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月娘照眠床
读者评分
4.9分

月娘照眠床

豆瓣8.5分,台湾散文名家简媜的经典美文代表作。以深情的笔调回溯了童年生活的纯真。书中蕴含的感情深刻美好,意象华美,人物和故事细致动人,触动心灵。

1星价 ¥11.2 (3.2折)
2星价¥10.9 定价¥35.0
  • 正版好图书
  • 特价书1折起
  • 满69包邮(新疆、西藏等六省除外,运费14元起)

温馨提示:5折以下图书主要为出版社尾货,大部分为全新,个别图书品相8.9成新、切口有划线标记、光盘等附件不全

商品评论(13条)
ztw***(一星用户)

最喜欢的女作家,句子描写细腻

2021-11-22 22:01:36
0 0
378***(三星用户)

喜欢的散文家

简帧的作品,我要一本一本的学习拜读

2021-11-21 16:57:12
0 0
图文详情
  • ISBN:9787540471026
  • 装帧:简裝本
  • 版次:1
  • 册数:暂无
  • 重量:暂无
  • 印刷次数:1
  • 开本:32开
  • 页数:243
  • 出版时间:2015-03-01
  • 条形码:9787540471026 ; 978-7-5404-7102-6

本书特色

  1、台湾散文名家简媜*经典美文代表作,大陆首度出版。*深情的田园之书、童年之书和岁月之书。
  2、愿一切回忆温柔静好,让每个当下淡定从容。简媜用温柔情怀、唯美笔触,带给读者触及灵魂的阅读感受。书中尤其多与自然有关的美好意象和描写:
  碗公花(牵牛花):是谁家晒了地毯忘记收?搁在篱笆上,又是开花,又是牵扯。
  采蕨日:油嫩嫩的野蕨*爽口,细致得把人的魂都吃出窍。
  竹枝词:竹,只长在两个地方:一是乡下人的屋前屋后,一是有情人的暖暖心田里。
  含笑:生与青春都是人的外衣,在可得与不可得处,若有人来偷摘,不妨含笑。
  桑葚紫衣:夏日桑树溢出了软甜气味,用力吸,还嗅得出酒。一地的紫汁红液!
  3、全彩印制,精美装帧。《月娘照眠床》中选用了30余幅宁静美好的水彩画作,完美呈现简媜笔下如歌如梦的甜美家园和童年记忆。

内容简介

  “每一颗星子都是人间早逝的婴,月娘比生娘还亲。”
  “只有在婴啼的时候,才有白夜,人间男女才弄潮。”
  《月娘 照眠床》是台湾散文名家简媜的经典美文代表作。在简媜的散文创作生涯中有着至为重要的地位。“月娘”是闽南地区对“月亮”的称呼,而“眠床”即为“睡觉的床”。“月娘照眠床”的书名中蕴含着简媜心中*美的故乡意象与岁月情仇。
  《月娘 照眠床》中简媜以深情的笔调回溯了童年生活的纯真。书中蕴含的感情深刻美好,意象华美,人物和故事细致动人,触动心灵。读简媜散文,“如看一路山水,如闻满街市声,如参一路禅意,还可兼想一路心事”。

目录

自序:一定有一条路通往古厝?
碗公花之什
碗公花
茉草
采蕨日
竹枝词
含笑
桑椹紫衣
朱槿墙下,童誓
灶之什

有情石
落雨时的井
稻浪之什
醉卧稻浪
村鸡小唱
大水之什
大水
飞蝶之什
丽花,有你的信
飞蝶
*味,那个*查某
要迎你,缓缓泉流
银针掉地
寻墓人之什
寻墓人
阿歹伯公
月娘之什
月娘照眠床
月魔
展开全部

