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烟雾和骨头的女儿
读者评分
4分

烟雾和骨头的女儿

美国亚马逊年度畅销书榜top10!魔幻王国的神秘古堡、史诗般气势恢宏的战争场面,再配以令人扼腕的凄美爱情,一次关于希望、信任与背叛,以及自我归属的冒险旅程正等待每位魔幻书迷去开启!

1星价 ¥11.4 (3.0折)
2星价¥11.4 定价¥38.0

温馨提示:5折以下图书主要为出版社尾货,大部分为全新,个别图书品相8-9成新、切口有划线标记、光盘等附件不全

商品评论(1条)
***(三星用户)

塑封完整,品相良好。。。。

2022-11-29 19:35:18
0 0
图文详情
  • ISBN:9787229099602
  • 装帧:简裝本
  • 版次:1
  • 册数:暂无
  • 重量:暂无
  • 印刷次数:1
  • 开本:32开
  • 页数:329
  • 出版时间:2015-09-01
  • 条形码:9787229099602 ; 978-7-229-09960-2

本书特色

17岁女生卡鲁疾走在布拉格魅影丛生的曲折小巷,奔向魔鬼商店。她是半人半兽的魔鬼族人疼爱的养女。她的素描本里画满了栩栩如生的魔兽。她会说那些不属于人类的语言。她天生一头蓝发。“我是谁?”卡鲁渴望得到答案,却不知自己将被卷入一场残酷的魔界大战。
  神秘的六翼天使在世界各大城市的门上烙下了永不磨灭的黑手印。带头的天使阿吉瓦冷冷地注视着这一切,期待与魔鬼族*后的决战。蓦然一瞥,阿吉瓦看见了卡鲁,他隐约想起多年前另一个女孩在他耳边说的话——
  “我们用手指勾住许愿骨的一头,各自许愿,然后用力一拉。谁得到大的那一块,谁的愿望就可能实现。这不是魔法,许下的愿望不一定成真。”
  “那为什么还要许愿?”
  “为了希望……希望是真正的魔法。”

内容简介

《烟雾和骨头的女儿》是全球*热门魔幻小说之一,荣登美国亚马逊年度畅销书榜top10!
  书中精彩呈现“后哈利·波特时代”的魔幻史诗故事,穿越魔界、天上与人间的真爱轮回感人肺腑,而身份悬疑成分更增添神秘魅力。魔幻王国的神秘古堡、史诗般气势恢宏的战争场面,再配以令人扼腕的凄美爱情,一次关于希望、信任与背叛,以及自我归属的冒险旅程正等待每位魔幻书迷去开启!
  而且,同名电影即将上映,由拍摄《金刚》《侏罗纪公园》等影片的美国环球影业倾情打造,势必成为一部超越以往任何魔幻题材影片的绚丽作品。
  这本浪漫诱人的神秘小说还拥有以下殊荣:
  ★亚马逊年度**小说
  ★《纽约时报》年度*值得关注图书
  ★《赫芬顿邮报》年度十大小说
  ★《出版人周刊》年度**图书
  ★《科克斯书评》年度**图书
  ★yalsa十佳小说
  ★美国学校图书馆杂志年度**图书
  ★美国图书馆指导年度**图书

