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爱情万岁-上
读者评分
3.8分

爱情万岁-上

豆瓣8分,超级畅销书《二号首长》作者黄晓阳最新力作,讲述一个女人的苦难爱情,见证一个国家的青春历程。

1星价 ¥10.5 (3.0折)
2星价¥10.5 定价¥35.0

温馨提示:5折以下图书主要为出版社尾货,大部分为全新,个别图书品相8-9成新、切口有划线标记、光盘等附件不全

商品评论(5条)
***(三星用户)

萧乾说:书评家应是一个聪明的怀疑者、好的书评要用极简练的文字表现出最多的智慧。

2019-02-27 21:23:37
0 0
562***(三星用户)

印刷很好,错字很多

印刷很好,错字很多

2017-11-15 19:59:14
0 0
图文详情
  • ISBN:9787229058951
  • 装帧:简裝本
  • 版次:1
  • 册数:暂无
  • 重量:暂无
  • 印刷次数:1
  • 开本:16开
  • 页数:310
  • 出版时间:2012-12-01
  • 条形码:9787229058951 ; 978-7-229-05895-1

本书特色

  超级畅销书《二号首长》
  作者 黄晓阳 *新巨作
  讲述一个女人的苦难爱情!
  见证一个国家的青春历程!
  “这本书我一写就是六年多,它不仅仅饱含着我投入的全部心血,更承载了父辈那一代人的情感。向爱情致敬,向父辈致敬!”
  ——黄晓阳

