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遇见独角兽小姐(全2册)

遇见独角兽小姐(全2册)

1星价 ¥56.5 (8.1折)
2星价¥56.5 定价¥69.8
  • 正版好图书
  • 特价书1折起
  • 满69包邮(新疆、西藏等六省除外,运费14元起)
暂无评论
图文详情
  • ISBN:9787552031768
  • 装帧:暂无
  • 版次:暂无
  • 册数:暂无
  • 重量:暂无
  • 印刷次数:暂无
  • 开本:21cm
  • 页数:2册(591页)
  • 出版时间:2020-08-01
  • 条形码:9787552031768 ; 978-7-5520-3176-8

本书特色

本书是关于“中国制造”的故事。小说以上海为背景展开,讲述一个民族品牌被恶意收购后,职业女性季桐在职场上一路过关斩将,与民营企业家聂辰泽联手挖掘层层真相,将当年被出卖的民族品牌的宝贵配方发扬光大,(zui)终成功创立具有中国特色的化妆品品牌的故事。作品基于化妆品行业,描摹了以女主人公为代表的当代上海职业女性的独立个性与不屈的进取心。 作者实地考察过多家上海本土制造型企业,在上海开放化的市场竞争中,这些企业家不惧困难,秉承初心,坚持着“中国制造”的信念,在时代浪潮中成功实现企业转型。这是一个平凡却又不平凡的“中国制造”的故事。小说题材符合当下主流价值观,故事内容丰富,职场、情感双线并行,人物形象塑造生动立体,语言简洁大方、受众面广。

内容简介

  在国际企业拼搏多年的季桐,得到上司的升职许诺,同时她也将步入婚姻殿堂,不想一夜间,所有的承诺被击得粉碎。为了逆转命运,她与偶然卷入阴谋的化妆品行业推广KOL聂辰泽立下交换条件,布下棋局。 在云谲波诡的斗争中,季桐一次次地逆转局势,聂辰泽也亮出了底牌,与她联手挖掘出一个被藏匿了五年的秘密…… 如何将扼杀了本土品牌的刽子手拉下神坛?如何把当年本土品牌创始人“中国制造”的精神真正地传承下去?初心不改,无惧困难,季桐与聂辰泽冒着狂风暴雨携手在险境中创作出一个不平凡的“中国制造”的故事。

