才知道,没有后代就没有饭吃,不光我没有饭吃,先祖们都纷纷责怪我。
我觉得这个无赖自己挨饿是真的,先祖们责怪他可能是在说谎。按照中国人多子多福的思维习惯,如果不是生理上有问题,绝对不会只生一个好,从投资学的角度上来说这叫分散投资,就怕万一出现这样的败家子,自己还可以到另一家里去吃饭。所以挨饿的很可能就是这个无赖一个人,因为他没有直接祭祀可以吃。
分散投资可以有效解决无赖的问题,但是预防不了犯罪的问题,家族万一出了个方孝孺这样的,敢跟皇帝朱棣叫板,朱棣说我要灭他九族。他说有种灭我十族。结果朱棣真的灭他十族,一个家族被连根拔起,他先辈们彻底没有了饭票。
不过方孝孺本人倒是不愁吃喝,他的忠烈世人皆知,到了万历的时候就有人开始翻案,汤显祖还为他修建忠烈祠。《洞灵小志》上说苏州的蛇王庙里供奉的蛇王就是方孝孺,因为他死后许多蛇过来盘踞在他家宅院里,所以他被大家尊为蛇王—听起来方孝孺好像在印度留过学?一介书生居然成为千古蛇王,总觉得比杜拾遗变成杜十姨还不靠谱。
但不管怎样,他虽然断了祖先的饭票,却可以享受四方供奉,这可比靠后代祭祀靠谱多了,这说明只要你行得端坐得正,完全不用担心死后粮票的问题,这方面*牛的当属屈原,他把自己的吃饭问题变成了一场全民的节日。
《续齐谐记》上说屈原还曾经出面对食物的包装问题提出过要求,当时的人们都把米装进竹筒扔到水里,东汉的时候,屈原从水里跑出来说:你们祭祀我的东西都被蛟龙吃掉了,我吃不到,你们回去将米用叶子裹住,用绳缠住,蛟龙害怕这些,就不吃了。
合着粽子这种食物是屈大夫为自己发明的食物,吃饭吃到这么挑食,众人还这么配合,大人物就这么任性。
其余彪炳千秋的忠烈如岳飞、文天祥、史可法等,虽然不如屈原这么任性,但到了哪朝哪代也都有四方供奉,吃饭完全不是问题了。倒是他们伺候的那些帝王们,一旦改朝换代,家庙被毁,吃饭就成了问题。例如方孝孺死后二百年,等到满清入关,他就可以笑看朱棣挨饿了。
对于即将发生的悲剧,在阴间的鬼都能感受到的。《阅微草堂笔记》里有个官宦人家,祭祀先祖十分丰盛,但是能看见鬼的巫师说:你们家的祖先面对这么丰盛的饭菜却是颜色惨淡,一脸苦相,邻居家的鬼却跷腿坐对面屋脊上,洋洋得意。这位官员不久被革职,这才明白先人悲伤的缘由,但是为什么邻居家的鬼这么高兴呢?后来他才知道,因为这个邻居家曾经有个十分漂亮的女儿,自己那好色的祖先用金钱勾引过人家,陪自己睡了好几晚上。所以人家的先祖看他们倒霉就要高兴了—这可真是亲者痛仇者快啊。
人间重新洗牌,阴间也要推倒重来,那流离失所的群鬼们又该怎样吃饭呢?
