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莫泊桑中短篇小说全集(全5卷)
读者评分
5分

莫泊桑中短篇小说全集(全5卷)

1星价 ¥557.6 (8.2折)
2星价¥557.6 定价¥680.0
  • 正版好图书
  • 特价书1折起
  • 满69包邮(新疆、西藏等六省除外,运费14元起)
商品评论(2条)
kaf***(三星用户)

设计绝了!!!

一直很喜欢莫泊桑的短篇小说,这次买这一套文集是冲着出版社去的,到手超级无敌惊喜,设计也太好看了吧!而且整本书很轻,排版舒适,观看效果极佳!

2020-06-22 14:44:27
0 0
297***(三星用户)

世界最好的短篇小说

喜欢莫泊桑的小说,对生活观察精准,在质朴中有生活的真谛。

2020-04-07 11:52:54
0 0
图文详情
  • ISBN:9787532782192
  • 装帧:精装
  • 版次:暂无
  • 册数:暂无
  • 重量:暂无
  • 印刷次数:暂无
  • 开本:其他
  • 页数:1424
  • 出版时间:2018-01-01
  • 条形码:9787532782192 ; 978-7-5327-8219-2

本书特色

19世纪法国作家莫泊桑在法国乃至世界文学史上,除其长篇小说蜚声文坛外,中短篇小说亦可称一绝,数量多达三百余篇,被誉为“短篇小说之王”。
《莫泊桑中短篇小说全集》共五卷。这些中短篇小说体现了取材的广泛性,涵盖了当时法国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能让读者一睹大师高超的艺术技巧。
*卷包括以下4个短篇小说集:《泰利埃公馆》《菲菲小姐》《山鹬的故事》《月光》。发表时间从1881年至1883年。本卷收录的是莫泊桑*早期作品,虽然文笔还略显青涩,但已能看出名家风范。短篇小说《泰利埃公馆》刻画的女主人公泰利埃夫人被认为是除了羊脂球之外*丰满的女性形象。
第二卷包括以下4个短篇小说集:《密斯哈丽特》《隆多里姐妹》《伊薇特》《白天和黑夜的故事》。发表时间从1884年至1885年。本卷收录的是莫泊桑较早期作品,作家风格正在慢慢形成,以《密斯哈丽特》为例,在当时就成为畅销书,深受法国读者喜爱。
第三卷包括以下4个短篇小说集:《巴朗先生》《图瓦》《小萝克》《奥尔拉》。发表时间从1885年至1887年。莫泊桑的小说风格日臻成熟。其中*为有名的当属《奥尔拉》,彼时的莫泊桑正因为疾病而被各种幻想困扰,所以该部短篇小说想象力奇特,信马由缰。19世纪法国作家莫泊桑在法国乃至世界文学史上,除其长篇小说蜚声文坛外,中短篇小说亦可称一绝,数量多达三百余篇,被誉为“短篇小说之王”。 《莫泊桑中短篇小说全集》共五卷。这些中短篇小说体现了取材的广泛性,涵盖了当时法国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能让读者一睹大师高超的艺术技巧。 *卷包括以下4个短篇小说集:《泰利埃公馆》《菲菲小姐》《山鹬的故事》《月光》。发表时间从1881年至1883年。本卷收录的是莫泊桑*早期作品,虽然文笔还略显青涩,但已能看出名家风范。短篇小说《泰利埃公馆》刻画的女主人公泰利埃夫人被认为是除了羊脂球之外*丰满的女性形象。 第二卷包括以下4个短篇小说集:《密斯哈丽特》《隆多里姐妹》《伊薇特》《白天和黑夜的故事》。发表时间从1884年至1885年。本卷收录的是莫泊桑较早期作品,作家风格正在慢慢形成,以《密斯哈丽特》为例,在当时就成为畅销书,深受法国读者喜爱。 第三卷包括以下4个短篇小说集:《巴朗先生》《图瓦》《小萝克》《奥尔拉》。发表时间从1885年至1887年。莫泊桑的小说风格日臻成熟。其中*为有名的当属《奥尔拉》,彼时的莫泊桑正因为疾病而被各种幻想困扰,所以该部短篇小说想象力奇特,信马由缰。 第四卷包括以下4个短篇小说集:《于松太太的贞洁少男》《左手》《空有玉貌》《米斯蒂》。发表时间从1888年至1890年。本卷收录的是莫泊桑较晚期作品,作为“短篇小说之王”,莫泊桑以精干的文笔,敏锐的目光,剖析了当时法国社会的风土人情,鞭辟入里。 第五卷包括《米隆老爹》《羊脂球》《巴黎一市民的星期日》以及莫泊桑未曾发表的若干短篇小说。*后一卷收录了莫泊桑*为知名的中篇小说《羊脂球》。这个故事肯定了羊脂球的爱国精神和自我牺牲精神,并讽刺了上流社会人物看似高贵端庄的显赫外表下其实内心品质非常自私厚颜,道德水准其实远不如底层贫民。福楼拜称之为“可以流传于世的杰作”。

