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余华作品:我胆小如鼠
读者评分
5分

余华作品:我胆小如鼠

¥16.9 (6.8折) ?
1星价 ¥18.8
2星价¥18.8 定价¥25.0
全场折上9折期间 满39元包邮
商品评论(1条)
***(三星用户)

没读太懂,不过是本好书

2020-06-03 22:02:49
0 0
图文详情
  • ISBN:9787506365666
  • 装帧:一般轻型纸
  • 册数:暂无
  • 重量:暂无
  • 开本:32开
  • 页数:156
  • 出版时间:2017-12-01
  • 条形码:9787506365666 ; 978-7-5063-6566-6

内容简介

《余华作品:我胆小如鼠》由荣获澳大利亚悬念句子文学奖的首位获奖中国作家余华所著,精选其3篇中短篇小说:《我胆小如鼠》、《夏季台风》和《四月三日事件》。这些作品所记录下来的就是作者的另一条人生之路。与现实的人生之路不同的是,它有着还原的可能,而且准确无误。虽然岁月的流逝会使它纸张泛黄字迹不清,然而每一次的重新出版都让它焕然一新,重获鲜明的形象。这些小说反映了现代主义的多个侧面,它们体现了深刻的人文关怀,并把这种有关人类生存状态的关怀回归到基本朴实的自然界。                    .