节选

竹枝词
  竹,只长在两个地方:一是乡下人的屋前屋后,一是有情人的暖暖心田里。
  无论如何,竹,长在我的童年里。
  在家的四周,除了屋子正面一排紧密的短朱槿以外,全种满了竹。于是,自成一个绿意盎然的国度,从此,风风雨雨自有竹来报信。
  在兰阳这样一方多情的天空下,属于竹的故事有多少浪漫可说?我并不知道。在竹风兰雨之下成长的稚童,有多少则奇奇妙妙的童话可说?这我知道。是啊!是啊!且让我数数。
  每当农闲之时,左右邻舍的小孩都会聚在一起玩耍。常常,大家首先想到的便是玩家家酒。于是,五六个小毛头一窝蜂地全集合在竹丛下的那一块大石头上——那是我们的家庭排演处。选出了“新娘子”,选出了“新郎”,又是媒婆又是轿夫,几乎把我们所熟悉的人物都一一轮流去扮演。接下来便是开始办丰富的筵席,每个人分头去找野菜,从含羞草到猪母奶,从松萝到葛藤,从红砖到田土——那是搓汤圆的。一粒粒圆圆的泥团滚上一层红砖粉,便有了娶娘子的喜气。负责办家私的,挤进竹缝间捡破的碗片、盘片,洗一洗当作碗、盘。然后,折竹枝当筷子,那样的一把粗糙竹枝握在手里,彷佛握住了一份团圆的感觉。待一一将竹枝两支一副地搁在石板上时,又彷佛把团聚的温暖一一吩咐下去了,心中总有不止的雀跃与期待。负责装扮新娘的,抽了竹心,趁那样尖嫩嫩的含蓄尚未舒开时,圈一串串圆圈圈,挂满新娘的颈项、环满双手,彷佛这真是人生的大喜之日一般。竹篁下,每年又每年,预演着一出又一出的家庭剧,直到孩童们玩腻。如果这一世,我不披嫁裳,那也不必遗憾,因为,老竹们都看到了,我早已拜过天地。
  我顶爱台风过后的竹丛。后院子全是东倒西歪的断竹;这些断竹都是刚抽高的笋子,每一节都还有一小截淡黄带白的竹肉,嫩得简直用手都可以剥下。阿母往往会用菜刀把那截菁华一圈一圈地切下,浸一天的水,然后拍几个狠狠的红辣椒,炒得烟囱里是冒不完的扑鼻香,比罗东镇上买来的竹笋更诱人馋。我家很少去动刚冒出土的竹笋,“歹竹出好笋”是我们对竹笋的信任,希望它们接下庇荫的责任。看出土的竹笋实在是一种壮观,那样硕壮如一座金字塔似地坐着,让人不禁要想象,冒出的剎那,该是多么隆重的破土典礼啊!
  我虽穷,却拥有过许多竹钱筒。小孩子只要有几毛钱,就像是身怀巨款一般地谨慎。总要求阿母做一个钱筒好藏铜钱。阿母只好拿把锯子锯下两个竹节间的一段竹子,竹管上再锯个小缝,便是一个长长的钱筒。竹筒子里藏满我的宝藏,铜板啦!印有史艳文的糖果纸啦!石片啦!当上下摇着竹筒子时,那样地一阵杂七杂八的声音听在耳朵里,总有忍不住的笑意溢出,觉得自己是个富翁。如今,这些东西全不在了,但想起以前自己天真地去数一棵竹子有多少个竹筒子时,想起自己拿着锯子在竹管上锯个小缝,想把宝藏交给竹子去保管,免得被偷剖了的那份异想天开时,心底忍不住泛出一阵窃笑。竹节教给我的当然不止这些,竹,是植物中的隐士,一节一节都是修养。
  对于竹的回忆,有些是属于皮肉的层次的。那时,*怕的是看到发怒的阿嬷走到竹林下,伸手折竹枝,冲冲地大踏步而来。只有此时,才讨厌竹子。平时趁她不注意,总会大肆搜索,把床头、墙角、桌缘上的竹枝一一折断丢掉,除去心腹大患。虽然如此,后患仍是无穷;谁叫屋前屋后全是竹子,永远有取之不尽的竹枝。我一直不知道台北的母亲用什么打小孩?后来看到姑妈打表弟时,一会儿抓筷子,一会儿找皮带,一会儿又握拖鞋,团团转束手无策貌。我心想:乡下的母亲比城里的妈妈要威风多了,连草木都帮她管教。这就难怪,每次姑妈回台北时,三轮车后面还要带着一小捆竹枝了。
