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得半日之闲,抵十年尘梦
读者评分
5分

得半日之闲,抵十年尘梦

¥10.6 (3.8折) ?
1星价 ¥10.6
2星价¥10.6 定价¥28.0

温馨提示:5折以下图书主要为出版社尾货,大部分为全新,个别图书品相8-9成新、切口有划线标记、光盘等附件不全

商品评论(2条)
写首歌***(一星用户)

规格较小,内容还未翻阅

2022-05-27 12:00:31
0 0
ztw***(二星用户)

小小的一本,可随身携带,方便阅读。闲暇之时,随手翻阅细细读来,整个人都变得平静柔和了。多读书,读好书,好评!

2020-12-06 03:45:06
0 0
图文详情
  • ISBN:9787550291737
  • 装帧:简裝本
  • 版次:1
  • 册数:暂无
  • 重量:暂无
  • 印刷次数:1
  • 开本:32开
  • 页数:211
  • 出版时间:2019-07-05
  • 条形码:9787550291737 ; 978-7-5502-9173-7

内容简介

《得半日之闲抵十年尘梦/随时的修养》共收录 了周作人36篇随笔、散文,他写故乡的野菜,写喝茶 、鸟声、乌篷船、北平的春天,也写中秋的月亮、梅 兰竹菊,确乎很需要一些闲适的心才能注意到的事物 ,他都一一写下来,他平和、淡泊、娓娓说来、毫不 浮燥凌厉,读来令人心生闲适。

目录

闲趣
卖汽水的人
故乡的野菜
喝茶
鸟声
谈酒
乌篷船
北平的春天
卖糖
中秋的月亮
梅兰竹菊
爱竹
羊肝饼
窝窝头的历史
杂谈
自己的园地
入厕读书
苦雨
苍蝇
沉默
生活之艺术
死之默想
十字街头的塔
金鱼
蚯蚓
立春以前
风的话
女人的禁忌
不倒翁
怀人
初恋
娱园
水乡怀旧
爱罗先珂君
若子的病
志摩纪念
先母事略
苏州的回忆
怀废名
展开全部

