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细菌与人
读者评分
5分

细菌与人

1星价 ¥10.6 (3.8折)
2星价¥10.4 定价¥28.0

温馨提示:5折以下图书主要为出版社尾货,大部分为全新(有塑封/无塑封),个别图书品相8-9成新、切口有划线标记、光盘等附件不全详细品相说明>>

商品评论(4条)
ztw***(二星用户)

图书印刷,纸质非常好

2023-12-03 06:57:43
0 0
花花与***(三星用户)

生动有趣的介绍了知识,彩色铜版印刷,纸质很好。

2022-06-18 13:38:52
0 0
图文详情
  • ISBN:9787507839661
  • 装帧:暂无
  • 册数:暂无
  • 重量:暂无
  • 开本:32开
  • 页数:179
  • 出版时间:2017-07-01
  • 条形码:9787507839661 ; 978-7-5078-3966-1

本书特色

细菌与人的关系密不可分。高士其先生撰写的29篇科学小品,说的都是生物界的琐事,如细胞、细菌、气味、鼠疫等,却篇篇与人相关,透着科学与哲思的光芒。其中包括脍炙人口的《人生七期》《人身三流》《病的面面观》等。

内容简介

当细菌以不可抗拒的方式闯入人的生活,人 不再是高高在上的万物灵长,而是需要虚心学习如何与之相处的自然界一员。
高士其先生是我国著名的科学家、科普作家、教育家。是中国科普事业的先驱和奠基人,他毕生致力于中国的科学普及教育事业,撰写了数百万字的科普作品,他的生平事迹和科普作品影响了几代中国人,引导青少年和中华民族走向科学的未来。为了纪念和表彰高士其先生的贡献,将中国科学院紫金山天文台高士其发现的一颗国际编号为3704的小行星命名为“高士其星”。这样一位科普巨匠的文章,值得一读。

目录

目录 概论 大王、鸡、蚂蚁 谈细胞 “大王”的生活 人生七期 热血和冷血 难为情 人身三流 色——谈色盲 声——爆竹声中话耳鼓 香——谈气味 味——说吃苦 触——清洁的标准 “蚂蚁”的生活 细菌的衣食住行 细菌的大菜馆 细菌的形态 细菌的祖宗——生物的三元论 清水和浊水 地球的繁荣与土壤的劳动者 细菌学的**课 大王和蚂蚁的斗争 病的面面观 寄给肺痨病贫苦大众的一封信 鼠疫来了 儿童之敌 虎烈拉 我们的抗敌英雄 儿童的抗敌 毒菌战争的问题 凶手在哪儿 其他的捣乱分子 床上的土劣 衣上的侵略者
展开全部

