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爱在暧昧不明时最美丽

爱在暧昧不明时最美丽

1星价 ¥6.2 (5.2折)
2星价¥6.2 定价¥12.0
  • 正版好图书
  • 特价书1折起
  • 满69包邮(新疆、西藏等六省除外,运费14元起)
暂无评论
图文详情
  • ISBN:7540728361
  • 装帧:简裝本
  • 版次:1
  • 册数:暂无
  • 重量:暂无
  • 印刷次数:1
  • 开本:32开
  • 页数:189
  • 出版时间:2002-06-01
  • 条形码:9787540728366 ; 978-7-5407-2836-6

本书特色

那些青梅竹马的故事,年轻时候说过要娶你的人到哪里去了?相遇在今生*美丽的时刻,谁知道这些邂逅会不会进入记忆尘封的角落?吴淡如是个很会说故事的人,她可以以日常生活为出发点,写出许多好故事。会写文章的人很多,但是可以把小说写得很好看的人并不多——她是一个说故事的能手。

内容简介


片断:
雪的可能
他根本搞不清楚,自己怎么会爱上她的。但如果搞得清楚,那就不叫爱情了。
好像在空无一人的乡下道路上开车,眼睛正疲倦于单调的景物时,忽然之间,被迎面急速驶来的一部幽灵似的车,吓出一身冷汗。
然后,他的人生浮出一大堆疑问,比如,他为什么要那么早结婚?(其实八年前他就该问自己这个问题。其实,八年前也不早了。)还有,他的一生就得按原来乏味的轨道生活下去吗?尽管他已有一百万次想突破现状的意念,他还是忍不住犹豫。是的,他不能,他应该负责的已经不只是自己,他有家有室,是一个小男孩的父亲,每个月要缴吓人的房屋贷款和会钱,要应付工作上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人事斗争,要为自己退休以后(虽然那是很久很久以后的事情)存一笔钱,他还曾答应结婚三十年时,带他的妻子去环游世界。他是个重然诺的人——
但他也是个普通人。他不能作任何决定,因为他根本不确定她愿不愿意顺服他的决定。她太难掌控,如果他认识的所有女人都像猫;她就是一只云豹,稀有而且野性难驯。
那是他仅存的一个秘密。
他从中南美洲回美国,和她在差不多时间搭机回台北。飞机在纽约因为大雪而停飞。他刚打完电话,说会晚些日子才回家。“雪很大,是历年来美国东部*大的雪。真糟糕,不知道要下到什么时候。替我亲宝贝一个,说我会带礼物给他,OK?抱歉了。”
挂上电话,一回头,一个东方女人站在他背后,向他借铜板打电话。他从她的英文中尝出了台湾味,于是问她:“你也搭不成飞机?”
她面带尴尬地笑道:“不止搭不成飞机,我还把身上的现金都用完了,卡也快刷爆了,我没想到,才转机转到这里来,就大雪纷飞。”
他满怀同情心地等她打完电话。她拨的号码似乎都没人接,沮丧地回过头向他说谢谢。他发现她清秀的脸庞有一种忧郁的美,而美丽的女人在何时何地都会惹人生怜,何况是在她落难的时候。
“饿了吗?”他问。她羞涩地点点头。“如果暂时没有人来接你,我请你吃一顿饭如何?不必客气。”
机场宣布,今天所有的飞机是飞不成了。于是他和她相偕走出机场。他很快地找到机场旁边的一家饭店。这个决定眼明手快,因为柜台职员不久便以充满歉意的眼神对他身后的旅客说抱歉。