内容简介

19世纪法国作家莫泊桑在法国乃至世界文学目前,除其长篇小说蜚声文坛外,中短篇小说亦可称一绝,数量多达三百余篇,被誉为“短篇小说”。《莫泊桑中短篇小说全集》共五卷。这些中短篇小说体现了取材的广泛性,涵盖了当时法国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能让读者一睹大师高超的艺术技巧。

目录

**卷
泰利埃公馆
公墓里的妓女
在河上
一个女雇工的故事
一家人
西蒙的爸爸
一次郊游
春天里
保尔的情妇
菲菲小姐
巴蒂斯特太太
衰退
玛罗卡
劈柴
圣骨

疯了吗?
觉醒
一着花招
骑马
圣诞夜餐
情话
巴黎奇遇
两个朋友
小偷
圣诞之夜
替身
山鹬
莫兰这只猪
女疯子
皮埃罗
小步舞
恐惧
诺曼底人的玩笑
木鞋
修软垫椅的女人
在海上
一个诺曼底人
遗嘱
在乡下
公鸡报晓
一个儿子
圣安托瓦
瓦尔特•施那夫斯的奇遇
月光
一次政变

孩子
圣诞节的故事
奥尔唐斯王后
宽恕
圣米歇尔山的传说
一个寡妇
珂珂特小姐
珠宝
幽灵出现

父亲
穆瓦隆
我们的信
夜晚

第二卷
密斯哈丽特
遗产
德尼
驴子
田园诗
绳子
伙计,来一杯啤酒!
洗礼
悔恨
我的于勒叔叔
旅途上
索瓦热老婆婆
隆多里姐妹
老板娘
小酒桶
他?
我的舅舅索斯泰纳
安德烈的疾病
被诅咒的面包
吕诺太太的案件
一个智者
雨伞
门闩
相遇
自杀
勋章到手了!
夏莉
伊薇特
归来
被遗弃的人
上校的见解
散步
无赖汉穆罕默德
看守
贝尔特
博尼法斯老爹揭发的罪行
萝丝
父亲
招认
项链
幸福
老人
懦夫
酒鬼
族间仇杀
珂珂

乞丐
一个杀害父母的人
小家伙
海雀岩
廷巴克图
真实的故事
永别了
回忆
忏悔 第三卷
巴朗先生
贝洛姆老板的虫子
出售
陌生女人
知心话
洗礼
轻率
个疯子
乡村法庭
发夹
山鹬
在车厢里
会好的
发现
孤独
在床边上
小兵
图瓦
老朋友帕西昂斯
男人-妓女
唇髭
陪嫁财产
二十九号病床
保护人
邦巴尔
头发
蒙吉莱老头
衣橱
十一号房间
俘虏
我们的英国人
罗歇的方法
忏悔
怪胎之母
泰奥迪尔•萨博的忏悔
小萝克
失事船只
隐居者
珍珠小姐
萝莎莉•普律当
关于猫
得救了
帕里斯太太
朱莉•罗曼
阿玛布尔老爹
奥尔拉
爱情
窟窿
克洛谢特
德•菲梅罗尔侯爵
暗号
魔鬼
三王来朝节
在树林里
家人
约瑟
高山客栈
流浪汉 第四卷
于松太太的贞洁少男
次挫折
得了狂犬病吗?
模特儿
男爵夫人
一笔买卖
杀人犯
马丹姑娘
一个夜晚
忏悔
离婚
报复
一个妓女的历险记
窗子
阿萝玛
奥托父子
布瓦泰尔
勤务兵
兔子
一个晚上
大头针
迪舒
约会
港口
死去的女人
空有玉貌
橄榄园
苍蝇
淹死的人
考验
假面具
一幅画像
残废人
院长嬷嬷的二十五法郎
一桩离婚案件
谁知道呢?
米斯蒂
并不希罕的悲剧
伊俄卡斯忒先生
埃尔梅太太
白与蓝
催眠椅
拉莱中尉的婚事
一段鲜为人知的历史
剥了皮的手
“甘草露,甘草露,透心凉的甘草露!”
我的妻子
亚历山大
犹大老爹
一百万
从巴黎到赫斯特
恐惧
抚爱
一个疯子?
坟墓
洒圣水的人 第五卷
米隆老爹
在一个春天晚上
瞎子
点心
牧童跳
旧物
动物磁气
一个科西嘉强盗
守灵之夜

