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说月报-2009年精品集-原创版

1星价 ¥16.8 (3.0折)
2星价¥16.8 定价¥56.0
  • 正版好图书
  • 特价书1折起
  • 满69包邮(新疆、西藏等六省除外,运费14元起)

温馨提示:5折以下图书主要为出版社尾货,大部分为全新,个别图书品相8.9成新、切口有划线标记、光盘等附件不全

暂无评论
图文详情
  • ISBN:9787530655528
  • 装帧:暂无
  • 版次:第1版
  • 册数:暂无
  • 重量:暂无
  • 印刷次数:暂无
  • 开本:16开
  • 页数:554
  • 出版时间:2010-01-01
  • 条形码:9787530655528 ; 978-7-5306-5552-8

本书特色

《小说月报原创版2009年精品集》收集了2008年小说月报原创版的精华部分,收录了冯积岐、盛可以、矫健、邓刚、罗伟章等众多当代走红的作家的作品,可读性强,雅俗共赏。
全书分为【短篇小说】和【中篇小说】两个部分进行了收录。

内容简介

《小说月报原创版2009年精品集》是《小说月报·原创版》2009年的精品集。《小说月报》创刊于1980年,是我国创刊*早、发行量*大(*高月发行量曾达180万册,现仍居全国文学期刊发行量之首)、*为海内外各阶层读者喜爱的文学选刊。几乎所有新时期涌现出来的中青年作家的名篇佳作都是通过《小说月报》的及时选萃、推荐而走向全国,造成了一个又一个文学的轰动效应。作为选刊,《小说月报》始终保持着自己的鲜明特色,即选得快、选得准、选得精和多样化。特别是注重选发贴近现实,紧扣时代脉搏,格调高昂,思想性和艺术性较强的作品,使刊物既厚重沉实又丰富多彩,既满足广大读者的阅读欣赏需要又照顾到专家学者研究鉴赏之需。

目录

【短篇小说】
冯积岐小传
四百九十八棵洋槐树
盛可以小传
乡村秀才
【中篇小说】
矫健小传
命运玩笑
女真小传
准备离婚
邓刚小传
娶个媳妇上东炕
李铁小传
独木桥
罗伟章小传
考场
葛水平小传
一时之间如梦
孙春平小传
鸟人
叶广芩小传
小放牛
阿袁小传
马群众的快乐经济学
钟求是小传
大地
川妮小传
我不是你的那根手指
鲁娃小传
遗嘱
展开全部

节选

《小说月报(原创版):2009年精品集》是《小说月报·原创版》2009年的精品集。《小说月报》创刊于1980年,是我国创刊*早、发行量*大(*高月发行量曾达180万册,现仍居全国文学期刊发行量之首)、*为海内外各阶层读者喜爱的文学选刊。几乎所有新时期涌现出来的中青年作家的名篇佳作都是通过《小说月报》的及时选萃、推荐而走向全国,造成了一个又一个文学的轰动效应。作为选刊,《小说月报》始终保持着自己的鲜明特色,即选得快、选得准、选得精和多样化。特别是注重选发贴近现实,紧扣时代脉搏,格调高昂,思想性和艺术性较强的作品,使刊物既厚重沉实又丰富多彩,既满足广大读者的阅读欣赏需要又照顾到专家学者研究鉴赏之需。

相关资料

“下来!快下来!”周成向下俯视:坡地里的女人一身红衣服。她仿佛一团燃烧的火正朝树下滚过来。当周成看清树下站着一个女孩儿的时候,他没有理她,再次将手伸向了可以填饱肚子的白素素的洋槐花。周成没有料到,女孩儿弯腰拾起一颗小石子儿断然朝他抛过来了——周成至死不会忘记他和养花**次相见的情景。那时候,周成不可能想到,他会给这样一个小他十一岁的女孩儿做了上门女婿;那时候,周成刚从甘肃的文县来到这雍山不久,他和母亲、弟弟三个人还没有承包到土地,他们靠打短工、靠要饭过日子。周成只好从树上下来了。他抬起眼打量,女孩儿高高的,几乎和他齐肩,一根乌黑乌黑的长毛辫子静静地垂吊在身后。她的脸略微长一点,一双大眼睛遮掩了面部微黑的缺陷——如果那算是缺陷的话。眼睛的漂亮使女孩儿有点恶狠狠的神气改变了,变得柔和多了。周成觉得,女孩儿的身体本身就是一棵繁花的洋槐树,虽然香气袭人,但这树是带着刺的,尤其是年轻的洋槐树,那刺是够毒辣的。周成仿佛能听见,风中的树木发出了野性的回音。女孩儿瞟了他一眼,用右手指了指洋槐树说:“它是我家的!”由于女孩儿说得太急,口腔里发出的“家”字被挤对走了,周成只听见:“它是我的!”它是我的它是我的。当周成和这个叫做荞花的女孩儿睡在一张炕上的时候,周成放肆而忘情地看着荞花,似乎要从她的身体上摸清她的性格。一年前,荞花在洋槐树下抛下的那句话响亮而有力。你是我的,从现在起,你就是我的了。周成惴惴不安,他蠢蠢欲动,却下不了手,他只是一个劲儿地想,只是一个劲儿地喘粗气。是我先动手,还是等她动手?荞花不止一次地目睹过在山坡上肆无忌惮地交配的牛和羊们,畜生们用赤裸裸的举动启示荞花:男人和女人之间究竟是怎么回事。荞花的全身在说话:它是我的——我的树——我的人——我的它。荞花在由衷地喊叫声中给周成做了女人。周成毕竟名正言顺地给养花做了女婿,周成毕竟二十八岁了。他心领神会,不再畏怯。他把憋了二十八年的激情一泻而注,全部给了荞花。2你怎么说走就走了呢?你?假如荞花在,在他的身边,在雍山里,在这山坡上,他们的日子会像繁茂的洋槐花一样。然而,没有假如。她走了,荞花走了。荞花走出了这个家。周成从山坡上回来时,荞花走了,荞花是抱着不满三个月的女儿走了的。四岁的儿子正在酣睡之中。养花的父亲不知道女儿去了哪里。老人步履蹒跚地跟在周成后边,只是摇头,只是叹息,只是说,荞花,荞花,荞花呀

快速
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