内容简介

解放军入城联欢会上,在台上华丽谢幕的方子衿,没想到她的人生才拉开帷幕:陆秋生爱方子衿而不得娶,却一生孤苦紧紧相随……

目录

01 解放区的天是明朗的天
天真的是变了。王志坚屁颠屁颠跳跑过来,手舞足蹈地挥着那双短而粗的手,露出满嘴被烟熏黄的牙,大声地说:"快喽,快喽,解放军已经入城喽,转眼就要到喽。快去后台准备好喽。"方子衿弯腰拾起一位同学掉下的彩带,迈开优雅的双腿往后走,同时跟着广播乐曲哼起了刚刚才学会的今天要演唱的歌曲:"解放区的天是明朗的天,解放区的人民好喜欢。"
02 毛主席派来的救命恩人
从楚乡码头上岸,县委书记带着一帮人在码头迎接他们。县委书记说,你们是党和毛主席派来的救命恩人。山区的老百姓缺医少药到了什么程度,不亲自见一见,你们是想象不到的。有时候,一片阿司匹林就可以救活一条命。当然,山区还不是非常太平,山里既有国民党反动派化整为零潜伏下来的特务,也有占山为王的土匪,还有老虎呀狼呀。
03 男人是世界上*可恶的动物!
从他们的话语和目光之中,方子衿再一次看透了男人的欲望。他们艳羡陆秋生,也嫉妒陆秋生,甚至为陆秋生将这样的美女抢走而惋惜不已。面对这些人,方子衿脸上挤出一种矜持的笑容,心中却在想:如果给他们机会,他们会不会像方家坝子那些人对待母亲一样对待自己?这个答案甚至不是她自己得出的,而是那些男人的目光泄露的。
04 你等着我,一定要好好等着我
仅仅几分钟,汽车驶过了这座铁桥。桥的另一端,仍然有军人站岗。白长山想,自己已经踏上了朝鲜的土地。他抬头看了看天,天是黑的,没有月亮,也看不到星星。在那一瞬间,白长山再一次想起那个注定要在他的生命旅程留下永恒印记的女人。他在心里默默地说:我的女人,你等着我,你一定要好好等着我。我会从朝鲜带着立功的勋章回来娶你。
05 朝鲜战场来的金达莱花
他突然有一种强烈的冲动,要好好地给这个叫方子衿的女孩回一封信,要写得有诗意,要充满感情。光写一封信还不够,应该回赠她的玫瑰花。可这是在战场上,又是大冬天的,什么都没有。如果是春天的话,他或许可以采几枝金达莱花夹在信里。在朝鲜,*常听到的就是金达莱,许多人的名字就叫金达莱,可他还真的没见过金达莱花是什么样的。
06 看一场美的舞蹈,看一片巨大的废墟
余珊瑶仔细地洗着自己的双手。她的双手非常美,牛奶一样洁白细腻,青葱一样纤巧,冰凌一样晶莹修长。洗手是医生*常做的一件事,以前跟着余珊瑶学医的时候,方子衿*喜欢看她洗手,或者说*喜欢看她这双手,那简直就是看一场美的舞蹈。可现在,她的看法全都变了,再看她的时候,就是在看一片巨大的废墟,有着触目惊心的苍凉。
07 她看不到属于白长山的那颗星
方子衿的心突然一阵疾跳。这是在催婚了。她再一次抬头看了看北方的天空。天空被竹叶挡住了,她看不到属于白长山的那颗星。难道这就是自己的命运?陆秋生见她不说话,说他不着急,主要是老太太总是一封接着一封信催他,催得人心烦,他干脆给老太太回信,说自己一辈子不结婚了,把老太太吓坏了。方子衿说,你不应该这样对待你妈。陆秋生沉默了。
08 就算一生当你的第二,我也会觉得幸福
方子衿在上面探出头,看着他弯腰穿鞋的背影,心空突然被怅然充满。他穿好了鞋子,站起来,仰脸看着她,对她说,现在我知道了,我是第二。子衿,我对你说,你不要为此愧疚,就算我一生当你的第二,我也会觉得非常幸福。追求你的**去吧,不要考虑那么多,我祝福你。他转身离开。方子衿想叫住他,可她的嘴张开之后,实在不知该说点什么。
09 哥,快来娶我吧
她默默地祈祷朝鲜战争早点结束。白长山对她说过,只要战争一结束,他回国后的**件事,就是和她结婚。她期待着那一刻,期待着以洁白的爱意和饱满的欢畅展现在白长山的面前,在他火一般的激情和水一般的柔情中,完成她这一生中激动人心也是*为神圣的进献。哥,快来娶我吧。让我早一天逃离这黑暗的陷阱吧。
10 只要让我爱你,我就是世上*幸福的人
因为她的心是属于白长山的,不可能给别人,所以随便找个人嫁了。陆秋生说,子衿,你真傻。就算你要嫁,你也应该嫁给我。我不在乎你的心给了谁,我只要你让我对你好。当初我之所以远离你,是因为你爱他,他也爱你。他能给你的,我没法给你。你跟他比跟我更幸福。你让我么样说?如果你要嫁一个你不爱的人,这个世界上,没有人比我更适合了。我不在乎你是不是把你的心给了别人,只是让我爱你,我就是这个世上*幸福的人。
11 我要离婚,我要和赵文恭离婚
赵文恭被划成右派,对自己和孩子的未来,到底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不行,他给她带来的是太惨的记忆,不能再让他对孩子产生不利的影响了。她的心中,曾无数次冒出过离婚的念头,现在,离婚的欲望,在她的心中强烈地升起,就像是初春的嫩叶,突破枯老的树皮,执拗地探出头来。她在心里大声地喊叫着,不,不能再这样下去了,我要离婚。
12 长江是苦的,黄河也是苦的
她很想对他大声地说,我想再重复一次吗?我想过得这样悲惨吗?这是我的错吗?我不期望美好的爱情吗?可是,这个世界偏偏要和我作对,要让我和心爱的人永远分开,我能有么办法?她肚子里全都是苦水,倾泻到长江,长江是苦的,倾倒进黄河,黄河是苦的。可是,她哪里都不能倒,她只能深深地埋在心里,让它在心里腐烂,在心里苦着自己。
展开全部