目录

**部分
从前,一个天使和一个魔鬼相爱。
……
他们的爱情*终以悲剧收场。

第二部分
从前,一个小女孩由魔鬼抚养大。
……
但天使烧毁了通往他们世界的入口。从此,她变得形单影只。

第三部分
从前,有个天使躺在迷雾之中奄奄一息。
……
一个魔鬼在他身边跪下,朝他微笑。

第四部分
从前,有两个月亮,它们是两姐妹。
……
尼蒂德是泪水和生命女神,天空属于她。
除了秘密情人,无人崇拜埃拉。
展开全部

节选

天使的语言
我知道你是谁了。
凝视着卡鲁的脸庞,阿吉瓦看到他的话对卡鲁产生的影响。她一方面希望知道自己是谁,另一方面又害怕知道自己是谁。她的黑眼睛蒙上一层泪水,在他翅膀的火光映照下闪闪发光。只有这时,从她的眼里看到自己的影像时,他才意识到施在翅膀上的魔法不知不觉消失了。要是在过去,如此鲁莽的行为可能给他带来杀身之祸。现在,他管不了这么多了。
“什么?”卡鲁的嘴唇翕动着,但没有声音传出。她清了清喉咙。“你说什么?”
他要从何说起呢?他快速地思考。这是不可能办到的事。她的身世凄惨动人。讲述她的身世就如同用尖刀剖开他的胸膛,表明那颗长期麻木不仁的心,在多年以后,仍然有生气,仍在跳动……即使如此,它可能再次被丢弃。
得到*渴望得到的东西之后,才发现为时已晚,还有什么比这更凄惨?
“阿吉瓦。”卡鲁乞求他。她睁大两眼,几乎要发狂。她在他面前跪下来。“告诉我。”
“卡鲁。”他低声叫道。她的名字似乎在嘲笑着他——希望——它充满着希望与指责,他真希望自己已死去。他不敢正视她。他把她揽入怀中,她顺从地偎在他的怀里,爱令她变得柔顺。她被风弄乱的头发像乱蓬蓬的丝线,他把头埋在她的发丝里,想着如何把她的身世告诉她。
在他们周围,人们在窃窃私语。所有的目光都注视着他们,但阿吉瓦什么都没有注意到。突然,有个声音冲破所有围观的人群传了过来。有人清了清嗓子,声音高而刺耳,像是在演戏。声音中含有一丝不安,不过,在他开口之前,他的语气已经开始转变。
“阿吉瓦,真丢人。打起精神来。”
他的声音在这里格格不入——那声音、那语言。他的语言。
站在那边,身佩长剑,满脸沮丧的两个人是哈梓和里拉兹。
阿吉瓦没有露出一丝吃惊的神情。整个早上接二连三发生了许多事:卡鲁的双月弯刀、卡鲁对他手纹的奇怪反应、她那梦幻音乐般的笑声,加上现在不可否认的事实:许愿骨。与这些事相比,天使的出现根本不足为道。
“你们在这里干什么?”他问他们,双手仍搂着卡鲁。卡鲁从他肩上抬起头,惊恐地瞪着那两个入侵者。
“我们在这里干什么?”里拉兹反问他,“从各方面来考虑,我想这个问题应该我们来问。以星神的名誉起誓,你在这里干什么?”她看上去目瞪口呆。阿吉瓦从她看他的表情了解到自己的样子:跪倒在地,哭哭啼啼,与一个人类的女子拥在一起。
他突然想到,他们认为卡鲁只是一个人类女子这事是多么重要。无论这事显得有多怪,它就是那么怪。知道实情反而会使事情变得更糟。
阿吉瓦仍然跪在地上。他挺直腰,转过身,把卡鲁挡在身后。为了不让他的兄弟姐妹听见他使用敌人的语言,他轻声说:“别让他们看见你的手。他们不会明白的。”
“明白什么?”她低声回答,眼睛一刻不离那两个天使,他们也紧盯着她不放。
“我们,”他说,“他们不会明白我们之间的事。”
“我也不明白。”
阿吉瓦手中握着易碎的许愿骨。多亏有了它,他终于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
卡鲁不再说话,绷紧神经,直盯盯地看着那两个天使。他们的翅膀隐了起来,即便是这样,他们在大桥上出现似乎很反常,令人胆战心惊——特别是里拉兹。虽然哈梓更强壮有力,但里拉兹更让人胆寒。她一向如此,可能因为她身为女性,不得不这样。她的头发是淡黄色,梳成简单的辫子。绝美的面容有一股令人不敢直视的冷艳:像杀手般面无表情、无动于衷。哈梓眼中有些许生气。但刚才,当他看见面前仍跪在地上的阿吉瓦时,有点茫然不知所措。
“起来。”他的语气并不严厉,“见到你这个样子我实在是受不了。”
阿吉瓦拉着卡鲁一起站起来,让她躲在他翅膀后面。
“怎么回事?”里拉兹责问他,“阿吉瓦,你为什么回到这里来?还有……那是谁?”她朝卡鲁做了个粗鲁的动作,表示讨厌。
“一个女孩而已。”阿吉瓦听见自己重复伊兹尔说过的话,听起来和那个老人一样不自信。
“一个会飞的女孩而已。”里拉兹补充。
