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红楼梦的儿女真情
读者评分
5分

红楼梦的儿女真情

¥22.6 (4.3折) ?
1星价 ¥36.4
2星价¥36.4 定价¥52.0
  • 正版好图书
  • 特价书1折起
  • 满69包邮(新疆、西藏等六省除外,运费14元起)
商品评论(4条)
ztw***(三星用户)

推荐一本好书

很满意的一次购书,值得珍藏!

2022-01-17 21:50:18
0 0
ztw***(三星用户)

学问家读红楼梦

2021-08-08 10:36:24
0 0
图文详情
  • ISBN:9787100119603
  • 装帧:简裝本
  • 版次:1
  • 册数:暂无
  • 重量:暂无
  • 印刷次数:1
  • 开本:32开
  • 页数:306
  • 出版时间:2016-02-01
  • 条形码:9787100119603 ; 978-7-100-11960-3

本书特色

刘梦溪在红楼梦研究方面着力较多,已出版多本有影响的红楼著作。《红楼梦的儿女真情》对《红楼梦》的定位是“中国的爱情宝典”,它从爱的角度出发,分35节对宝黛及相关人物的情感进行解析,对“爱情”这一永恒的主题进行阐释,对今日男女也颇有启示。
1 《红楼梦》是中国的爱情宝典
2 《红楼梦》里的“意淫”是什么意思
3 宝、黛爱情的前世宿因
4 宝黛钗三角纠葛的酝酿与形成
5 《红楼梦》发明的中国式爱情符号
6 陷入“迷眩缠陷”迷局的贾宝玉
7 宝钗、黛玉、湘云为宝玉解悟禅机
8 宝黛**次吵嘴的爆发和平息
9 青春萌动期的宝玉和黛玉
10 宝黛爱情的升华之乐
11 元春给宝黛爱情投下的阴影
12 宝黛爱情遭遇舆论反弹
13 宝黛爱情有无“第四方”因素
14 袭人为何也向宝玉挑战
15 贾宝玉的经典爱情表白“你放心”
16 棒打不回的“儿女真情”
17 贾宝玉“私相传递”和林黛玉的“情解”
18 “木石因缘”和“金玉因缘”的冲突
19 宝黛的爱情波澜缘何归于平静
20 宝钗和黛玉“和解”的心理秘密
……

内容简介

本书主要内容包括: 《红楼梦》是中国的爱情宝典 ; 《红楼梦》里的“意淫”是什么意思 ; 宝黛爱情故事的前世宿因 ; 宝黛钗三角纠葛的酝酿与形成 ; 《红楼梦》发明的中国式爱情符号 ; 宝黛**次吵嘴的爆发和平息等。

