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掌心迷路
读者评分
5分

掌心迷路

¥9.4 (2.6折) ?
1星价 ¥12.5
2星价¥12.5 定价¥35.8

温馨提示:5折以下图书主要为出版社尾货,大部分为全新,个别图书品相8-9成新、切口有划线标记、光盘等附件不全

商品评论(2条)
***(三星用户)

少见的书,入了

2022-05-07 23:20:59
0 0
***(三星用户)

活动购入,价格美丽,质量好

2022-01-06 13:55:08
0 0
图文详情
  • ISBN:9787553414898
  • 装帧:简裝本
  • 版次:1
  • 册数:暂无
  • 重量:暂无
  • 印刷次数:1
  • 开本:32开
  • 页数:263
  • 出版时间:2016-06-02
  • 条形码:9787553414898 ; 978-7-5534-1489-8

本书特色

日贩畅销书籍排行榜  作品畅销百万册  以充满话题性和争议性的作品,轻松摘取直木文学奖  出席上海书展时被粉丝和媒体爆棚欢迎  日本的年轻一代都要阅读石田衣良的小说,否则就会损失对现代生活中美好和希望的体验。 海报:

内容简介

  这个集子里面,唯独本文没交给讲谈社的《新刊展望》杂志。当时正值新年,《小说时代》希望我提供一个大概二十张稿纸的短篇小说,结果我就想到了前面那个《右腿》的故事。继续讲述那对情侣的故事,想想就觉得很有意思。同样页数的稿纸,主角却从男人变成了男人的左手,再将先前的内容颠倒……如此便会得到一首非常有趣的对唱。一旦有了这种企图,果然是下笔如有神,顺顺利利完成了这个故事。男人的哪里性感?女人的答案一般是手。似乎大家都觉得男人手背上的肌腱和血管尤其性感。如此说来,本故事的选材算是投其所好。说到这里,我想顺便问个问题:要是把异性的某个部分拆下来寄给你的话,你想收到哪个部分呢?手?足?脖子?头发?我想肯定会有选择手肘、手臂和耳朵之类独特地方的人。假如能像《左手》这样交谈的话,我挑躯干。把易拉罐一样的躯干放到椅子上闲聊,是不是很有意思?   她刚刚吃完午餐,正无聊地看着音量为零的电视。门铃响了。  那是让她等得难受的铃音。她慌忙抓起厨房墙壁上的听筒。  小小的屏幕上,身穿制服的男子的额头被放大、扭曲。按说男子是不用靠得这样近的,门口明明就有个摄影机嘛。  “快递!”  “来了!这就来!”  女子按下按钮,楼下大门的锁便猛然弹开。女子来到玄关等候。  她住的是十二楼,任何人上楼都不会这样快,但她就是想来到玄关等着。  等候之际,她用门畔的镜子照了照全身上下。  她穿着一套天鹅绒运动服,深蓝色衣服的边缘一带是胭脂红的绲边。衣服跟她身体的弧度保持一致,丰满的部位和纤细的部位似乎都饱受滋润,光彩动人。  她就要到而立之年了,身上自不免有些松弛的地方。但是,从正面根本看不到她正努力跟地心引力相抗衡的肥臀。  门铃再响。  她打开玄门的门,冬日的寒冷扑面而来。  快递员抱着一个纸箱。按照大小来看,纸箱当可容得下一套百科全书。  那里面,装着她的男朋友。  她往快递员拿来的单子上留下姓名。只是签个名字罢了,想不到竟如此让人欣喜。  她接住纸箱,领略着箱子的温暖。  “有劳您啦。”  快递员讶然瞧了她一眼,答道:“谢谢惠顾。”  他说完便匆忙从走廊跑向电梯。  女子轻轻关上了门,扣上双重锁。只听“咔嗒”一响,却是她又挂上了锁链。  锁门之举其实充满性的暗示,只因如此一来便是两个人的世界。  她把纸箱轻轻放到客厅桌上。这里不但是客厅,而且兼作餐厅之用。  壁纸刀的刀尖被她略微推出了些。她仔细割破胶带,一下子掀开箱盖。  箱子里塞满了泡沫塑料。  雪白的填充物欣然接纳了她缓缓伸进去的手。箱子里果然温暖。  她的中指碰到了一个东西,从触觉来分析,当是毛巾。   唉,明明都是个公认的大人了,何以做这点事情竟会晕生双颊?  她的另一手同样插进泡沫塑料,取出了那条被包好的蓝毛巾。  用来绑毛巾的是细尼龙绳,上面的结打得难看无比。一只手做事确实不便,弄得如此难看自然可以理解。  她设想着他辛苦打结的样子,不觉面露笑容。  解开绳结,打开毛巾,里面赫然是一件有些陈旧的白T恤。  他做事素来谨慎,此举当然是防止运输中留下伤痕。  她知道她的呼吸正渐渐急促。  她是如此爱他,而他让她动心的部分,很快便会见诸她的眼前。  一时间,她竟然舍不得掀开那T恤了。她绕着桌子转了两三圈,目光片刻不离那柔软的T恤。她屋里的T恤仿佛是世界的正中,又仿佛是飓风的风眼。  她往沙发上面一靠,想要平静下来,却就是无法实现。  只见她突然扑到桌前,一把撩开T恤!  T恤的胸部,印着迈阿密马林鱼队的标志。  标志的上方不是别的,正是男人自腕而断的左手。  女子见了男友的手,不禁一叹。   他的指尖很细,两个指关节之间的骨骼甚至比女子的都长,显得十分优雅。  他的指甲是红润的圆形,几乎覆盖了整个指尖。他不太注意对指甲的保养,但一看便知是健康男性的指甲。  他手上的肌腱齐齐聚向手腕,犹如精致的仪器。  她尤其喜欢他手背的静脉。看上去固然鼓鼓囊囊,其实只要用手指一按就会像猫的肉垫一样软软凹陷。他不是干体力活的,因而手掌不厚。  她将男人的左手一翻。大概是纸箱里太闷的缘故,掌纹里微微沁着汗珠,湿乎乎的。  是时候唤醒他的左手了。  愚蠢的男人总是一味紧盯女性的胸部和大腿,却不注意他本人身上富有魅力的地方。  要是有男性手部的写真集就好了,好再弄个等大的雕刻品以便随时触摸……  她设想着只展示男性手部的博物馆。  每尊雕刻品的前面都立有一个解释牌。十七岁的高中生篮球队员、二十六岁的印刷工人、三十二岁的计算机工程师、四十八岁的物业老板……真足以让人迷醉。  她想入非非,凝视着眼前的左手。这只手要是进了博物馆,保证大受欢迎。她对男人的手很有研究,而这只手完全可以当选前三。  她跪到桌旁,将嘴唇靠近左手那健壮的中指。  这正是唤醒左手的秘法。  只见左手微微一抖,跟着便犹如敲键盘那样开始动弹。  “哎呀呀,总算到了呀。”  他讲话时总喜欢带点鼻音。