节选

  人身三流   中国的民众不知流了多少泪。   我由泪想起汗,由汗想起尿。   这是贫民窟里的“三宝”,却不为一般人所重视,因此我愿意替它们宣传宣传。   泪在灾民难民眼眶里狂涌,汗在车夫工人的额角背上怒奔,尿在黑暗的角落打滚。   这是三种有生命的水啊,被压迫而向体外逃亡,所以我称它们作“人身三流”。   人身所流出的水,固不只这三种,而这三种却是*肯抛头露面,而且爽直,不稍存退缩之心。   中国人的传统观念,总以为地位尊崇者,他的一切就高人一等。因此,在这人身的三流里面,泪的位置*高,也可以自称为上流了。汗的位置,上上下下,几遍于全身,只可称为中流。尿呢,那就是被人所贱视的下流了。   尿之不如汗,汗之不如泪,似乎是当然的道理。   所以古今诗人雅士,吟诗作赋,免不了说一两句伤心话,不是断肠,就是落泪,几乎非泪不足以表其多情。泪总是多情的产物罢。于是泪就可比茶一般的清高了。   一到了汗,他们就有些讨厌这个了。然而诗人到了夏天就有苦热诗了,在苦热诗里,又似乎非汗不足以写其苦。   至于尿,这卑鄙下贱的东西,用它骂人出气还可以,绝不可以入诗文,就是俗人的谈话,也都极力避免用尿字。   其实,这是不公平、不正确的。   我们都被传统的观念所束缚,所蒙蔽了。   尿、汗、泪三者都是人身的外分泌,干净时,一样的干净,龌龊时,一样的龌龊。   察其来源,它们都是从血液里面逃出来的流民。   观其内容,尿*丰富,汗次之,泪*淡泊。然而都是一样的带点儿酸性的盐水,都含有一些“尿素”之类的有机化合物,还有别的,这里暂不提。   论其功用,尿*伟大,汗副之,泪就在可有可无之间了。   泪的故乡是在眼角和鼻骨之间的泪器。泪时时都伏于那泪器的门口观望,有时出来巡逻,洗洗眼珠,清清眼皮,偶尔堕入鼻子的深渊,无底洞,就成为一种鼻涕了。   泪在心理上颇占地位,人都认为它和悲哀的情感有关系,这是因为泪器的细胞,和大脑派出的神经有直接联络罢。然而有时笑也会出眼泪;眼睛受了辣椒、烟雾的刺激,也会出泪;又有所谓流泪弹(催泪弹)之类的毒品,专使我们流出大量的泪。这可见泪实是眼睛的警备队、保护者了。   人本是流泪的生物。自初生到老死这一个过程中,流泪的机会真多着哩。但,中国人的眼泪是用得太滥了,各自为一身一家的疾痛,而流出一点一滴的泪,那泪是弱小而无聊的。   现在我们东方**古国的悲剧,已一幕一幕地揭开了。我们要学春秋战国时代,荆轲和高渐离二侠士那样慷慨悲壮地流泪。我们希望拿四万万大众的热泪,来掀波翻浪洗净国耻。   然而泪终究是弱者的武器,单靠它来救亡图存,那力量是太薄弱了。   泪之后,还须继之以汗。   汗的原籍是皮肤里面的汗腺。全身的皮肤,除了外耳道、包皮、龟头之外,都有汗腺,而以手掌足底的汗腺为*多。人身皮肤汗腺的总计,大约在200万以上罢。   汗腺出汗的多少是没有一定的。这要看四周空气的情形,寒暖如何,干湿如何。多跑多动,也会出汗。有时人们受了突然的惊吓,也会吓出一身冷汗来,汗也被情感所支配了。据说,在平时,就是穿长衫的人们,平均每24小时,也要出汗2~3升。这是皮肤受了衣服的包围,那里面的热气,常在32℃左右,所以无形之中,时时都在出汗了。   不过,这汗不是水而是汽。大约要过了33℃的“界点”,汗气才一变而为汗水。   汗水和汗气的分界,也可以说就是劳力和劳心的分界罢。   汗水里面的宝贝,除了盐和水之外,还有尿素、尿酸、肌酸、石炭酸、蛋白素之类的杂烩。而以尿素的成分为*主要。   刚洗完蒸汽浴,或经过一番强烈的运动之后,满头满身,淋淋漓漓,都是热汗,而那些汗珠里面,尿素的成分,就顿时增加了许多。   有的人听了这话,就有些不愿意,而且不大相信,以为尿素这下流东西,也配在我头上身上作威作福哇。   然而这是生理上的事实。   原来尿和汗还是亲家,尿之尿素减少,则汗之尿素加多;汗之尿素少,则尿素都跑回尿那边去了。而其来去的主权,则由大脑派有特别神经,暗中操纵。   尿的历史就复杂得多了。现代疾病的诊断,又往往非作尿的检查不可,都是想从尿水里,追寻出疾病的脏物。尿的出身,虽甚下贱,它的先前行状,又极神秘,而它却是牺牲了自己而出奔——有的说是被压迫而逃亡——调和了血液,保全了全体,大有功于人身。