对于他们,我们的老祖先为他们创造了一个节日:农历七月十五。在佛教里这一天叫盂兰盆节,在道教里这一天是中元节。佛教里说这一天的创立是因为佛的弟子目连尊者看到母亲在阴间当饿鬼,有心送饭,结果送到母亲嘴边,食物就烧成了火。佛说:“你一个人的力量是不行的,要依靠众僧的力量。这一天你拿出好东西请我们吃个饭,我们一起念经把你妈妈从地狱里拉出来。”我解释得虽然俗气,但就是这么一个道理,也就是说这一天是大家斋僧的日子,这一天也叫佛欢喜日—有吃的能不高兴吗,而且吃东西还有个伟大的目的:救鬼。和尚吃了饭,一起念经把家人从地府拉出来。
道教则直接宣称这一天是地府放鬼的日子,群鬼放假出来找吃的,所以人间就要祭祀,不但要祭祀自己的祖先,对孤魂野鬼也要祭祀。要想做个大型祭祀,就要请我们道士过来给你做法,老道们也正好得到一个饭辙。
两派虽然说法不同,但帮助饿鬼的目的却是一样的,于是兼容并蓄的中国人搞这个活动的时候就把和尚也请来,道士也请来,一起念经,在地府吃火苗的,和尚念经把你救出来,放假出来的,道士做法请你们来吃饭—各得其所。
《阅微草堂笔记》里提到,纪晓岚当年在乌鲁木齐的时候跟别人谈起这回事,有个流放到这里的盗贼就说:我曾经想在一家放焰口的时候偷东西,藏在房顶上,就看见一群二三尺高的黑影,或从墙头进来,或从狗洞进来,撒米的时候,忽聚忽散,仰接俯拾,吃得不亦乐乎。纪晓岚听了之后十分感叹,但是他也不想想,这个盗贼说得不像在喂鸡吗—很显然这个家伙是在忽悠纪大烟袋。
其实放焰口的重要作用还不只是七月十五一顿饭这么简单,更重要的是树立了一种“助鬼为乐”的精神。《阅微草堂笔记》里说济南一位公子哥,妻妾都死了,一天梦见自己的小妾,就问她我放焰口的时候,你们都来吃了没有。小妾说在地狱里有事没能过来。公子哥有点伤心,你们不来,放焰口有什么意义?小妾说只要放焰口,就是为我们积德。这可真是一种伟大的鬼吾鬼以及人之鬼的精神。
这种精神流传,连朱元璋这样刻薄寡恩的人都深信不疑。《快园道古》上说当年他修筑陵寝,中间有许多别人家的坟墓,有关部门就建议把这些坟墓迁走,朱元璋说,这都是我们家的邻居,祭祀的时候可以分点东西给他们吃。
—说得好像他多么宅心仁厚一样,其实他无非是求个心安而已,因为他才是真正的饿鬼制造专家,胡惟庸案、李善长案、蓝玉案、空印案他该屈杀多少人,估计这些人化为冤鬼在阴间日日等候他的前来。所以他要做点阴德为自己弥补一下,不光对陵寝中的坟茔,对当年跟随他战死沙场的将士也积极拉拢。
《觚剩》里说朱元璋刚当皇帝的时候,梦见当年战死沙场的将士前来拜见,要求封赏。但这些无名士卒,谁能记得他们的姓名,于是朱元璋就要他们五人为伍,处处吃祭祀。又让江南人家立五尺小庙供奉这些人,称为“五圣祠”。
他万没想到,如此一来流毒甚广,这些兵痞鬼们借机作乱。《狯园》上说他们占据各种地方,在树头称为树头五圣,在花草中称为花花五圣,在房檐称为檐头五圣,在猪圈称为圈头五圣。他们贪得无厌,索要各种祭祀,稍不如意则处处为祟—这已经不是在放焰口做好事,而涉及另一个问题:淫祀。

│鬼物获取人间饮食途径考之淫祀和打工:
自力更生获取祭祀│

