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被诅咒的要塞

被诅咒的要塞

1星价 ¥18.2 (3.8折)
2星价¥17.8 定价¥48.0
  • 正版好图书
  • 特价书1折起
  • 满69包邮(新疆、西藏等六省除外,运费14元起)

温馨提示:5折以下图书主要为出版社尾货,大部分为全新,个别图书品相8.9成新、切口有划线标记、光盘等附件不全

暂无评论
图文详情
  • ISBN:9787516819371
  • 装帧:暂无
  • 版次:暂无
  • 册数:暂无
  • 重量:暂无
  • 印刷次数:暂无
  • 开本:16开
  • 页数:336
  • 出版时间:2018-08-01
  • 条形码:9787516819371 ; 978-7-5168-1937-1

本书特色

抗战胜利后,一支不肯投降的日本兵小队、隐匿老林几百年的淘金族、彪悍的土匪、国家地质队员、本应超脱世外的道士,穷苦逃荒的老百姓,他们的命运无奈地被裹挟进那个特定的历史环境中,在东北老林和神秘的地下要塞里上演着国仇家恨的悲壮战斗。个体生命的遭遇和挣扎,多方力量的博弈和撕扯,凸显了小人物在历史旋涡中的无力和苦难,发人深省,给人强烈的心灵震撼。

内容简介

一九四七年,张凯一家三口逃荒到东北,好不容易找到兄弟住的窝棚,兄弟一家人却无影无踪。当天半夜,有人敲门讨水喝,张凯一家胆战心惊。来人走后,他惊出一身冷汗,深山老林,人烟绝迹,半夜过路人?不成想,第二天晚上就出事了。张凯中了调虎离山之计,妻女被掳,自己差点被人形怪物拖进山洞。 张凯下山报警,竟在警局遭到暗杀。他拼命逃出后,偶遇一位进山的巫师,说要去破除日本巫师留在此地的死咒,以活世人。张凯决定和巫师一起进山,找寻妻女和兄弟一家。他们在山里陆续遇到了假扮的老道长、遭遇诡异事件后幸存下来的地质队员、彪悍的土匪、神秘的金人等等。在这片诡异的老林里,他们为生存挣扎、互相杀戮。老林容纳了几百年来山外世界容纳不了的历史结节,各种怪异人物、与俗世迥异的丛林规矩、盘综错节的历史沿革、惨烈的历史博弈,在这里血腥演绎。 经过残酷的猎杀之后,他们终于明白,被诅咒的要塞,才是决定他们生死存亡的关键……

目录

**章 深山里的乞丐
**节 楔子/第二节 奇怪的乞丐/第三节 灰熊/第四节 妻女失踪/第五节 报警/第六节 萨满巫师/第七节 鬼巡逻/第八节 空营地/第九节 来自地狱的声音
第二章 是人还是鬼
**节 寻找道长/第二节 奔跑的人和手/第三节 地质队奇遇/第四节 道长和巫师/第五节 女人的身影/第六节 裂谷里的尸体/第七节 茅屋里的大仙
第三章 迷路
**节 招手的女子/第二节 跟踪/第三节 吊满尸体的房间/第四节 日本老兵/第五节 兄弟相认/第六节 洞里的骷髅/第七节 老林女鬼/第八节 陷阱
第四章 报案
**节 重返道观/第二节 道士的尸体/第三节 林中惨叫/第四节 救人/第五节 出山/第六节 自己人/第七节 逃离警察局/第八节 灵虚道长
第五章 腹背受敌
**节 杀狗/第二节 隐秘洞口/第三节 悬洞的秘密/第四节 会合/第五节 金人杀手/第六节 人心惶惶/第七节 李菲被抓/第八节 吃鱼/第九节 真相
第六章 赌局
**节 我相信他/第二节 甩金河/第三节 埋人/第四节 探虎穴/第五节 道长杀人/第六节 失忆的日本人/第七节 张日杀人/第八节 闹鬼/第九节 暴露
第七章 山虎
**节 坐着的骷髅/第二节 跟踪的日本人/第三节 大草甸子/第四节 野人/第五节 山洞里的声音/第六节 行刑/第七节 服毒
第八章 夜战
**节 上阵/第二节 诱饵/第三节 多疑的大当家/第四节 造反/第五节 二当家之死/第六节 救人/第七节 火光/第八节 神秘木刻楞/第九节 毒发
第九章 金人
**节 鬼林子/第二节 杀人机关/第三节 阿坝族长/第四节 寨子里的人影/第五节 山虎帮入侵/第六节 神秘人物/第七节 王进的真实身分/第八节 说服大当家
第十章 还击
**节 联合行动/第二节 险恶招数/第三节 金人*后之战/第四节 大当家之死/第五节 诡异的投降/第六节 毒蛇袭击/第七节 暗流/第八节 养蛇人/第九节 一计不成/第十节 除掉藤森/第十一节 李菲受伤/第十二节 铲除特务/第十三节 大结局

