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政务与外交著作
读者评分
4.7分

政务与外交著作

1星价 ¥39.7 (3.6折)
2星价¥39.7 定价¥110.0
  • 正版好图书
  • 特价书1折起
  • 满69包邮(新疆、西藏等六省除外,运费14元起)

温馨提示:5折以下图书主要为出版社尾货,大部分为全新,个别图书品相8.9成新、切口有划线标记、光盘等附件不全

商品评论(9条)
ztw***(二星用户)

马基雅维里的经典著作

非常便宜,马基雅维里全集中的两卷,之前未收,现在在中图慢慢收齐

2020-07-16 10:28:34
0 0
ztw***(二星用户)

时时读书,开卷有益

马基雅维利的政治与外交著作,希望能在中图网把马基雅维利全集收集全

2020-07-01 10:31:39
0 0
图文详情
  • ISBN:9787553431482
  • 装帧:简裝本
  • 版次:1
  • 册数:暂无
  • 重量:暂无
  • 印刷次数:1
  • 开本:16开
  • 页数:1034
  • 出版时间:2013-10-01
  • 条形码:9787553431482 ; 978-7-5534-3148-2

本书特色

    《马基雅维利全集》中文版全面反映了马基雅维利在政治、军事、外交、历史、文学等方面的成就。整套书综合多种版本的意大利文《全集》、《文集》和《选集》,选取优质底本,主要著作绝大多数从(古)意大利文译出,个别作品部分从英文本译出,但亦根据意大利文校对,力求原汁原味地再现经典。同时《马基雅维利全集7:政务与外交著作(套装上下册)》于2011年被列为国家“十二五”重点规划项目,并获国家出版基金资助奖;同年获“首届华文出版物艺术设计大赛”铜奖。《马基雅维利全集7:政务与外交著作(套装上下册)》完成于1525年,是人文主义历史学的巨著。 海报:

内容简介

  《马基雅维利全集7:政务与外交著作(套装上下册)》收录了现存的马基雅维利于1498年进入统治佛罗伦萨共和国的十人执政团(theCouncilofTen)服务至1527年去世为止所有关于其出使信件以及在政务上的公文。其中以马基雅维利之名发出的几乎所有公函(晚近的意大利文版主要扩充的是各机构给马基雅维利的函件和相关的佐证材料),而后来成为马基雅维利著作英语标准版的吉尔伯特3卷英译本收录的公函不及它的十分之一,并且至今未见有同等规模外交公函的英译本出现。

目录

政务与外交著作(上)
出使皮翁比诺的领主阿皮亚诺的亚科波(1498年12月,1499年3月)
出使卡泰丽娜·斯福尔扎(1499年7月)
出使吉安·贾科莫·特里武尔齐奥(1500年1月,2月)
**次派往比萨战场(1500年7月)
**次出使法国宫廷(1500年7-11月)
**次出使锡耶纳的潘多尔福·彼得鲁奇(1501年8月)
派往皮斯托亚(1501年10-11月)
出使博洛尼亚的领主乔瓦尼·本蒂沃利奥(1502年5月)
派往阿雷佐(1502年5-9月)
出使切萨雷·博尔贾(乌尔比诺,1502年6-7月)
出使瓦伦蒂诺公爵(罗马涅,1502年10月-1503年1月)
第二次出使锡耶纳的潘多尔福·彼得鲁奇(1503年4月)
**次出使罗马教廷(1503年10-12月)
第二次出使法国宫廷(1504年1-2月)
出使皮翁比诺的领主阿皮亚诺的亚科波四世(1504年4月)

