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意外的旅客
读者评分
5分

意外的旅客

¥13.3 (2.7折) ?
1星价 ¥17.8
2星价¥17.8 定价¥49.5

温馨提示:5折以下图书主要为出版社尾货,大部分为全新,个别图书品相8-9成新、切口有划线标记、光盘等附件不全

商品评论(1条)
ztw***(一星用户)

男主说他是被推着做选择 但更像是关上一扇门转身就能推开另一扇门走进去。他们兄妹四人才是最适合的组合 不是贬义。

2022-07-11 22:54:16
0 0
图文详情
  • ISBN:9787530672617
  • 装帧:简裝本
  • 版次:1
  • 册数:暂无
  • 重量:暂无
  • 印刷次数:1
  • 开本:32开
  • 页数:429
  • 出版时间:2017-07-01
  • 条形码:9787530672617 ; 978-7-5306-7261-7

本书特色

★普利策奖得主、《思家小馆的晚餐》作者安·泰勒代表作
★生命是无法预先安排的旅程,下一步,终究要你自己来选
★获全美书评人协会奖、大使图书奖,改编电影提名奥斯卡金像奖
★前一秒你可能正因为这部小说开怀大笑,下一秒也许就湿了眼眶
★美国媒体盛赞:如果没有安·泰勒,美国小说界将是一个无比荒凉的地方
★知名设计师精致装帧,阅读与视觉双重享受

内容简介

《意外的旅客》是安·泰勒的代表作,获全美书评人协会奖、大使图书奖。
梅肯·利瑞擅长撰写无微不至的旅行指南,他心中的理想生活是一切中规中矩,像裹在胶囊里那样过一辈子。然而,十二岁的儿子伊森忽然被持枪劫匪杀害了,他的死摧毁了原本平静的生活。妻子莎拉搬离家中,梅肯成了单身汉。
经历了突发的一系列变故,伊森养的小狗爱德华像疯了一样乱叫乱咬人。梅肯舍不得扔掉儿子的狗,只好求助于一位个性十足的女驯狗师,生活从此被翻天覆地地改变……
人生没有指南,它是无法预先安排的旅程,下一步终究要你自己来选。

