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说唐

说唐

1星价 ¥23.1 (7.7折)
2星价¥23.1 定价¥30.0
  • 正版好图书
  • 特价书1折起
  • 满69包邮(新疆、西藏等六省除外,运费14元起)
暂无评论
图文详情
  • ISBN:9787508092799
  • 装帧:暂无
  • 版次:暂无
  • 册数:暂无
  • 重量:暂无
  • 印刷次数:暂无
  • 开本:32开
  • 页数:240
  • 出版时间:2017-10-01
  • 条形码:9787508092799 ; 978-7-5080-9279-9

内容简介

  《说唐》是从隋末晚期农民起义写起一直写到唐王李世民率众豪杰平定割据势力,登基称帝为止,详细叙述了瓦岗寨众好汉聚义反隋、辅唐开国的故事,展示了那场轰轰烈烈十八路反王、六十四路烟尘跌宕、动乱的时代。全书以瓦岗寨好汉的聚义为核心,设计了许多悬念迭起的气氛,细述了许多气势磅礴的战斗场景,塑造了许多生龙活虎、颇具个性魅力的人物形象,如秦叔宝、单雄信、程咬金、徐茂公、罗成等等。他们中有下层市贫、捕差马夫,有位居要位的勋戚贵胄、功臣名将,还有绿林好汉、浪迹江湖的豪侠义士,不同的出身背景、不同的人生经历,因志趣相投,信仰一致,义无反顾聚集在反隋大旗下,充分说明了“得民心者得天下”,农民起义反隋统治有广泛的群众基础,深得民心。同时也宣告了隋朝统治者行将灭亡的命运。

目录

**回 战济南秦彝托孤 破陈国李渊杀美
第二回 谋东宫晋王纳贿 反燕山罗艺兴兵
第三回 造流言李渊避祸 当马快叔宝听差
第四回 临潼山秦琼救驾 承福寺唐公生儿
第五回 秦叔宝穷途卖骏马 单雄信交臂失知音
第六回 樊建威冒雪访良朋 单雄信挥金全义友
第七回 打擂台英雄聚会 解幽州姑侄相逢
第八回 叔宝神箭射双雕 伍魁妒贤成大隙
第九回 夺先锋教场比武 思乡里叔宝题诗
第十回 省老母叔宝回乡 送礼物唐璧贺寿
**十一回 英雄混战少华山 叔宝权栖承福寺
**十二回 李药师预言祸变 柴郡马大耍行头
**十三回 长安士女观灯行乐 宇文公子强暴宣淫
**十四回 参社火公子丧身 行弑逆杨广篡位
**十五回 雄阔海打虎显英雄 伍云召报仇集众将
**十六回 麒麟关莽将捐躯 南阳城英雄却敌
**十七回 韩擒虎调兵二路 伍云召被困危城
**十八回 焦芳借兵沱罗寨 天锡救兄南阳城
**十九回 太行山伍天锡鏖 兵关王庙伍云召寄子
第二十回 韩擒虎收兵复旨 程咬金逢赦回家
第二十一回 俊达有心结好汉 咬金学斧闹中宵
第二十二回 众马快荐举叔宝 小孟尝私人登州
第二十三回 杨林强嗣秦叔宝 雄信暗传绿林箭
第二十四回 秦叔宝劈板烧批 贾柳店拜盟刺血
第二十五回 庆寿辰罗单相争 劫王杠咬金被捉
第二十六回 劫囚牢好汉反山东 出潼关秦琼赚令箭
第二十七回 秦叔宝走马取金隄 程咬金单身探地穴
第二十八回 茂公智退两路兵 杨林怒摆长蛇阵
第二十九回 假行香罗成全义 破阵图杨林丧师
第三十回 降瓦岗邱瑞中计 取金隄元庆扬威
第三十一回 裴元庆怒投瓦岗 寨程咬金喜纳裴翠云
第三十二回 王世充避祸画琼花 麻叔谋开河扰百姓
第三十三回 造离宫袁李筹谋 保御驾英雄比武
第三十四回 众王盟会四明山 三杰围攻无敌将
第三十五回 冰打琼花昏君扫兴 剑诛异鬼杨素丧身
第三十六回 众将攻打临阳关 伯当偷盗呼雷豹
第三十七回 叔宝戏战尚师徒 元庆丧身火雷阵
第三十八回 打铜旗秦琼破阵 挑世雄罗成立功
第三十九回 创帝业李渊举兵 锄反王杨林划策
第四十回罗 成力抢状元魁 阔海压死千金闸
第四十一回 甘泉关众王聚会 李元霸玉玺独收
第四十二回 遭雷击元霸归天 因射鹿秦王落难
第四十三回 改赦书世民被释 抛彩球雄信成婚
第四十四回 尉迟恭抢关劫寨 徐茂公访友寻朋
第四十五回 秦王夜探白璧关 叔宝救驾红泥涧
第四十六回 献军粮咬金落草 复三关叔宝扬威
第四十七回 乔公山奉命招降 尉迟恭无心背主
第四十八回 程咬金抱病战王龙 刘文静甘心弑旧主
第四十九回 刘文静惊心噩梦 程咬金戏战罗成
第五十回对 虎峪咬金说罗成 御果园秦王遇雄信
第五十一回 王世充发书请救 窦建德折将丧师
第五十二回 尉迟恭双纳二女 马赛飞独擒咬金
第五十三回 小罗成力擒女将 马赛飞勘破迷途
第五十四回 李药师计败五王 高唐草射破飞钹
第五十五回 斩鳌鱼叔宝建功 踹唐营雄信拼命
第五十六回 秦琼建祠报雄信 罗成奋勇擒五王
第五十七回 众降将金殿封官 尉迟恭御园护主
第五十八回 挂玉带秦王惹祸 人天牢敬德施威
第五十九回 尉迟恭脱祸归农 刘黑闼兴兵犯阙
第六十回紫 金关二王设计 淤泥河罗成捐躯
第六十一回 罗成托梦示娇妻 秦王遇赦访将士
第六十二回 尉迟恭诈称疯魔 唐高祖敕赐鞭锏
第六十三回 报唐璧叔宝让刀 战朱登咬金逞斧
第六十四回 四王洒血紫金关 高祖庆功麒麟阁
第六十五回 升仙阁奸王逞豪富太医院冷饮伏阴私
第六十六回 天策府众将敲门 显德殿太宗御极
展开全部

