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理想国

理想国

1星价 ¥30.2 (6.7折)
2星价¥30.2 定价¥45.0
  • 正版好图书
  • 特价书1折起
  • 满69包邮(新疆、西藏等六省除外,运费14元起)
暂无评论
图文详情
  • ISBN:9787505142787
  • 装帧:暂无
  • 版次:暂无
  • 册数:暂无
  • 重量:暂无
  • 印刷次数:暂无
  • 开本:24cm
  • 页数:283页
  • 出版时间:2017-12-01
  • 条形码:9787505142787 ; 978-7-5051-4278-7

内容简介

  本书是古希腊哲学家柏拉图重要的对话体著作之一,又译作《国家篇》《共和国》等,共分为十卷,一般认为属于柏拉图中期的作品。内容涉及柏拉图思想体系的各个方面,包括哲学、伦理、教育、文艺、政治等,主要是探讨理想国家的问题。对话录里柏拉图以苏格拉底之口通过与其他人对话的方式设计了一个真、善、美相统一的政体,即可以达到公正的理想国。柏拉图的理想国是人类历史上*早的乌托邦。在他的理想国里统治者必须是哲学家,或者让政治家去学习哲学。他认为现存的政治都是坏的,人类的真正出路在于哲学家掌握政权,也只有真正的哲学家才能拯救当时城邦所处的危机。