一个女人的供认
月光
情欲
通信
骗局
伊芙莉娜•萨莫里斯
约瑟夫朋友
孤儿
流动商贩
大声警告
新年礼物
以后
羊脂球
从前
在一个死人身边
花房
一场决斗
一个晚上
复仇者
等待
初雪
恶作剧
从一个溺死者身上发现的信件
抽搐
完了
我的二十五天
拉丁文问题
佃农
巴黎一市民的星期日
埃拉克利斯•格洛斯博士

在旅途中
孩子
一个旅行者的笔记
焚尸柴堆
新婚旅行
舆论
一条狗的故事
科西嘉的故事
残留物
一个并非出于自愿的生活放荡者的陈诉
回忆
可笑的争端
邂逅
不同的时代
一场真正的悲剧
咳嗽
死刑犯
到温泉去
徒劳无益的建议
专栏文章
病人和医生
遗赠
一个疯子写的信
一封来信
健康旅行
人间的苦难
节日
奥尔拉(初刊本)
闲聊
火星人
展开全部

节选

羊脂球(节选) 一连好几天,溃退中的残军穿城而过。那已根本算不上是什么军队,只是些七零八落的散兵游勇。那伙人的胡子又长又脏,军服破烂不堪;他们的步伐有气无力,没有军旗,也没有团帜。所有的人似乎都垂头丧气,疲惫不堪,脑子里迷迷糊糊,想不出一个念头,拿不定一个主意;他们仅仅依着惯性才在向前移动,只要一停下来便会累倒。人们看到的大多是一些被征入伍的人,昔日爱好和平、与世无争的以年金为生的人,而今都被沉重的枪支压弯了腰;另外些是年轻机灵的国民别动队,他们很容易受惊,也很容易冲动,随时准备进攻,也随时打算逃跑;还有几个混杂在这些人中间的穿红裤子的正规军步兵,他们是在一次大战役中伤亡惨重的某师的残余;还有一些和各色各样的步兵排在一起的穿深色军服的炮兵;偶尔还有个把戴着闪闪发亮的头盔的龙骑兵,他们迈着沉重的步子艰难地随着步兵们比较轻松的步伐向前走着。 接着,有着英勇称号的自由射手的队伍—“复仇雪耻队”,“墓中公民队”,“勇往直前敢死队”——也过去了,他们的相貌神态跟土匪没有什么两样。 他们的长官,有的从前是做呢绒生意或者粮食生意的,有的曾经是油脂商或是肥皂商;他们因形势所迫才成了军人,并由于他们的财产多或者胡子长而被任命为军官。他们全身都佩挂着武器,穿着镶嵌金线的法兰绒军服,讲话时声音洪亮,经常讨论作战计划,并断言垂危的法国全是靠了他们这些自命不凡的人的肩膀才得以支撑到今天。不过他们有时候也惧怕自己的部下,因为那些兵虽然勇猛无比,却都是些偷盗成性,沉湎于酒色的暴徒。 据说普鲁士军队快要进鲁昂了。 两个月来,国民自卫军一直在近郊的树林里小心翼翼地侦察敌情,有时候还开枪误杀了自己的哨兵。哪怕是一只小兔子在荆棘丛中稍有动作,他们就准备开战;现在他们都已逃回到自己家里。他们的武器,军服以及他们当时在三法里方圆之内拿来吓唬国道上的里程碑的所有杀人器械,一下子都无影无踪了。 *后一批法国士兵终于刚刚渡过了塞纳河,准备取道圣塞维尔和阿沙尔堡抵达奥德梅尔桥。走在*后的是将军,他已经心灰意冷,带着这些残兵败将,再也无能为力了。一个素享英勇盛名,习惯于克敌制胜的民族,竟然遭到如此的惨败而崩溃,连将军自己也丧魂落魄了。他由左右两名副官陪伴,徒步走着。 此后,城市便笼罩在一片深沉的寂静之中,人们默默无言、惶恐不安地等待着。许多大腹便便的,做生意做得磨尽了男子气的老板们焦虑不安地等待着战胜者的到来,一想起那些人也许会把他们的烤肉铁扦或者大厨刀当作武器论处便心惊肉跳。 生活好像停止了;店铺关着门,街上静悄悄的。偶尔出现个居民,也被这种寂静吓坏了,急忙贴着墙脚一溜而过。 等待引起的焦虑不安反而使人希望敌人早日来到。在法国军队撤走的第二天下午,不知从哪儿钻出来几个普鲁士枪骑兵,飞般地从城中穿过。