节选

他们俩本应在海边玩一个星期的,但两人都没有心情待下去了,于是决定提前返回。梅肯开着车。莎拉坐在他旁边,头靠在车窗上。透过她乱蓬蓬的棕色鬈发,可以零星地看到阴沉的天空。
梅肯穿着一套正式的夏季西装,他在旅途中常穿这样的衣服。他总是说,出游时穿西装比穿牛仔裤合乎情理多了。他讨厌牛仔裤硬邦邦的接缝,也不喜欢那上面的铆钉。莎拉穿着一条无肩带绒布沙滩裙。旁人可能会以为他们刚从两个完全不同的地方旅行归来。莎拉晒黑了,梅肯却没有。他身材高挑,苍白的脸上有一双灰色的眼睛,浅色直发理成极短的板寸。他皮肤偏薄,很容易晒伤,因此,每当他见到正午的阳光,都会避之不及。
车子驶过高速公路的岔路口后不久,天色已近乎全黑,几颗大大的雨滴飞溅在挡风玻璃上。莎拉坐直了身子,说:“希望不要下雨才好。”
梅肯答道:“我觉得下点雨也没什么。”
莎拉往后挪了挪,重新靠在椅背上,但眼睛一直盯着前方的路。
那是一个星期四的早晨,路上车辆稀少。他们超过了一辆皮卡,紧接着又超过了一辆贴满各种景区纪念贴的小货车。挡风玻璃上的雨点愈发密集。梅肯打开雨刷器。雨刷左右摇摆着,让人昏昏欲睡,雨滴又轻又密地敲打着车顶。时不时地还会有风吹过。公路两旁长长的浅绿色草叶被雨水压倒在地。倾斜的雨丝落在泊船场、贮木场和家具特卖场上空,这些地方看起来阴沉沉的,像是已经被雨淋了一段时间。
莎拉问:“你看得清吗?”
“当然,”梅肯说,“这没什么。”
他们跟在一辆拖车后面,弧形的水花从拖车的后轮处喷溅出来。梅肯让车子左拐,超了过去。扬起的水花一度遮蔽了他们的视线,直到拖车被甩到后面,视线才清晰起来。
莎拉一只手紧紧抓住仪表板。
她抱怨道:“真不知道你是怎么看清的。”
“或许你该戴上眼镜。”
“我戴上眼镜能帮你看清东西吗?”
“不是帮我,是帮你自个儿,”梅肯说,“你一直盯着挡风玻璃,可你没有看路。”
莎拉依旧紧紧抓着仪表板。她的脸宽广平滑,给人镇静的感觉,但如果你仔细端详就会发现,此刻她的眼角其实是紧绷的。
密闭的车厢就像一个房间。他们俩呼出的气息让车窗蒙上了一层雾气。早些时候,他们开过空调,还残留在车厢里的几丝人造寒气很快变得湿冷,还带着一股霉味。车子在一段高架桥下的通道里飞驰而过。那一瞬间,雨蓦地停了。莎拉松了一口气,但这口气还没舒完,雨水击打车顶的声音便又响了起来。她转过身,恋恋不舍地望着那段桥下通道。梅肯加速向前,双手放松地搭在方向盘上。
“你刚才看见那个骑摩托车的男孩没有?”莎拉问。她不得不拉大嗓门:持续不断的雨声正渐渐将他们吞没。
“哪个男孩?”
“就是那个把摩托车停在桥下通道的。”
“今天这样的天气骑摩托,简直是疯了,”梅肯评论道,“在任何时候,骑摩托车都是疯子才会干的事。那样的话,你就把自己完完全全地暴露在日晒雨淋之下了。”
“我们也可以像他一样,”莎拉说,“把车子停下来,等雨停了再出发。”
“莎拉,如果我觉得会有一丁点危险的话,早就停车了。”
“好吧,可我不知道你会这么想。”莎拉答道。
他们经过一片田地,这里大雨滂沱,一层一层的雨幕把玉米秆击倒在地,积水淹没了印着车辙的泥土。大片的水花狠狠地拍打着挡风玻璃。梅肯把雨刷的频率调成了高速。
“我不知道你会那么在乎,”莎拉说,“你真在乎吗?”
梅肯问:“在乎?”
“那天,我跟你说:‘梅肯,伊森死后,我有时会想人生到底有没有意义。’记得你是怎么回答的吗?”
“这个,我一下子真说不上来。”梅肯说。
“你说:‘亲爱的,老实说,我从来都不觉得人生能有多大意义。’这是你的原话,一字不差。”
“嗯……”
“而且你连这么说有什么问题都不知道。”
“对,我真的不知道。”梅肯说。
他们从一排停在路边的汽车旁经过,这些车的车窗都不透明,雨水击打在反光的汽车外壳上,溅起浅浅的水花。其中一辆车稍微有些歪斜,摇摇欲坠,像快要掉进沟里似的,而沟里的泥水正在肆意翻滚奔腾。梅肯并没有放慢车速。
“你从来都不会安慰人,梅肯。”莎拉说。
“亲爱的,我就是在安慰你啊。”
“你只是在延续之前的那套活法,日复一日地重复着你的那些小规矩,那些让人难受的习惯。你根本不能让我过得舒心。”
“我不也需要安慰吗?”梅肯问,“你不是一个人,莎拉。我不明白,为什么你觉得只有你自己失去了什么。”
“好吧,但我有时就是这么觉得的。”莎拉说。
他们俩沉默了一会儿。路中间的一个大水坑似乎撞到了车子底部,整辆车被猛地撞向右边。梅肯的脚在刹车上缓慢地一踩一放,又接着往前开。
“就拿这场雨来说,”莎拉说,“你明知下雨会让我紧张。等雨停了再走有什么坏处?你本可以表现得更关心我。你本可以告诉我,这个问题我们一起面对。”
梅肯眯着眼,想透过挡风玻璃往前看,哗哗直流的雨水让挡风玻璃变得如大理石般纹路杂乱。他说:“我有自己的方式,莎拉。你明明知道我开车有自己的套路。”
“你和你的那堆套路!”
“况且,”他继续说道,“假如你真觉得人生没有任何意义,那我真的搞不懂为什么一阵暴风雨会让你那么紧张。”
莎拉重重地靠在座椅上。
“你看看那边!”他说,“那家人的停车场里,一间活动房被雨水从这头冲到了那头。”
“梅肯,我想离婚。”莎拉突然对他说。
梅肯减慢车速,匆匆瞥了她一眼。“你说什么?”他问。车子突然一拐,他不得不扭过头直视前方。“我说了什么不该说的?”他问,“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
“我就是没法再和你一起生活了。”莎拉说。
梅肯继续凝视着前方的路,但他的鼻子看上去似乎更尖,颜色也愈发苍白了,好像脸部皮肤被拉紧了一样。他清了清嗓子,说:“亲爱的,你听我说。这一年来我们走得很艰难,我们过得不容易。失去孩子的人常常会有这种感觉;大家都这么说;每个人都说,发生这种事会给婚姻带来可怕的压力——”
“回去以后,我会尽快给自己找个地方住的。”莎拉对他说。
“找个地方自己住。”梅肯重复着她的话,但声音很小。雨水重重地砸在车顶上,发出阵阵巨响,他仿佛只是在无声地蠕动嘴唇。“好吧,”他说,“没问题,如果你真想这么做。”
“房子留给你,”莎拉说,“因为你向来讨厌搬来搬去。”
不知为何,这句话终于让她崩溃了。她猛地转过身去。梅肯打开右转灯,把车开进一家德士古加油站,在屋檐底下停下来,熄掉了引擎。他用手掌揉搓着膝盖。莎拉则蜷缩在她的角落里。雨水敲打着他们头顶上方高高的屋檐,发出这沉默中唯一的声响。

作者简介

安·泰勒(AnneTyler),美国当代小说家、文学评论家。生于1941年,毕业于美国杜克大学,20世纪60年代开始写作。她以机敏开放的笔调探讨婚姻、家庭关系,成功塑造普通人的形象,并擅长还原日常细节。曾获普利策奖、大使图书奖等。已出版小说21部,代表作为《思家小馆的晚餐》《呼吸课》《意外的旅客》。

预估到手价 ×

预估到手价是按参与促销活动、以最优惠的购买方案计算出的价格(不含优惠券部分),仅供参考,未必等同于实际到手价。

确定
快速
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