前言

  天下的儿女情多有,真情则不可多得。真情必须是把爱作为唯一考量,除此之外不知有其他。爱的标志是知情、知意、知心。而且需要有“敬”的参与,形成爱敬,是为爱的至境。紫鹃姑娘说:“万两黄金容易得,知心一个也难求。”诚哉斯言。这就是为什么古代写儿女情的传奇说部不可胜数,而能写出儿女之真情的百不及一乃至千不及一的缘故。数来数去,唯《红楼梦》是古今不二之选。
  第五回贾宝玉“梦游太虚幻境”,秦可卿带他来到那个人迹罕到的胜境,就听有人作歌曰:“春梦随云散,飞花逐水流,寄言众儿女,何必觅闲愁。”又是对沉迷于情缘梦想里的儿女们的告诫。而第五十回,薛宝琴的咏红梅花诗亦有句:“疏是枝条艳是花,春妆儿女竞奢华。”则写出了青春儿女的美丽与哀愁。第七十四回比较起来不免煞风景,王夫人拿到了傻大姐拾到的绣春囊,误认为是贾琏和王熙凤的闺房之私不慎外泄,因此当着凤姐的面说:“自然是那琏儿不长进下流种子那里弄来。你们又和气,当作一件顽意儿。年轻人儿女闺房私意是有的,你还和我赖。”凤姐自是受了冤枉,但她的机敏和口才能够自证清白,稍加举证和论理,便尽脱干系。
  王夫人此处说的“儿女闺房私意”,也是《红楼梦》所写儿女真情的一种。那是司棋与她的表兄潘又安的爱情,是宝黛爱情之外同样惊心动魄的儿女真情。他们*后双双为爱情而死,是为殉情。还有第三十回“龄官划蔷痴及局外”写的龄官和贾蔷的爱情,在龄官一方也是不折不扣的儿女真情。所以才震撼了情痴情种贾宝玉,悟道似的跟黛玉和袭人说:“昨夜说你们的眼泪单葬我,这就错了。我竟不能全得了。从此后只是各人各得眼泪罢了。”原来他自此深悟:“人生情缘,各有分定。”
  有意思的是第七十九回,贾赦将迎春许给了“中山狼”孙绍祖,贾母心里本来不赞成这桩婚事,但也未予拦阻,原因是老太太知道:“儿女之事,自有天意前因。”是啊!作者不是开卷就向我们交代,宝黛的爱情就是有前世宿因的,一个是绛珠仙草,一个是神瑛侍者,阆苑仙葩和美玉无瑕。但这段奇缘奇遇的儿女真情,却在人间演绎为悲剧:“一个枉自嗟呀,一个空劳牵挂。一个是水中月,一个是镜中花。想眼中能有多少泪珠儿,怎经得秋流到冬尽,春流到夏。”
  《红楼梦》对儿女真情的描写是太令人心醉了。我从小至今,不知读过多少遍《红楼梦》。十几岁的时候读,不明所以,常常跳过许多段落。二三十岁的时候读,爱情的魔力深深吸引住我。但吸引归吸引,实际上并没有明白“红楼”一书的真谛。对理解这部奇书而言,年龄和阅历比知识与学问更其重要。只有经历过爱情,才能知道爱情的滋味。所经历的爱情有多深,对爱情的理解就有多深。宝玉的感叹,贾母的推因,都是在经历之后的悟道参玄。然而《红楼梦》所呈现所给予的,永远比你知道的还要多,比你理解的还要深。别的不说,但是作者在书前特地饶有新意地标示出来的“儿女真情”,我们可敢说已经读懂?
  本书内容主要围绕宝黛之间的爱情故事,并侧重爱情心理的展开过程。但宝黛爱情的背景和其他相关人物也无法不涉及到。文章不是一时所写,内容却具有故事情节的连贯性。很多年前我写过一本书叫《情问红楼》,与本书不无重叠之处,但在写法上却不相同。本书的每一篇文章,都有相对独立的性质。不读全书,选读其中某一篇,也不致觉得前言不搭后语。新写的文字也不少。细心的读者略经翻检即可辨识。

目录

引言
大观园里和大观园外 / 1
一 《红楼梦》是中国的爱情宝典 / 19
二 《红楼梦》里的“意淫”是什么意思 / 26
三 宝黛爱情故事的前世宿因 / 32
四 宝黛钗三角纠葛的酝酿与形成 / 38
五 《红楼梦》发明的中国式爱情符号 / 41
六 宝黛**次吵嘴的爆发和平息 / 49
七 陷入“迷眩缠陷”爱情迷局的贾宝玉 / 53
八 贾宝玉为何“放声大哭” / 59
九 青春萌动期的宝玉和黛玉 / 66
十 “葬花吟”和宝黛爱情的诗意升华 / 74
十一 宝黛爱情的升华之乐 / 81
十二 元春给宝黛爱情投下的阴影 / 84
十三 宝黛爱情遭遇舆论反弹 / 88
十四 宝钗对宝黛爱情的“无情打击” / 93
十五 宝黛爱情有无“第四方”因素 / 97
十六 宝黛的真情相爱和“假意试探” / 102
十七 宝黛和紫鹃袭人一起“无言对泣” / 108
十八 宝玉的经典爱情表白“你放心” / 113
十九 棒打不回的“儿女真情” / 120
二十 宝玉“私相传递”和黛玉的“情解” / 128
二一 “木石因缘”和“金玉因缘”的冲突 / 132
二二 宝黛的爱情波澜缘何归于平静 / 139
二三 宝钗和黛玉“和解”的心理秘密 / 146
二四 贾母对宝黛爱情的真实态度 / 154
二五 紫鹃试情和宝玉突发“歇斯底里” / 163
二六 宝玉“歇斯底里”的后续故事 / 172
二七 “万两黄金容易得,知心一个也难求” / 177
二八 薛姨妈安的是什么心 / 180
二九 林黛玉《桃花行》和宝黛爱情的新境界 / 187
三十 《红楼梦》原作者笔下的宝黛爱情结局 / 193
三一 《红楼梦》的儿女痴情—龄官和贾蔷 / 201
三二 《红楼梦》的儿女痴情—司棋与潘又安 / 208
三三 晴雯和宝玉的清白纯洁之爱 / 217
三四 晴雯和袭人的直曲清浊之分 / 228
三五 晴雯对小丫头的“怒其不争” / 238
三六 《红楼》女性谁*美 / 249
三七 薛宝钗的美好看吗 / 256
三八 《红楼梦》诸钗是“大脚”还是“小脚” / 259
三九 《红楼梦》为何对“妾”*不怀好感 / 266
四十 《红楼梦》里说“真假” / 269
四一 《牡丹亭》与《红楼梦》怎样写“情” / 273
四二 爱为何物 / 289
跋尾 / 300
展开全部

