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三个火枪手-(随身听名著)

三个火枪手-(随身听名著)

1星价 ¥17.6 (5.5折)
2星价¥17.6 定价¥32.0
暂无评论
图文详情
  • ISBN:9787504850492
  • 装帧:暂无
  • 版次:暂无
  • 册数:暂无
  • 重量:暂无
  • 印刷次数:1
  • 开本:16开
  • 页数:暂无
  • 出版时间:2008-01-01
  • 条形码:9787504850492 ; 978-7-5048-5049-2

节选

bsp;  《三个火枪手二》是法国著名小说家大仲马的代表作之一。
    本书以法国国王路易十三与首相黎塞留红衣主教的矛盾冲突为背景。主人公
达达尼埃是一个乡下来的少年勇士,在远赴巴黎时,结识了国王火枪队中的三个
火枪手——阿多思、波尔托思和阿莱米斯,结为生死之交。
    国王、黎塞留红衣主教和王后之间彼此互有嫌隙,黎塞留设计陷害王后,多
亏达达尼埃及其朋友的帮助,粉碎了红衣主教的阴谋;红衣主教又试图除掉王后
的旧情人白金汉公爵,发动了法英战争,并派遣心腹密拉娣赴英行刺了白金汉公
爵;达达尼埃和三个火枪手朋友*终擒获密拉娣,揭穿其真实面目,得以报仇雪
恨。
    大仲马无疑是个善于编织传奇故事的小说家。这部小说虽然有一些史实作为
依据,但反映的历史只是为了适应小说内容而安排的,大仲马想象力超群,在建
构故事情节时匠心独具,本书情节生动紧张,高潮迭起,故事扣人心弦,引入入
胜。
    大仲马又是一位高超的语言大师,他的妙笔,将主人公达达尼埃和另外三个
知心伙伴的不同性格描绘得栩栩如生,对红衣主教黎塞留及其心腹密拉娣的性格
刻画得更是入木三分。他极具表现力的语言,令人读后禁不住要拍案叫绝。
    大仲马曾经说:“娱乐和趣味是我的唯一原则。”所以他在处理故事中的人物
时,并不从社会角度去认识,对社会矛盾和社会现象的认识也不够深刻,这当然
是这部小说比较欠缺的一个方面。
    要恰如其分地评价这部小说,恐怕很难绝对地公允,相信读者一定会有自己
的评价。