节选

  《说唐》:   第五回 秦叔宝穷途卖骏马单雄信交臂失知音   叔宝望樊虎不来,又过几日,把三百文钱都用尽了,受了小二无数冷言冷语,忽然想道:“我有两条金装锏,今日穷甚,可拿到典铺里,押当些银子,还他饭钱,也得还乡,待异日把钱来赎回未迟。”主意定了,就与小二说了,小二欢喜。叔宝就走到三义坊当铺里来,将锏放在柜上。当铺的人见了道:“兵器不当,只好作废铜称!”叔宝见管当的装腔,没奈何,说道:“就作废铜称吧!”当铺人拿大秤来称,两条锏,重一百二十八斤,又要除些折耗,四分一斤,算该五两银子,多要一分也不当。叔宝暗想道:“四五两银子,如何能济得事?”依旧拿回店来。   王小二见了道:“你说要当这兵器还我,怎么又拿了回来?”叔宝托辞应道:“铺中说,兵器不当。”小二道:“既如此,你再寻什么值钱的当吧。”叔宝道:“小二哥,你好呆,我公门中道路,除了这随身兵器,难道有金珠宝物带在身边不成?”小二道:“既如此,你一日三餐,我如何顾得你?你的马若饿死了,也不干我事。”叔宝道:“我的马可有人要么?”小二道:“我们潞州城里,都是用脚力的,马若出门,就有银子。”叔宝道:“这里马市在哪里?”小二道:“就在西门大街上,五更开市,天明就散。”叔宝道:“明早去吧。”   叔宝到槽头看马,但见马蹄穿腿瘦,肚细毛长,见了叔宝,摇头流泪,如向主人说不出话的一般。叔宝眼中流泪,叫声:“马呵……”要说话,口中噎塞,也说不出,只得长叹一声,把马洗刷一番,割些草与它吃。这一夜,叔宝如坐针毡,睡到五更时分,把马牵出门,走到西市。那马市已开,但见王孙公子,往来不绝,见着叔宝牵了一匹瘦马,都笑他:“这穷汉,牵着劣马,来此何干?”叔宝闻言,对着马道:“你在山东时,何等威风!如何今日就如此垂头落颈?”又把自己身上一看道:“我今衣衫褴褛,也是这般模样。只为少了几个店账,弄得如此,何况于你?”遂长叹一声,见市上没有人睬他,就把马牵回。   他因空心出门,一时打着睡眼。顺脚走过马市时,城门大开,乡下人挑柴进城来卖,那柴上还有些青叶,马是饿极的,见了青叶,一口扑去,将卖柴的老儿冲了一交,喊叫起来。叔宝如梦中惊觉,急去扶起老儿。那老儿看着马问道:“此马敢是要卖的,这市上人哪里看得上眼!这马膘虽瘦了,缠口实是硬挣,还算是好马。”叔宝闻言欢喜道:“老丈,你既识得此马,要到哪里去卖?”那老儿道:“‘卖金须向识金家。’要卖此马,有一去处,包管成交。”叔宝大喜道:“老丈,你同我去卖得时,送你一两茶金。”老儿听说欢喜道:“这西门十五里外,有个二贤庄,庄上主人姓单号雄信,排行第二,人称他为二员外,常买好马送朋友。”叔宝闻言,如醉方醒,暗暗自悔,失了检点①。