将来如有空闲,也拟替它作一篇正传。这里所要谈的,不过举其大概罢了。   它的大本营是肾,膀胱是它的行营。   肾是一副多管的腺,俗称腰子,又号腰花,常常被人误认为男子生殖器的睾丸。其实睾丸自是藏精之宫,而肾却是尿的制造所了。   在这每个制造所里面,约有200万颗小球——肾小球——无数微血管密密地分布于此。   这么多的肾小球,又都被小球囊所包围。小球囊和肾小球之间,只隔了两层薄薄的膜;一层是微血管的外皮,一层便是肾小球的外皮。   那小球囊的空间,就是尿管的起点。   尿管起初是弯来弯去,千回百转,所以叫作盘曲的小管,后来才变成直直的一条,出了肾,直通尿道,而达于膀胱了。   肾,这制尿局,其结构是如此细微而繁复,于是生理学者,研究了再研究,在显微镜下,眼都看红了,还是纷纷论战,各执一说,还不能解决尿是怎样制造的这个问题。   有一派说,血一到了肾小球的微血管,因受大血管里的高血压所迫,只得透过了那两层薄膜,到了小球囊的空间,而变成尿。可是那尿是太稀了,于是当流过了盘曲的小管的时候,在途中,就有一部分,又被两旁的外皮细胞所吸收了,其余的渐渐成了浓尿的本色。   又有一派也承认,尿是血所滤过的东西。不过,他们以为,在小球囊的尿,还不是完整的尿,而只是些无机盐和水,所以稀。后来,在盘曲小管的途中,又有一批尿素、阿莫尼亚之类的有机物,从两旁的外皮分泌出来,加入尿的洪流中,于是就浓了。   这两说,各有其道理,其试验根据,等他们决定了,再叙罢。现在我们只认尿是血的后身就够了。   血是*受人敬重的,我们又怎么太看不起尿呢?   尿是有时而酸性,有时而淡。这是间接受了食物的影响。吃肉的人,尿是酸性,吃素的人,尿近于淡。尿若变成了碱性,那是细菌这小贼儿的恶作剧。   尿的内容,除了守本分的无机盐和水之外,杂色的分子极多。主要的当然是尿素。其余还有尿酸、肌酸、马尿酸、草酸、硫酸盐、氧化酸、氮化酸、氮气、碳酸气、尿色素、尿胆素,各有各的来历与背景,还有有时列席有时缺席者不计外,真是济济一堂。这些名目都是抄自一位化学家的记录。   然而有人读了,就要生疑了。那姓马的尿酸怎么也会杂在里面,人尿里难道也会有马尿么?   本来科学名词都有些奇特,我们若认真起来,就很吃力。马尿酸,本是吃草的动物如马之类的尿中所常有。人及吃肉的动物,难得有。但人若常吃素,尿里就来了大量的马尿酸了。   反之,尿酸乃是吃肉的记号。所以尼姑、和尚之流,若开了荤偷着买肉吃,尿里面马尿酸的成分变成了尿酸,这是瞒不过实验室里的化验员啊。   尿的质既是这样琳琅富丽,尿的量也很可观。成年男子在24小时之内所分泌出尿的总量,通常都有1500~1700立方厘米之多。当然水喝得愈多,尿也就愈多,喝了茶、咖啡之类的饮料,尿也较多。这是常人所知道的。尿实是血过剩的去路啊。   然而,有人就要问了,尿何以恶臭难闻,它不是屎之流么?这又是传统的误会了。   尿与屎并论,是尿百世之冤恨。屎是食物的渣滓,和以胆汁,又有粪臭素、硫化氢之类的臭物,细菌成兆成亿地在那里寄生。虽居人身的腹地,并未曾受人肉的同化。   尿是血的分泌。血清尿也清,血浊尿也浊。血糖有过剩,而尿就成为糖尿了。   尿的本味,就是阿莫尼亚的本味,是一种单纯的药味,昏迷的人闻了,还可以大醒。   尿所以恶臭,是离了人身之后而变成的。这不是尿之本身的罪状,而是细菌的罪状。让细菌吃饱了的东西,就是汗,就是泪,就是血,就是肉,有哪一件不臭呢?   独于尿,而*看不起,这是下流者的不幸。   中国贫民窟里下层的民众,也被人看不起了几千年了。   泪也竭了,尿也尽了,只有汗还多可以流。   多喝些革命的水罢!多喝些抗敌的酒罢!澄清民族的污浊!流出四万万人的血,使全太平洋的水变色!   1936年2月20日南京   ……

作者简介

高士其(1905—1988),中国著名科学家、作家和社会活动家,中国科普事业的先驱和奠基人。他的代表作有《菌儿自传》《细菌与人》等。

预估到手价 ×

预估到手价是按参与促销活动、以最优惠的购买方案计算出的价格(不含优惠券部分),仅供参考,未必等同于实际到手价。

确定
快速
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