吃完饭后,他知道她的名字叫Sheny,姓孙,她是念织品服装的硕士,目前是一家服装连锁店的专案采购。她有微黑的肤色,仿佛有阳光的温度,和一双灵活的单眼皮眼睛,混合着精明和迷糊的眼神,纤细的身体中好像饱含丰富的能量,言谈之中一直对“白吃”这顿饭表示歉意。她没有问到任何有关他个人的私事,他只提到他是某家工程公司的专员,只身出国已是家常便饭。
吃甜点的时候,她提供他一则笑话,是她在祖国大陆搭飞机时发生的。
“我旁边坐着一个台商……当我正在喝乌龙茶时,身材曼妙的空中小姐忽然走到他身边来,用娇滴滴的声音问他:‘先生,你需要伴侣吗?’我大吃一惊,以为连色情交易都做到空中来了,那个台商也是一阵愕然。空中小姐又轻摆柳腰走了回去,再走过来……你猜,伴侣是什么东西?”
他想了很久,摇摇头。他是个老实人,很少猜中什么谜语,只是专注地看着她。
“原来内地人管Coffeemate叫咖啡伴侣,并没有任何暖昧的意思……”
他这才点头笑了。她说她得去打一通电话试试运气。两分钟回座后,从她的表情他就可以看出结果。“打通了,可是,风雪太大,我的朋友们,没法冒生命危险来接我……”
他愣了一下,然后结结巴巴地说:“如果你不……不在意……旅馆房间里有一张沙发……我可以睡沙发……床……让给你,你千万可以……放心,我从不……不占便宜……”
“不知怎么感谢你。”她说,回台北后她可以把一半的住宿费还他,他当然说不必。
分明搭机搭得很疲惫,但他在沙发上翻来覆去睡不着。大约过了半个钟头吧,他忽然听到她朦朦胧胧的声音:“你要睡过来吗?”
他轻轻地坐直身子,在黑暗中偷觑她的表情。窗外是纷飞大雪,棉絮一般地飘落。天空的颜色,是加了蛋彩的深蓝色——她在说梦话吗?她的侧脸看来那么平静,像雪。
于是他又拥被睡下,心头像被火炉烘烤着。才闭上眼睛没多久,一股热流抚触着他的肌肤。那是一个柔软的身体。多少年来他早就失去那样的悸动,那种忽然被引爆的感觉,无法理解的懊热。多少年来,当他与他的妻的床第情事变成例行公事之后,这个时刻他忽而忆起久久以前初次的热情。
她没有任何挑逗的举动,只是倚着他。他又说了话:“我……我是个有妇之夫……你……你你……总会吃亏的……”
她一定听到了,但没有答腔。他又说了一次,才听见她贴近他的耳朵,说:“没关系。”
之后是他一生都没经历过的夜晚。她像雪在他怀中融化,他则像个从未做过爱的血气少年,一次又一次地吸吮她的唇、她的颈、她的每一公分的肌肤,她皮肤上微微搔痒他的细毛。
雪仍然无声无息地下,一直到天明。雪未停,人未寐。他舍不得离开她一寸,不知什么时候,他才昏昏沉沉地睡着。
睁开眼时,一切仿佛没发生过,他仍躺在沙发上。床上的被套依旧像没动过一样,如果不是枕边的那张纸条,他会以为自己做了一场春梦。
Dear:
遇到你是一件很美好的事。
Sherry
真糟糕!雪似乎已经变得稀落了,他急忙穿上衣服,到机场等飞机。他到处张望,上飞机后甚至巡视全机,遗憾的是,没有她的影子。
他忘记自己到底有没有告诉她,他叫什么名字,但他很确定他忘了给她名片。他多么希望,大雪永远下不停。
过了一整年,他仍在想那一个夜晚,那一件除了她和他没有人知道的事。他的妻并没有发现,他不时以怅然的眼神看着天空,也不会发现,那么多问题会在他心中踟蹰。他至少想告诉她:爱上你,是一件很美好的事。