第二十章
征途  中
    当天凌晨两点钟的时候,我们的四位年轻人就从圣德尼门出了巴黎城,踏上了征途。这时
天色尚早,大家都默不作声,埋头赶路。四周夜色阴沉恐怖,让每个人心里都有了几分寒意;
一眼望去,周围黑压压的仿佛尽是伏兵。
    但是等到天空出现了鱼肚白,沉默就不再主宰这段征途时光了。太阳一出来,大家就又高
高兴兴地谈笑风生起来。这就好像是在一场战役的前夕,每个人的心里都激动得不能平静。而
眼睛里呢,却笑意盈盈。他们都不由想到:自己这条很可能即将失去的性命,其实还是蛮讨人
喜欢的一件东西哩。
    话说回来,这么一队人马实在也是够有派头的;虽然他们对自己的身份姓名严守机密,但
是,单从这统一整齐的火枪手的黑马,从骑马人那雄赳赳气昂昂的军人风度,还有他们让坐骑
疾缓有序地行进的作风中,还是能够透露出不少信息来的。
    在他们后面,是那几个全副武装的仆从。
    一路上平安无事,到了早晨八点钟的时候,他们到了尚蒂伊,大伙儿该进早餐了。路边恰
好有一家客栈,招牌上画的是圣马丁把自己大氅的一半分给一个穷人。于是,这群人就在客栈
前下了马。这时仆从们也跟上来了,主人们吩咐他们别卸马鞍,免得呆会儿上路时耽搁时间。
    他们走进了客栈的大堂,依次落座。
    和他们一张桌子吃饭的还有一位绅士模样的人,据说是刚从通往圣马丁的那条大路上过来
的。用饭间,这人凑过来搭讪,说些什么天晴下雨的客套话,四个伙伴也和他聊了几句。接
着,这人提议为他们的健康干杯,于是他们也彬彬有礼地回敬了他一杯。
    这时候,穆斯克通进来向他们禀告:马匹已经备好了。于是,四个人就从饭桌旁边站了起
来,准备出发。突然,陌生人冲着波尔托思说,他们应该为红衣主教的健康干一杯。波尔托思
则回答他,如果是为了国王的健康,他倒乐意和他干上一杯。谁知道,陌生人嚷了起来,说他
只知道主教大人,才不管国王是什么东西呢。波尔托思大怒,骂他是疯子、醉鬼;陌生人一下
子把剑拔了出来。
    “您这下可做了件蠢事了。”阿多思说,“可现在已经无法挽回了,您就好好跟这个家伙斗
上一斗吧,结果了他之后再来和我们会合吧。”
    抛下这句话,三个人立刻飞身上马,绝尘而去;而这个时候,波尔托思正冲着那个对手叫
嚣着,说他要怎么着怎么着地好好把那人刺上几个透明窟窿。
    “已经少了一个了尸在奔出五百步开外的时候,阿多思宣布道。
    “我倒不明白,为什么那个家伙不管我们,偏要找波尔托思一个人的茬儿呢?,,
    “因为波尔托思的嗓门比咱们谁都要大,所以那人把他当成领头的了。”达达尼埃分析道。
    “我早说过了,这个加斯科尼小伙子可鬼着呢。”阿多思喃喃地说。
 说话间,一行人马不停蹄,继续往前赶路。
    他们在博韦停了两个小时,一方面是让马能有个喘气的机会,另一方面是为了等波尔托
思。但两个小时过去了,波尔托思没有追上来,半点有关他的音信也没有,于是大家就又上路
了。
    跑出博韦大概一里多的时候,他们马蹄下的路变得非常狭窄,两侧是高高的路堤。马路中
间铺路的石块都被掀了起来,十几条粗壮汉子在那里忙活着,好像是要挖土把泥泞的车辙给填
平了。    ·
    瞧见这条路被这帮人弄得到处是泥浆,阿莱米斯唯恐把自己的靴子给弄脏了,于是就开始
大声训斥。阿多思想阻止他,但已经来不及了。那帮工人立刻反唇相讥,极尽嘲弄挖苦之能
事,大骂这队行人;瞧见这副放肆无礼的蛮横样子,就连素来冷静镇定自若的阿多思也压抑不
住心中的怒气了,他拍马就向其中的一个家伙冲了过去。
    一眨眼的工夫,这批人已经退到了路边的排水沟里,亮出了在那儿藏着的火枪来。这样一
来,咱们这七位行路人就成了任人瞄准的活靶子。阿莱米斯首先中了一枪,子弹把他的肩膀穿
了个透。而穆斯克通呢,有一颗枪子儿钻进了他腰肋下面那个肉鼓鼓的部位,就嵌在肉里不出
来了。但是这一行人只有穆斯克通掉下了马,而且他会栽下马来也不是因为他伤的重,而是因
为他没有办法看见自己的伤口,所以心里就很可能把伤势估计得要比现实情况严重多了。
    “这是存心设下的埋伏,”达达尼埃说,“别开枪了,咱们赶快跑。”
    尽管阿莱米斯的伤势相当沉重,但他还是死死地抓住鬃毛,让马载着他和同伴一起飞驰。
穆斯克通的那匹马也跟了上来,亦步亦趋地跟着他们往前跑。
    “这样咱们就多出一匹备用的马了。”阿多思说。
    “我倒希望多出来的是顶帽子,”达达尼埃说,“我的那顶刚才给打飞了。嗬,多亏我没把
信藏在帽子里面。”
    “没错。可是过会儿要是可怜的波尔托思赶到这儿的话,他会被他们杀死的。”阿莱米
斯说。
    “照我看来,波尔托思估计是已经躺倒了,不然的话,这会儿他也应该和我们在一块儿
了。”阿多思说,“我觉得,那个醉鬼只要一交上手,会比谁都清醒的。”
    他们又疾驰了两个小时,连气也没有喘一下,可是这个时候,那几匹马都已经累得不行
了,眼看着就快支持不住了。