目录


第1章 试妆/1

第2章 骤变/10

第3章 圈套/20

第4章 离间计/29

第5章 挫败/43


第6章 新生/67

第7章 破冰/80

第8章 反杀/91

第9章 空手套白狼/106

第10章 抉择/125


第11章 贝莱/150

第12章 初探/176

第13章 欠款/197

第14章 新研发总监/227

第15章 再涉险境/247


第16章 危机/271

第17章 再起波澜/307

第18章 新的追击/345

第19章 突发事件/362

第20章 滑铁卢/395


第21章 背后的关系/429

第22章 暴风雨/444

第23章 又一场暴风雨/461

第24章 创业的痛/478

第25章 一波三折/502


第26章 融资/546


结局 配方之谜/577


展开全部

节选

——《**章 试妆》 深秋,道路两旁的梧桐树已然一片金黄,偶尔吹过一阵风,打落了些许叶子。穿着玫红色冲锋衣的季桐快步走向道路旁荫蔽在树中的婚纱摄影店,匆匆而过的脚步落在台阶上,几片落叶发出沙沙的声响。 “季小姐,您好,这边请。”穿着粉色工作裙的接待小姐立刻迎了上来,露着笑容,引导她到VIP化妆等候区。 这条不过七八米的路,季桐一直没有停过手中的电话:“我不管你们用什么方法,明天一早,我的客户就要收到货。” “季小姐,您的外套交给我吧。”接待小姐温柔地指了下季桐的冲锋衣,季桐眼瞳中的余光扫到了对方的这个动作,便迅速地脱了衣服。 电话里物流部的同事仍在因为交通管制的事向她不停地解释规定,她皱起眉头,不耐烦地应道:“为什么每次提要求,你们都有各种各样的理由?我告诉你,明天早上九点半前必须到我客户的仓库。” “您请坐。”接待小姐保持着一贯轻柔言语的作风。 季桐边坐下,边斥道:“让你们经理黄凡接电话!” 电话那头传来细碎的对话声,季桐坐在一张米白镶粉色菱形纹的皮沙发上,探身喝了口接待小姐放置在茶几上的柠檬水。一位染了松石绿短发的化妆师走到了季桐面前,声音微带沙哑地说道:“季小姐,我是您的新娘妆化妆师Coco,之前,我在电话里和您沟通过,先前您定的化妆师已经离职了,我在Beloved已经做了五年多,您有什么风格上的想法,可以随时和我沟通。” Coco?季桐看了眼面前这位叫Coco的化妆师,松石绿短发衬得她皮肤格外白皙,右耳垂上的一颗黑宝石小耳钉也十分显眼。 季桐正在打量着,电话那端的物流部门经理黄凡接过了下属的电话,连忙给她赔礼道歉,打包票货物明天九点半之前到达客户仓库。季桐这才露出满意的笑容,应道:“黄经理,公司里谁的货(zui)重要,不用我多说吧。以后再出现这样的问题,我可保不了是不是要到Johnny那儿投诉你们部门拿空饷不作为了。” 黄凡自然深谙季桐不好惹,只好连连数落自己办事不力,好让季桐消消气,免得把事情搞大后,自己吃不了好果子。谁让销售部门是公司的老大,而季桐很快还会是这部门的第二把手。这一点,黄凡十分清楚,在泓高,没有人愿意得罪季桐。 待化完妆后,季桐要去参加年度销售大会。她的顶头上司——销售总监陈瑞与CEO Johnny已经承诺她,今年的年度项目会是她刚刚替公司拿下的盛都项目。这项目,泓高已经连续两个三年输给了老竞争对手梅来宝,没想到这一次被她拿下,可谓是泓高(zui)近几年来在梅来宝面前(zui)扬眉吐气的一次。除此之外,两人还承诺她在大会上会宣布她升职为销售副总监。 物流的事情一解决,季桐也不废话,直接挂了电话。 Coco仔细地打量了下季桐脸庞上的皮肤,问道:“季小姐,您平时脸部做保养吗?” 季桐回了句:“基本不做,太浪费时间了。” 季桐是做建筑材料的,打从入行开始,就成天在水泥黄沙的工地与装饰建材城跑,哪有什么空闲去做皮肤护理?能有个五分钟洗个脸,涂上点面霜,用个BB霜,涂个口红,画个眉毛就很不错了。那些洗个脸要三十分钟以上,化妆水、精华水、精华、眼霜、日间夜间乳液、面霜等瓶瓶罐罐在化妆柜排队的女人,她是从来瞧不上的。有这么多时间去做这些事,还不如花在业绩上,好好地做工作。 “还是需要适当地补补水,每天花的时间也不多。”Coco听得出客人的口气,便婉转地向季桐说道,“您的皮肤有一些干,我先给您敷下眼膜,让精华液填平眼周的干纹后,这样上妆会更好。” 干纹? Coco拿了面大化妆镜,季桐凑近一看,才发现果然生出两三条细小的干纹来。不过,季桐更关心的是时间:“要多久,现在三点,你们一个小时能化好妆吗?” “季小姐,您肯定很忙,但化妆是需要时间的,我只能说尽力在五点前帮您化好。” Coco话音刚落,季桐便不满道:“你手脚太慢了,不就是化个妆吗?