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精)古典文学通识系列:读赋通识
读者评分
5分

(精)古典文学通识系列:读赋通识

1星价 ¥11.7 (3.3折)
2星价¥11.7 定价¥36.0
  • 正版好图书
  • 特价书1折起
  • 满69包邮(新疆、西藏等六省除外,运费14元起)

温馨提示:5折以下图书主要为出版社尾货,大部分为全新,个别图书品相8.9成新、切口有划线标记、光盘等附件不全

商品评论(6条)
蓝羽四***(三星用户)

书收到了,包装完好,没有什么破损

2020-08-22 15:39:30
0 0
我自妖***(二星用户)

很好的通识读本,毕竟赋的阅读门槛对我来说是比较高的

2020-08-06 14:16:00
0 0
图文详情
  • ISBN:9787513706964
  • 装帧:精裝本
  • 版次:1
  • 册数:暂无
  • 重量:暂无
  • 印刷次数:1
  • 开本:32开
  • 页数:暂无
  • 出版时间:2014-03-01
  • 条形码:9787513706964 ; 978-7-5137-0696-4

本书特色

  《读赋通识》是文学通识系列之一,文学通识系列共五册,分别是《读词通识》、《读诗通识》、《读赋通识》、《读曲通识》、《读古文通识》。《读赋通识》千百年来,世界上许多国家对中国多姿多彩的文学创作形式惊叹不已,其中就是辞赋,《读赋通识》重点介绍辞赋的创作特点,深入浅出地介绍辞赋的欣赏方式,让读者有一个学习辞赋的清晰脉络。作者通过对辞赋多角度地解读,也让喜爱这一文学形式的读者耳目一新,对中国文化会有进一步的了解。本书作者根据自己多年的教学经验,结合精彩的文笔,相信会给读者一种文化精神上的饕餮盛宴。

内容简介

  《读赋通识》辞赋是中国文学史上特殊开放的奇葩,似诗而非诗,似文而非文,她是诗的散文化,也是散文的诗化。本书细致辨析了辞赋文体,清晰勾勒了辞赋文学发生发展的历史与流变,全面揭示了辞赋文学的一般特征与各类特点,概括介绍了历代产生的辞赋学重要著作,并对辞赋文学的名篇进行了艺术的分析与鉴赏。《读赋通识》既可以作为文史研究工作者的专业参考,也可以作为辞赋文学爱好者的大众读物。

目录

绪论
**章 楚辞及其流变
 **节 楚辞的形成
 第二节 楚辞的成就
  一、浪漫与理智
  二、直切与迂曲
  三、神性与人性
  四、热烈与悲凄
 第三节 楚辞的余响
第二章 赋体文学的源流
 **节 关于赋体渊源的几种说法
  一、“古诗之流”说
  二、“拓宇于楚辞”说
  三、源于荀卿说
  四、源于散文说
  五、诵读方式演变说
  六、源于铺陈的表现手法说
  七、源于民间说
  八、多源说
 第二节 赋的名称来源与文体来源
 第三节 先秦两汉魏晋南北朝赋
  一、先秦赋
  二、汉赋
  三、魏晋南北朝赋
 第四节 隋唐以后赋的演变
  一、隋唐五代赋
  三、明清赋
第三章 辞赋文学的特征
 **节 辞赋文学的分类
  一、按历史发展次序,以时代论赋体
  二、按作者和表达方式划分
  三、按作品内容划分
  四、按形式体制划分
 第二节 辞赋的取材倾向与形体特征
  一、体物写志:辞赋的取材倾向
  二、铺采摛文:辞赋的形体特征
 第三节 各类辞赋的特征
  一、骚体赋
  二、 散体赋
  三、诗体赋
  四、俳赋
  五、律赋
  六、文赋
第四章 辞赋艺术的鉴赏
  一、屈原《离骚》
  二、宋玉《风赋》
  三、贾谊《吊屈原赋》
  四、张衡《归田赋》
  五、王粲《登楼赋》
  六、曹植《洛神赋》
  七、潘岳《秋兴赋》
  八、陶渊明《归去来兮辞》
  九、江淹《别赋》
  十、庾信《哀江南赋》
  十一、杜牧《阿房宫赋》
  十二、欧阳修《秋声赋》
  十三、苏轼《前赤壁赋》
  十四、方苞《七夕赋》
第五章 辞赋学著作举要
 **节 书目类著作
  一、《汉书 艺文志》
  二、《隋书 经籍志》
  三、《四库全书总目》
 第二节 辞赋总集
  一、《古赋辨体》
  二、《赋海补遗》
  三、《历代赋钞》
  四、《历朝赋格》
  五、《历朝赋楷》
  六、《历代赋汇》
  七、《古赋识小录》
  八、《七十家赋钞》
  九、《分类赋学鸡跖集》
  十、《赋学正鹄》
  十一、《赋海大观》
  十二、《律赋类纂》
  十三、《敦煌赋汇》
 第三节 辞赋评论与赋史类著作
  一、李调元《赋话》
  二、浦铣《历代赋话》、《复小斋赋话》
  三、王芑孙《读赋卮言》
  四、魏谦升《二十四赋品》
  五、刘熙载《赋概》
  六、马积高《赋史》、《历代辞赋研究史料概述》
  七、郭维森、许结《中国辞赋发展史》
 第四节 收录辞赋的文学总集
  一、《文选》
  二、《文苑英华》
  三、《唐文粹》
  四、《古文苑》
展开全部