展开全部

节选

出使卡泰丽娜·斯福尔扎  1499年7月  卡泰丽娜·斯福尔扎是弗朗切斯科·斯福尔扎伯爵(后成为米兰公爵)的私生女,她先嫁给了弗利和伊莫拉的领主莫吉罗拉·里亚里奥伯爵。**任丈夫死后,她又嫁给了萨沃纳的亚科波·费奥;此后,再嫁给了乔瓦尼·迪·皮耶罗·弗朗切斯科·德·梅迪奇(“平民”乔瓦尼),后者于1498年9月14日死于弗利,他们留下了一个儿子“黑条”乔瓦尼(1498-1526),即**代托斯卡纳大公科西莫一世的父亲。1500年6月12日,她在瓦伦蒂诺公爵夺取弗利和她的城堡后被俘获。  奥塔维亚诺是她与莫吉罗拉·里亚里奥伯爵的长子。在此前一年的1498年,他曾经作为佛罗伦萨共和国的雇佣军队长,率领一支100名重骑兵和100名轻骑兵的队伍为其效力。  训 令  致尼科洛·马基雅维利  奉命出使弗利的女伯爵殿下及其长子奥塔维亚诺阁下  1499年7月12日决议  你要前往弗利,谒见尊贵的夫人及其长子奥塔维亚诺领主阁下,在向他们二位致以诚挚敬意之后,递交你所携带的我们致二位的国书,既有给他们共同的也有分别给二人的,你应该向他们阐明来意。此次出使是因为他们三番五次地派人请求我们同意今年续签奥塔维亚诺领主的雇佣军合同。你应指出,我们认为我们在此问题上并无义务如此。在适当的时机,你要通过我方在罗马涅的专员安德里亚·德·帕齐,来使他们理解我们的理由。我们相信,那将能够轻而易举地解释我们否决的缘由。你也该回忆提及此事:1月的*后一天,安德里亚·德·帕齐以十人委员会的名义向领主奥塔维亚诺阁下提出续签之事,得到的回答是:他既不再信守合约,亦不再承担义务,他不会按照这个条约规定为十人委员会等各方利益效力了。你还要补充说,这项拒绝是由弗利的一位名叫斯皮努奇奥的大人起草的。此外,通过我们收到的上述奥塔维亚诺领主在同一天写成的信件显示,他已表明此意;另外,通过安德里亚·德·帕齐—他为尊敬的卡泰丽娜夫人代笔—发出的多封信件表明,她也丝毫不愿做出“同意”的决定。因此,我们相信领主阁下已不再对我们负有任何义务,我们对他亦无任何义务;对我们而言,似乎我们做出的种种努力及我们持有的往来信函足以表明领主阁下并无丝毫意愿,接受此种合同的续签“同意”。此外,我们在米兰的大使多次写信报告,表示女伯爵夫人曾致信至尊的米兰公爵。在其回复中,公爵曾建议她接受此项续签“同意”,而她毫无接受的意愿,声称合同条件苛刻云云,望公爵阁下勿强人所难,致其失去另谋他就、收益丰厚的机会。所有那些情况都使我们不得不思考,在言行举止上,他们二位不再愿意保留此项合同。即使所有这些原因都不存在,领主阁下在4个月内未对我们提出的条件做出回复,也因时过境迁,使我们现在不可能回到当时签约时的条款,一切都已经过期了。你要如此这般明确无误地为我方立场辩护,以使领主阁下了解我们的所作所为全都是出于理性,原因如上所述。你应当立刻补充说,尽管发生上述种种情况,我们仍抱有希望,念及他在过去服役期间对我方忠心耿耿,恪尽职守,为了对他效忠我城邦时的种种善举表示感谢,我们决定给予二位阁下续签“同意”条款,在其“坚定年”到期之时开始生效。然而,鉴于目前的形势以及过往的经验,目前我们依然拥有大量的重骑兵服役,我们希望这一“同意”条款按平时编制续签,每年军饷为10·000达克特,我们认为此雇佣军合同应该能够—如果不是在其数量方面,也至少在其稳定性方面—令领主阁下满意,因为这样一来,较我们在此之前所维持的相同军饷金额及相同重骑兵人数,此合同的有效期更长了。并且,我们还相信,领主阁下接受这一条件不仅让自己心满意足,更能使他对我们共和国感激涕零,带着希望得到我方越来越多恩惠的心思,在其过往的赫赫战功之外表现出新的豁达大度。你应对他指出,如果该合同条款对于领主阁下而言不是很让人满意,但它并不意味着有失颜面或者毫无回旋之余地,只要我们共和国将来能够荡平敌寇,收复国土,恢复国力。领主阁下或许会声称,我方业已提高了其他雇佣军队长的军饷,对此,你可以游刃有余地向他解释,那些时候所出现的境况要求我们那么做,你同时也要让他知晓,如果我们现在同他们签约,既不会有这么宽大的条件,也不会如当初签约之时所必需的那样通盘考虑,所谓此一时、彼一时,那时双方讨价还价的筹码已大不相同。如果领主阁下提出他所遭受的损失,你应指出此合同期限已经超过了2个月,续签对于阁下应该是有利可图之事,我方可以轻而易举地偿付他的损失。为了达成这些事项,你应充分发挥言辞的功效,并尽量争取你认为恰当合理的条款,向领主阁下表明,我城真心诚意地期望给予他这样一个获利的机会,并对他所做出的功绩深表谢意,我们对他充分信任,并指出我们两国的团结一致非常必要,你还应以令人愉快的话语劝说领主阁下达成此目的。  务必记住,迅速将出使情形写信告知,以使如果出现任何困难,我们能够及时回复,筹划解决之道,你应见机行事,不致使领主阁下因我们的款项并非总是及时到账而心生抱怨。