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楼兰旖梦(插画版)(下)
读者评分
5分

楼兰旖梦(插画版)(下)

1星价 ¥10.7 (4.9折)
2星价¥10.7 定价¥21.8
  • 正版好图书
  • 特价书1折起
  • 满69包邮(新疆、西藏等六省除外,运费14元起)

温馨提示:5折以下图书主要为出版社尾货,大部分为全新,个别图书品相8.9成新、切口有划线标记、光盘等附件不全

商品评论(2条)
ztw***(二星用户)

补一个童年

当时买的连载杂志,全彩页。这本单行本是黑白的,感觉上有点输杂志的纸张。

2020-07-21 17:04:07
0 0
ztw***(二星用户)

这本书应该很久了,没怎么看。

2020-06-04 19:25:35
0 0
图文详情
  • ISBN:9787531821632
  • 装帧:简裝本
  • 版次:1
  • 册数:暂无
  • 重量:暂无
  • 印刷次数:1
  • 开本:16开
  • 页数:373
  • 出版时间:2009-05-01
  • 条形码:9787531821632 ; 978-7-5318-2163-2

内容简介

  由丁冰绘制的长篇漫画《楼兰旖梦》自连载伊始便人气高涨,热度持续三年不落,全卷6本每本均创下漫画单行本销量高峰。小说单行本自漫画单行本*后两卷发行以来持续预热,是楼兰fans期待已久之作。其中还有绝密番外《决斗高手是这样炼成的》及《记得当时年纪小》随书首次公开。《记得当时年纪小》为漫画单行本中收录的人气番外《青梅子时》之原作。
  作者老庄墨韩不论在言情还是玄幻小说界都享有极高知名度,其以另一笔名纳兰容若,在两岸出版过数十本广受读者喜爱的言情小说。每有作品面市必成为年轻女生追捧的热门阅读。

目录

第十九章 探寻真相
第二十章 阴谋泄露
第二十一章 奴隶生涯
第二十二章 班超还朝
第二十三章 汉军神兵
第二十四章 沙场血泪
第二十五章 挚友成仇
第二十六章 人心难测
第二十七章 王都之战
第二十八章 匈奴远扬
第二十九章 楼兰乞降
第三十章 伊循囤垦
第三十一章 月落伊循
第三十二章 错恨难返
第三十三章 何谓修罗
番外 记得当时年纪小
展开全部