节选

卖汽水的人 那时在塔院下所见的浮着和的微笑的狡狯似的面 貌,不觉又清清楚楚的再现在我的心眼的前面了。我 立住了,暂时望着他彳亍的走下那长的石阶去的寂寞 的后影。
我的间壁有一个卖汽水的人。在般若堂院子里左 边的一角,有两间房屋,一间作为我的厨房,里边的 一间便是那卖汽水的人住着。
一到夏天,来游西山的人很多,汽水也生意很好 。从汽水厂用一块钱一打去贩来,很贵的卖给客人。
倘若有点认识,或是善于还价的人,一瓶两角钱也就 够了,否则要卖三,四角不等。礼拜日游客多的时候 ,可以卖到十五六元,里差不多有十元的利益。这个 卖汽水的掌柜本来是一个开着煤铺的泥水匠,有到寺 里来作工,忽然想到在这里卖汽水,生意一定不错, 于是开张起来。自己因为店务及工作很忙碌,所以用 了一个伙计替他看守,他不过偶然过来巡阅一回罢了 。
伙计本是没有工钱的,伙食和必要的零用由掌柜 供给。
我到此地来了以后,伙计也换了好几个了,近来 在这里的是一个姓秦的二十岁上下的少年,体格很好 ,微黑的圆脸,略略觉得有点狡狯,但也有天真烂漫 的地方。
卖汽水的地方是在塔下,普通称作塔院。寺的后 边的广场当中,筑起一座几十丈高的方台,上面又竖 着五支石塔,所谓塔院便是这高台的上边。从我的住 房到塔院底下,也须走过五六十级的台阶,但是分作 四五段,所以还可以上去;至于塔院的台阶总有二百 多级,而且很峻急,看了也要目眩,心想这一定是不 行吧,没有一回想到要上去过。塔院下面有许多大树 ,很是凉快,时常同了丰一到那里看石碑,随便散步 。
有,正在碑亭外走着,秦也从底下上来了。一只 长圆形的柳条篮套在左腕上,右手拿着一串连着枝叶 的樱桃似的果实。见了丰一,他突然伸出那只手,大 声说道,“这个送你。”丰一跳着走去,也大声问道 : “这是什么?” “郁李。” “哪里拿来的?” “你不用管。你拿去好了。”他说着,在狡狯似 的脸上现出和的微笑,将果实交给丰一了。他嘴里动 着,好像正吃着这果实。我们拣了一颗红的吃了,有 李子的气味,却是很酸。丰一还想问他什么话,秦已 经跳到台阶底下,说着“一,二,三”,便两三级当 作一步,走了上去,不久就进了塔院个石的穹门,随 即不见了。
这已经是半月以前的事情了。丰一因为学校将要 开学,也回到家里去了。
昨天的上午,掌柜的侄子飘然的来了。他突然对 秦说,要收店了,叫他明天早上回去。这事情太鹘突 ,大家都觉得奇怪,后来仔细一打听,才知道因为掌 柜知道了秦的作弊,派他的侄子来查办的。三四角钱 卖掉的汽水,都登了两角的账,余下的都没收了,存 放在一个和尚那里,这件事情不知道有谁用了电话告 诉了掌柜了。侄子来了之后,不知道又在哪里打听了 许多话,说秦买怎样的好东西吃,半个月里吸了几盒 的香烟,于是证据确凿,终于决定把他赶走了。
秦自然不愿意出去,**的颓唐,说了许多辩解 ,但是没有效。到了早上,平常起的很早的秦还是睡 着,侄子把他叫醒,他说是头痛,不肯起来。然而这 也是无益的了,不到三十分钟的工夫,秦悄然的出了 般若堂去了。
我正在有那大的黑铜的弥勒菩萨坐着的门外散步 。秦从我的前面走过,肩上搭着被囊,一边的手里提 了盛着一点点的日用品的那一只柳条篮。从对面来的 一个寺里的佃户见了他问道, “哪里去呢?” “回北京去!”他用了高兴的声音回答,故意的 想隐藏过他的忧郁的心情。
我觉得**的寂寥。那时在塔院下所见的浮着和 的微笑的狡狯似的面貌,不觉又清清楚楚的再现在我 的心眼的前面了。我立住了,暂时望着他彳亍的走下 那长的石阶去的寂寞的后影。
故乡的野菜 荠菜是浙东人春天常吃的野菜,乡间不必说,就 是城里只要有后园的人家都可以随时采食,妇女小儿 各拿一把剪刀一只“苗篮”,蹲在地上搜寻,是一种 有趣味的游戏的工作。
我的故乡不止一个,凡我住过的地方都是故乡。
故乡对于我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情分,只因钓于斯游于 斯的关系,朝夕会面,遂成相识,正如乡村里的邻舍 一样,虽然不是属,别后有时也要想念到他。我在浙 东住过十几年,南京东京都住过六年,这都是我的故 乡;现在住在北京,于是北京就成了我的家乡了。
日前我的妻往西单市场买菜回来,说起有荠菜在 那里卖着,我便想起浙东的事来。荠菜是浙东人春天 常吃的野菜,乡间不必说,就是城里只要有后园的人 家都可以随时采食,妇女小儿各拿一把剪刀一只“苗 篮”,蹲在地上搜寻,是一种有趣味的游戏的工作。
那时小孩们唱道:“荠菜马兰头,姊姊嫁在后门 头。”后来马兰头有乡人拿来进城售卖了,但荠菜还 是一种野菜,须得自家去采。关于荠菜向来颇有风雅 的传说,不过这似乎以吴地为主。《西湖游览志》云 :“三月三日男女皆戴荠菜花。谚云,三春戴荠花, 桃李羞繁华。”顾禄的《清嘉录》上亦说:“荠菜花 俗呼野菜花,因谚有三月三蚂蚁上灶山之语,三日人 家皆以野菜花置灶陉上,以厌虫蚁。侵晨村童叫卖不 *。或妇女簪髻上以祈清目,俗号眼亮花。”但浙东 人却不很理会这些事情,只是挑来做菜或炒年糕吃罢 了。
黄花麦果通称鼠曲草,系菊科植物,叶小,微圆 互生,表面有白毛,花黄色,簇生梢头。春天采嫩叶 ,捣烂去汁,和粉作糕,称黄花麦果糕。小孩们有歌 赞美之云: “黄花麦果韧结结, 关得大门自要吃, 半块拿弗出,一块自要吃。
清明前后扫墓时,有些人家——大约是保存古风 的人家——用黄花麦果作供,但不作饼状,做成小颗 如指顶大,或细条如小指,以五六个作一攒,名曰茧 果,不知是什么意思,或因蚕上山时设祭,也用这种 食品,故有是称,亦未可知。自从十二三岁时外出不 参与外祖家扫墓以后,不复见过茧果,近来住在北京 ,也不再见黄花麦果的影子了。日本称作“御形”, 与荠菜同为春天的七草之一,也采来做点心用,状如 艾饺,名曰“草饼”,春分前后多食之,在北京也有 ,但是吃去总是日本风味,不复是儿时的黄花麦果糕 了。
扫墓时候所常吃的还有一种野菜,俗名草紫,通 称紫云英。农人在收获后,播种田内,用作肥料,是 一种很被贱视的植物,但采取嫩茎瀹食,味颇鲜美, 似豌豆苗。花紫红色,数十亩接连不断,一片锦绣, 如铺着华美的地毯,**好看,而且花朵状若蝴蝶, 又如鸡雏,尤为小孩所喜,间有白色的花,相传可以 治痢,很是珍重,但不易得。日本《俳句大辞典》云 :“此草与蒲公英同是习见的东西,从幼年时代便已 熟识。在女人里边,不曾采过紫云英的人,恐未必有 罢。”中国古来没有花环,但紫云英的花球却是小孩 常玩的东西,这一层我还替那些小人们欣幸的。浙东 扫墓用鼓吹,所以少年们常随了乐音去看“上坟船里 的姣姣”;没有钱的人家虽没有鼓吹,但是船头上篷 窗下总露出些紫云英和杜鹃的花束,这也就是上坟船 的确实的证据了。

预估到手价 ×

预估到手价是按参与促销活动、以最优惠的购买方案计算出的价格(不含优惠券部分),仅供参考,未必等同于实际到手价。

确定
快速
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