所谓淫祀,我以为可以理解为一种封建迷信,但它是有鬼论者眼里的封建迷信,就是你祭祀了不该祭祀的人。像五圣祠,你们跟着朱元璋打天下,该找你们主子要吃的去,却在寻常百姓家里作威作福要吃要喝,在明朝的时候好说,依靠朱元璋的淫威可以推广,到了清朝,就有人看不下去了。《觚剩》上就有官员上奏康熙,要求禁毁,*后将这些家伙都投入火里烧掉,也没有见到他们有什么威风可抖—足见这些家伙都是纸老虎。
但被各种权威吓怕了的中国人,一见“老虎”就哆嗦,我们哪敢去分辨是真是假,因此许多鬼就依靠这种方法作威作福索取祭祀和供奉。
《幽明录》上有个有趣的故事,一人刚刚成鬼,遇见死了二十多年的故人,忙上去请教做鬼求食的方法,老鬼对他说:你去作怪,人一害怕必然送你东西吃。结果这新鬼会错了意,先到一户人家里推磨,结果这家信佛,只感谢佛祖,却不给他吃的。第二次他又去一家舂米,舂了一晚上也没有吃的。新鬼大骂老鬼骗人,老鬼又鼓励一番,这次不干活了,抱一只狗在虚空中,仿佛这狗凌空而起。这家人害怕了,赶忙把狗杀了祭祀。
他成功靠作祟谋得了一顿狗肉吃,故事往下没有了,但不难猜想这鬼以后再也不会去推磨舂米,一心开始干坏事了。
所以许多鬼就由此总结出一条经验:祟人是求食的方式。像这个鬼这样平白无故抱起人家的狗来回跑还只是初级方式,如果生人稍稍招惹了他,他就会纠缠不休。《子不语》里的南京人葛某,爱喝酒,喝了就没正经。什么事都敢开玩笑,一天在雨花台喝酒看见一个棺材败露,显出一片红裙,他竟然上前摆手:“乖乖来吃酒。”结果当晚回家,一条黑影跟着他,啾啾叫道:“乖乖来吃酒。”葛某知道自己招惹了鬼,往后招手:“鬼乖乖,跟我来。”到了一家酒店,要了两壶酒请这鬼来喝。喝了一会,葛某大概熟读《鸿门宴》,就学刘邦的经验,把帽子放在凳子上说我去上个厕所,趁机跑掉了。酒保见四周无人,只有一顶帽子,就捡起来戴上了。结果这鬼眼神不好,只认帽子,缠上了酒保,当晚酒保就上吊自杀了(这个故事说明捡到东西一定要物归原主,特别是服务员,不光是职业道德的问题,更是为了自身的安全)。
如果葛某当时不跟这个鬼开玩笑,而是将败露的棺材予以掩埋会如何呢?不要以为这样鬼就会出来感谢,以往的故事套路是女鬼感激不尽,以身相许,但俞樾老师会告诉你那都是鬼故事里的童话—他在《右台仙馆笔记》里告诉我们另外一个故事,说临平有个农民在野外割草的时候看见了一个骷髅,估计他也是被童话误导了,就挖坑把骷髅给埋了。回到家还自鸣得意—今日行了一善事。不料当晚就发烧,鬼附在他身上说:我在旷野过得悠游自在,你把我埋在土里,闷对黄泥,好不枯燥。家里人赶忙准备酒肉祭它,还焚烧纸钱无数,鬼才离去。
俞樾对此评论:埋骨是仁政,这农民做得对,不过这鬼为了一顿饭借机作祟罢了。
对于这样的鬼,有时候哀求送吃送喝反倒助长其气焰,*好的办法是大耳刮子扇他。《子不语》上讲清朝的时候,定西将军纪成斌被雍正皇帝杀头,在塞外经常作祟,一日附在一个士卒身上说:我是纪大将军,快给我饮食。吓得众人赶快下拜,只有陈对轩不怕,上前扇他两巴掌骂道:你打仗时临阵退缩,伏诛于王法,不知有愧,还敢来这儿要饭吃。骂完这士卒立刻恢复正常。后来这纪大将军再来,只要大家喊一声:“陈相公来了。”鬼魂就立刻跑掉。