目录

号码
旅行读本
完美的沙漏
失业后的天空
银纸星
孤独的世界
女服务员的天赋
0.03mm
书架和旅人
出租车
无休止的散步
右腿
左手
雨、雨、雨……
嫉妒
奥运人
LOST IN 涩谷
地精
卡拉OK包厢里
I先生的生活和意见
自卑
短篇小说烹饪法
死和死之前的一个谎言
再见,再见,再见!
展开全部

节选

当我二十六岁的那一年,母亲突因脑溢血晕倒。通往重症监护室的医院走廊上挂着白板,一如《号码》中描述的样子。事实上,除了女朋友来见我那一段是虚构,别的地方基本都是真实重现。当时的我只是个无业游民,望着那些数字,我暗暗决意有朝一日非要把这件事写成小说!十六载光阴犹如白驹过隙,这一切总算化作了纸上的文字。和小说之间的缘分,果然是永远都无法预期。  77 1 58 65 14 0 61 39 2  我望着白板上的数字,茫然了。三天以来,我每天都会看上十二小时。哪怕闭上眼睛,这些数字都不会消逝。我坐着深灰色的长椅,只觉得硬邦邦的,根本没装软垫,不愧是合成皮革。走廊上每隔一点距离就会有一盏荧光灯。荧光灯洒下幽蓝的光。这里没有窗户,时间的变化似乎只会在手表上留下痕迹。**天的晚上,我就拿这长椅当床,稍微睡了几个小时,直到黎明来临。  这是下町公交车总站附近的一家综合医院。沿着挂有白板的走廊往右一拐,便会看到十二面白窗帘。被那些窗帘挡住的,正是重症监护室。  窗帘直直垂着,一动不动,除非有人进出。看来,只要这家医院没被拆毁,就不会有风吹到这个地方。  十二个房间之中,有九个没有闲着。白板上的那些数字正是病人的年龄,一旁则附有手术日期和病情概况。  我母亲是第三个数字—五十八。  她昏迷了足足七十二小时,而且是出行时昏倒的。三天前的晚上,我和父亲赶到医院之时,她就不省人事了。  医生说我母亲是脑溢血,醒来的希望不大,希望我们做好思想准备。医生的话让人难以接受。跟跑来跑去办住院手续、联络亲戚的健康人相比,母亲的额头和手脚反而显得更有温度。  我和父亲轮流守在走廊。白天由不去大学听课的我来负责,晚上则交给下班前来的父亲。  若说我们是去医院陪伴母亲,倒不如说是轮流占住这张长椅更真实些。  我喜欢阅读。守在走廊等消息时,我几次想要读些东西,无奈那些文字都变成干涩的沙砾,失去了固有的意义,继而从我的视野中消失不见。  父亲和我都刻意回避谈到母亲。这就忙着追忆往事,未免太早,更何况我们都累得不行。只是短短三天,父亲的脸竟然瘦了一圈,眼睛更是凹了下去。当然,要是我去照照镜子,里面的脸庞想来亦是如此。我明明没有食欲,又不想再给医院增加一个患者,只好强忍着按时吃饭。  母亲住院的第二天下午,有两个人来探病,自称是她读中学时的同窗。她们拉开窗帘,站在走廊上凝望依靠仪器维持生命的母亲。  良久,良久。  其中一人开口说道:“她真的是个好人,而且肯定是个好母亲。你不要放弃希望,要加油啊!”  她眼眶微红。平平淡淡的话语里蕴藏着惊人的力量,一举让我的感情决堤。  那是我**次见到母亲的这两位朋友,自然不想当着她们的面哭得一塌糊涂,无奈泪水根本就忍不住。  母亲昏倒之后,那是我**次流泪。我哭得太激动,以致脑袋都隐隐作痛。  我回到长椅上,再度凝视眼前白板上的数字。凝望那九个数字的时间,是我*放松的时间。