“你以为我们会让你再次消失?像你在洛拉迪战役之后那样?我们知道有事发生。可……这?”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哈梓问。很明显,他仍希望阿吉瓦作些解释,然后了结此事。阿吉瓦觉得自己像被人从中间撕开一样。在他面前是他*亲密的同盟军,而现在他们像是敌人。这都是他的错。
假如阿吉瓦有亲人,这个亲人不是他母亲。她在卫兵来抓他时不闻不问。当然,这个亲人也不是他的父亲。他的亲人是站在他面前的这两个人。至于卡鲁,他也无言以对。卡鲁站在他身后,渴望了解被隐瞒了一辈子的秘密——这个巨大的秘密如此的荒诞,他一时无法找到合适的词语来表达。于是他站在那里,一言不发。两种语言都显得苍白无力,无法帮他解释所发生的一切。
“我不怪你想离开。”哈梓说。他一贯是个和事佬。他和里拉兹长得很像,但他们两人与阿吉瓦并不相像。他们金发蓝眼,蜜色的肤色泛着淡淡的红晕。哈梓一副轻松自在,甚至是懒散的样子;脸上懒洋洋的笑容会迷惑你对他的判断。他一向是个战士——反应敏捷、随时准备战斗——但在内心深处,不知怎的,他仍然保留孩童般的纯真,多年的训练及战争都无法摧毁它。他是个梦想家。他说:“我自己也曾想过,在一切都解决之后回到这个世界……”
“但你不能,”里拉兹厉声说,她可不是梦想家,“你不能在晚上消失得无影无踪,留下其他人为你编造种种借口,不知道这次你什么时候回来,甚至会不会回来。”
“我没让你们替我编借口。”阿吉瓦说。
“没错。因为你得告诉我们你上哪儿,而不是像以前那样溜走。难道我们会再次等你伤痕累累地回来,从不告诉我们是什么人把你弄成那样?”
“这次不会。”他说。
里拉兹朝他冷冷一笑。阿吉瓦知道,她表面很冷淡,但心里非常伤心。他可能永远不会再回去,他们可能永远不会知道他发生了什么事。几十年来,他们互相保护对方,那说明了什么?多年前,不是里拉兹冒死重返布利芬奇战场吗?她抱着他可能活着的一线希望,当奇美拉人在战场上庆祝胜利,四处查找受伤未死的天使,用长矛把他们扎死时,她回到战场,找到他并把他带回来。为了他,她不惜冒生命危险,并会毫不犹豫地再次这么做。同样,哈梓也会这么做的。为了他们,阿吉瓦也会如此。但是,他不能告诉他们他为什么会来这里,或他发现了什么。
“这次不会什么?”里拉兹责问他,“不会伤痕累累?还是不会再回来?”
“我没做什么打算。我就是不能待在那里。”他搜肠刮肚想解释,至少,这是他欠他们的,“在洛拉迪战役之后,一切都结束了,这就像走在悬崖边缘。没有我想要的东西,除了……”后面的话他没有说,也不必说。他们看见他跪在地上,把目光转向卡鲁。
“除了她,”里拉兹说,“一个人类,如果她是人类的话。”
“她还能是什么人?”他说,掩饰内心的恐惧。
“听听我的看法。”她说。阿吉瓦的心突然提了起来。“昨晚当她袭击你的时候,你们的打斗有点奇怪,是不是,哈梓?”
“是有点奇怪。”哈梓表示同意。
“我们没有靠得很近,无法感到有任何……魔法……不过,看上去你好像感觉到它了。”
阿吉瓦的脑子快速转动着。他如何才能让卡鲁离开这里?
“你似乎原谅她对你的所作所为。”里拉兹向前跨了一步,“你没有什么要告诉我们的?”
阿吉瓦向后退,一直让卡鲁站在他身后。“别碰她。”他说。
里拉兹向前移动。“要是你没什么可隐瞒的,让我们见见她。”
这时,哈梓开口了。他的声音充满悲伤,比里拉兹尖利的逼问更难对付。“阿吉瓦,告诉我们事情不是这样的。告诉我们她不是……”
阿吉瓦觉得内心有一股冲动,隐藏多年的秘密像阵风似的裹住他——一阵风,他希望做出某种让步,风就能把他和卡鲁带离这里,带到一个地方,没有天使,也没有奇美拉人;没有他们之间的相互仇恨、没有人站在他们周围张着嘴傻瞪着他们;没有人再横亘在他们中间。“当然她不是。”他说,声音像是在咆哮。里拉兹把它看作是一种挑战——证明卡鲁是什么和不是什么的挑战——她眼冒凶光。这是她在战场上使用的眼神。阿吉瓦太熟悉了。她又上前一步。
他攥紧拳头,肾上腺素急剧上升,令他浑身发热。许愿骨被他压弯了。他绷紧神经,准备应付非来不可的战斗,对他们因不相信他而导致这种局面极其恼火。
无论预计会发生什么,他绝对没有想到会听到卡鲁清晰、冷静的声音。她大声问道:“什么?我不是什么?”
里拉兹顿住脚步,怒火霎时化为震惊。哈梓也很吃惊。阿吉瓦愣了一下才意识到他们为什么吃惊,但他一下子明白过来。
卡鲁的话。她的话如流水般平滑,她使用他的语言。卡鲁使用天使的语言。她无法从她的世界或别的方式学到这门语言。趁大家发愣的时候,她从阿吉瓦的翅膀后走出来,站在哈梓和里拉兹的面前。
接着,她对里拉兹说:“如果你想看我的手,只要跟我打声招呼就行了。”她凶猛地笑着,脸上闪闪发亮,和头天晚上袭击阿吉瓦时一模一样。

