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听雪楼:指尖砂+血薇+护花铃(典藏版3册)

听雪楼:指尖砂+血薇+护花铃(典藏版3册)

1星价 ¥28.6 (3.2折)
2星价¥27.7 定价¥89.4
  • 正版好图书
  • 特价书1折起
  • 满69包邮(新疆、西藏等六省除外,运费14元起)

温馨提示:5折以下图书主要为出版社尾货,大部分为全新,个别图书品相8.9成新、切口有划线标记、光盘等附件不全

暂无评论
图文详情
  • ISBN:9787538743630
  • 装帧:简裝本
  • 版次:1
  • 册数:暂无
  • 重量:暂无
  • 印刷次数:1
  • 开本:16开
  • 页数:3册
  • 出版时间:2013-10-01
  • 条形码:9787538743630 ; 978-7-5387-4363-0

本书特色

★沧月在中国的文学市场上占据着极其重要位置,作品畅销十余载,累积销量达10,000,000册,经久不衰。其创作的《镜》系列被誉为媲美《魔戒》的东方史诗,正由好莱坞打造同名系列电影中。★“听雪楼”系列包括沧月写作历史上极其畅销的3本书,堪称作者的扛鼎之作之一。此系列中,沧月以华丽细腻的文字及精妙绝伦的剧情,感动了万千读者。★小开本,软精装,精致双封设计;本次再版由国内知名插画师唐卡倾情绘制封面,国内一流设计师亲自操刀设计,更有精美明信片随书赠送,极具典藏价值。★这是一座悲欢离合聚集的楼,是传奇和神话的*。“听雪楼”系列发生在一段架空历史中,为读者完mei呈现出了一个苍茫宏大的武侠世界,其中每一个故事都极富感染力,直击人心。这套书的出版是经典的重现,也是传奇的延续。

内容简介

《血薇》内容简介:荒原上的冬雪,稀薄又苍茫。如同那些深深浅浅的爱情。在血雨腥风的疯狂岁月,手持血薇夕影的人中龙凤,征战武林,所向披靡。曲折的命运令他们笃信残忍冷酷的江湖生存之道。他们可以让各路豪强俯首称臣,却无法阻止内心的爱恨与猜忌不断膨胀。或许,只有刀兵相见后一同倒在血泊中的那一刻,他们才肯放下心中的戒备。这本该属于他们的幸福,已如渐渐消逝的体温一般,一去不返。绽放如血的红蔷薇,她可以在恶劣的环境下倔强地成长,风霜不侵,雨雪不折,然而,*终却一样在心魔的肆虐下夭折,走向毁灭。这个江湖寂寞如雪,所有的少年在出生时便已苍老。浮花逝水,空影如梦。 《护花铃》内容简介:永失所爱……然而,死别比之生离,又不知哪个更为残酷?苗疆天高云淡,碧空如洗,透出一种奇异又鲜艳的蓝色。拜月教大祭司死了,神殿毁了,圣湖枯竭,白骨成灰,生母解脱……他出征的所有意图都已经实现,一切仿佛都已经圆满。然而,有谁能知道他在这里失掉了什么?他终其一生想守护的东西,却*终如同指间流沙一般划落无痕……生死相随,同去同归!将来,在武林传闻里,在那些江湖人眼中,这便该是又一段人中龙凤的佳话了。然而有谁知,虽然同归,在两人的心里,却有一些东西永远留在了苗疆,再也无法回来。 《指间砂》内容简介:
这是一座悲欢离合聚集的楼,是传奇和神话的*。一个如悬崖血色蔷薇般的女子,一个谜一样的年轻霸主,到底是怎样的因缘令他们彼此相依却无法相守?他们心里的那道墙,虽然看不见,却真实的存在于彼此之间的每一寸空气中,终其一生,无法逾越。是相濡以沫,还是相忘于江湖?寂静中,只剩沙漏静悄悄流泻的声音……

目录

血薇:
**章:血薇
第二章:风雨
第三章:神兵阁

相思泪
碧玉簪
金错刀
海上花
七星剑
第四章:病
第五章:火焰鸢尾
第六章:铸剑师
护花铃:
**章梦幻空花
第二章星堕往世
第三章穹月沉浮
第四章双星辉夜
第五章风音蝶魂
第六章记川溯影
第七章海天龙战
第八章血薇暗影
第九章深澜沉恨
第十章白云苍狗
第十一章倾城之血
第十二章红莲赤炎
第十三章茫茫彼荒
第十四章空山夜雨
第十五章魔度众生
第十六章永夜
第十七章同归
指间砂:
**章指间砂