这位大将军生前打仗是草包,死后当鬼也是脓包,没有什么真本事,幸好还有羞耻之心,所以面对责骂,就羞赧而去,但是如果对方是个不知羞耻的无赖,那该怎么办?那就只能比他更无赖。
周星驰说:“贪官奸,清官要更奸,才能对付得了贪官。”对付卑鄙的鬼只能用更卑鄙的办法,比如下毒。《续搜神记》中刘他家中就无缘无故来了一个鬼作祟,天天偷他们家东西吃,而且还不怕人。有个不信邪的朋友来训斥,结果这鬼拿了主人妻子的内衣扔他脸上—已经完全无耻了。*终刘他在饭菜里下毒,这鬼吃了之后,就听见阵阵呕吐声,*后就销声匿迹了。
这个鬼虽然没有羞耻心,但贪吃贪喝,没有心计,所以中毒了,*可怕的是一个鬼拥有无赖的手段加上机敏的才智,那就要成大事了,比如蒋子文。
《搜神记》上说蒋子文年轻的时候是个无赖,还常自夸自己骨头轻,早晚成神。后来他当了一名县尉,在一次抓贼的过程中被贼杀死,也算工伤死掉吧。本来也没什么,到了三国那会,他突然出现在金陵,要大家给他立庙,否则就让虫子钻入人耳朵。孙权置之不理,结果后来还真有不少人耳朵里钻了虫子,死了好多人。这蒋子文又接着威胁孙权:“快点给我立庙祭祀,否则让你宫殿着火。”孙权依旧不理,立刻有出现了火灾—这分明就是一个绑架了平民向政府提条件的恐怖分子嘛。孙权这次没了办法,只好为他立庙祭祀,还把钟山改名为蒋山。后来这恐怖分子越闹越大,东晋和南朝的帝王们都不断对他封赏,他的威信越来越大,以至于现在的人还深信不疑,有一种说法他就是十殿阎王的秦广王—到这份上,我们就只能说英雄不问出身了。
一个无赖死后都能混到这份上,更别提那些生前就作威作福的大人物了,他们死后往往继续作威作福,企图血食一方,例如项羽。《异苑》上说项羽死后长期霸占吴兴太守政府的大厅,有个官员在大厅摆酒吃饭,项羽竟然拉弓将人家射死。但是项羽却没有像蒋子文这么发展起来,这是因为他遇见了克星:狄仁杰。《新唐书•狄仁杰传》说狄仁杰在南方当官,毁掉淫祀一千七百多处,包括楚王项羽、周赧王、越王勾践、吴王夫差等这样的大人物,其中*厉害的当属项羽。为了让他心服口服,狄仁杰还写了一篇檄文责骂他,也没见他怎样。
倒不是这些家伙不想报复,而是报复不了。《广异记》上有个能看见鬼的人对狄仁杰说:“你身后有个南方的鬼一直跟着你,说他的房屋都被烧毁了,想报复你。”狄仁杰问:“然后呢?”这人说:“你有二十多个鬼神保镖跟着,他也不敢怎样。”
狄仁杰显然是幸运的,这些保镖一直跟着他,《大唐杂记》上宗岱就没有这么好命了。宗岱比狄仁杰更进一步,他不光禁毁淫祀,而且还从理论上予以辩驳,写下一本《无鬼论》,教育了许多人。后来有一个书生拜访他,跟他辩论无鬼说,辩论急了,*后这书生说:“你断了我们的祭祀二十年,过去你有青牛和长须仆人保护,现在长须奴仆背叛了你,青牛也死了,我们要制一制你了。”说完书生不见,第二天宗岱也就死了。
这书生就是个饿了二十多年的鬼,听他所言,宗岱之所以被杀主要就是因为一个保镖死了,一个保镖背叛了。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我觉得主要是因为他跟狄仁杰不一样,狄仁杰打击淫祀,他并不主张无鬼(他在打击淫祀的时候还保留了一些祭祀,例如大禹伍子胥等),所以对这些保镖们平常也给点吃的,而宗岱是彻底不信,这些鬼神保镖跟着他,什么也吃不到,时间久了,一个饿死了,一个经受不住敌人的策反叛变了。