为此目的,你必须以适当的方式向他表明,我们双方签约,并非出于我们的迫切,而仅仅为了满足他的需要。此项花费甚巨,我方不得已有时会延迟支付;你应用适当言辞说明我方托词,以使领主阁下易于接受。  国 书  尊敬的伊莫拉及弗利领主、亲爱的朋友卡泰丽娜·斯福尔扎女伯爵夫人及奥塔维亚诺·德·里亚里奥阁下:  尊敬的领主阁下,亲爱的朋友,我们向阁下派出我城邦公民及国务秘书尼科洛·马基雅维利,我们委托他解释诸多事宜,敬请对他满怀信任之情,我们对此不复多言。再会!  佛罗伦萨市政宫,1499年7月12日  佛罗伦萨共和国正义旗手  马尔切洛  执政团致奥塔维亚诺·里亚里奥的信  杰出卓越的领主阁下:  我们*亲爱的朋友。我们向阁下派出我城邦公民及国务秘书尼科洛·马基雅维利,我们委托他当面向您解释诸多事宜,请给予他*大的信任,正如我们亲自同您会谈一样。向阁下致以*良好的祝愿。  市政厅签发,1499年7月12日  佛罗伦萨共和国自由官长和正义旗手  马尔切洛  信件1  尊敬的诸位大人:  献上我个人诚挚的敬意!我于昨日22点左右到达,立刻就向总指挥阁下禀报,并按照诸位大人的愿望通报了有关火药、枪炮弹和硝石方面的事宜,他对我的答复是去年运到这里的全部铁弹—无论大小—都用于对维柯的围困战;法国人留下的火药有15磅或20磅,在2年前的一次闪电雷击中被烧毁了,所引起的爆炸毁掉了城堡中存放火药的那一部分。我随后便派人去找法拉加诺,按照诸位大人的后勤官给我的指令,查问关于硝石的信息。他回答我说,他只有100磅的存量,但他在那地方有一个朋友,有大约600磅的火药,尽管那个数量还远远不够,然而,为了不致使这趟差事落空,我派这个送信的差役将这批火药送交给诸位大人;我请求阁下即刻支付此项货款,因为我已承诺按照每1·000磅40弗罗林的价位尽快支付。对这批火药称量后,我们发现总重量为587磅;承运人名叫托马索·迪·马佐洛,请阁下将我已承诺的货款支付给他,我已经支付了运费,金额为8.3弗罗林。  关于圭里诺·德尔·贝洛大人和我们指挥官之间的事情,就是后者试图逮捕马尔奇奥内·高尔费莱利之事以及此处发生的其他事件,我从诸色人等那里听闻这些,因此相信是准确的。据他们说,诸位大人的前任曾给这里的指挥官写信,说他们担心迪奥尼焦·纳尔第会在夜间潜入此地,以对科布里佐家族做出不利之事,而那个叫马尔奇奥内·高尔费莱利的人将会帮助他。于是,指挥官决定下手抓捕马尔奇奥内。但是,当军士押着他快到宫殿庭院的时候,他的两个亲戚出手相救,并带着他去了弗利。他们相信,这次对马尔奇奥内的逮捕企图出自科布里佐家族的建议,因此,他们中止了两家之间维持了多年的停战。  我向圭里诺先生的父亲请教了这件事。他没有企图去为他儿子的抗命而开脱,但抱怨了指挥官的恶毒,因为后者要求他在晚上把他的4个亲友赶出家门。他相信他的忠诚众人皆知,因而无人能予以怀疑。在强敌环伺的时候,他先后将30位朋友接到过家中,且从未因此而受到责备,反而还得到了专员的赞扬。因此,他请求诸位大人对他和他的儿子多多关照。从大教士法拉加诺那里,以及从本地的其他一些居民那里,我听说这个贝洛是一个值得尊重、性情平和的人。他从未公开站在哪一边,总是去缔造和平而非制造麻烦。在对这个国家做过总览之后,我认为它的人民非常团结,彼此之间没有公开的敌意。  在科布里佐死后,他的家族内部彼此间似乎产生了一些小小的嫉妒,因为每个人都想拥有他所具有的影响力。但是,除非有人故意挑起这种情绪,否则还不太可能产生任何不好的结果。只是,他们非常担心,在卡泰丽娜夫人的帮助下,迪奥尼焦·纳尔第会来伤害他们。尽管这位夫人与诸位大人保持着友谊,但他们却不敢依赖她或信任她。因此,此地和此国的居民都一直处在焦虑状态之中。就在昨天,卡泰丽娜夫人手下的15到20名弓弩手去了一个叫卢萨塔雷的地方。那里距本地约1里远,是诸位大人的属地。他们在那里弄伤了3个人,还在抢劫了一个人的房子后把他掠走。类似的暴行每天都在发生。就在昨天,一些乡民来找到我,抱怨说:“我们的大人把我们抛弃了。他们手上有太多的事情要忙。”诸位大人无疑会用你们的无上明智来处理这件事,以捍卫我们共和国的荣誉,并让你们*忠实的臣民感到满意。  没有什么其他可说的了。我将马上前往弗利,以执行诸位大人交给我的任务,谦卑地向诸位大人致意。再会!……  ……

作者简介

  尼科罗·马基雅弗利,意大利政治家,意大利作家,是人类的思想巨人之一。1469.5.3.-1527.6.21.他的著作《 君主论 》(《The Prince》)影响了后世许多政治家,问世后引发激烈争论,产生了巨大的影响。他一度被斥为“暴君的导师”,本书也被列为禁书,直至19世纪70年代才得以恢复名誉。他被誉为“近代政治学之父”。他的理论也被后世称之为“马基雅维利主义”。

快速
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