黄泉
紫陌
红尘
碧落

第二章荒原雪
渔村
联袂
往事
绝情
同生共死
人中龙凤
暂相逢
长别离
展开全部

节选

血薇 我的名字叫血薇。 有这样一个娘娘腔的名字,据说是因为我的颜色——不像其他的同类,我并不雪亮晶莹、寒意逼人,周身反而微微泛着绯红色的光芒,就像是红蔷薇花瓣一样。 我知道我很有名。 每次当主人把我从鞘里抽出来的时候,我都能看见对面的人震动畏缩的眼神和脱口的惊呼——“血薇剑!” ——难怪他们,因为,我实在是太有名太有名了…… 五十多年来,饮过多少江湖豪杰英雄的血,我已经记不得了。唯一记得的是我身上的颜色越来越亮丽,每次一出鞘,绯色的剑光都能照得人不寒而栗。 “血薇,不祥之剑也,好杀、妨主,凡持此剑者,皆无善终。可谓之为魔。” 我不明白那个号称天下**相剑大师的孟青紫为什么会对我有那样的评价——这个只见了我一次的家伙,居然在《刀剑录》里用如此恶毒的话来诋毁我和诅咒我的主人——以至于“魔剑”这个带着偏见的称呼,居然成了我在武林中的代称。 可是我并不想杀任何人,包括我的历任主人。甚至在每一次饮过人类的血的时候,我都忍不住想吐——因为,握着我的那双手,竟然同样也是另一个人类啊…… 人心险诈,杀戮本来由世人自寻,为何却把恶名推卸到刀剑的头上? *** 我前任的主人,那个被武林人视为洪水猛兽的邪派高手“血魔”舒血薇,一生杀人如麻,在武林中恶名昭彰——但是只有我知道,所谓的“血魔”原来也并不是一个魔,而是被人生生逼成了魔! 如果不是有人苦苦相逼,那么前任的主人终其一生,也只是一个浪迹天涯的孤胆剑客而已,不求闻达于江湖,只求心安理得地在天地间锄强扶弱、笑傲江湖。 血魔是我追随过的*令我同情和敬佩的主人。可惜的是,虽然他因为武艺绝世而没有被正派人士杀死,但到*后却由于心志错乱而自刎——死的时候,才只有二十八岁而已。 那时候,我躺在他的血里,看着这个孤胆剑客的凄凉下场,不禁开始问自己:难道,那个相剑大师说的是真的,我真的是不祥之剑?我真的只能给人带来不幸? 或许,我应该就这样让自己被黄土埋葬吧? 然而,我终于还是没有随着主人被葬入黄土。 在那个时候,一只手把我从血泊中拖了起来,紧紧抱在怀里。由于我的重量,那个人用一只手几乎拿不动,于是,另一只手立刻紧紧同时握住了我——让我惊讶的是,那居然是一双小孩子稚嫩柔软的手。 忽然又有什么滴落在我身上,湿而热的液体——是血吗?我习惯性地想。 然而,我错了。 那不是血——我忘了,人类所能给予我的、和血一样潮湿而温热的,还有……泪。 当然,我品尝到前者的几率远远大于后者——对于我来说,后者比前者珍贵亿万倍。 “爹爹……”那个孩子把我抱在怀里,看着血泊里死去的主人,低低唤了一声,声音清脆得如同风送浮冰,“——连你也不要阿靖了吗?谁都不要阿靖了吗?” 我看见泪水从她眼睛里流下,然后顺着腮,一滴滴落到我身上,混入她父亲的血里,一起渗进黄土。 那是个才八岁的女孩子,很清丽,但是眼里却带着冷冷的对任何事情都不信任的光芒——不知为何,让我忽然想起了悬崖上临风绽放的红色蔷薇,那样的美丽不可方物,却遍布着让人无法接近的毒刺。 当然,无论她怎样呼唤他,父亲是永远无法回应了——这个介于侠与魔之间的人,就这样抛下那么年幼的女儿,去寻求心灵的永久安宁了……任凭那么小的孩子挣扎在险恶的江湖。 我从看见新主人**眼起就喜欢她——因为她是唯一一个没有给我血,却先给我泪的人。 或许,这样能破解加在我身上的不祥的宿命? 三年后,十一岁的新主人**次让我尝到了鲜血。 “怕什么?杀人又怎么样呢?那些人和猪狗有什么区别?……反正我没有亲人,反正没人说我做得对不对,反正我只是没人要的孩子!”十一岁的主人看着尸体冷冷地笑,我听见了她内心说着这样的话,“既然你们要我死,我就也先要让你们死!” “任何人都不会在乎我,那么我也不会在乎任何人……” “我绝对不会为任何人哭。” 在杀人时,我不停地听见她内心这样地反复着。 杀戮之门一开,走进去就永无回头之路,一直到死。 命运……如果真的有人类所谓命运的话,那么命运的转轮从开始转动后,所有人就都在命运的流程里生、离、死、别,随着命运之轮的转动永不能再停歇! 十四年以后。 洛阳。朱雀大道。听雪楼。 在堂中所有人七嘴八舌的议论声中,主人冷冷地扬了一下秀丽的眉毛,然后一抬手——“唰!”如同一道亮丽的闪电,我一掠而过,牢牢地钉入檀木茶几。知道主人是要镇住楼中不服她的人们,我在众人面前尽情地展现着自己的姿态光辉,轻轻摇曳,幻出清影万千。 “血薇剑!” 我一如既往地听见了人们的惊呼,还有窃窃私语,但是,没有人再敢怀疑年轻的主人的武功和能力——人类都是这样欺软怕硬的吗?看着冷漠的主人,我却有些高兴地笑了。 “你……是舒血薇的什么人?”我听见有人惊讶地问主人。 看来,前任主人虽然离世那么多年了,名头依然响亮得很啊……一看到我,所有江湖人都会立刻联想起那个昔年以一人之力挑战整个江湖的邪派绝世高手。 