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和姐姐的战争/庞婕蕾.风信子悦读坊

我和姐姐的战争/庞婕蕾.风信子悦读坊

¥16.0 (6.4折) ?
1星价 ¥22.5
2星价¥22.5 定价¥25.0
暂无评论
图文详情
  • ISBN:9787570807291
  • 装帧:暂无
  • 版次:暂无
  • 册数:暂无
  • 重量:暂无
  • 印刷次数:暂无
  • 开本:其他
  • 页数:暂无
  • 出版时间:2020-06-01
  • 条形码:9787570807291 ; 978-7-5708-0729-1

内容简介

庞婕蕾创作的这一套以“少女成长”为主题的作品,用真正体现青春生态的干净纯美的文字,用一个个触动心弦的故事,倾述了孩子们在的成长历程中经历的诸多烦恼——课业的压力、父母的期望、学校内的竞争,描述了出于他们对成长的期待,对成.人世界的迷惑,对友谊的渴望。没有冗长曲折的情节、深奥难懂的文字、华丽宏伟的画面,就用简简单单的语言,却把成长阶段的少女的执拗、胆怯、纯真、青涩表达得淋漓尽致。作者通过自己的文字把青春的历程擦拭得点点闪亮、散发柔和的光芒,*终,告诉小读者们:没有烦恼的成长,是永远到不了的彼岸,跌跌撞撞的成长,又疼又美才是本质。我们只有经历这样的彷徨时期,才能更多绽放的力量,在时光中等来美丽的怒放。 都说什么姐妹情深,这从来都是天真、幼稚的大人们的一厢情愿,在李家接近就不是这么回事!李一言和姐姐李一诺,一对如假包换的亲姐妹,每天都在家上演“小吵天天有,大吵三六九”的戏码!为什么在外面表现得温柔、恬静、几近完美的姐姐对李一言却是各种不耐烦,各种瞧不上呢?这让李一言百思不得其解。当两人的“战争”愈演愈烈时,李一言暗自期待着姐姐倒霉的那一天,到时可要好好笑话她一番!可是,当姐姐真的遭遇人生的挫折和磨难时,李一言究竟会怎么做呢?两个人多年来的矛盾到底是如何产生的?很终又能化解吗?