在家时闻得人说,潞州单雄信,是个招纳好汉的英雄,今我怎么到此许久,不去拜他,如今衣衫褴褛,若去拜他,也觉无颜。又想道:“我今只认作卖马的便了!”就叫老丈引进。   那老儿把柴寄在豆腐店,引叔宝出城,行了十余里路,见一所大庄院,古木阴森,大厦连云。这庄上主人,姓单名通,号雄信,在隋朝是第十八条好汉。生得面如蓝靛,发似朱砂,性同烈火,声若巨雷。使一根金钉枣阳槊,有万夫不当之勇,专好交结豪杰,处处闻名。收买亡命,做的是没本营生,各处劫来货物,尽要坐分一半。凡是绿林中人,他只一枝箭传去,无不听命,所以十分富厚。   一日他闲坐厅上,只见苏老走到面前,唱了个喏,雄信回了半礼。苏老道:“老汉今日进城,撞着一个汉子,牵匹马卖。我看那马虽瘦,却是千里龙驹,特领他来,请员外出去看看。”雄信遂走出来。叔宝隔溪一望,见雄信身长一丈,面若灵官,青脸红须,衣服齐整。觉得自身不像个样,便躲在树后。雄信走过桥来,将马一看,高有八尺,遍体黄毛,如纯金细卷,并无半点杂色。双手用力向马背一按,雄信膂力①*大,这马却分毫不动。看完了马,方与叔宝见礼道:“这马可是足下要卖的么?”叔宝道:“是。”雄信道:“要多少价钱?”叔宝道:“人贫物贱,不敢言价,只赐五十两足矣!”雄信道:“这马讨五十两不多,只是膘跌太重,不加细料喂养,这马就是废物了。今见你说得还好,咱与你三十两吧。”言讫,就转身过桥去了。   叔宝无奈,只得跟进桥来,口里说道:“凭员外赐多少罢了。”雄信到庄,立在厅前,叔宝站于月台旁边,雄信叫手下人把马牵到槽头,上了细料,因问叔宝道:“足下是哪里人?”叔宝道:“在下是济南府人氏。”雄信听得济南府三字,就请叔宝进来坐下,因问道:“济南府咱有个慕名的朋友,叫做秦叔宝,在济南府当差,兄可认得否?”叔宝随口应道:“就是在下——”即住了口。雄信失惊道:“得罪。”遂走下来。叔宝道:“就是在下同衙门朋友。”雄信方立住道:“既如此!失瞻了!请问老兄高姓?”叔宝道:“姓王。”雄信道:“小弟要寄个信与秦兄,不知可否?”叔宝道:“有尊札②尽可带得。”雄信入内,封了三两程仪③,潞绸两疋④,并马价,出厅前作揖道:“小弟本欲寄一封书,托兄奉与叔宝兄,因是不曾会面,恐称呼不便,只好烦兄道个单通仰慕之意罢了!这是马价三十两,另具程仪三两,潞绸两疋,乞兄收下。”叔宝辞不敢收,雄信致意送上,叔宝只得收了。雄信留饭,叔宝恐露自己名声,急辞出门。苏老儿跟叔宝到路上,叔宝将程仪拈了一锭,送与苏老,那苏老欢喜称谢去了。   ……

快速
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