我只有这么多时间。” Coco脸上瞬时变得尴尬,接待小姐在一旁听到后立刻上前道:“季小姐,Coco是我们这里手脚(zui)快的化妆师了,而且啊,还经常拿奖的。她也是想帮您打扮得更美。” “是的,季小姐,我们还是先敷下眼膜吧。”Coco克制住自己的情绪,与接待小姐互递了下眼色后,转身去拿眼膜。 “算了,(zui)晚不能超过四点半。”季桐给出了自己(zui)大限度的退让。 “季小姐,请到化妆区,这样您可以躺着,更舒服和放松。”接待小姐领着季桐去了化妆区。 Coco很快为季桐拿来了眼膜,正要敷上,季桐的手机又响了起来,来电的正是未婚夫顾铭。 “桐桐,明天是我们相识七周年的纪念日,你想在哪儿过?” 相识七周年纪念日?或许是离开学校太久了,季桐真的记不起学校里的那些事。他们的确认识于七年前,可明天是不是周年纪念日,她一点儿都记不起来了,只记得也是个秋天,同是化学专业的学长、学院里的学霸顾铭向她表白。毕业那年,顾铭研究生毕业被保送到瑞士的苏黎世大学学习,两年前回来后,他就一直在大学附属的化学研究所工作。两人的婚礼定在了一个半月后。 要不是店里催了好几次,碰巧晚上的年度销售大会又是她的荣耀时刻,季桐才不会来这儿浪费时间。 “随便。”季桐淡淡说道。她不像那些女孩掰着手指头都在计算节日、纪念日。谈恋爱过了热恋期,不都是柴米油盐吗?哪有这么多的讲究呢?更何况,结婚这件事已经耗费了她太多精力,眼下还要临时加一个忘记了的七周年纪念日,她才没有这么空闲。 “噢,那是西餐、日……” “我都说了随便,哎,不和你说了,我哪像你在研究所这么闲,一会儿试完妆还得去销售大会呢。你晚饭自己解决吧。” “桐……” 顾铭的话还没有说完,季桐就已经挂了电话,她看了眼手机上的时间,朝着Coco说道:“快点吧,又浪费了一分钟。” Coco边赔笑,边替季桐敷上眼膜。眼膜敷在热暖的眼周,瞬间,冰爽带来的舒适令她整个人放松了下来。 在离化妆区不远的地方,店长与两位女孩正围着一位身穿白色高定衬衣,领口耷着灰青色相间羊绒围巾的男人。季桐的两次电话以及对Coco的责备打断了男人与店主的对话。 他看了眼终于不再开口的季桐。从未见过这样待人刻薄冷淡,对容貌也毫不上心的女人。他拿着文件,继续与店长说道:“这次路演是我们和贝莱中国的第1次合作,因为悦然品牌的新生系列护肤品及彩妆是专为轻熟女性设计的,所以,我会选轻熟向的女性来这里试穿婚纱,婚纱品牌的话选择亚洲风强一点,Vera Wang和桂由美的婚纱会比较适合,尽量不要选蕾丝太多的款式。” “聂先生说的是,蕾丝多会比较活泼,但优雅度上会打些折扣。”店长是位中年台湾女人,语气缓慢而优雅。 出于身高的缘故,男人低着头“嗯”了声,下巴碰上羊绒围巾,显出完美的弧度。 “聂总,多大的女性是轻熟女性啊?”站在他旁边的一个女孩问道。 男人说道:“三十岁左右,已经有一定社会阅历。” “懂了,化妆区敷眼膜的那个客人就是轻熟女性吗?”女孩瞅了眼周围说道。 把自己当作例子给人做讲解,什么轻熟女性,不就是在讲自己半老徐娘吗?就算自己不用化妆品,不保养,也不能被人说成半老徐娘吧?季桐一下来了火,正起身要怼。忽而,店里闯入了一位四十岁左右的女人,嘴里喊道:“叫聂辰泽出来!” 几位接待小姐连忙上前拦她,不想,她一下冲出了阻拦直奔聂辰泽那儿。 季桐刚抓起的手机被那女人擦身撞落在地,两片眼膜跟着落了下来。 “大嫂。”拿着文件的聂辰泽刚喊出口,那女人一巴掌重重地落在了他的脸上。 “你不配喊我大嫂!”女人狠狠道。 店长见状想要劝阻,却被聂辰泽拦了下来。 “你这个忘恩负义的畜生!当初,我老公是怎么待你的?!他走之前,还把所有的钱都留给了你!五年了,我以为这五年你创立公司是为了自己的志向,没想到,你竟然会和卓澜韬合作!你,你为了钱,和仇人合作!” 女人一把抓住了聂辰泽胸口的衬衣,聂辰泽用力推开,只见她一个踉跄,往后退了两步,拉着沙发的扶手方才站住了脚。 “我是做生意的,在我眼里,只有合作伙伴,没有什么仇人。”聂辰泽整了整胸口被抓起褶皱的衬衣。 “难道你忘记了当初卓澜韬是怎么害死我老公,害得公司被卖吗?!”女人因为愤恨与伤心,手指掐进了沙发皮里,那弯曲的关节颤抖得让人不觉生出同情。 “卓先生是我的客户。”聂辰泽脸上没有半点的愧疚,一如刚才讲述项目时那样,平静得就如一池无风掠过的湖水。 “你变了。” “公司利益永远是第1位。在化妆品行业,谁不希望和贝莱中国合作?”聂辰泽收起文件,交给一旁的女孩,说道,“我还有事先走了。” “你有什么事?”女人问道。 聂辰泽并不理会,只是与她擦身而过,继续自己的脚步。 “是跪舔卓澜韬,求他给你生意吗?”