  从来没有一种植物,曾经对我如此地爱之深责之切吧。
  当风起时,便是竹*浪漫时。我常躺卧在眠床上,看天窗上的竹叶婆娑。那种静观窗上碧竹影的心情,总有说不出的心平气和。以前,会想象是风搂着竹叶纤细的柔腰正在舞着,多么活泼的露天舞会。现在,不禁要想象,是否是诗经中的一部陈风,摊在屋顶上,竹叶正一撇一撇地抄写呢!
  当风止时,屋顶上堆满竹叶子,堵住排水管。我爬上屋顶,抱满怀的枯叶,从屋顶洒下,见满天片片,片片翻舞,翻舞而下,又是多么摄人的仙降之姿。
  竹是个音乐家。
  早晨的竹篁里,初醒的叶尖上点点圆露,轻轻走过,总有一两个漏了的音符掉在发上、衣襟。于是,忍不住舒掌等在叶尖下,想偷几个音符匀脸。(丽花说,抹竹露皮肤会细!)至于那首“竹露滴清响”的曲子,只好让太阳自个儿去猜。
  麻雀的家大多在竹丛里,它们总那么巧妙地把稻草窝与竹叶编在一起,也不怕风雨了,自然有一层层的蓑衣防着。当麻雀在电线杆上唱着五线谱时,千片万片的竹叶像千片万片的铜簧,叫那多嘴的风去兴致勃勃地吹着。好一场美妙的演唱!不需要听众,也不需要掌声,这些歌的民族。
  当有一次,阿嬷蹲在田埂上编竹篱笆,叫我抱着竹条、稻草,涉过涨水的春田给她时,我看见田里那一排整齐的竹篱笆的倒影,在微波中曲曲折折,我突然觉得她正在编一座多弦的竖琴,祷祀那掌管五谷的土地之神。属于农人与泥土的秘密,透着那条条竹弦,就这样一一透露了。我不禁感动,何等庄严的春之祀!
  如果,寻找是可能的话,人的一生,也许要找的是,一个心爱的人,一句灵犀相通的话,一样属于天地的宝物,如果万物之情就是这样建立的,我很欣喜,我已有了二又二分之一。
  如果,李白死后,竹便不在唐朝的泥土上;那么,在我家的屋前屋后,竹依然是有故乡的。
  如果,东坡逝后,再没有人对竹而吟,倚竹而叹;那么,且让我的暖暖心里,栽一处茂茂郁郁的竹林。
  我将用想象建一处竹篁农舍,等待另外的二分之一前来。
  ……

相关资料

  ★简媜被公认为三毛之后文笔*令人惊艳的台湾散文大家,她的文字能于饭蔬饮水洞见生命底基,于寻常花草窥视天堂之钥,被誉为台湾散文第三代传人。
  读简媜散文,如看一路山水,如闻满街市声,如参悟一路禅意,还可兼想一路心事。
  ——评论
  ★曾有张爱玲填梦,曾有黄碧云枕眠,曾拥兰成而入云,曾摘海子为锦端,当三毛随荷西沉潜爱底,当木心也不拘年岁安息故里,如今,我还有简媜。
  ——读者评论

作者简介

简媜,本名简敏媜,台湾宜兰冬山人,台湾大学中文系毕业。曾任职联合文学、大雁书店、远流出版社,现专事写作。从事散文创作十余年,路数多变,著有《水问》《只缘身在此山中》《月娘照眠床》《空灵》《下午茶》《梦游书》《胭脂盆地》《女儿红》等散文十余种。曾获时报文学奖等多项文学奖,是台湾文坛*无争议的实力派女作家。

预估到手价 ×

预估到手价是按参与促销活动、以最优惠的购买方案计算出的价格(不含优惠券部分),仅供参考,未必等同于实际到手价。

确定
快速
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