前言

这一夜我只想喃喃自语/吴淡如
我只是,想写一些不那么正常的爱情故事,结局*好也不要太通俗。
不那么仁义道德,不那么温柔敦厚,不那么规规矩矩。
因为对现实的世界来说,连想像力都不是真正自由。我们的想像力,其实像一只从小被关在笼中的画眉鸟,偶尔会和隔壁笼子里的鸟竞赛歌喉,偶尔向蓝天白云挑衅般地高歌一首,但无论怎样努力地拍击翅膀,飞起一下,就会撞到框框。
生活有很多框框,有形的无形的,天生的后来的,别人给的和自找的,来自权利的及来自义务的,道德的和不道德的框框。
我一直想让自己的想象飞过某些栅栏,虽然我明知,那些框框,明明在那里。
幻想着从未得过的自由是一种幸福,幻想着想像力并不受任何拘束是一种挑战。让我的脑袋里常出现各式各样的遐想,使我看来像发呆一样,我**珍惜我仅余的这一点天真。
我想有些一夜风流的故事是美丽的,不必让所谓的道德观来唾弃。
我想有些诱惑是人生*值得珍藏的记忆;我想,出轨是危险的游戏,但不一定庸俗无礼。
我想,有些爱情是因为它的短暂而美妙,好像庞大的管弦乐团在一阵和鸣过后,忽然众弦俱寂,小提琴寂寞地拉出清脆而孤单的声音,伴随着惹人爱怜的寂静。
我想,有时放荡只是一匹马稍微脱掉缰绳驰骋,不必是你想的淫荡到难以驾驭,生活不必处处带把别人送你的尺,时时丈量自已。
我想,每一个人都可以有自己一辈子不坦诚的秘密,每一个情人也能单独拥有不向恋人告白的过去。
我想,活着真是不容易,活得开心更不容易,活得让爱你的人开心自己又开心又更不容易,但即使人生无憾美满,事事周备,或者还子孙满堂——有多少人的“无憾”是不强颜欢笑的呢?
我想,我想,我的故事都是“我想”写的,也许都是妄念。我的妄念演奏了这些小小的故事,假作真时真亦假。
凡是爱情故事,都与人家所说的贪、嗔、痴脱不了关系。
我想让这些小短篇比从前我写的故事更贪、更嗔、更痴,虽然我一飞高,还是不免撞上那些框框。
迷恋于写故事的人,本来就没有什么“定、静、慧”的修为。当我写故事时,仿佛有热的血通过我的脉搏,每一个红血球都携带着*滚烫的欲望。
像笼中的画眉鸟想飞出笼子的欲望。
**篇故事,在加勒比海的游轮上动笔。
多么简单的生活,每一天,被安排好的三餐,清一色的度假男女和蓝天碧海,我以为我可以好好把自己从写稿的欲望中拯救出来,放松筋骨,清静无为,做日光浴。没想到在单调的生活中,我源源不绝的念头像地热一样,无可抑止地冒出滚滚白烟。
于是我在不断晃动的船身中,面对被我画出格子来的笔记本,用我的多种念头,填装它的空白。各国的红男绿女在我眼前游戏着只有欢言笑语的人生。
多么贴切的华美场景,多么适合写一些没有目的。只是故事的爱情,我在度假中兴奋地编织起一些可爱和可笑的梦。
我告诉自己,我想写,像春天的雪崩一般无可避免的激情。
像樱花在*灿烂的时刻必须随风告别枝丫的宿命。
像咖啡,你要在它热腾腾的时候啜饮它的香醇,不然,待汁液冷却后你再喝它,那种感觉,是忍受而不是享受。
生命中有很多美好的东西得用“活在当下”的心情欣然享受,为什么惟独爱情,我们要期待那么多,看得那么重?非要把它摆在我们自设的博物馆中长久收藏或供人展览不可?
爱情之中美好的东西很多,为什么你惦记的总是*后有没有结果?
美好的是温柔的吻、心有灵犀的微笑和情人的体温,是在期待中响起的电话、没有实际意义的问候和怦然心动的挑逗,是没有约好却一起说出口的一句话,是没有办法挪开视线的灼热眼神。
可惜这些东西,都得和时间抗争。
这一夜,没有温柔的吻,没有情人的体温。只有一沓已经吃饱了的稿纸,和我刚刚卸下翅膀的想像力。
这一夜,我只想喃喃自语。
没有目的地喃喃自语,无须太理性地讲道理。
这是我一夜风流的另一种方式。

目录


这一夜我只想喃喃自语
雪的可能
钢琴师和她的情人
棉花糖
因为新娘不是我
垃圾姻缘
十年之约
赔钱货
解语花
二十五孝
油炸冰淇淋
浪漫假期
因为寂寞的缘故
罗密欧与朱丽叶
乔治五世大街
温泉乡是英雄冢
业余情人
门口的女人
也许只是巧合
展开全部

作者简介

吴淡如
台湾著名女作家兼电视节目主持人,多才多艺,纵横各大媒体,主持电视节目《天天星期8》(台湾民视)、《性爱学分》(凤凰卫视)和“中广流行网”的等节目,出版《爱情以互惠为原则》、《每个爱情都是出口》、《爱过不必伤了心》、《不是真心又何妨》等散文、小说50多种,1995~2001年连续7年获金石堂台湾畅销女作家第1名,被誉为“台湾畅销书天后”。她的散文以励志、爱情为轴心,以女性的直觉和敏感,对爱情和人生作感性的描述与诠释,深深打动了读者的心。她写小说时,*擅长从男女关系的细微处来描绘都市里的苦乐人生,写的都是“人情人性故事”,处处闪耀着人性的光辉。

快速
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