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代少数民族小说文化身份的认同与建构研究

当代少数民族小说文化身份的认同与建构研究

1星价 ¥52.7 (8.1折)
2星价¥52.7 定价¥65.0
  • 正版好图书
  • 特价书1折起
  • 满69包邮(新疆、西藏等六省除外,运费14元起)
暂无评论
图文详情
  • ISBN:9787105160969
  • 装帧:暂无
  • 版次:暂无
  • 册数:暂无
  • 重量:暂无
  • 印刷次数:暂无
  • 开本:其他
  • 页数:288
  • 出版时间:2020-10-01
  • 条形码:9787105160969 ; 978-7-105-16096-9

内容简介

  基于上述认识,《当代少数民族小说文化身份的认同与建构研究》拟在吸收前人相关研究成果的同时,力求克服其中的诸多偏颇和不足,有针对性地采用文学张力视角,去审视我国当代少数民族小说的文化身份书写,主要聚焦于当代少数民族小说对文化身份的认同、建构与审美转化问题。  具言之,《当代少数民族小说文化身份的认同与建构研究》不但关注当代少数民族小说对文化身份的静态认同,而且还关注其对文化身份的动态建构,并力求总结出当代少数民族小说在文化身份的认同、建构等方面的共同趋势和普遍规律。这必然会涉及两个无法回避的问题:什么是文化?什么是文化身份?  其实,这两个问题一直都众说纷纭,在此,《当代少数民族小说文化身份的认同与建构研究》只从诸多说法中选择那些切合自我理解的观点,得出《当代少数民族小说文化身份的认同与建构研究》语境的相关阐释就行了。  具体而言,关于文化,《当代少数民族小说文化身份的认同与建构研究》采用的主要是著名美学家和文论家卡冈的观点。在他看来,文化与天然相对,是人的本质力量的对象化,是人类全部能动性的具体展开。这样,人类活动的一切产物都是文化,他界定说:“文化是人类活动的各种方式和产品的总和,包括物质生产、精神生产和艺术生产的范围。”据此,人或人类既是文化的创造者,又是文化中的存在者,还是文化的体现者。因此,从本质上讲,人或人类是一种文化性的存在。

目录

绪论
上编 当代少数民族小说的文化身份认同
**章 20世纪50-70年代少数民族小说的文化身份认同
**节 20世纪50-70年代少数民族小说隐性的自我认同
第二节 20世纪50-70年代少数民族小说一体化的他者认同
第二章 新时期以来少数民族小说的文化身份认同
**节 对一体化他者认同规范的习惯性沿袭
第二节 对一体化他者认同规范的局部突破
第三节 对一体化他者认同规范的总体突破

中编 当代少数民族小说的文化身份建构
第三章 20世纪50-70年代少数民族小说的文化身份建构
**节 自我身份的他者化与一体化:动态建构过程
第二节 自我身份的他者化与一体化:动态建构机制
第三节 自我身份的他者化与一体化:动态建构途径
第四章 新时期以来少数民族小说的文化身份建构
**节 他者化的文化身份建构及其多元化
第二节 自我化的文化身份建构及其多元化
第三节 复杂性的文化身份建构及其多元化

下编 当代少数民族小说文化身份:反思与展望
第五章 当代少数民族小说文化身份认同与建构的局限反思
**节 文化身份认同与建构的片面化及其克服
第二节 文化身份认同与建构的浮浅化及其出路
第三节 文化身份认同与建构的群体化及其突破
第六章 当代少数民族小说文化身份认同与建构的理想展望
**节 寻求自我与他者之间的文化契合
第二节 尊重自我与他者之间的文化差异
第三节 确立多元主义思维方式
参考文献
展开全部