节选

文摘一:
  男女之间的爱情,由相悦、相知到相爱,是极其复杂的心理体验过程。当事的一方总是要不停地追问:这是真的吗?难道我有这样幸运吗?爱情会是如此容易地到来吗?难道他不爱别人只是爱我吗?是不是我错会了他的用意?等等。而在中国传统社会,作这样发问的常常是女方。
  当黛玉意识到宝玉是自己的真知己的时候,就已经在作这样的发问了。但光是自己单方面的追问和确定,还不算数,还需要对方的表白、承诺和发誓。黛玉的经常誓言是,如果得不到爱情,还不如死了。宝玉的誓言是:“你死了,我作和尚。”爱情需要表白。知道了,意识到了,感受到了,还不行。还需要对方说出来,说明确,亲自告诉自己。这就是恋爱双方的“交心”。也就是说,男女相爱单是情感的交流还不够,还要有心的交换和呼唤。
  当林黛玉听到宝、湘、袭的谈话,已经抽身回去的时候,宝玉正好出来,他看见前面慢慢走着的是林黛玉,而且像是正在哭着。他赶上来安慰:“妹妹往哪里去?怎么又哭了?”黛玉回头见是宝玉,勉强笑道:“好好的,我何曾哭了。”
  请注意,黛玉如果不是玩笑的时候,很少这样笑着和宝玉说话。她的“勉强笑道”,是因为心里保存着刚才得到的知己的暖意。宝玉禁不住抬手替黛玉拭泪,黛玉后退了一下,说:“你又要死了!作什么这么动手动脚的!”宝玉知道黛玉没有生他的气,便笑道:“说话忘了情,不觉的动了手,也就顾不得死活。”
  黛玉下面该说什么话应对呢?不料她又说了要命的话。她说:“你死了倒不值什么,只是丢下了什么‘金’,又是什么麒麟,可怎么样呢?”一下又说急了宝玉,赶上来问道:“你还说这话,到底是咒我还是气我呢?”黛玉见宝玉这样问她,方才想起了上次的事,后悔自己说造次了,于是笑道:“你别着急,我原说错了。这有什么的,筋都暴起来,急的一脸汗!”
  通部《红楼梦》中,这是黛玉向宝玉**次道歉。
  虽然黛玉是笑着说的,但我们感到的是悲和哀,是阵阵的辛酸,为黛玉,也为宝黛的爱情。
  而接下去的情节,就是《红楼梦》中有名的“诉肺腑”了。
  且看书中是怎么个写法——
  (黛玉)一面说,一面禁不住近前伸手替他拭面上的汗。宝玉瞅了半天,方说道“你放心”三个字。林黛玉听了,怔了半天,方说道:“我有什么不放心的?我不明白这话。你倒说说怎么放心不放心?”宝玉叹了一口气,问道:“你果不明白这话?难道我素日在你身上的心都有错了?连你的意思若体贴不着,就难怪你天天为我生气了。”林黛玉道:“果然我不明白放心不放心的话。”宝玉点头叹道:“好妹妹,你别哄我。果然不明白这话,不但我素日之意白用了,且连你素日待我之意也都辜负了。你皆因总是不放心的原故,才弄了一身病。但凡宽慰些,这病也不得一日重似一日。”林黛玉听了这话,如轰雷掣电,细细思之,竟比自己肺腑中掏出来的还觉恳切,竟有万句言语,满心要说,只是半个字也不能吐,却怔怔的望着他。此时宝玉心中也有万句言语,不知从那一句上说起,却也怔怔的望着黛玉。两个人怔了半天,林黛玉只咳了一声,两眼不觉滚下泪来,回身便要走。宝玉忙上前拉住,说道:“好妹妹,且略站住,我说一句话再走。”林黛玉一面拭泪,一面将手推开,说道:“有什么可说的。你的话我早知道了!”口里说着,却头也不回竟去了。