目录

**卷

第二卷

第三卷

第四卷

第五卷

第六卷

第七卷

第八卷

第九卷

第十卷


展开全部

节选

  **卷   (苏格拉底:昨天为了去献祭比雷埃夫斯港的女神[即色雷斯的猎神彭蒂斯。——译者注   ],顺便观察当地人是怎样举办游行的,我和阿利斯通的儿子格劳孔一起到了那边。当地人是**回做这种尝试,我认为他们做得很不错,但跟色雷斯人比起来,算不上更出色。献祭和表演结束后,我们准备返回城里。就在这时,科法洛斯的儿子波勒马霍斯隔着很远的距离发现了我们,吩咐家奴过来,想把我们留住。那家奴从后边拉住我的披风,说:“波勒马霍斯希望你们停一停,等他追上来。”我回身问那个家奴:“你的主人呢?”家奴说:“就在后边,请等一会儿,他很快就过来了。”格劳孔说:“那好,我们等他一下!”   波勒马霍斯很快追过来,还有几个人跟他一起,包括格劳孔的弟弟阿德曼托斯、尼卡斯的儿子尼可拉托斯等。很明显,他们都参加了游行。)   波勒马霍斯:苏格拉底,看你们这样子,是想返回城里。   苏格拉底:没错。   波勒马霍斯:我们有多少人,你肯定都看到了吧?   苏格拉底:怎么可能看不到呢?   波勒马霍斯:好!你有两种选择,一是证明你比我们更强大,二是留下来。   苏格拉底:还有第三种选择,对不对?就是我们劝说你们放我们走。   波勒马霍斯:如果我们不听你们的劝,你们该怎么办?   苏格拉底:那样我们自然无计可施了。   波勒马霍斯:我们不会听你们的劝,你们别妄想了!   阿德曼托斯:今天晚上会举行火炬赛马,致敬女神,难道你们不知道吗?   苏格拉底:骑马吗?真是少见。是人骑着马赛跑传递火炬,还是玩其余什么花样?   波勒马霍斯:你猜对了。他们另外还要举办庆典,不看太可惜了!我们用完晚餐,马上就去街上游逛,欣赏节目,这些节目会表演一整夜呢。这里还有很多年轻人,我们去跟他们见见面,聊个痛快。就这样决定了,你们留下来。   格劳孔:我们好像必须留下来了。   苏格拉底:看来我们只能照你说的做了。   (我们随即来到波勒马霍斯家,他兄弟吕夏斯、欧若德默,还有科卡东的色拉叙马赫斯、帕尼亚的哈门提德斯、亚里斯托纽莫斯的儿子科勒托丰都在他家,我们跟他们见了面。波勒马霍斯的父亲科法罗斯也在家,他看起来老了很多,我已经很长时间没见到过他了。他坐在椅子上,靠着垫子,因为刚刚才在院子里献祭过,他还没把头上的花环摘下来。房间四周都摆着椅子,我们坐到他身边的椅子上。看到我来了,他立即向我问好。)   科法罗斯:我亲爱的苏格拉底,你真应该来比雷埃夫斯港探望我们,你来这里的次数太少了。原本我们会去探望你的,要是我的身体强壮一些,步行去城里一点儿问题都没有,你就不用来这边了。不过,眼下你要多来探望我才是!跟你说,我对肉体享乐的要求越来越少,对智慧的辩论的兴趣越来越浓厚。请你多多过来,把这儿当成自己的家,跟这帮小伙子成为好朋友,这些都是我的真心话。   苏格拉底:科法罗斯,老实说,我很爱跟你们这些老人聊天。在我看来,你们都是漫漫人生路上的资深旅人。很快,我们之中的大多数也要走上你们这条路。这条路是坎坷还是平坦,请给我一些提示吧。科法罗斯,你已迈进了“老年的大门”——诗人都这样说,老年对你来说到底意味着什么,是痛苦煎熬又或是别的什么?   科法罗斯:我非常乐意跟你说说我的感受。我亲爱的苏格拉底,我经常跟几个岁数差不多的人见面,我们都很乐意这样做。我们志同道合,自然而然聚集在一起,古语不就是这样说的吗?见面以后,我们马上开始大发怨言,回想年轻的时候有那么多好吃的、好玩的,总是认为那时候的生活才是有滋有味的,如今的生活一点儿意思都没有,就像把*宝贵的东西弄丢了一样。有人埋怨亲朋好友见自己老了,就不再尊敬自己,让自己非常伤心。在大家看来,上了年纪就是痛苦的源头。我却觉得年纪不是问题的关键,否则我和我的同龄人都会有遭受折磨的感觉才对,可我遇到的某些人却有着不同的真实感受。比如诗人索福克勒斯,我跟他见面时,曾遇到有人向他提问:“索福克勒斯,你都这么一把年纪了,还会追求女人吗?在谈恋爱方面,你的表现如何?”他说:“我已经完全退出了,不用再说这件事了!我简直像是逃离了*凶狠的奴隶主,真要多谢神明保佑啊!”那时候,我便觉得他的话很有道理,到了现在,更是这么觉得了。年老会让人失去欲望,这是事实。没有了欲望,精神也不再像先前那样紧张,的确好像逃离了多名凶残的奴隶主的掌控,达到了索福克勒斯谈到的那种境界。苏格拉底,刚刚我提到的那些人,他们没法跟自己的亲朋好友和睦相处,这只因为他们的性格,跟上了年纪无关。对进退有度、心境平和的人而言,上了年纪不算是太煎熬的事。对其余人来说,就算是风华正茂,同样会烦扰多多。   (苏格拉底:听完科法罗斯这番话,我对他很是钦佩。我有心想要刺激他更起劲地发表自己的看法。)   苏格拉底:我亲爱的科法罗斯,我认为你说的这些话,大部分人都无法认同。在这些人看来,你认为老年并不痛苦的原因在于你非常富有,跟你的性格无关。“富有之人会得到很多慰藉,这是很自然的。”他们会这样表示。   科法罗斯:是的。他们的确有少许不认同的依据,但他们的话却太过火了。我能像色弥斯托克勒[色弥斯托克勒(约前514年—前449年),雅典政治家,曾在雅典实行民主改革,改变了贵族会议的成分。——译者注   ]回应那个赛里弗斯人一般,回应他们。那个赛里弗斯人诋毁色弥斯托克勒之所以能成为名人,是因为他的雅典人身份,与他的功劳无关。色弥斯托克勒的回应如下:“我若是赛里弗斯人,的确无法成为名人,可你就算变成雅典人,也无法成为名人。”这番话同样能用来回应那些感叹年老贫穷之人。老实人确实很难同时承受贫穷和衰老,可与之相反的人步入老年后,就算很富足,也无法获得心灵的满足与安宁。   苏格拉底:科法罗斯,你的财富主要来自何处,是继承还是自己的努力?   科法罗斯:苏格拉底,跟我的祖父、父亲相比,我赚钱的能力居中。我祖父科法罗斯继承了跟我当前的财富相等的财富,并使之增加了几倍。这些财富到了我父亲吕萨略斯手中,却变得比我当前的财富更少。而我若能将不少于我继承的财富,甚至略多些的财富留给我的儿子们,我就会很满足了。   苏格拉底:我问这个问题,是因为我觉得你应该不是贪财的人。大部分不亲自赚钱的人都不贪财,而亲自赚钱的人跟其余人相比,却会有双倍的贪财原因。赚钱的人喜爱自己的钱,除了因为钱很有实用价值外,也是因为这些钱是他们亲手创造的,这跟诗人喜爱自己创作的诗歌,父母喜爱自己的孩子是一个道理。赚钱的人不赞美任何事物,只有钱是例外,他们实在让人厌恶。   科法罗斯:没错。   苏格拉底:这些话自然没错,但我还有件事要请教你,在你看来,什么是你从巨大的财富中得到的*大获益?   科法罗斯:也许有人不会相信我能得到这种*大获益。苏格拉底,听我说,想到自己很快就将死去,人便会恐慌、忧虑,这是此前从未有过的感受。以前听到各种跟地狱相关的传言,比如生前做了坏事,死后便会遭受报应,当时认为毫无依据,眼下却觉得可能都是真的,为此心生忐忑。他对年老体衰和逐渐走向那个世界的过程,有了更清晰的认知,他的内心毋庸置疑已被恐慌、忧虑充斥。他开始问自己可曾在某处伤害过某人。若发觉自己一生做了很多坏事,那他到了夜晚,便会时常被噩梦惊醒,跟孩子没什么两样。他会整天生活在恐惧中。而从未做过坏事的人会一直拥有美妙的希冀,就算到了晚年,也能由此获得慰藉。类似的话,品达[品达(约前522年—前442年),古希腊抒情诗人,被誉为“抒情诗人之魁”。   ——译者注]也说过。这位诗人的说法多巧妙啊,苏格拉底。他说人若能做到毕生公正对待他人,虔诚对待神明,那指引多变人心的希冀便会时刻伴随在人身旁,让其终生快乐,晚年平和。他说得多好,这便是我说富足可能会让人获益良多的原因。不过,我指的仅仅是好人,而非所有人。若能得到财富,好人便不必故意造假,也不必被迫欺骗他人。等到即将去另外那个世界时,他便不必惶恐自己没有给神明足够的献祭,没有还清欠别人的债务。苏格拉底,我认为相对而言,这些获益便是富足能带给通情达理之人的*大获益,当然除此之外还有其余各种获益。   ……

作者简介

  柏拉图Plato   古希腊哲学家、思想家,他和老师苏格拉底、学生亚里士多德并称“希腊三贤”。柏拉图的著作大多是用对话体写成,人物性格鲜明,场景生动有趣,语言优美华丽,论证严密细致,内容丰富深刻,达到了哲学与文学、逻辑与修辞的高度统一。柏拉图一生著述颇丰,《理想国》是其代表性哲学著作,对后世影响深远。

快速
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