节选

  《当代少数民族小说文化身份的认同与建构研究》:  在笔者看来,各层面的认真反思,对此起了尤为关键的作用。可以说,正是各种反思视角的引入,使新时期少数民族小说改变了“工农兵文学”那种一味歌颂、赞美的认同基调,从而出现了必要的质疑、批判和否定,以至于*终形成了多音交响的复调。这有效拓展出诸多新话题、新空间和新内容,使少数民族小说的人物形象和情节结构变得丰富多彩,甚至异彩纷呈,以至于令人耳目一新。所以,新时期少数民族小说对一体化认同规范的突破,其所倚靠的武器或精神支撑点,与各种反思视角密切相关。正是各种反思视角的引入,纠正了少数民族文学以主流政治意识形态为唯一精神支撑点的偏狭,从而使少数民族小说寻找到了更多的精神支柱,以至于*终形成了多元交锋、多元共存的文学空间。  因此,新时期少数民族小说对一体化他者认同规范的局部突破,与各种反思视角的引入密不可分。  **,新时期少数民族小说的反思视角,往往聚焦于20世纪50-70年代以阶级斗争为纲的“极左”政治文化。  “文化大革命”结束后,以阶级斗争为纲的“极左”政治文化遭到大胆质疑和批判,并*终被唾弃,而以“拨乱反正”为基调的“思想解放”运动则得到迅速普及和确立,并成为新的主流政治意识形态。“拨乱反正”归根结底在于改变现实,以实现“四个现代化”,因此,改革开放更成为新时期压倒一切并贯穿至今的主流政治文化。同时,自“左翼”始就被长期压抑的人道主义文化,在新时期主流政治意识形态支持下,与主流政治文化合谋,得以迅速发展、壮大,也成为显赫一时的文化思潮。这样,“拨乱反正”与改革开放的主流政治文化以及人道主义思潮,作为新时期之初两股强大的文化力量,都成为新时期少数民族小说突破“工农兵文学”一体化认同规范的有效武器和强大精神支撑。  具体而言,在新时期少数民族小说中,以反思“极左”政治文化为基础的文化身份书写,其新的精神支撑点主要有二:一是认同新时期“拨乱反正”、改革开放的主流政治文化;二是认同新时期盛行一时的人道主义文化思潮。这在新时期少数民族小说对领导干部形象的塑造上也有着鲜明体现。  艾克拜尔·米吉提(哈萨克族)的《努尔曼老汉和猎狗巴力斯》,讲述了哈萨克族老汉努尔曼与县委刘书记之间的斗争:代表“极左”路线的刘书记,为讨好另一“极左”路线权势人物——地委书记苏里堂,对努尔曼老汉软硬兼施,强行带走了其猎狗巴力斯。后来,“四人帮”被粉碎了,苏里堂跟着倒台了,但刘书记的罪行尚未暴露。为了与倒台的苏里堂划清关系,他竟污蔑努尔曼老汉,说他用猎狗讨好苏里堂,与之存在“黑关系”,是与苏里堂有牵连的“重点人物”。很明显,小说中的领导干部——刘书记,不再是20世纪50-70年代少数民族小说中常见的那种高大光辉的领导形象,而成为小说所批判、所否定的反面人物。其代表的政治意识形态和政治文化身份,正是新时期主流政治意识形态所要“拨乱反正”的“极左”政治意识形态及其文化身份。因此,刘书记其实成为“极左”政治意识形态的代表,是“极左”政治文化身份的化身。小说明确表达了努尔曼对他的反感:一看来的是刘书记,他的“心顿时凉了下来”,“感到大失所望”,觉得“给这样的人反映问题白磨嘴皮”;当听说刘书记想把自己的猎狗送给苏书记时,努尔曼“坚决地摇了摇头”,感到“心口像塞进一团乱糟糟的东西”;当得知刘书记污蔑自己是苏书记的同党时,他感到刘书记“实在是厌烦,甚至有些恶心”,并毫不畏惧地与其进行了针锋相对的斗争。  显然,努尔曼对刘书记的反感,其实体现了哈萨克族人民群众对“极左”政治意识形态及其文化身份的不认同,也体现了作者对以阶级斗争为纲的“极左”政治意识形态及其文化身份的认真反思。因此,小说写道:“先后换了三个县委书记,四个场党委书记,场址也先后搬迁六次。牧场所辖地盘,今天被划给那个公社,明天又划归这个公社,后天又从另一个公社划给一个生产队……日子好像过一天算一天。”刘书记到场部来,做了一番指示,要抓“批邓、反击右倾翻案风”,小说又写道:“不知什么是‘右倾翻案风’,不抓生产,老百姓吃什么、穿什么。”  ……

快速
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