目录

**章姐妹情深从来就是一个假象

第二章基因有多少种排列组合

第三章在崇拜的目光中渐渐迷失自己

第四章一座行走的图书馆

第五章找个树洞收容那些悄悄话

第六章没有什么是理所当然的

第七章一切都打着关心的旗号

第八章一只小灰雀的枝头

第九章突然闯进你生命里的人


展开全部

节选

**章 姐妹情深从来就是一个假象 我的避风港 我李一言,活了十二年,终于有了一间属于自己的房间!我简直是喜极而泣,想向全世界宣告!一点也不夸张,真的。刚才爸爸蒙着我的双眼,把我带到北面房间,说要给我一个惊喜时,我隐隐地有了预感,我猜,爸爸是要把他的书房腾出来给我了。因为我从两年前就开始抗议了,我不要和李一诺住一个房间,我烦透她了!爸爸常常敷衍我:“好,言言,别急,爸爸正考虑这事呢。”有时,他又会来个缓兵之计:“言言,等我们家换了大房子,一定给你布置单独的房间!必须是*大、*明亮的一间!”换房子?说得容易,本市房价连年看涨,我们家又地处黄金地段,凭爸妈挣的那点工资,想置换同地段、同品质的大房子,那简直就是痴人说梦。除非……中彩票!爸爸说,他们真的在买彩票,连着两年了,*高中过五十块钱。也许再买上个三年五年就能中个五百万什么的……哎呀,我可等不及了,一个月都不想多等,我受够了李一诺! 当爸爸松开双手,我睁开眼睛就知道,我的预感灵验了!这间朝北的小小的房间从此属于我了。尽管它很小,小到只放得下一张单人床,一张单人书桌,一个单门书柜,剩下的空间只能站立两个人,还不能是胖子,但是,小有什么关系呢?房门一关,它就是我的避风港,我难过的时候可以放声哭泣,开心的时候可以尽情跳跃,简直太棒了! “谢谢爸爸!”我一转身,一把抱住爸爸——瘦骨嶙峋的爸爸,仿佛抱住了一个人体骨架,硌得我疼。 “这下满意了吧?”爸爸搂住我,拍拍我的后背,“以后别再怪爸爸偏心了。” “爸爸,那你的电脑呢?”出于人道主义,正在兴头上的我没忘了对爸爸表示关怀。 这间朝北的小小的房间原本是爸爸的小书房,他经常把工作带回家,在这间屋子里工作到深夜,我半夜起来上厕所,迷迷糊糊中能透过门缝瞥见房间里还亮着灯。现在,他把房间腾出来给我了,那以后他去哪里加班? “我把电脑搬到卧室的飘窗上了。”爸爸笑了,“家里就这么点地方,你说我还能搬去哪里?” 主卧的飘窗?那可是妈妈的领地啊!妈妈在飘窗上铺了一层蓝色碎花垫子,摆了一张四四方方的矮桌,桌子上常年“供奉”着一套紫砂茶具和一罐风干的橘子。橘子的肚子里密密实实地包裹着普洱茶,两者结合,有了一个好听的名字——小青柑。泡茶、品茶是妈妈用来解压的一种方式,她喜欢盘腿坐在这里喝喝茶、发发呆,不让任何人来打扰。可是现在…… 我松开爸爸的胳膊,跑去主卧,把窗帘拉开一看,呀,这飘窗风格大变,原本是田园风,现在完全是一派硬朗风:一个灰色坐垫,一张木质小矮桌,矮桌旁边放置了两个黑色音箱,桌上是一堆缠绕在一起的数据线和一个大耳机——爸爸工作的时候喜欢听音乐来放松神经。 对于这突如其来的变化,妈妈能接受吗? 爸爸不会是背着妈妈偷偷干的吧?如果是那样,那爸爸可就惨了,妈妈怒起来,能把爸爸拎起来像扔个铁饼一样扔出老远! 我又跑回去问爸爸:“爸爸,我跟你确认一下,你这回改变我们家的布局有没有征得母亲大人的同意?” 爸爸一改刚才笑眯眯的样子,脸一沉,盯着我看了一会儿,眉头微蹙:“唉,你妈妈……” 什么?我就知道嘛,妈妈肯定不会同意,也不知道爸爸哪来这么大的胆子。妈妈是谁?是能轻易得罪的吗?有一回我们全家去乌镇旅游,妈妈嫌弃爸爸给她拍的照片不好看,爸爸就嘟哝了一句:“你本人这么胖,让我拍出腿长一米五,又瘦又高的效果,这不是为难我吗?”妈妈听到后,也没避着我和李一诺,双手并用,没几下就把爸爸的两条胳膊掐出了好多乌青块。那些印子足足一个月才消退,他难道忘了? “你妈妈说,为了家庭和睦,她只能做那个被牺牲的人了。”爸爸话锋一转,嘴角一咧,眼睛里蹦出一连串的小星星,“恭喜你,言言,你的心愿达成了!” 哎呀,臭老李,故弄玄虚,害我白担心一场。 “爸爸,我爱你,我也爱妈妈,我太高兴啦!”我忍不住原地蹦跳起来,一时不知道该用何种方式来释放我心中的喜悦。 “喂,你再这么跳,楼板都要塌了,知道吗?”南面房间的门紧闭了这么久,终于开了,李一诺穿着到脚腕的白色睡裙,长发垂肩,一脸愠怒,“一大早就听见你在家里蹦跶,吵死了。” “我高兴还不行吗?李一诺,我告诉你,我有自己的房间了,我再也不用忍受你了,哼!”我双手抱胸,扬起下巴。虽然李一诺比我高一个头,但是在气场上,我绝对不能输给她。 “你不知道那个小房间本来是个卫生间吗?哦,不知道也没关系,等你住进去了,你每天都可以听到楼上抽水马桶里的水流经下水管的声音。”李一诺说完瞥了我一眼,又走进了房间,啪嗒一声,把门关上了。那力道非常大,如果是玻璃门,此刻估计已经多了好几道裂缝了。 我还愣在过道里。 卫生间?那有什么关系!与其每天对着李一诺那张臭脸,与其听她阴阳怪气地说话,我还不如听抽水马桶的声音呢,哼!

预估到手价 ×

预估到手价是按参与促销活动、以最优惠的购买方案计算出的价格(不含优惠券部分),仅供参考,未必等同于实际到手价。

确定
快速
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