节选

01 解放区的天是明朗的天
白长山一脚踩向刹车,拉了一下离合器,车子很乖巧地停下来。白长山伸手去推车门,那门不灵巧,推不开。他侧转身子,双腿弯曲,猛地一齐向前伸去,脚上的翻毛皮鞋轰然踹在车门上,咣的一声,门开了。接着是轰的一声巨响,车门在厢板上撞了一下,反弹回来。眼看要再一次关上,白长山再将腿伸了伸,刚好顶住正要合上的车门。
他从车上下来,站在路边。勤务兵一路奔跑着传达首长的命令,等待轮渡过江,所有汽车原地待命。许多战友向不远处的土堤走,白长山也跟了过去。土堤上长满了草,在风中摇摆着。他和战友们站成一排,面向着一条大河。流水混浊湍急,滚滚而下。有人激动地叫,长江,我看到长江了。他和战友们站成一排,叉开双腿站好,解开裤扣,将自己硕大的宝贝抠出来。一股力量将臀部向上提了一下,立即有一股温热向前扑腾而出,哧哧地冲向那耷拉着的蔓草。蔓草于是像一群获得爱情滋润的少女般扭动起柔韧的腰肢。
他的身后,也有一条奔腾的长江,但流淌的不是水而是铁甲。首长说,解放战争进入尾声,等全国解放了,都回家抱婆娘日鬼去,给老子日一群龟孙子出来。
白长山抖了抖宝贝,有点依依不舍地往裤子里面塞。日鬼,真是日鬼吧。都二十二年了,这宝贝连主儿都没找着呢。他看了看天,希望老天告诉他,这宝贝的主人是何方圣女?天是晴朗的,皓月当空,繁星点点。形势的发展,快得出乎意料。一个月前,大家紧张地准备在宁昌打一个大仗,没料到白崇禧在一夜间夹着尾巴逃出了宁昌。白长山和他的铁甲车队甚至来不及停下来喘口气,便接到了新的命令。夜优美而且宁静,如同一首乡间小调,山泉般潺潺逶迤。时世如长江,飞流直下,一日千里。他们的目标是南方。南方在他的心里是朦胧而又美丽的,就像那个注定要走进他的心里,而目前仍然不知身在何方的女人。
在几百公里之外的容陵,方子衿也正好抬头看天。天是暗灰色的,显得很厚很重,像是要下雪了。七月自然没有下雪一说,即将到来的,应该是一场雨,却也不像是那种暴烈桀骜的夏雨,如果不是持续的炎热,这雨意倒像是到了隆冬。她再看看远处的山峦,山峦起伏着一种心情,黛青的波浪状中,游弋着薄薄的雾霭,更显几分凄迷。容陵古城就在这种黛色的凄迷中静静地等待。接受一个完全不可测的未来时,容陵古城显示了从未有过的冷静。
天已经变了。方子衿想。同时她又想,天真的变了吗?
西陵公园无数的彩旗招展着快意,整个恒兴城,是标语的海洋,是彩旗的海洋。方子衿拉了拉显得有点短的戏服裙子,又趁着督学王志坚和其他人不注意,扯了一下戏服的前襟。这一切都没用,裙子还是短了,露出一截被肉色透明丝袜紧裹的腿。方子衿的个头不比同学高,腿却比她们的长,所以露出的部分更多一些。还有她的胸脯,被那衣服紧紧地束住,像是多出了两只大布袋子一般。她看了看公园正中空场上临时搭建起来的舞台,上面的大红横幅上,是一排醒目的大字:解放军入城典礼。会场上空的广播喇叭正在播放《解放区的天是明朗的天》,乐曲非常欢快。
天真的是变了。
王志坚屁颠屁颠跳跑过来,手舞足蹈地挥着那双短而粗的手,露出满嘴被烟熏黄的牙,大声地说:“快喽,快喽,解放军已经入城喽,转眼就要到喽。快去后台准备好喽。”
方子衿弯腰拾起一位同学掉下的彩带,并没有像别人一样慌慌向后跑,而是迈开优雅的双腿往后走,同时跟着广播乐曲哼起了刚刚才学会的今天要演唱的歌曲:
解放区的天是明朗的天,解放区的人民好喜欢。
后台的一切都是忙碌的,可谁都不明白到底在忙些什么。时间转眼而逝,外面的嘈杂忽然间静了,代之而起的是整齐的歌声。接着,有人开始高声地喊口号,共产党万岁,毛主席万岁,解放军万岁。参加入城式的几千民众,也一起跟着喊起来,喊声震彻云霄。树枝间叽叽喳喳叫着的麻雀被这口号声吓住了,扑棱棱飞离了树枝。后台的女学生们一个跟着一个跑过去,拉起幕布的一角往外看。方子衿忍不住好奇,也跟了过去。她搬了一条化妆凳,垫在脚下,那张涂了油彩的漂亮的脸,因此就在所有同学的上面。她居高临下看到的是会场前彩带的海洋。海洋的当中,是一块空场,空场的尽头,是公园的大门。解放军的队伍从大门口进来,走在队伍*前面的,是两匹大白马和马上骑着的两个穿着黄布军装,腰间扎着武装带,别着手枪的军人。他们的后面,是好多人列队抬着的一挺重机枪。这东西让方子衿的一颗心猛地扑腾了几下,连忙将头缩了回去。