随后,过了一些时候,从圣卡特琳坡道下来了黑压压的大片人马,与此同时,从通往达内塔尔和布瓦纪尧姆两条大路上也出现了两大股入侵者。这三支队伍的先头部队恰好同时来到市政府广场会合。接着,德国军队便从附近的各条大街小巷上汇拢过来了,一营接着一营,迈着沉重而有节奏的步伐踩得石板路面橐橐作响。 沿着那些仿佛是无人居住的、死气沉沉的房子,传来了一阵阵陌生的,喉音很重的口令声;就在这时候,在紧闭着的百叶窗后面,无数只眼睛在窥探着这些胜利者,他们根据“战时法”,可以主宰人们的财产,也可主宰人们的生命居民们躲在被他们遮得漆黑的房间里吓得胆战心惊,就像遇到了洪水泛滥和毁灭性的大地震,不论有多大的才智和多大的力量也无法抗拒。每当事物的正常秩序被打乱,安全不复存在,人类的法律和自然法则所保护的一切都听凭种凶残的暴力来摆布时,人们都会产生这样的感觉。地震把整个民族压死在倒塌的房屋下面;泛滥的江河冲走淹死的农民、牛的尸体和房子的屋梁;打了胜仗的军队屠杀自卫者,带走俘虏,以腰刀的名义大肆抢劫,以隆隆的炮声感谢天主;所有这一切都是可怕的灾祸,动摇了我们对永恒的正义的信念,也使我们不能像有人教导我们的那样,再去信赖上天的保佑和人类的理性在每户人家的门口,都有人数不多的小分队在敲门,跟着便走进屋里。这是入侵以后接踵而来的占领行动。战败者开始履行义务了,他们对战胜者必须和颜悦色,百依百顺。 过了一些时候,入侵者引起的*初恐怖过去了,出现了一种新的平静的气氛。在很多家庭里,普鲁士军官上了主人家的餐桌。有的军官也颇有教养,出于礼貌,还对法国表示同情,说自己参加这场战争是身不由己,内心是十分厌恶的。人们当然对他的这种感情表示感谢,更何况有朝一日也许还需要他的保护呢。再说,笼络好了他,说不定还可以少供养几个士兵。既然一切都得听凭他的摆布,那又何必去得罪他呢?而真要去冒犯他的话,与其说是勇敢,还不如说是鲁莽,而鲁莽这种毛病,鲁昂的市民不会再犯,因为他们当年英勇保卫鲁昂而使这座城市名扬天下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后他们从法国人待客的礼仪中找到了一条至高无上的理由,只要在公共场合不跟外国士兵表示亲热,在自己家里以礼待人还是允许的。于是,在公共场合,大家视同陌路,而在家里就谈笑风生,以致每天晚上,德国军官待在主人家里壁炉前烤火的时间也就更长了。 即使城市本身也慢慢地恢复了往日的面貌,法国人依然不常出门,可是普鲁士兵在街上已经比比皆是。再说,那些穿着蓝色制服的骠骑兵虽然神气活现地挎着又长又大的杀人武器在大街上大摇大摆,可是他们那副对普通老百姓的轻蔑神态,也不见得比去年在这同几家咖啡馆里喝酒的法国步兵厉害不过在空气中总多了点儿什么东西,一种不可捉摸的、陌生的东西,一种使人难以忍受的异样的气氛,好像有一种气味散播开来了,那就是侵略的气味。这种气味充塞了各家各户和公共场所,改变了饮食的口味,使人感到仿佛旅居在遥远的,既野蛮又可怕的部落之中战胜者索取钱财,并贪得无厌。居民们总是如数照付,反正他们有的是钱;可是一个诺曼底商人越是有钱就越吝啬,当他们在作出任何一点儿牺牲看到自己的任何一点儿财产落到别人的手里时,心里就越感到痛苦。

作者简介

莫泊桑,19世纪法国著名小说家,师从福楼拜,被誉为“短篇小说之王”,代表作有《羊脂球》、《项链》、《我的于勒叔叔》等。

快速
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