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来到黑泉镇
读者评分
4.8分

欢迎来到黑泉镇

斯蒂芬·金与乔治·R. R.马丁重磅推荐!现代的小镇有女巫跟踪定位App,及成长于网络时代的叛逆少年,而那位活了三百多年的女巫仍沉默不语,等待害她惨死的残暴与野蛮再次降临。

1星价 ¥15.9 (3.2折)
2星价¥15.4 定价¥49.8
  • 正版好图书
  • 特价书1折起
  • 满69包邮(新疆、西藏等六省除外,运费14元起)

温馨提示:5折以下图书主要为出版社尾货,大部分为全新,个别图书品相8.9成新、切口有划线标记、光盘等附件不全

商品评论(10条)
ztw***(一星用户)

内容紧凑,结构明朗,值得一读

一开始因为题材很有意思所以被吸引了,拿到手后看了大概四天才看完,不仅翻译文笔很好,在独自思考推理的过程也有所发现。包装好,无瑕疵,很厚一本,印刷无错误。外包装很有意思设计很好,书签虽然薄但是很有创意。描写细致有代入感,内容曲折回环引人深思。恐怖方面的话,经常看恐怖片的话大概是能接受的,看个人吧。作者的想象力很丰富,有点超现实主义的感觉。挺新奇的,是市面上少见的类型。关于人性的探讨线埋得挺深,但当你快要脱离的时候又时不时点明出来。描写也很棒,具体不混乱,思路清晰好理解,关于人物的心理描写也很细致,其中史蒂夫对于家庭的爱令人动容。格丽泽尔达的怨恨的来源的清晰地点明了。书末尾译者提到将改编成美剧,因为还没去找,所以不做点评。书背面情节预告的最后一句很有意思“她把罪恶交给时间,等待害她惨死的残暴与野蛮再次降临。”

2021-10-07 18:56:42
0 0
ztw***(二星用户)

书的封面看起来就给人一种诡异难安的感觉,刚开始看到别人对K奶奶的态度,一种荒诞不经的感觉蔓延开来,感觉很能抓住读者的兴趣。

2021-09-16 13:21:40
0 0
图文详情
  • ISBN:9787559616678
  • 装帧:简裝本
  • 版次:1
  • 册数:暂无
  • 重量:暂无
  • 印刷次数:1
  • 开本:32开
  • 页数:429
  • 出版时间:2018-04-01
  • 条形码:9787559616678 ; 978-7-5596-1667-8

本书特色

★斯蒂芬·金与乔治·R. R.马丁重磅推荐!
斯蒂芬·金心中“才华横溢”的作者,写出了令乔治·马丁“毛骨悚然”的“当之无愧的2016年zui佳恐怖小说之一”。
★《克苏鲁神话》《驱魔人》译者姚向辉私心推荐!
★与刘慈欣同榜的雨果奖黑马作家,被BBC称为“欧洲幻想文学界不可多得的人才之一”。托马斯二十六岁即获得荷兰历史*悠久的幻想文学奖保罗•哈兰德奖,2013年至2015年连续三届入围雨果奖,*终于2015年斩获该奖。此外,本书还是美国资深编辑莉兹·戈林斯基继《三体》之后一手引进策划的第二本翻译小说。
★华纳兄弟与《小丑回魂》编剧人将共同打造改编美剧。
★爱是恒久忍耐,恨也是。一个被西点军校守护的罪孽小镇,一场筹谋三百年的复仇。