    他们这段路是抄的小路,认为这样可以少惹些麻烦。但是,等到了克雷夫格尔,阿莱米斯
宣布,他无法继续这趟行程了。事实上,受了那么重的伤还能一路坚持到这个地方,如果没有
坚强的毅力支持着,是根本不可能表现出这么潇洒儒雅的举止来的。由于失血过多,阿莱米斯
的脸色自得吓人,多亏巴赞在一旁扶着他,他才能勉强在马背上坐稳而没有摔下来。大家找到
了一家旅店,把他扶下了马,决定由巴赞留在这儿照顾他。同时也说句老实话,一遇上这类遭
遇战,留着巴赞也没有什么用处,反而会碍手碍脚,成为负担。接下来,剩下的人又匆匆忙
忙,继续前进,只盼着在当天能赶到亚眠,在那里过夜。
    “该死的!”现在,原来的大队人马就只剩下两位主人,还有格里莫和布朗谢了。阿多思边
策马狂奔,边诅咒道,“该死!我再也不中那些家伙的圈套了,我发誓,从现在开始到加莱,
我决不开口说一个字,任何人也休想诱使我拔出长剑。我发誓……”
    “誓就别发喽,”达达尼埃说,“还是趁着咱们的马肯往前跑的时候,多赶点路吧。”
    听他这么一说,几个人都用马刺扎了下马肚子,几匹坐骑都痛得狂奔起来。到了午夜时
 分,他们终于赶到r亚眠,在金百合旅店门前下了马。
    看着旅店老板的那副长相,你会觉得世界上不会有比他更加忠厚老实的人了。他一手举着
蜡烛,一手捏着睡帽,笑容可掬地招呼几位夜晚前来投宿的客人。他向阿多思和达达尼埃推荐
了两间客房,但这两个房间恰好分别在旅店的两头,两位先生否决了这个提议。店主人说,那
样的话店里可就提供不出别的让两位贵客人住的房间了。但是两人坚持说,他们一定要住在同
一个房间里,老板只要给他们每人一副床垫就可以了,他们不介意打地铺。店主人费尽口舌,
但仍然瞧不见两人有妥协的表示,*后只好照他们的意思给了他们一间房。
    两个人把床铺好,把房门也从里面关紧了。就在这时候,他们突然听见有人在敲那扇对着
院子的百叶窗。他们高声问道,外面是什么人;窗外的人回答了他们,同时从说话声音中听出
是那两个仆从,于是他们便把窗子打了开来。
    果然,正是布朗谢和格里莫敲的窗子。
    “照看那几匹马的事情,只要格里莫一个人就可以应付了,,’布朗谢说, “ 要是您二位觉得
必要的话,我想在房门口睡,身子横着挡住房门。这么一来,就算是天王老子也没有法子一下
子就冲到您二位面前去了。”
    “那你怎么睡呢?”达达尼埃问道。
    “这不就是张挺好的床吗?”布朗谢回答说。
    同时他指了指地上的一捆麦秸。
    “那就照你说的做吧,”达达尼埃说,‘‘你的话很有道理。我瞧着掌柜的那张脸就心里直腻
味,笑得太甜了。”
    “我也瞧着不舒服。”阿多思说。
    于是,布朗谢从窗口爬了进来,横着躺在房门口;而格里莫则睡在马厩里,因为清晨五点
他就得起身把四匹马准备停当。
    一个晚上安静地过去了;只是在凌晨两点钟有人想来开门,可是布朗谢立刻被惊醒了,同
时喊了一声:“外面是什么人?”于是,来人回答说是找错了房间,就离开了。
    早上四点的时候,马厩里突然喧闹了起来。原来,格里莫想去把那几个照看马厩的伙计给
叫醒过来,末了却挨了人家一顿揍。当达达尼埃他们开窗往外瞧的时候,只瞧见可怜的小伙子
直挺挺地躺在地上,一点知觉也没有,脑袋被叉柄打开了花。
    于是,布朗谢就跑到院里去给马匹备鞍;可是那些马经过长途奔跑已经疲惫得没法动弹
厂。本来呢,还有那匹穆斯克通的坐骑,昨晚空身跑了五六个小时,今天继续赶路应该是不成
问题的。可是,这事偏偏也出了错:那位据说是店主人请来给他自己的马放血的兽医,不知怎
么搞的居然放血放到了穆斯克通的这匹马的身上。
   一切透出了令人不安的气息:当然,这些陆陆续续发生的事情,很可能是恰好碰到了一
起,但是,同样也完全可能是一个蓄意的阴谋。布朗谢向人打听,请问哪里可以买到三匹马
呀?而啊多思和达达尼埃则一起往店门外走去。猜猜他们瞧见了什么:就在大门口,站着两匹
鞍囗齐备,英姿焕发的骏马。这可真是撞上门来的巧事啊。布朗谢问这马的主人现在何处,别
人对他说,马的主人是头天夜里在旅店里过的夜,此刻正在跟店老板结账。    。
      啊多思走过去结账,达达尼埃和布朗谢在店门口等着他。店里人对阿多思说,老板现在在
后面的一个矮屋里,请先生上那儿去找他。
   啊多思一点也没有起疑,毫无防备地走进了那个房间,从兜里掏出两个皮斯托尔准备付
账。屋里只有店主人一个人,坐在柜台的前面,那个柜台的有一个抽屉开了一条缝。阿多思把



作者简介

p> 大仲马(1802—1870),法国19世纪浪漫主义作家。《三个火枪手》是其代表作之。
大仲马想象力丰富,在建构故事情节时往往能匠心

预估到手价 ×

预估到手价是按参与促销活动、以最优惠的购买方案计算出的价格(不含优惠券部分),仅供参考,未必等同于实际到手价。

确定
快速
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