一只熟悉的手轻轻把我从几上拔起,然后,我听到了主人淡淡的回答:“我叫舒靖容,大家以后叫我阿靖就好。” 堂中的气氛忽然间凝固——我发觉所有人都用很奇怪的目光看着主人,戒备中带着嫌恶。我知道,那是因为她是“血魔的女儿”。因为这个身份,主人从小受尽了白眼与冷落,没有一个可以说说话的伙伴,那样孤苦飘零地一个人过了二十二年。难道来到了听雪楼,情况也没有任何的改变么? 我感觉到主人心里掠过了一丝淡淡的苦涩。从主人八岁起,我就跟着她了。一直到十年后,我和主人才达到了心灵默契的境地。此后,我能知道她的喜怒哀乐,而她也视我如同她的生命。 她自幼经历的一切,只有我知道,也只有我懂。 那是令任何人都无法忍受的歧视、寂寞、排斥和放逐。但令我安心的是,主人毕竟没有被打倒,她是那样坚强地活了下来,并且得到了足够在江湖中生存下去、不畏惧任何人的力量。但是,经历了那样的童年和少年时期,主人的内心变得惊人的冷漠和孤僻,不依靠任何人也不相信任何人,固执地拒绝着亲情友情和爱情,唯一信仰的,只有自己所掌握的力量而已。 ——那样苍凉的心境,让我都无论如何不能相信,她还是一个刚刚二十二岁的韶龄女子。 十多年过去了,前任主人已经去世,江湖局面也早已经不同往日,然而即使到了现在,我的新主人却居然还是被笼罩在阴影里,并因此受到如此的排斥吗? 听到周围发出的窃窃私语,站在听雪楼白楼的正堂中,主人没有说话,修长的手指轻轻抚着我的锋芒,看着面前惊疑的众人,眼睛里有讥讽和轻蔑的光。这些大惊小怪的人们,又有哪一个足以和她共事? “咳咳……好了,大家都见过新的领主了?”忽然间,我听见微弱、但是极具威势的声音在屏风后响起来,伴随着断断续续的咳嗽声。一时间,凝固的气氛仿佛又加上了令人屏息的静穆,所有堂中的人低头、垂手、各自退下去按次序站好了队。 ——我感觉到主人握着我的手指也起了微微的变化。 我知道,是他来了。 “参见楼主!”在那个人的脚步从后堂转出时,所有人齐齐躬身拜见,声音里是发自内心的崇敬和仰慕——这也难怪,面对着坐拥半壁武林江山的楼主,没有人不从内心感到畏惧。 看到那个白衣人从后堂转出,连我的主人都迟疑了一下,在所有人都俯身行礼后,她才把我放回鞘中,单膝点地,对着来人行礼:“舒靖容参见楼主。” 然而,她的声音冷如冰霜,丝毫没有旁人的虔诚和敬慕。 她行礼,只因为她知道对方是自己效力的对象,是应该行礼的——然而,她的内心,根本不曾向那个人屈膝,也从不会向任何一个人屈膝。 我在鞘里,有些感叹地看着敛容沉静的主人,那是她生平**次对另一个人行礼。唉……尽管是那样冷漠孤僻的一个人,尽管想要避世独居地终老,可到头来终于也不得不被卷入这个江湖的是非中去了吗? 那个可以收服主人并使其听命的听雪楼主,的确配得上那个“人中之龙”的称号啊! 所有人都在白楼大殿里对他们的主人俯身行礼,然而此刻,听雪楼主却有些急促地咳嗽起来,咳声空洞而轻浅。许久,他终于喘上了一口气,微微笑答:“阿靖……何必客气。起来吧。” 在他俯身来扶主人的时候,我看见他的手,腕骨很细,手指修长,看上去完全是书生型的手,无力得很,不象是练过武功的样子——然而,我却知道,藏在他袖中的,却是那柄令天下武林为之变色的**刀:“夕影刀”! 在他的手握住那把刀的时候,任是天地风云都会为之震动。 我刻骨铭心地记得那一刻,那袖中的夕影刀滑过我的拦截,刀光如梦,刀意轻怜,带着一种说不出的风华和风致,轻轻挑落了主人脸上罩着的面纱——然后,在生平**次失败的耻辱和震惊中,我觉得主人的心忽然有了异样的变化。 败落的沉寂里,我听到主人忽然开口,清清楚楚地承认:“我输了。你比我强……我承认。” “那么,请遵守你我之前的约定吧。”比试结束了,脸色苍白的萧楼主解下腕中的手巾,擦着额头细密的汗珠,一边说,一边不停地轻轻咳嗽——他咳嗽的时候全身都在微微地抽搐,似乎要把肺咳出来一样。 他是有病的。当时我就想——后来,我才知道他得的居然是不治之症。 听到他开口,主人没有犹豫或者推脱,立刻单膝在他面前跪下,俯身泠然道:“好,既然输在了你的手上,我舒靖容愿意如约加入听雪楼供楼主驱遣,百死而不回——直至你被打倒的那一天!” “咳咳……”萧忆情苦笑着,不停咳嗽,“你的意思,是说如果一旦你发觉我不是*强的,你自己能杀死我或者别人比我更强,你就会立刻背叛,是吗?” “哈……难道你会信任我?如果你不信任我,那谈得上什么背叛!”主人冷冷地笑了起来,带着微微的讥诮,抬眼看这世上**个能击败自己的人,“而且,天下只有*强者才能驾驭血薇——如果你能被别人打倒,那么我当然要离开你!” “哦……是吗?我记住了。”萧忆情微微咳嗽着,若有所思地看着什么,有些女气的眼睛里有冷漠迷离的光闪动,缓缓回答了一句,“我喜欢用快刀,虽然它有割破手的危险。” 主人没有发现,那个时候,楼主的眼睛一直望着的,是旁边树上刚刚绽放的一朵绯色野蔷薇。 “如果你不是*强者,我就会杀了你——相对的,如果我对你不再有用,那么你也可以除掉我。”主人冷冷地说,“这就是我们之间的约定。”