节选

**章 稚子分离
  西域的天空,高远如画,映在美丽的孔雀河上,澄澈明净得如同一幅*美丽的画。
  孔雀河边,胡杨树密密麻麻,遥无尽头。茂盛的草地,放眼看去,一片悦目的绿色,似有无限生机。
  天空特别高远,白云特别温柔,风拂来时,有树叶的清香,有草地的清新,有水流轻微的声音,有鱼儿跃起的涟漪,有不知名的鸟几清越的呜叫,以及一连串极悦耳的笑声。
  “我刻完了,该你了……。”
  甜美而稚气的声音里满是欢悦。楼兰国*受宠爱的小公主摩耶娜,美丽如明珠玉露,花一般娇嫩可爱,眼睛里满是欢乐喜悦。
  坐在草地上,懒洋洋看着小公主兴高采烈指手划脚的孩子,小小年纪,容颜却如天山上*剔透晶莹的冰雪般,漂亮得出奇。他的眼神带着笑,语气却似乎有些漫不经心:“无聊。”
  “什么无聊。”美丽的小公主努力地瞪起眼睛,却不知道,自己就是生气,也可爱得让人只想笑。她扑过去,把手里那镶着宝石的匕首子塞到对方手里:“摩罗诃,快快把你的名字刻下来。”
  摩罗诃看似无可奈何地走到前面一株胡杨树下,拿着匕首一笔一划地刻下去。他努力板起来,做出被迫的表情,却不知温柔的眼神,已将他心中的愉悦全然泄露。
  摩耶娜在他身后,笑盈盈地瞧着,眼睛里全是亮闪闪的光。
  远方遥遥传来马蹄声,摩罗诃唇边掠起一个淡淡的笑意:“爱操心的家伙又来了。”
  摩耶娜高高兴兴转过头,大力挥手“摩罗尼,我们在这,快过来。”
  马驰如风,马上骑手,竟只是个孩子,但身形在男孩中却显得出奇高大,一头红发随风飘扬起来,衬得他浓眉大眼,凛然有神,虽然年纪还小,却已隐隐有英雄豪气。
  他马行极快,转眼已到面前,看看两个把马儿随便拴在树上的漂亮孩子,眉锋微皱:“你们怎么一个侍卫也不带就出来乱跑,不知道这里常有野兽出没吗?”
  可惜,根本谁也没有听他的训斥,摩罗诃转过头信手把金匕首抛过去:“摩罗尼,轮到你了。”
  楼兰国的大王子接过匕首,翻身下马,轻叱道:“摩罗诃,你总是陪着摩耶娜胡闹,你是哥哥,也不管管她。”
  虽说是斥责的口气,但因为话里带了七分宠溺,那三分的责备自然就毫无效果地被忽略掉了。
  “反正闯再大的祸,挨打的总是你,我们还怕什么?”摩罗诃似笑非笑的一句话,气得他的大哥几乎哭笑不得。
  摩耶娜笑嘻嘻上前拖了摩罗尼的手,把他拉到胡杨树前“看…”
  摩罗尼看到树上刻的几行字,不觉一笑,便也拿了匕首在上刻字。
  堪堪刻得几划,耳边忽闻一声悠长的狼嚎。他头也没有回,镇定地说:“你们两个上马等我,不要乱跑。”
  两个孩子同样不慌不忙,各自解开马缰,翻身上马,轻轻抚摸着马儿,安抚它们不至因惊慌而四处奔走。
  一匹巨大的灰狼迅速奔近,碧幽幽的眸子,凶残地瞪着他的美餐。
  这时摩罗尼已然刻完了要刻的字,一个纵身,跃到马前,轻轻取下马上长弓,自箭囊中抽出利箭,张弓搭箭,一系列动作流畅自然地在转瞬间完成。下一刻,箭上寒光在半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直射进正迎面奔来的巨狼右眼。巨狼痛极立起,长嚎如泣。另一支箭却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再射进它的左眼。
  巨狼眼中血流如注,在地上翻滚不绝,嚎叫不止。情状之惨颇为骇人,但对于以游牧狩猎为生的西域人来说,这种情形司空见惯,倒也不以为奇。这几个孩子更是胆大包天,虽在稚龄,却无一丝一毫的慌张。
  摩罗诃淡淡笑说:“好箭法。”
  摩耶娜却甚不服气:“我的箭比他还准呢?”
  “只有摩罗尼才有力气拉开强弓射劲箭。就你那张雕满了花的小弓,射得再准又有什么用。”摩罗诃不给她半点面子的讥讽。
  “你……”摩耶娜气呼呼瞪他,“我是女孩,力气小有什么关系,总比你明明是个男孩,射箭,舞刀,一样都不会,整天只会读书写字得好。”
  一旁的摩罗尼头大如斗地打圆场:“我不过是靠蛮力,怎么比得上摩耶娜,小小年纪箭法就特别准,连罗叔叔都说,等你长大了,他**神箭手的位置就是你的。还有摩罗诃,你将来一定会是整个西域*有学问的人。”