目录

自序

我胆小如鼠

夏季台风

四月三日事件


展开全部

节选

我胆小如鼠 一 有一句成语叫胆小如鼠,说的就是我的故事。这是我的老师告诉我的,当时我还在读小学,我记得是在秋天的一节语文课上,我们的老师站在讲台上,他穿着藏青的卡其布中山服,里面还有一件干净的白衬衣。那时候我坐在**排座位的中间,我仰脸看着他,他手里拿着一册课本,手指上布满了红的、白的和黄颜色的粉笔灰,他正在朗读着课文,他的脸和他的手还有他手上的课本都对我居高临下,于是他的唾沫就不停地喷到了我的脸上,我只好不停地抬起自己的手,不停地去擦掉他的唾沫。他注意到自己的唾沫正在喷到我的脸上,而且当他的唾沫飞过来的那一刻,我就会害怕地眨一下眼睛。他停止了朗读,放下了课本,他的身体绕过了讲台,来到我的面前,他伸过来那只布满粉笔灰的右手,像是给我洗脸似的在我脸上摸了一把,然后他转身拿起放在讲台上的课本,在教室里走动着朗读起来。他擦干净了我脸上的唾沫,却让我的脸沾满了红的、白的和黄颜色的粉笔灰,我听到了教室里响起嘿嘿、咝咝、咯咯、哈哈的笑声,因为我的脸像一只蝴蝶那样花哨了。这时候我们的老师朗读到了“胆小如鼠”,他将举着的课本放下去,放到了自己的大腿旁,他说:“什么叫胆小如鼠?就是说一个人胆子小的像老鼠一样……这是一句成语……”我们的老师说完以后嘴巴仍然张着,他还想继续说。他说:“比如……”他的眼睛在教室里扫来扫去,他是在寻找一个比喻,我们的老师*喜爱的就是比喻,他说到“生动活泼”的时候,就会让吕前进站起来,“比如吕前进,他就是生动活泼,他屁眼里像是插了根稻草棍,怎么都坐不住。”;他说到“唇亡齿寒”的时候,就会让赵青站起来,“比如赵青,他为什么这么苦?就是因为他父亲死了,父亲就是嘴唇,没有了嘴唇,牙齿就会冷得发抖。”我们的老师经常这样比喻:“比如宋海……比如方大伟……比如林丽丽……比如胡强……比如刘继生……比如徐浩……比如孙红梅……”这一次他看到了我,他说:“杨高。”我听到了自己的名字,我就站了起来,我们的老师看了我一会后,又摆摆手说:“坐下吧。”我坐了下去。我们的老师手指敲着讲台对我们说:“怕老虎的同学举起手来。”班上所有的同学都举起了手,我们的老师看了一遍后说:“放下吧。”我们都放下了手,我们的老师又说:“怕狗的同学举起手来。”我举起了手,我听到了嘿嘿的笑声,我看到班上的女同学都举起了手,可是没有一个男同学举起了手。老师说:“放下吧。”我和女同学们放下了手,老师继续说:“怕鹅的同学举起手来。”我还是举起了手,我听到了哄堂大笑,我才知道这一次只有我一个人举起了手,这一次连女同学都不举手了。我所有的同学都张大了嘴巴笑,只有我们的老师没有笑,他使劲地敲了一会讲台,笑声才被他敲了下去。他的眼睛看着前面,他没有看着我,他说:“放下吧。”只有我一个人放下了手。然后他的眼睛看着我了,他说:“杨高。”我站了起来,我看到他伸出了手,他的手指向了我,他说:“比如杨高,他连鹅都害怕……”说到这里,他停顿了一下,接着响亮地说:“胆小如鼠说的就是杨高……” 二 我确实胆小如鼠,我不敢走到河边去,也不敢爬到树上去,就是因为我父亲在世的时候,常常这样对我说:“杨高,你去学校的操场上玩,去大街上玩,去同学家玩,去什么地方玩都可以,就是不能到河边去玩,不能爬到树上去玩。你要是掉进了河里,你就会淹死;你要是从树上掉下来,你就会摔死。”于是我只好站在夏天的阳光里,我远远地看着他们,看着吕前进、看着赵青、看着宋海、看着方大伟、看着胡强、看着刘继生、看着徐浩,我看着他们在河水里,看着河水在远处蹦蹦跳跳,我看着他们黑黝黝的头和白生生的屁股,他们一个一个扎进了水里,又一个一个在水里亮出了屁股,他们把这样的游戏叫作“卖南瓜”,他们在河水里向我喊叫:“杨高!你快下来!杨高!你快来卖南瓜!”我摇摇头,我说:“我会淹死的!”他们说:“杨高,你看到林丽丽和孙红梅了吗?你看她们都下来了,她们是女的都下来了,你是男的还不下来?”我果然看到了林丽丽和孙红梅,我看到她们穿着花短裤、穿着花背心,她们走进了河水里,可我还是摇摇头,我继续说:“我会淹死的!”他们知道我不会下到河水里了,就要我爬到树上去,他们说:“杨高,你不下来,那你就爬到树上去。”我说:“我不会爬树。”他们说:“我们都会爬树,为什么只有你不会爬树?”我说:“从树上掉下来会摔死的。”他们就在河水里站成了一排,吕前进说:“一、二、三、喊……”他们齐声喊了起来:“有一句成语叫胆小如鼠,说的是谁?”我轻声说:“我。”吕前进向我喊叫:“我们没有听到。”我就再说了一遍:“说的就是我。”他们听到了我的声音,他们就不再站成一排了,他们回到了河水里,河水又开始蹦蹦跳跳了。