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西方的丑学:感性的多元取向
读者评分
5分

西方的丑学:感性的多元取向

著名学者刘东先生代表作,一场生动有趣的西方哲学审“丑”之旅。

¥14.9 (2.9折) ?
1星价 ¥16.6
2星价¥16.6 定价¥52.0
全场折上9折期间 满39元包邮

温馨提示:5折以下图书主要为出版社尾货,大部分为全新(有塑封/无塑封),个别图书品相8-9成新、切口有划线标记、光盘等附件不全详细品相说明>>

商品评论(4条)
***(三星用户)

品相全新,未拆封

2024-04-29 17:33:01
0 0
hyl***(三星用户)

好书,推荐一下

刘宗周期望君主提高个人道德修养,推行仁政;期望臣子尽心辅佐君主,直言敢谏,为挽救明季危机而努力。但明朝末年动荡的社会现实并不能为仁政的推行创造条件,这致使刘宗周的政治抱负付之一空。刘宗周开创的“蕺山学派”,传授“慎独”“诚意”之说,注重将学术与现实相结合,开创了明清之际的“实学”风气。

2024-04-26 23:58:00
0 0
图文详情
  • ISBN:9787220108617
  • 装帧:简裝本
  • 册数:暂无
  • 重量:暂无
  • 开本:其他
  • 页数:312
  • 出版时间:2017-03-01
  • 条形码:9787220108617 ; 978-7-220-10861-7

本书特色

●著名学者刘东先生代表作 ●《走向未来》丛书之《西方的丑学》时隔三十多年后重归四川人民出版社出版 ●一场生动有趣的西方哲学审“丑”之旅 ●描写古希腊美的宗教、美丑对峙的浮士德精神和万念俱灰的丑学

内容简介

《西方的丑学:感性的多元取向》通过追踪Aesthetics(原译“美学”)一词的内涵以及与美学相对的“丑学”一词在整个西方文明沿革中的递嬗,追寻西方文化的源头,独辟蹊径地讲述了因丑的介入而使人们感性心理得以拓宽的全部历史,并对西方文化主潮特别是文艺心理的发展脉络进行了概括研究,描绘了整个西方感性心理的演变过程,是一部西方心灵小史。

目录

新版序现代感应性,还是审美现代性?



——《西方的丑学》新版序



自序



**章缘起:埃斯特惕克为什么是美学



第二章孩提之梦:古希腊人对“美”的信仰


2-1研究希腊宗教的特殊意义


2-2方法的检讨


2-3定性分析:阿芙洛狄忒及其他


2-4关系分析:被神化(美化)了的感性生活


2-5作为祈祷的审美和化入极境的艺术


2-6由多向一:希腊宗教的哲学版


2-7美的哲学:假如亚里士多德来创立感性学



第三章美梦惊醒:理性的背反与感性的裂变


3-1重温旧梦:非理性的理性论证梦醒了


3-2大疑潭潭:英伦三岛的冲天大火


3-3雅典娜之涅槃:近代辩证理性的形成


3-4魔鬼创世:丑在感性中向美的挑战


3-5感性的辩证法



第四章心灵的自赎:作为“丑学”的埃斯特惕克


4-1叔本华:上帝的弃儿


4-2存在主义:托遗响于悲风


4-3带抽屉的维纳斯


4-4丑恶之花


4-5不再崇高的英雄和不再美丽的艺术



第五章感性的多元取向



附录感性的暴虐


——恐怖时代的心理积存




后记




展开全部

节选

**章
缘起:埃斯特惕克为什么是美学

问题一:谁把Aesthetics译成了汉字“美学”?
有趣的是,当我们着手为这个问题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时候,竟然发现,这位大有“以偏概全”之嫌的“始作俑者”,原来并不是一个中国人,而是日本的那位因写了《一年有半·续一年有半》而为我国读者所熟悉的“东洋卢梭”——中江兆民(1847—1901)!
这是一种在中西文化圈的边缘地带所特有的现象:一位大和民族的学者要引进一个西语词时,却往往要煞费苦心地组合照他看来是相应的汉字。而这又往往创造出了不少中文中本来并没有的词,反过来为汉民族所习用。Philosophy,就是日本学者西周**次把它译成汉语“哲学”(日文音读为:てっぁく)的,后来我们也就习惯成自然地把它照搬上了汉语字典。这种情况实在是多得很。所以,如果我们考虑到,首次将Aesthetics译成汉字“美学”(日文音读为:びがく)的中江兆民逝世那一年,我国近代*先从国外引进所谓“美学”的大学者王国维正好才刚刚赴日留学,则不难领悟到,汉语中的“美学”这个词,其实极有可能是取道日本引进我国的西文外来语。
有了这个答案,我们马上又得以再追问下去了。