  摩罗诃不客气地白了他只会和稀泥的哥哥一眼,低低哼了一声。
  而楼兰国的储君却只好呵呵地干笑两声期望大事化小,小事化无,然后又把一支箭架在弓上,对准那仍在哀呼惨嚎的巨狼。
  摩罗诃却一拔马拦在了前方“方才两箭只伤眼而不沾皮,别再射了。等它活活痛死,我们就可以剥一张完整的狼皮了。”
  摩罗尼一愣:“我们不是需要全狼皮的穷人,何必做这么残忍的事。”
  摩罗诃冷漠地说:”它本来也是要死的,死得惨一点又有什么关系。再过一个月就是父王的生日了,如果你送他一块全狼皮,他一定会高兴的。”
  摩罗尼默然不语,但那狼嚎声声凄惨无比,他终是听得难忍。再次张弓描准。
  同一时间,摩耶娜忽得一鞭击来,打得摩罗诃的马向前跑出好几步,摩罗尼乘势松开手指,一箭如电,正中狼心。
  瞎狼一声长嚎,随即倒下,再也没有动弹。
  摩耶娜在马上笑着对摩罗诃大扮鬼脸。
  摩罗诃美玉一般的脸上却闪过一抹阴冷,没有再说一句话,策马就奔。
  摩耶娜笑嘻嘻叫“摩罗诃,你这动不动使脸色的坏毛病,什么时候才能改啊。”一边笑一边追过去。
  摩罗尼苦笑一声,也只得拍马疾追
  三匹快马,转眼去向远方,摩耶娜的笑声,摩罗尼的呼唤,渐渐微不可闻。
  孔雀河水静静流淌,河边无数的胡杨中有一株,曾被三个孩子一笔一划,用心地刻上自己的名字,以及*后一句话。
  “摩罗尼,摩罗诃,摩耶娜,永远,永远,不分离。”
  甘美的草原,多情的河流,无边的胡杨林,这是天赐给楼兰的礼物,世世代代以来,楼兰人在此放牧狩猎,自在生活。
  人们相信,这样的美丽和安宁,会永远持续下去,再过千万年,孔雀河依旧美丽如今朝,胡杨树,依旧不死不倒亦不朽。
  楼兰国的新王登基已有五年了。
  五年前,先王暴死,先王惟一的弟弟继位为王。把先王的爱女摩耶娜视若己出,爱护之情,倒胜过自己的两个儿子摩罗尼和摩罗诃。
  这一天,距离国王登基整五年的庆祝日还有一个半月,而距离国王的生日只有一月不到,可是,现在楼兰王宫中,没有一丝一毫的喜气。晴天朗日,园林胜景,偏偏四处都寂静如死。
  摩罗诃年纪虽小,*是聪明灵秀,他负气策马回宫,未进宫门,已觉气氛不对,微微皱起眉,遥遥望向前方那威严肃穆的大殿,沉默了一会儿,这才轻轻跃下马,快步进了宫。
  没过多久,摩罗尼和摩耶娜也说说笑笑地回来了。
  “父王应该在大殿,我们一起去见他吧。”
  “才不去呢,我和摩罗诃不带侍卫偷跑出去,现在还赶去挨骂不成。”摩耶娜哈哈笑着跑进了宫。
  摩罗尼无奈地摇头,做为两个顽皮鬼的苦命大哥,只得自己一个人硬着头皮去向父亲复命了。
  他大步走向大殿,而殿前的侍卫也没有任何人会拦阻这位大王子。目艮看就要跨进殿门,耳边忽听得一声大喊:“不行,我的儿子,绝不能送去做人质。”
  摩罗尼全身一震,僵在了大殿之外。
  “陛下,可是这次汉人听说了匈奴向我们要求结盟的消息,非常震怒,如果我们不送上王子做人质,万一大汉军队打过来,那小小楼兰,弹指间,就会飞灰烟灭啊。”
  摩罗尼微微颤抖,大汉,那传说中*强大的国家,那个隔着无数山,无数水的遥远国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他一语不发,悄悄探头向内张望。
  他看到父亲的侍卫长柯力额满面怒容地大声呼叫:“无论如何,不能把王子殿下送到万里之外去当人质。”
  他看到,*是德高望众的大都尉丞时犍,神色悲凉地说:“柯力额,我们都知道你看着两位殿下长大,十分疼爱他们,但是身为楼兰的王子,在楼兰有难时,难道就不该做一点牺牲吗?只要我们不和大汉朝做对,王子在洛阳一样也可以过得幸福安乐。长史陈大人也一再向我们保证必会负责王子的安全,他甚至答应派他的爱子同王子做伴。”
  他看到,他那英雄了得的父王,无限疲惫地沉默着,良久,才眼含热泪地说:“实在不行,只能把摩罗诃送过去了。”
  然后,摩罗尼便再也看不下去,听不下去,藏不下去了。
  他站起来,冲出去,大声喊:“如果要去,就让我去。”

快速
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