展开全部

节选

  ★张凯把衣服在外面的一根竹竿上晾着,太阳还没有落山,衣服就晒干了。  穿上自己的干净衣服,张凯又做了饭吃了,就端着枪,坐在外面等人。  他等张雷,等那个来要过饭的人,等那些引诱他跟踪之后把老婆孩子抢去的人。现在他穿得干干净净,吃得饱饱的,身上充满了力量,还有枪,也知道了山林里的凶险,他是从那些凶险中爬出来的人了,他知道害怕是没有用的,他需要知道真相。因此他等着一个能告诉他真相的人。  然而,他一直等到半夜,等得他疲惫不堪,依旧没有人来找他。别说人了,连只兔子都没有见到。  ★这是一段非常崎岖的路。河的这一边虽然没有悬崖峭壁,却沟壑纵横,树木横七竖八,倒着的、竖着的,什么样的都有。因为雾气太大,视野太差,很多次老道长都碰到了树上。张雷就替代了老道长,走在*前面。  张雷自从跟着师父学打猎,在这树林里也混了近二十年了,从来就没有见到过这么邪性的雾。这些雾好像想把人吃了。不,就像是已经把人吃了,现在他们已经在大雾的身体里了。  张凯说:“我感觉这雾气就像是诸葛亮的八卦阵,杀气腾腾。”  “诸葛亮应该没到这地方来过。”张雷笑了笑。  “我是说像。我感觉这地方好像被人设计过一样。”张凯说。  “大哥,别说得那么玄乎,谁能设计这原始森林啊?要说设计,只能是山神爷,是……”  张雷说不出话来了。因为在他的眼前,站了一个人,一个高高大大、面目不清、头发披散如垂柳一般的男人。这男人*让人难忘的不是他的头发,而是胡须。他的胡须几乎长满了整个脸庞。因为大雾的原因,张雷发现他的时候,两人已经距离不到一米了。  张雷站住了,下意识地用手去摸枪,却没敢摘下来。那人目光冰冷地看着张雷和他身后不断涌上来的几个人。  几个人就这样一齐站到了这个野人一般的人面前。  “野人”逐个打量着大家。他走到张秀丽和李菲面前的时候,停下了脚步,很好奇地看着她们。张凯把张秀丽挡在一边,自己朝“野人”走近了一步。“野人”笑了笑,那笑容竟然很柔和。  ★杂树林里非常难走。几个人才走了一会儿,就感觉到筋疲力尽了。那些密密麻麻的、各种各样的杂树,把整片林子编成了渔网,千万层的渔网,几乎让他们有绝望的感觉。  幸亏有那把山西人送的大刀,张日把它当成了砍刀,实在无法通过的地方,他就挥刀乱砍。  他们在杂树林里折腾了大半天,老道长觉得应该到这片树林的边缘了,却发现自己来到了刚刚经过的地方。因为那里有张日砍**刀的时候,一棵没有砍断的橡子树。  老道长看着这棵橡子树,喃喃地说:“难道这是传说中的鬼林子?”  张雷听了这话大惊:“您说什么,这是鬼林子?”  张凯看着阳光明媚的树林:“好好的大白天,这林子里连声鸟叫都没有,更没有鬼了,什么鬼林子啊?”  老道长却是非常惊皇的样子,他问张凯等人:“刚才你们觉得咱拐弯了吗?”  张凯说:“没有,咱是一直朝前走的啊。”  大家也都沉默着,表示同意。  老道长指着那棵没有完全砍倒的橡子树说:“看到没有,这就是张日砍倒的,如果咱是一直朝前走,怎么会走回来?”  张凯不相信地看了看那棵树:“不可能吧?咱走的是直线,怎么能回头?”  “是鬼林子。”李菲插话说,“真的是鬼林子。我听一个老地质队老师说过,鬼林子就是让人一直在树林里转圈,自己却感到是一直朝前走。”  张凯问:“就是‘鬼打墙’?”  李菲说:“这个不是‘鬼打墙’,比‘鬼打墙’难对付多了。‘鬼打墙’是晚上出现的情况,白天就没了。鬼林子则不是,它是永远走不出来的。