  “惊心动魄”四个字也不足以形容这段文字的情感冲力。
  贾宝玉和林黛玉的爱情,已经有了现代自由恋爱的意味,他们是在未经双方亲长同意和允许的情况下,自己本能地去追寻爱情,是不知不觉自然而然发生的爱情。但他们又是在中国传统社会形态框架内发生的爱情,是十八世纪中期亦即清朝中叶的世家大族里面的爱情,所以爱情表白的方式带有十足的中国文化的特点。
  宝玉的表白只有三个字:“你放心!”这比西方的恋爱男女常说的“我爱你”,内涵要丰富得多也深刻得多。它包含着决心、誓言、宣示、信任、责任诸多内容。“我爱你”,是一方对另一方的情感趋向的单一表达;“你放心”,是对双方融化在一起的爱的情感的概括。“我爱你”的情感分量比较轻泛,“你放心”的情感分量凝重而深挚。“我爱你”可能是刹那间的情感流露,“你放心”是海枯石烂不变心的情感誓言。黛玉被宝玉的真诚表白深深震撼,书中用“轰雷掣电”给以形容,再恰当不过。黛玉虽有万句言语,却不能吐出半个字来,只剩下怔怔地望着宝玉。宝玉也是心有万千话语,不知从哪一句说起,也只是怔怔地望着黛玉。
  两个人的心完全融化在一起,语言已经失却固有的功用。
  文摘二:
  就在宝玉挨打的第二天上午,贾母带着凤姐和王夫人等到怡红院看宝玉,随后宝钗和她母亲薛姨妈也来了。虽说是看宝玉的伤痛,因为有凤姐在,便满屋的欢声笑语。宝钗看准机会,笑说:“我来了这么多年,留神看起来,凤丫头凭他怎么巧,再巧不过老太太。”明显地是当面奉承的话,但贾母听了却很喜欢。接着又说起有人嘴乖巧、有人不大说话的话题,宝玉想引贾母夸奖一下黛玉,便说:“若是单是会说话的可疼,这些姊妹里头只有凤姐姐和林妹妹可疼了。”结果贾母不但没有夸奖黛玉,反而说出了对宝、黛爱情而言称得上风云变色的话。贾母说:
  提起姊妹,不是我当着姨太太的面奉承,千真万真,从我们家四个女孩算起,全不如宝丫头。
  试想这是何等重要的宣布!第二十八回元春从宫里送端阳礼品,独宝钗和宝玉的一样多,已经是天大的信息了。但贾母一直没有明确的态度,甚至宝黛吵架贾母说了“不是冤家不聚头”的话,反而使人发生错觉,以为老太太是袒护黛玉的。这回态度明确了:贾母对钗、黛做出了倾向性选择——肯定宝钗,而排除了她的外孙女林黛玉。王熙凤对薛姨妈“动手动脚”的反常态度,就是由此而来。
  不仅如此,宝玉挨打后的几天,王熙凤、王夫人、薛姨妈、宝钗、袭人等的往来也似乎格外热络。当天把宝玉抬到贾母房中的时候,书中特意交代:“此时薛姨妈同宝钗、香菱、袭人、史湘云也都在这里。”这样的名单排列,史湘云只是个陪衬。问题是为什么把袭人和薛宝钗一家人列在了一起。不要认为可能是作者写错了。毋宁说倒是作者的特笔。而且为宝玉挨打的事,薛家也闹腾了一阵子。