我在树前坐了下来,继续看着他们在河水里嘻嘻哈哈,看着他们继续卖着白生生的屁股南瓜。我是一个老实巴交的人,这话不是我自己说出来的,这话是我母亲说的,我的母亲经常向别人夸奖她的儿子:“我们家的杨高是*老实巴交的,他听话,勤快,让他干什么,他就干什么,他从来不到外面去闯祸,从来不和别人打架,就是骂人的话,我也从来没有听到过……”我母亲说得对,我从来不骂别人,也从来不和别人打架,可是别人总是要走过来骂我,走过来要和我打架。他们将袖管卷到胳膊肘的上面,将裤管卷到膝盖的上面,拦住了我,然后将手指戳在我的鼻子上,将唾沫喷在我的脸上,他们说:“杨高,你敢不敢和我们打架?”这时候我就会说:“我不敢和你们打架。”“那么,”他们说;“你敢不敢骂我们?”我会说:“我不敢骂你们。”“那么,”他们说;“我们要骂你啦,你听着!你这个混蛋!混蛋!混蛋!混蛋!混蛋!混蛋!混蛋还要加上王八蛋!”就是林丽丽和孙红梅,她们是女的,就是女的也不放过我。有一次,我听到其他女的对这两个女的说:“你们两个人就会欺负我们女的,你们要是真有本事,敢不敢去和一个男的打架?”林丽丽和孙红梅说:“谁说我们不敢?”然后她们就向我走了过来,一前一后夹住了我,她们说:“杨高,我们要找个男的打架,我们就和你打架吧,我们不想两个打一个,我们一对一地打架,我们两个人,林丽丽和孙红梅,让你挑选一个。”我摇摇头,我说:“我不挑选,我不和你们打架。”我想走开去,林丽丽伸手拉住我,问我:“你告诉我们,你是不和我们打架?还是不敢和我们打架?”我说:“我是不敢和你们打架。”林丽丽放开了我,可是孙红梅又抓住了我,她对林丽丽说:“不能就这样把他放了,还要让他说胆小如鼠……”于是林丽丽就问我:“有一句成语叫胆小如鼠,说的是谁?”我说:“说的就是我。” 三 我父亲在世的时候,经常对我母亲说:“杨高这孩子胆子太小了,他六岁的时候还不敢和别人说话,到了八岁还不敢一个人睡觉,十岁了还不敢把身体靠在桥栏上,现在他都十二岁了,可他连鹅都害怕……”我父亲没有说错,我遇上一群鹅的时候,两条腿就会忍不住发抖。我*怕的就是它们扑上来,它们伸直了脖子,张开着翅膀向我扑过来,这时候我只好使劲地往前走,我从吕前进的家门口走了过去,又从宋海的家门口走过去,还走过了方大伟的家,走过了林丽丽的家,可是那群叫破了嗓子的鹅仍然追赶着我,它们嘎嘎嘎嘎地叫唤着,有一次跟着我走出了杨家弄,走完了解放路,一直跟到了学校,它们嘎嘎叫着穿过了操场,我看到很多人围了上来,我听到吕前进他们向我喊叫:“杨高,你用脚踢它们!”于是我回过身去,对准了中间的那一只鹅,软绵绵地踢了一脚,随即我看到它们更加凶狠地叫着,更加凶狠地扑了上来,我赶紧转过身来,赶紧往前走去。吕前进他们喊着:“踢它们!杨高,你踢它们!”我急促地走着,急促地摇着头,急促地说:“它们不怕我踢。”吕前进他们又喊道:“你拿石头砸它们!”我说:“我手里没有石头。”他们哈哈笑着,他们说:“那你赶快逃跑吧!”我还是急促地摇着头,我说:“我不能跑,我一跑,你们就会笑我。”他们说:“我们已经在笑你啦!”我仔细地去看他们,我看到他们嘴巴都张圆了,眼睛都闭起来了,他们哈哈哈哈地笑,身体都笑歪了。我心想他们说的对,他们已经在笑我了,于是我甩开了两条腿,我跑了起来。“事情坏就坏在鹅的眼睛里,”我的母亲后来说,“鹅的眼睛看什么都要比原来的小,所以鹅的胆子是*大的。”我的母亲还说:“鹅眼睛看出来,我们家的门就像是一条缝,我们家的窗户就像是裤裆的开口,我们家的房子就像鸡窝一样小……”那么我呢?到了晚上,我一个人躺在床上的时候,常常想着自己在鹅的眼睛里有多大?我心想自己*大也就是另一只鹅。

作者简介

余华,1960年出生,1983年开始写作。至今已经出版长篇小说4部,中短篇小说集6部,随笔集4部,主要作品有《兄弟》《活着》《许三观卖血记》《在细雨中呼喊》等 ,其作品已被翻译成20多种语言在美国、英国、法国、德国、意大利、西班牙、荷兰、瑞典、挪威、希腊、俄罗斯、保加利亚、匈牙利、捷克、塞尔维亚、斯洛伐克、波兰、巴西、以色列、日本、韩国、越南、泰国和印度等出版。曾获意大利格林扎纳•卡佛文学奖(1998年)、法国文学和艺术骑士勋章(2004年)、中华图书特殊贡献奖(2005年)、法国国际信使外国小说奖(2008年)等。

预估到手价 ×

预估到手价是按参与促销活动、以最优惠的购买方案计算出的价格(不含优惠券部分),仅供参考,未必等同于实际到手价。

确定
快速
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