数字里没有悲伤,没有喜悦,只是表明了病人来到这世界的岁月。  九个人总计三百一十七年。这三百一十七年具体是怎样的呢?我不知道。  我把数字加加减减,就这样消磨着由我负责的白天。  次日傍晚,我的女朋友来探病了。她是我的大学同学,主攻美国文学,喜欢塞林格 和罗斯 的作品,却对马克?吐温和梅尔维尔 不屑一顾。我对大学里的那些门类一点兴趣都没有,所以就按照父母的想法读了经济系。  那天是星期六。父亲见她来了,从长椅上起身迎接。  她带来了一束百合花。  那是梅雨来临前的短暂夏日。她穿着泡泡纱的蓝白色短袖洋装,袖口略微紧绷,露出浑圆、丰腴的手臂。  她的到来,给昏暗的重症监护室走廊带来了耀眼光芒。  父亲听她说完了慰问的话,便掏出钱包拿了几张纸币给我。  “你们去吃点东西吧,吃好些。”  “要不要给你带便当回来?”  我问道。父亲微微摇了摇头,脸上满是疲惫和倦怠。  我带着女朋友沿走廊来到大厅的电梯前方。看不到父亲的身影了。  我对略微落后的女朋友说道:“不好意思,咱们就像平时约会那样吧,别谈我妈妈的事了。”  她当时正用蓝手帕遮着双目,闻言不免露出纳闷的神情。  “要是你这样说的话……那好吧,我没问题。”  虽然我不确信我本人是不是没问题,但我笑着点了点头。我没有告诉她,自从母亲昏倒之后,我总觉得我的身体似乎离开地面十厘米,失魂飘着。  我们出了医院的玻璃大厅,走向车站。站台旁边是个巨大的车站大楼,我之前读的高中就挨着那个大楼,所以我很熟悉大楼里面的情况。  我们踏上检票口附近的扶梯时,她伸手握住了我的手。我们沉默着,就这样被扶梯送到了斜上方。  时装、化妆品、皮鞋、书籍、CD……  大楼内的店铺自然摆着任何一个车站大楼里都有的商品。这些商品素来不会吸引我的目光,哪知那一刻竟变得闪闪动人,显得极富魅力。  手写的价格标签、橱窗里的金银缎带、缜密算妥的光线角度,这一切都不再是推销用的点缀,而是要保证路人们赏心悦目的苦心。  我握着她的手,被扶梯一路送到楼上。大楼里的每一层都让我深深感动。  来到顶层的美食街之后,我突然泪流满面。  我们进了一家意大利餐厅。平时,我们只点意大利面,那天晚上却用父亲的钱增添了什锦开胃菜和米兰猪排,而且各点了一杯店家自酿的红酒。我们用一个借口碰了杯,可惜那借口事后就被我忘了。  落地窗的玻璃彼方,自然便是车站一带那绚烂的夜景。  那确实是一次快乐的约会,如梦似幻。  乘扶梯下到五楼时,我看到正对面是一家运动用品商店。白铁丝网构成的展架上挂满了各种跑鞋,其中一双鲜艳嫩绿的麂皮慢跑鞋被我一眼相中。当我把它拿到手里之后,摸着天鹅绒一样柔软的皮革,根本无法不把这双鞋带回家。  ……

作者简介

  石田衣良,捕捉现代感觉的妙手,屡屡有作品登上畅销小说排行榜,是日本*受民众欢迎的作者之一。其作品题材广泛,包括青春小说、犯罪小说、悬疑小说、情欲小说、爱情小说等,话题性十分强烈,尤其注重展现都市人群的生活感受。

预估到手价 ×

预估到手价是按参与促销活动、以最优惠的购买方案计算出的价格(不含优惠券部分),仅供参考,未必等同于实际到手价。

确定
快速
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