仪式十分热烈,开始是鸣礼炮,又是放鞭炮,掀天的锣鼓同时敲响了,整个古城为之震动。仪式结束,接着文艺演出开始。*初,场上显得有些沉闷,还闹了一些笑话。这些节目全都是临时赶排的,歌词以及舞蹈动作都不熟,又看到台下那么多枪炮,参加表演的女中学生难免会有些紧张。
好在方子衿这时上场了,她表演的是独舞《迎接亲人解放军》。表演这个舞蹈只要把握两条:一是踩准音乐节拍,二是表现出欢畅。做到这两点并不难,加上方子衿娇小的身材、姣好的容貌以及柔韧性极好的舞蹈动作,一下子将场中气氛推向了高潮。
整个会场,就像是情的海洋。原来是波澜不惊,方子衿成了闹海的哪吒,随着她的舞蹈动作,在场的所有人都沸腾起来。这些人中就有陆秋生。
陆秋生此时就站在台下看着方子衿。小号的黄布军装穿在他的身上显得有些大了,武装带扎在腰部,看上去就像是藕结一样。他看到方子衿在台上表演,脸上几颗若隐若现的麻子像珍珠一样亮起来,使得他那张长马脸星光灿烂。几天前,他随着一支解放军的小分队在夜色掩护下悄然进入恒兴古城时,恒兴的国民党政权在几个小时前已经逃走了,陆秋生迅速和恒兴的地下党联络,将国民党恒兴党部的牌取下来,挂上了中国人民解放军恒兴军事管制委员会的牌子,并且着手筹备这次入城式。
他的眼睛睁得大大的,整个人像根木柱子一样钉在那里。他的目光追随着台上的方子衿,她像一只轻巧的燕子,在那里翩翩飞翔着。她的身姿堤柳一样摇动,一条乌黑的独辫,一忽儿黑蛇一样在她浑圆的臀上扭摆,一忽儿像赶车把式手里的鞭子,弯曲着无数的风情,一忽儿又像是夏日的闪电,有一股巨大的力量从那里迸射而出。她每一次挺胸,挺出的都是万种风情千般神韵,胸前的两团肉,就像两颗出膛的炮弹,在即将喷薄而出的那一瞬间,又猛地向里面一收,像一朵绽开的荷花收起粉红色诱人的花瓣。空气中,仿佛有一根电线,连通了她和他,她白皙的手腕轻轻一挥,他的心就颤儿颤儿地抖,她优雅的腿抬起来,裙子摆动着,他的整个身子,也随着晃悠。
方子衿的独舞在雷鸣般的掌声中结束,她一再谢幕,然后退到了后台。
陆秋生如梦方醒,抬腿就向后台走去。后台非常混乱,上台下台的不是在走,而是碎步小跑。这个在叫,我的蝴蝶结呢?谁拿了我的蝴蝶结?那个说,看到我的彩带没有?天气闷热,现场指挥的王志坚额头上已然冒出了汗。他挥动着双手,声嘶力竭地喊叫着。猛地见陆秋生进来,焦急严肃的表情立即换上了一脸的笑。
秋生兄,来视察吗?欢迎欢迎。接着,他转向那些男女学生,命令道:同学们,注意啦,欢迎军代表陆秋生同志视察工作。
方子衿就在此时**次带着一种好奇的目光瞟了陆秋生一眼。
陆秋生穿着一套灰旧军装,腰间扎着武装带,脚上的绑腿扎得一丝不苟,穿的是一双打了很多补丁的轻便军用软鞋。他身材矮小,那套军装原本已经是小号,穿在他的身上,还是显得大了些。他身上唯一显得大号的就是那张脸,那是一张长脸,就是人们所说的马型脸,上面还有几颗若隐若现的麻子。这样一个人,如果站在人丛里,肯定不会被人注意。可现在,他穿着一套军装往人面前一站,就有了几分英气,有了几分武气,有了几分俊气。