相关资料

时间总是永远向前,如同千年之前智者在川上说的那样:逝者如斯,不舍昼夜。我们都不能永远停留在原地,无论是我,还是我所写的,终究有一日,都会成为过去——而有意义的是这个过程:我来过这个世界,我曾经歌唱,有人路过,驻足倾听。
人生海海,有这一场相遇相知,就已经够了。
——沧月

沧月很小的时候在论坛上写字的样子,对我来说她好像一辈子都是这个样子,并没有变化。她一直像她小时候一样,非常有创造力,*后变成了一个wan美的女性。
——江南(畅销书作者,代表作《龙族》系列)

沧月经常周末来上海帮我审稿抓虫。
——顾漫(畅销书作者,代表作《微微一笑很倾城》《何以笙箫默》等)

沧月所著的镜系列将我们带进了一个庞大有趣而又充满幻想的世界,我们非常期待着能够把这个独—无二的世界展现在大银幕上。
——安德鲁·梅森(著名制片人,代表作《黑客帝国》系列)

作者简介

沧月作家,建筑师。浙江大学建筑学硕士,长居于西子湖畔。已上升为蝎子的金牛座。出生于星相学上被称为“织梦者”的那一天。喜欢阅读、写作、睡眠、旅行、观察和独自发呆。2002年出道,以幻想类小说成名,作品畅销于世十余载。时光推移,唯有梦想不灭。

快速
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