节选

绪论
  读赋通识
  绪论
  辞赋是中国文学独有的文学样式,但什么是“辞”?什么是“赋”?辞赋是一种文体还是两种文体?这些是我们了解赋体、阅读赋体文学首先想要知道的问题,也是本书首先需要明确的问题。
  辞赋是中国文学独有的一种文学样式,西方文体学中诗歌、散文、小说、戏剧的4类文体划分包括不了辞赋这种体裁。它在先秦时期产生,《荀子》的《赋篇》**次用了“赋”的名称,之后每个时代都有辞赋的创作,唐代还曾经以赋取士,能否作赋成为衡量士人的标准之一。直到前些年《光明日报》发起的《百城赋》的创作,辞赋仍然产生了巨大反响。
  但即使在中国,辞赋文学的很多问题也存在争议,甚至对一些基本问题的认识,从古到今,人们的认识也不统一。比如说,“辞”与“赋”是一种文体,还是两种文体?这是一个*基本的问题,但是在辞赋产生不久的汉代,就分不大清楚。
  司马迁在《史记?屈原贾生列传》中说:“屈原既死之后,楚有宋玉、唐勒、景差之徒者,皆好辞而以赋见称。”可见,“辞”与“赋”不同,屈原创作的叫“辞”,宋玉等所作称“赋”,虽然他们喜欢屈原创造的“辞”的形式,但其创作是以“赋”著称于当时的。在《史记?太史公自序》中,司马迁也说:“作辞以讽谏,连类以争义,《离骚》有之。作《屈原贾生列传》第二十四。”可见,司马迁是把屈原创作的《离骚》等称为“辞”的。但在《史记?屈原贾生列传》中,司马迁又说:
  屈原至于江滨,被发行吟泽畔。颜色憔悴,形容枯槁。渔父见而问之曰:“子非三闾大夫欤?何故而至此?”屈原曰:“举世皆浊而我独清,众人皆醉而我独醒,是以见放。”渔父曰:“夫圣人者,不凝滞于物,而能与世推移。举世混浊,何不随其流而扬其波?众人皆醉,何不哺其糟而啜其醨?何故怀瑾握瑜而自令见放为?”屈原曰:“吾闻之,新沐者必弹冠,新浴者必振衣,人又谁能以身之察察,受物之汶汶者乎!宁赴常流而葬乎江鱼腹中耳,又安能以皓皓之白而蒙世俗之温蠖乎!”乃作《怀沙》之赋。
  这里认为《怀沙》是屈原所作,而且称为“赋”。可见,在司马迁这里,屈原的作品称“辞”还是称“赋”也是不统一的。班固作的《汉书?艺文志》则直接把屈原的作品叫作“赋”,称“屈原赋二十五篇”。在《汉书?艺文志》中,赋分为四种:“屈原赋之属”、“陆贾赋之属”、“荀卿赋之属”、“杂赋”。屈原作在其中,专列一类,是“盖主抒情者也”,包括唐勒、宋玉、贾谊、枚乘、司马相如等20家、361篇。而在“陆贾赋之属”中,一般被认作骚体赋的司马迁赋则在其中。所以,屈原流传下来的作品称“辞”还是称“赋”,至今也不统一,比如姜亮夫先生著有《屈原赋校注》(人民文学出版社,1957),刘永济先生著有《屈原赋音注详解》(上海古籍出版社,1983),金开诚先生的著作则称《屈原辞研究》(江苏古籍出版社,1992)。
  因此,辞与赋是什么关系?是一种文体还是两种文体?长期以来,人们一直争论不休,至今仍未取得一致的看法。
  刘勰在《文心雕龙》中虽然以“辨骚”与“诠赋”分开来论述,但其分别有时也不是很明确。在《辨骚》中他说:
  自风雅寝声,莫或抽绪,奇文郁起,其《离骚》哉!固已轩翥诗人之后,奋飞辞家之前,岂去圣之未远,而楚人之多才乎!
  意思是自从《诗经》的歌声停止以后,没有谁能够继承下去。以一种瑰奇的文字蓬勃而起的,是《离骚》代表的楚辞。它确实已经高飞于诗人之后,奋起于辞赋家之前,难道是因为离开圣人不久、加上楚人富于才华,才让他们取得了这样的文学地位吗?“诗人”指的是《诗经》作者,“辞家”应指宋玉之后及汉代辞赋作者。