女人在他身后发出一阵狂笑,这笑声中含了无法掩藏的哭声。 聂辰泽并未停止脚步。 “我告诉你,从今往后,我们母子俩绝不会再要你一分钱,因为它太脏了。”女人狠狠地说道。 聂辰泽离开了店,两个女孩加紧脚步跟了上去。那女人瘫软在沙发上拍着沙发背,良久,才在店主安排的接待小姐搀扶下离开了店。 季桐本就想骂那伙不懂规矩的人,可惜,已经被那个可怜的女人抢先骂走了。她捡起手机后关照Coco抓紧时间给她上妆,Coco了解了季桐的脾气,自然手脚麻利地给她化妆。 围观的人见当事人都已经离开,不禁八卦起来。 “那女人哪,应该就是莹丽前大老板的老婆。” “传闻当初卓澜韬出卖了莹丽大老板耿恺,把莹丽偷卖给了法国贝莱公司,耿恺心脏病发去世,而卓澜韬爬上位成了贝莱中国的总裁。要知道当初莹丽那是多么有名的本土公司,耿恺、聂辰泽、卓澜韬三个人可都是股东啊。刚才那女人说,耿恺把自己的钱都给了聂辰泽,怪不得聂辰泽这几年还能异军突起,成立了化妆界(zui)有名的推广公司。” “聂辰泽和卓澜韬合作。嗐,这时代啊,还是钱(zui)重要。” “白瞎了一张帅哥脸。” “反正和我们都没有关系。” 季桐心里冷笑,原来世上不要脸皮的人还真不少。 正想着,她觉得脚边毛茸茸的,低头一看,原来是只白色比熊,个头很小,应还不满周岁。它绕着季桐的脚踝,边舔边蹭。季桐弯下腰把它抱了起来,抚摸着比熊的下巴,比熊转了个身躺在她的膝盖上任她抚摸。 当初顾铭离开上海,她一个人面对完全与校园不同的环境,孤独而害怕。同事、客户,种种无形的压力扑面而来,她找不到一个可以倚靠的角落去诉说内心深处的害怕与无助。直到有一次,她参加了小动物保护协会的领养活动,在那儿见到了佐罗。 佐罗是一只被主人遗弃的哈士奇,一个月大,眼睛一只褐色,一只蓝色,浑身浅灰毛色,唯独眼睛周围有圈深灰毛。所以,她为它取了“佐罗”这个酷酷的名字。自从有了佐罗之后,季桐的生活便不再孤寂。无论是她拿到订单时候的喜悦,还是失去订单时候的沮丧,她都会像此刻抱着比熊一样抱着佐罗,摸着佐罗的下巴,任由佐罗在她膝盖上撒娇。 然而,这样的日子,在半年后就被打断了。因为公司的需要,季桐必须频繁到外地出差。 在经过无数次的思想斗争后,季桐把佐罗又送回了小动物保护中心。她还记得那天阳光很灿烂,佐罗以为季桐带它去遛弯,可没有想到是要送回保护中心。季桐放下佐罗的时候,顽皮的佐罗趴在笼子里一动不动,一双不同颜色的眼睛凝视着她。她好似看到了佐罗在掉眼泪,转过头想要避开它眼中忧伤的光芒,没想到自己的双眼也是模糊的。 一周之后,佐罗被人领走了。季桐接到电话的时候,立刻去了保护中心,她想告诉领养人,佐罗的喜好和习惯,(zui)重要的是,她想看看领养人是什么样的,会不会待佐罗好。可是到那儿的时候,领养人已经带着佐罗走了。 小动物保护中心的负责人孙萌告诉她,领养人每年会给中心回馈。这些年过去了,季桐只能从领养人的回馈信息中了解佐罗的情况。今年,领养人发了一张佐罗的照片给保护中心。孙萌见季桐很关心佐罗,便将她的微信推给了现在的主人,不过之后便没有下文了。季桐发现如今的佐罗已经不再是胖嘟嘟的小哈士奇了,而是一只雄赳赳气昂昂的哈士奇大狗,胸口还挂着一块牌子,站在一座漂亮的狗别墅前。一看就得到了很好的照顾。 哈,这小子也过上锦衣玉食的生活了。比跟着她强。季桐心里总算有点安慰。 “小雪。”就在季桐回忆的时候,店长已经走到了身边,朝她说道:“对不起,小雪没有伤到你吧?” “没有,它很乖。”季桐低头看了眼这只叫“小雪”的比熊,小心翼翼地把它抱给了店长。要是现在再遇上佐罗,不知道它还认不认识她这个狠心的主人,还愿不愿意让她挠下巴了? 季桐还沉浸在自己的回忆中,Coco在旁提醒她继续化妆,她这才躺了下来。 四点半,Coco化完了妆。季桐发现镜前的自己很是不同,虽然有些别扭,却别有气质。临走时,她的手机又响了起来,打电话来的是自己的助理施小文,因为解决不了客户的问题便来向她汇报,季桐自然少不了训斥她,随后在去往年度销售大会的路上,出手解决了施小文那个所谓无法解决的问题。 虽然天天跟钢筋水泥打交道,但做事从不拖泥带水,这,就是她季桐。

作者简介

  尼莫小鱼,本名葛晟嘉,有十五年跨国企业工作经验,现为江苏省作家协会会员。 2011年至今,出版都市职场小说《遇见亿万分之一的你》、《拼拼拼爱》、《隐婚闪孕:工作保卫战》,出版翻译作品BBC经典剧原著小说《绛红雪白的花瓣》(主译)。《直播青春》、《舌尖上的华尔兹》等多部小说载于网络,广受读者好评。

快速
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