宗岱这个无鬼论者不明白,给这些大人物 “打工”从来是这些鬼的谋食之道。《续玄怪录》上记载,房玄龄和杜如晦还是书生的时候,有一次外出,晚上住店,买了点肉,两人喝酒,忽然看见一双黑毛手从灯下伸出来,似乎要东西吃,两人分别抄了一块肉给他,过了一会两只手五指鞠在一起又伸了出来,两人又倒了一些酒给他。深夜房杜二人正熟睡,忽听有人喊王文昂,就听有人在灯下应答。喊人的说:“东面有一家祭祀呢,酒席丰盛,同去同去。”这人说:“我已经吃饱喝足了,有公事在身,不能去。”那人说:“你哪里来的酒肉吃?”这人说:“我为二位丞相站岗,他们给我吃的。”
这位叫王文昂的鬼倒也真是尽忠职守,一饭之恩,就不擅离职守,看来狄仁杰也是靠这个笼络群鬼的,这倒是一个合法的吃饭的方式。
但世上贵人毕竟是少数,有的贵人又不信鬼神,打工也吃不到东西,双方信息不对称,找到工作也很困难。实在过不下去,又不敢祟人,那就只有当“梁上君子”了,但鬼偷起来似乎不用上房梁,因为他们*常偷东西的地方是厨房。
《子不语》上说洞庭山饿鬼多,蒸馒头的时候一掀开笼屉就见馒头唧唧自动,渐渐缩小,碗大的馒头,瞬间就小成了核桃模样,吃起来就像面筋一样,精华都失去了。有老人传授经验说:这就是鬼在偷吃,起笼的时候,拿朱笔去点,鬼就不能偷了。有人试过,但一边你在点,一边别的馒头就在缩,一个人点也挡不住一群饿鬼来抢啊。
其实对付这些偷吃鬼的*好方法是供奉灶王爷,袁枚在《子不语》里借一个鬼的口说,饭锅上有灶王爷手下的童子看守,看见鬼就赶走。
为了避开灶王爷,鬼就在外面偷东西吃,这也是《子不语》里的故事,有个叫尹月恒的人买了半斤菱角回家,路过一片坟地,忽觉怀内变轻,一看菱角都没有了,回看那坟头上竟然撒满菱角,都已经剥碎。这尹月恒想必也不是富人家,就上前把菱角全部捡起来拿回去了,刚到家就被鬼附身了,说:“我好久不吃菱角了,今天想解馋,你却全部拿回去了,做人怎么能这么吝啬。快点给我拿好吃好喝来,否则我不走。”家人吓坏了,赶忙拿出酒菜来。一会吃完,说是要走,家人赶紧关门,他又说关门太急夹坏了腿,又是一番要挟,*终尹月恒竟被折磨至死。
这简直就像现在结成团伙的小偷,你没有发现,我就偷了,你若发现,我就抢了。这就又走到了作威作福的老路上去了,就像我们前面所说,这样做是有风险的,碰上不信邪的就要倒霉。


——摘自《可怜寒食潇潇雨 做鬼也要想饭辙》

作者简介

锦翼 来自完璧所归之乡,祖龙肇始之地。能穿胡服,不会骑射,怕围赵都,遍尝鲁酒。邺下风流门下走狗,邯郸步法唯一传人。爱自荐,无毛遂之运;常弹剑,少孟尝之耳。凌波微步一生山鸡镜舞,奇货自居半世待价而沽。才似回车之相如,身如老去之廉颇,爱做黄粱美梦,擅长纸上谈兵。

预估到手价 ×

预估到手价是按参与促销活动、以最优惠的购买方案计算出的价格(不含优惠券部分),仅供参考,未必等同于实际到手价。

确定
快速
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