她和大家一起鼓掌,脸上挂着的笑容,像秋天里的那一丛山菊花。山菊花在她的脸上只盛开了一半,就开始变形,变成了一朵满面含羞的白莲花。这一切都因为他的目光和他的脚步。他的脚步是标准的军人脚步,以前她在小说中看到过有关军人脚步的描写,怎么都不明白,可一看到他走路的姿势,立即明白那就是军人所特有的。他的目光显然不是军人特有的。他的眼睛里面仿佛有两只无形的手,从一个不知名的深处向外伸出,一直伸向她,要抓住她身体的某个部位。准确地说,想抓住的是她胸前的一对大奶子。这种目光她实在太熟悉了,小时候,跟着母亲一起走在容陵城的街巷里,母亲就接受过这种目光的“洗礼”。有几次,她跟母亲一起回到家乡方家坝子,那些乡下汉子的目光更是肆无忌惮,他们用目光剥光了她母亲,让那一对瓷白的奶子露在大太阳底下,像两朵绽开的广玉兰般张扬着。方子衿稍大了之后,这种目光又开始对她进行“洗礼”。在目光的“洗礼”中长大的她,对自己胸前那两团越来越大的肉充满了憎恶和仇恨。
现在,陆秋生用目光对她进行“洗礼”的时候,她心中刚刚升起的那点好感,顿时荡然无存。就在她想着自己是否应该逃走的时候,他已经走到了她的面前,并且主动伸出手来,要和她握手。方子衿不太情愿地和他握了握手。握手是一种新型礼节,似乎是这个崭新社会极其重要的标志之一。由于对这种礼节不熟悉,她并不知道,自己其实可以只伸出几只手指让他握一握的。他拉着她的手不肯松开,同时,他的身体似乎还在抖动。那一瞬间,她的心再一次咯噔了一下。
在后来的演出中,方子衿有一个独唱和在一个群舞中领舞。只要她一出场,全场欢声雷动。
就在这一天,方子衿的名字不胫而走,整个恒兴城都知道容陵女中有一个方子衿,歌舞一绝,美貌无双。甚至有人更直接,不叫她的名字,叫她容陵**美女。从那天开始,无论她走到哪里,人们都会对她驻足观望,或者是指指点点。
回到家里,父亲方晋诚和母亲周砚月正在讨论解放军进城的事。周砚月说,这天说变就变了,怕是要下一场透雨了。方晋诚说没变。容陵城还是容陵城。周砚月说,怎么没变?市党部大楼的青天白日旗换了。方晋诚说怎么变也得吃饭放屁,生娃儿。这时,方晋诚见女儿方子衿回来,就说,衿娃子你学校的张先生今天好些没?方子衿含糊地应了一句,回到自己的房间。放下书包后的**件事,是将里面所有一切清理了一遍。她喜欢秩序,喜欢一尘不染,床上哪怕有一根头发,都会让她有一种歇着一只苍蝇般的感觉。清理过后,她仔细地检查了一遍,再检查一遍,然后才拿出《黄帝内经》,在写字台前铺开,又在旁边铺上一个本子,放好笔。可今天,她怎么都读不进去,脑子里老是闪动着那张星光灿烂的脸。
那场雨酝酿了几天,在第三天演变成了冰雹,落到地上稀里哗啦地响,像一群穿白衣服的孩子,欢蹦乱跳着闹腾了十几分钟,竟然积了薄薄的一层。冰雹说停就停了,天上现出一丝亮色,却非常短暂,瞬间又被乌云笼罩。到了第二天凌晨时分,终于哗啦啦下起雨来。
方子衿起床的时候,看到雨丝斜斜地织成了一张网。积雨从瓦沟子里流下来,串成一副幕帘,滴落在门前的麻石街。方晋诚穿着一身青布长衫,戴着一副圆框玳瑁眼镜,看着瓦檐下滚落的水珠,神情有些幽幽地说,昨天下冰雹,今天又下起了这种糍粑雨,今年这气候真怪了。周砚月坐在神龛的另一面,她一头乌黑的头发向后梳起,在后面挽成一个髻,套上一个黑色的发网,再用一根银簪簪着。她穿着一件对襟的缎褂,领子上有一圈彩色的滚边,下面是一条大花的单裤,脚上踩着一双缎面的出边带袢布鞋。方子衿不太喜欢母亲的那件对襟缎褂,腰束得太紧了些,初一看上去,就像一只高脚的洋酒杯,杯肚曲线玲珑,惊世骇俗。方子衿觉得母亲不应该让那地方太显摆。可不知为什么,父亲就是喜欢她这一身打扮,母亲也就格外有了穿的兴致。她没有搭丈夫的话,而是对正准备出门的女儿说,这雨落的,今天不去了吧?
“就要放暑假了,这几天事多。”方子衿说着,撑开油纸伞,钻进雨幕里。
刚到学校门口,迎面见到王志坚。他站在门房里向她招手,她只好迎着他走过去,站在雨地里听他说话。他说今天你不用去班上了,去一趟军管会,陆特派员有事找你。方子衿问他什么事,他说你去了就知道了。看那神情有些怪怪的,给人的感觉是他肚子里没装什么好水。
军管会在以前国民党的市党部里办公。这幢楼在整个恒兴是*威严气派的。进入大院有一个门楼,要上好几级台阶,门楼的两边有荷枪的战士站岗。陆秋生所在的文化教育委员会在大院的*后面,紧靠着山,是一幢很普通的木板楼,走在上面,笃笃响着回声。