相关资料

一本具有狂野想象力的迷人佳作。——《娱乐周刊》

  你正要迎来一次关于命运和自我探寻的冒险旅程。——《纽约时报》

  喜欢魔幻小说的人一定会被泰勒罕见的想象力和富有诗意的语言所吸引。——《出版人周刊》

  泰勒的书应该位居每一位魔幻故事迷的必读书单前两位。——《科克斯书评》

  一打开这部稿子,我就被吸引住了。小布朗的所有同事都为它着迷。这个惊险的冒险故事极富创意,让人难以置信。书中的奇幻描写既新奇又易懂。——《暮光之城》编辑

  我读这本书时产生了一种浑身战栗的兴奋感,就跟读《暮光之城》时的感觉一样。这是阅读杰作才有的感受。——图书网站

  和那些棉花糖一样的奇幻故事相比,《烟雾和骨头的女儿》是巧克力味的——深刻、浓郁、震撼,总是超越你的想象疆界,还带着隐隐的海水咸味。——美国读者

作者简介

【美】莱妮·泰勒(LainiTaylor)
  美国畅销书作家,2009年美国国家图书奖银奖得主。
  独特的叙事风格和充满诗意的语言让她的作品深受读者喜爱。《科克斯书评》曾评价:“泰勒的书应该位居每一位魔幻故事迷的必读书单前两位。”

预估到手价 ×

预估到手价是按参与促销活动、以最优惠的购买方案计算出的价格(不含优惠券部分),仅供参考,未必等同于实际到手价。

确定
快速
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