  《辨骚》在《文心雕龙》中列第五篇,属“文之枢纽”,即本乎道(《原道》)、师乎圣(《征圣》)、体乎经(《宗经》)、酌乎纬(《正纬》)、变乎骚(《辨骚》)之一。其所“变”,即是打破《诗经》朴素风格的文学新变,是为汉赋开了一路,为铺张扬厉的文学开了新路。所以后文说“名儒辞赋,莫不拟其仪表”。这里的“名儒辞赋”,指的就是下文所说的“枚贾追风以入丽,马扬沿波而得奇”,而“其衣被词人,非一代也”的说法与“莫不拟其仪表”是一致的。这表明,在《辨骚》中,刘勰并没有将“辞赋”加以割裂的思想。在《诠赋》中,作者云:
  诗有六义,其二曰赋。赋者,铺也;铺采摛文,体物写志也。昔邵公称公卿献诗,师箴赋。传云:“登高能赋,可为大夫。”诗序则同义,传说则异体。总其归途,实相枝干……及灵均唱骚,始广声貌。然赋也者,受命于诗人,而拓宇于楚辞也。
  又言:“盖别诗之原始,命赋之厥初也”,“赋自诗出,分歧异派”。由此可见,在此刘勰只是将诗、赋别称,认为赋自诗出,并未别定“辞”之一体,而将“辞赋”合观,把“楚辞”作为从《诗经》到辞赋变化的关键环节(“拓宇于楚辞”)。
  萧统《昭明文选》中将与此相关联的收录,并分为3类:赋(京都、郊祀、耕籍、田猎、纪行、游览、宫殿、江海、物色、鸟兽、志、哀伤、论文、音乐、情15类)、骚(屈平、宋玉、刘安3人)、辞(汉武帝《秋风辞》、陶渊明《归去来兮辞》2篇)。在《文选》序中,作者称:
  ……至于今之作者,异乎古昔。古诗之体,今则全取赋名。荀宋表之于前,贾马继之于末。自兹以降,源流实繁。述邑居则有“凭虚”、“亡是”之作;戒畋游则有《长杨》、《羽猎》之制。若其纪一事,咏一物,风云草木之兴,鱼虫禽兽之流,推而广之,不可胜载矣。
  又楚人屈原,含忠履洁,君匪从流,臣进逆耳,深思远虑,遂放湘南。耿介之意既伤,壹郁之怀靡愬。临渊有怀沙之志,吟泽有憔悴之容。骚人之文,自兹而作。
  萧统认为“赋”是“古诗之体”,屈原所作则称“骚人之文”。他将二者视为两个系统,因而在《文选》中分列。
  今人对这一问题,争议仍很多,影响较大的有以下几种:
  1.“辞”与“赋”不可混淆,楚辞不能称赋
  褚斌杰在《中国古代文体概论》中说:
  “楚辞”在汉代一般又称为“赋”……实际上,汉人把屈原为代表的“楚辞”体作品称为“赋”,把“楚辞”与“汉赋”混同起来,是并不恰当的。“楚辞”是战国时代产生在楚国域内的一种新的诗歌形式,“汉赋”却是适应汉代宫廷需要而发展起来的一种半诗半文,或称带韵散文的作品(褚斌杰《中国古代文体概论》,北京大学出版社,1984:59)。
  褚先生认为,“楚辞”不可称赋,楚辞之流变及于汉赋,但汉代人不加分别地笼统称之,是不对的。作者认为,汉赋直接导源于荀卿,荀子是“改造当时社会上流行的俗体——‘隐体’,使之成为赋体”。
  作者经过比较,细致讨论了“楚辞”与“汉赋”的区别:
  赋是反复的问答体,演成为叙事的形式,它不是抒情,而是铺陈辞藻,咏物说理。楚辞则不同了。它虽然也富于文采,描写细致,往往也含有某些叙事成份,但它是以抒发个人感情为主的作品,是真正的诗歌……这方面可以说是楚辞与汉赋的根本区别。至于从作品的地方色彩和形式上(结构、句式、押韵规律)看,楚辞与汉赋的区别更是明显的(褚斌杰《中国古代文体概论》,北京大学出版社,1984:61)。
  作者认识并分析了楚辞与汉赋的不同,也缕述了六朝以后“赋”、“骚”分列两门的情况,但对“楚辞”何以称“辞”?汉人为何将“辞”与“赋”混称?“辞”与“赋”在文体的意义上联系与区别在哪里?“辞赋”合在一起又具有怎样的含义?等等问题,没有作出明确的阐述。
  ……

作者简介

张庆利 (1962— ),文学博士。现为辽宁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中国古代文学专业、中国古典文献学专业硕士生导师。

快速
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