方子衿走进之前,陆秋生一边搓着手,一边在办公室里打着旋儿。见到她,他似乎手脚都不知该往哪里放。他给她倒水,却因手发抖,将水洒到了缸子外面。他拿布来擦桌子,结果碰倒了那只军用搪瓷茶缸,茶缸在地下滚出一串特别的响声。勤务员听到响声,以为出了什么事,立即跑过来。陆秋生便恢复了一些平静,也重新找到了尊严,在藤椅上坐下来。等勤务员将办公室里清理干净,他再一次变得紧张起来。
方子衿坐在那里一言未发。她很后悔今天穿了这套学生裙。当初是准备去教室的,王志坚突然通知她,她根本来不及换就赶来了。要怪也得怪这恒兴离上海太近了,在一条江上。十里洋场上流行着什么,几天之后溯江而上的风潮就会席卷恒兴城。如果上海人不弄出这种透明丝袜,也就根本不会有她现在的烦恼。她将学生裙的下摆拉了又拉,双腿并得紧紧的,双手合掌,夹在两腿之间,那条长辫子蛇一样盘在她的腿上,辫梢夹在她的手掌间,一下一下地搓动着。
“由于形势的需要,你们这批学生,将提前毕业。”陆秋生说。
方子衿有些不明白地抬头望他。他是军管会文教委员会的特派员,他们是有权决定这件事的。可是,这件事和她有什么关系?她想,提前毕业,对她半点好处都没有。大学的招生考试还需要半年时间,这半年她难道等在家里?
陆秋生说,毕业后,所有自愿参加革命的青年学生,我们都将进行培训,然后安排在相应的政府部门工作。方子衿说这和我的关系不大。陆秋生说怎么不大?难道你不愿参加革命?中央有政策,现在参加革命,将来就是革命干部。方子衿打断了他,说我的理想是当一名医生。陆秋生说我们的革命队伍中也需要革命的医生。他挥了挥手中的一个本子,似乎那里面装着革命的未来一般。他说,新中国成立了,许多工作都要做,千头万绪。我们要进行土地改革,我们要解决全国人民的温饱问题,生老病死问题。全国人民,都是我们革命者的兄弟姐妹,我们要让他们过上好日子,要为他们解决一切。吃不起药看不起病的问题,也是我们要解决的问题之一。
方子衿**次认真地看了看他。她确实感受到他身上和别人不同的一些东西。政府要解决所有人的温饱问题以及生老病死问题?全国那么多人,能解决得了吗?别说全国了,就是这个恒兴城,有一家市立医院和两家私立医院,可一般的恒兴市民,有几个能看得起病?还不是得去她家看病?
陆秋生突然转换了话题,对她说,我今天找你来,不是为了这件事。我是有话要对你说。他说这话的时候,目光中有一种特别的晶亮,而他的脸上,却挂着某种胆怯。他说,我要你答应我。你如果答应了,我会找人去你家。
她当然明白他的意思,其实一开始就知道了。可是,她装糊涂,睁着一双圆圆的眼睛,长长的睫毛扑棱扑棱地眨动着。“什么?我不明白。”她说。
陆秋生又走动了几步,说:“你明白,你当然明白。”
谈到别的话题时,他的口才很好,滔滔不绝,可现在,他显得很口拙,话未说出口之前,脸先已经红了,就像在戏台上搽了粉一样。声音从他那两片厚厚的嘴唇里蹦出来的时候,好像经过了一条弹簧通道,话音颤颤地抖着。方子衿真的非常害怕,如果他直接向自己求婚,她该怎么办?拒绝他?还是答应他?她多少有些期待他做出某种热烈的表示,同时又恐惧任何方式的表示。
谢天谢地,直到她离开,陆秋生也没有勇气将话挑明。
……

作者简介

  黄晓阳,湖北大冶人。著有《王菲画传》《魏文彬和他的电视湘军》《印象中国——张艺谋传》等作品,常感弱者之无助屈辱,从此洗脚上岸,精心入世,惊悟结构体系之要害:当官是一门技术活,遂有超级畅销书《二号首长》横空出世。

预估到手价 ×

预估到手价是按参与促销活动、以最优惠的购买方案计算出的价格(不含优惠券部分),仅供参考,未必等同于实际到手价。

确定
快速
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