问题二:日本学者又是根据什么把Aesthetics译成“美学”?
这就有必要来考察一下日本人对整个Aesthetics这门学科的理解了。我们来看一下《広辞苑》的“美学”条目:“阐明自然和艺术中美之本质与结构的学问,它以美的一般现象为对象,对其内外条件和基础发展进行阐明规定。”(《広辞觉》,新村出版,岩波书店,第1850页)原来,日本人把Aesthetics翻译成“美学”,自有他们的一番道理,因为他们不仅仅是这样翻译,而且还干干脆脆地把它解释成了美学——专门研究美的学问。
看来,日本人的这种解释,和Aesthetics之感性学的原义,有着相当的距离。那么,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莫非是我们跟着日本人犯了一次大大的翻译上的错误?莫非多少年来煞有介事地为美进行的往返论辩,整个说起来不过是一场东方的误会?这真是太捉弄人了!太可怕了!
要回答这个问题,我们只有再来审视一下西方人自己对Aesthetics的解释。

问题三:西方人自己怎样理解Aesthetics的内涵?
思路一伸向西方,我们的“美学家”也许会马上松了一口气。原来,不仅是在日本,就是在西方,也有着所谓Aesthetics“在传统上常被认为是哲学的一个分支,它是关于美及其在艺术和自然领域中的表现的认识”(《大英百科全书》A卷,1964年版,第221页。,或者“它试图对比着道德和功利来弄清美的规律和原则”ASHorn:Oxford Advanced Learner’s Dictionary of Current English, Tokyo: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980, p15),它是“关于美,特别是艺术中的美的学科,科学,或者哲学”(Longman Dictionary of Contemporary English, Harlow[Eng]:Longman, 1978, p15)等诸如此类的说法。
不仅如此,由于“美”这个范畴被借以代替了整个“感性学”的研究对象,所以该范畴的内涵与外延甚至在西方的“美学家”那里也产生了相应的歧义。比如鲍山葵较为强调“美”的广义:“对于我们所谓审美上(原义自然应是“感性上”。——引者注)卓越的东西就必须有一个共同的性质和共同的原理,而我们给这种共同性质所能找到的唯一字眼就是‘美’……但是话又说回来了,只要寻常人还存在的话,我们就需要一个用来指表面上看去审美上愉快的字眼,或者使普遍感受性觉得愉快的字眼;因此我们就不能使人们放弃‘美’这个字的普通语言用法。我们即使说崇高是美的一种形式,也总是会碰到有人反对;而当我们碰到那些严厉的、可怕的、怪诞的和幽默的东西时,如果我们称它们为美的,我们就是一般地违反通常的用法。”(鲍山葵:《美学三讲》,周煦良译,上海译文出版社1983年版,第43页)然而,与鲍山葵的这种把“广义的美”看作“美的较正确意义”的观点相左,另一位美学家李斯托威尔却特别提醒人们注意“美”的狭义的科学性:“‘美’这个词,是有意识地按照两种不同的意义来使用的。有时用其通俗的含义,相等于整个的美感经验,有时则用某种更严格的科学上的含义,与丑、悲剧性、优美或崇高一样,只是一种特殊的美学范畴。”(李斯托威尔:《近代美学史评述》,蒋孔阳译,上海译文出版社1980年版,第3页)眼下我们自然无须去费力判明鲍山葵和李斯托威尔上述说法的孰对孰错,因为这里使我们感兴趣的只是这两种对“美”做出的小心翼翼地不同语义辨析,却都同样反映出了一个明白的事实:西方人也是把Aesthetics看成美学的。不然的话,他们就不会感到,因“美”这一个字眼儿横跨于广、狭个两层次所引起的语义混淆必须加以澄清。
因此,看来问题还并非是出自翻译家。因为既然无论在东方还是在西方,Aesthetics都曾如此实实在在地被认定为美学——专门研究美的学问,那么,中江兆民将该词译作“美学”,也就正像人们把Zoology译成“动物学”一样的自然而然。
那么,问题究竟出在哪儿呢?我们不难想见,它可能出在“美”这个感性范畴本身。看来,这个范畴似乎在Aesthetics这整个学科中的地位是显赫的和“不安分”的,它往往超越一个感性范畴所本来应有的狭小范围而一跃成为整个“感性学”的研究对象。这,仿佛才是Aesthetics之所以会是美学的原因。着重号为引者所加。
于是,我们又得以追问下去。

作者简介

刘东,1955年生,江苏徐州人。现任清华大学国学研究院副院长。早年师从思想家李泽厚,曾先后任教于浙江大学、南京大学、中国社会科学院和北京大学,讲学足迹遍及亚美欧澳各州;除国学领域外,所治学科依次为美学、比较文学、国际汉学、政治哲学、教育学,晚年又进入艺术社会学;发表过著译作品近二十种,如《思想的浮冰》《再造传统》等;创办并主持了“海外中国研究丛书”“人文与社会译丛”及《中国学术》杂志。

预估到手价 ×

预估到手价是按参与促销活动、以最优惠的购买方案计算出的价格(不含优惠券部分),仅供参考,未必等同于实际到手价。

确定
快速
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