  宝钗风闻蒋玉函一案,似乎与薛蟠有关,因此回家婉转地探听薛蟠的口气。薛姨妈也在旁助阵,结果把薛老大急个猴跳,索性直接挑明薛家的一宗隐秘。他对宝钗说:“我早知道你的心了。从前妈和我说,你这金要拣有玉的才可正配,你留了心,见宝玉有那劳什骨子,你自然如今行动护着他。”这话虽然刺痛了宝钗,惹怒了薛姨妈,但传递的信息应该是可靠的**手材料。而且,连宝钗的丫鬟莺儿也出动了,让他到怡红院帮袭人给宝玉打络子。贾母也知道了此事,嘱咐宝钗:“好孩子,叫他来替你兄弟做几根。你要无人使唤,我那里闲着的丫头多呢,你喜欢谁,只管叫了来使唤。”对宝钗表现出格外的照顾与爱惜。
  这还不算,贾母、王夫人、王熙凤、李纨、探春、惜春、史湘云、薛宝钗、薛姨妈等看完宝玉,一起聚集在王夫人的上房,还喜笑欢圆地吃了一顿意味深长的早饭。名义是大家同来品尝宝玉点的精巧的荷叶羹,可谁都知道,时间恰好在贾母大赞宝钗之后的**顿餐饭,前后差不了一袋烟的工夫。书中一再叙述,贾母“与薛姨妈分宾主坐了”“上面两双是贾母和薛姨妈”。对宝钗也是一提再提,现代一点的说法,宝钗名字的现场引用频率显然有所增加。薛家的地位仿佛一下子提升了许多。这次重要的聚会,黛玉居然不在。书中说:“林黛玉自不消说,平素十顿饭只好吃五顿,众人也不着急了。”众人可以不那么着急,难道老祖宗对自己的亲外孙女十顿只吃五顿饭,也一点不着急吗?问题是这顿特殊的饭局,贾母并不一定希望黛玉也在场。
  而且向来以矜持著名的薛宝钗,居然在饭局之后又来到了怡红院,和莺儿一起商量如何打络子。而莺儿正在对宝玉说:“你还不知道我们姑娘有几样世人都没有的好处呢,模样儿还在其次。”话没说完,宝钗就来了。宝钗是要打个络子把宝玉的通灵玉络上。看来宝姑娘对宝玉的“玉” 确实情有独钟,已经钟情得不知避嫌了。呵,对了,有贾母的当众宣示,她自然也就不必避嫌了。至于要打个络子把宝玉的通灵玉络上,在文学意象上是否有牢牢地拴住宝玉之意,敏感的读者无法不做这方面的猜想。只可惜宝钗的努力虽得到元春、贾母、王夫人等有势力的人支持,效果却适得其反。宝玉偶尔对宝钗也略动一点爱怜之心,却丝毫动摇不了他对林黛玉的真挚爱情。
  ……

作者简介

刘梦溪,原籍山东黄县,1941年生于辽宁。现为中国艺术研究院终身研究员、中国文化研究所所长、《中国文化》杂志创办人兼主编、艺术美学暨文学思想史方向博士生导师,2011年被聘为中央文史研究馆馆员。
刘梦溪早年研究文学,包括中国古典文学和现当代文学,同时研究文学理论和文学思想史;后转入文化史、学术史和近现代学术思想的研究,并关注当代文化建构和文化批评。素以学风严谨、思想明通著称,所涉猎的学术领域均有著作出版,是当代有影响的文史学者和文化学者。

预估到手价 ×

预估到手价是按参与促销活动、以最优惠的购买方案计算出的价格(不含优惠券部分),仅供参考,未必等同于实际到手价。

确定
快速
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