进了鬼林子,很少有人能活着出来。”  张凯说:“既然你知道的这么多,那你有没有办法从鬼林子里走出去?人总应该比这些树聪明吧?”  李菲摇摇头:“我不知道有什么办法能破解。你们注意到没有,咱自从进入这片林子,就没有看到一种动物。在别的地方那么常见的山鸡、兔子、各种鸟儿,在这里一只都没有。”  大家都四下看,真的没有,自从进了这林子,什么动物都没有看到。  张雷说:“我听我师父说起过鬼林子,他说能走出鬼林子的只有一种人,就是又聋又瞎又哑巴的人。”  张凯想了想:“这种人可真不好找。”  张凯说:“咱有破解的办法啊,咱可以回去,从白桦林朝前走啊。”  老道长说:“不行。当年我跟着阿坝族长就是走到那块大山石前拐弯,从这杂树林里走的。我当时也问阿坝族长,为什么不从白桦林走,阿坝族长说,再朝前走,就是去地狱的路了。”  ★两个日本人似乎也很害怕,他们边走边仔细观察着四周的动静。他们终于各自走到一棵白桦树下,抽出了长刀。  “他们要砍树?”  此时,从天边传来了一声令人恐怖的闷响。这声闷响清晰如惊雷,也犹如许多人在推着一扇多年没有启动的大铁门,沉重之极。  那两个人刚要跑,突然一把庞大的犹如猪八戒扛的钉耙一样的东西从天而降。这个大铁家伙带着风声,迅疾无比,一米多长的三根大铁刺刺穿了**个人的小腹,紧接着刺穿了第二个人的胸部,把两人像串糖球一样穿在一起。鲜血从两人身上的窟窿眼里哗哗地往外流。这两人一开始好像没觉得疼,拼命地想把自己从巨大的耙齿上摘下来,就像被穿在绳上的蚂蚱一样。他们徒劳地挣扎了一会儿,突然惨叫起来。  不过没叫几声,那叫声就戛然而止。  同时这把巨大的钉耙已经飞到了半空,耙齿朝下。两个人也从耙齿上掉了下来,“砰砰”两声摔在地上。  耙齿神奇地消失了。只剩下两具一动不动的尸体,仿佛特意向大家做个说明。  这一幕,太过惊心动魄。张凯六人好长时间都没有说话,大家都感觉到了一种接受不了的压力,在压迫着他们的心脏,让他们几乎无法呼吸。  过了一会儿,张雷首先坐了起来,大口呼吸着。张凯也坐起来。李菲喃喃地说:“太可怕了。”  李菲的话虽然没有什么意义,却让大家感到她的话像是几块石头,把企图压垮他们的无形压力凿出了几个洞口。  张凯惊惧地看着杂树林。现在,他才感到那片阴气森森的杂树林还是比较可爱的。  ……

作者简介

夏龙河,山东莱阳人,天下书盟小说网签约作家,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报告文学学会委员,山东省作家协会网络文学创作委员会委员。至今在《青年文学》《长江文艺》等全国一百多家报刊杂志发表小说、散文、时评、文学评论计一百多万字。 已出版长篇小说《毒咒》《喋血钢刀》《豪气干云石达开》《大顺宝藏》《万古金城》。网络、杂志发表小说有《南明锦衣卫》《西域贡女》《流亡的帝国》《美国大订单》等。 长篇小说《南明锦衣卫》获华语文学传媒大奖网络历史类年度大奖;长篇小说《毒咒》获榕树下原创小说大赛潜力奖;短篇小说《替身》获全国首届沂蒙精神兰山文学奖短篇小说类一等奖。在《新华书目报》开有文学评论专栏《希墨翻书》。

预估到手价 ×

预估到手价是按参与促销活动、以最优惠的购买方案计算出的价格(不含优惠券部分),仅供参考,未必等同于实际到手价。

确定
快速
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