内容简介

爱让人死,恨却能令人死而复生。
三百年前,凯瑟琳被迫在深爱的一双儿女间做生死抉择,被鞭笞凌辱,处以绞刑,抛尸莽林,眼与唇被黑线缝死,身躯被铁链束缚;三百年后,她成了整座黑泉镇挥之不去的梦魇——镇民若是离家太远,就会产生自杀冲动;而一旦有人对凯瑟琳造成伤害,就会有无辜镇民暴毙。
尽管80公里外就是繁华的国际化都市——纽约,黑泉镇依然自成体系,闭塞排外。面对强大的超自然存在,镇议会组织了特遣队专门负责保密工作,制定了严格的访客规定和刑罚制度,还开发了一款女巫跟踪定位App,方便镇民安全出行……
然而,成长于网络时代的叛逆少年感到窒息与不满,他们开始对凯瑟琳做各种残酷的试验,希望借此找到破除诅咒的方法,这些危险的举动让所有镇民为之神经紧绷。面对这个自诩文明有序的黑泉镇,凯瑟琳始终沉默不语,她把罪恶交给时间,等待害她惨死的残暴与野蛮再次降临。

目录

托马斯·奥尔德·赫维尔特
Thomas Olde Heuvelt
欧洲幻想文学界不可多得的人才之一。 ——BBC
1983年,托马斯出生于荷兰*古老的城市奈梅亨。他十六岁出版**部小说,二十六岁获得荷兰历史*悠久的幻想文学奖保罗•哈兰德奖。2013年至2015年间,他连续三年入围被视为科幻界*高荣誉的雨果奖,是首位入围该奖的荷兰作家,并终于在2015年凭《那天,天地翻了个个儿》斩获了第73届雨果奖*佳短中篇小说,与刘慈欣同榜,成为了继大刘之后第二位以翻译作品(原作为荷兰语)获得该奖的作家。
短篇小说
2010 《达姆广场的小丑》(Harlequin on Dam Square)
2012 《无影男孩》(The Boy Who Cast No Shadow)雨果奖提名
2013 《雷沙革村的读墨人》(The Ink Readers of Doi Saket)雨果奖提名 /世界奇幻奖提名
2014 《那天,天地翻了个个儿》(The Day the Earth Turned Upside Down) 雨果奖

长篇小说
2002 《不可预见》(De Onvoorziene)
2004 《失忆症患者》(PhantasAmnesia)
2008 《魔法学徒维德与佐恩》(Leerling Tovenaar Vader & Zoon)
2011 《哈腾·莎拉》(Harten Sara)
2016 《欢迎来到黑泉镇》(HEX)
展开全部

节选

01
史蒂夫·格兰特跑步的时候经过了黑泉镇市场肉食店。他刚刚绕过停车场的转角,正好看到凯瑟琳·范怀勒被一台古老的荷式街头管风琴碾倒。在那一瞬间,他觉得这是一个错觉,因为凯瑟琳并没有被撞飞到马路上,却与管风琴表面的花饰木雕、带羽毛的天使翅膀,以及铬金属颜色的风琴管融为一体了。当时,马蒂·凯勒握着管风琴前面的拖车栓钩,推着整台乐器向后退。露西·埃弗雷特一声令下,马蒂立刻停住不动了。凯瑟琳被撞的时候,既没有“嘭”的一声巨响,也没有一丝鲜血在地上流淌,不过人们还是从四面八方涌来。每当有意外发生,小镇居民总是十万火急地赶往事发现场。可是这一次,围观群众当中竟然没有人扔下手中的购物袋去搀扶伤者。因为对黑泉镇居民来说,救人诚可贵,自保价更高——这事情涉及凯瑟琳,当然没人敢插手,大家都谨慎得很。
人群中有一个小女孩犹犹豫豫地向管风琴越走越近。她不像是去围观意外事故,更像是被那个华丽的巨大管风琴吸引住了。“别走太近!”马蒂大喝一声,抬起手示意小女孩止步。这下子史蒂夫明白了,原来刚才根本就没有发生事故。只见在管风琴底部的阴影中有一双邋遢的脚,还有一条沾满污泥的褶边——那是凯瑟琳的裙子。史蒂夫畅快地笑了:原来真的是错觉。两秒后,《拉德斯基进行曲》的旋律响遍整个停车场。
这次长跑的终点已经快到了,于是史蒂夫放慢了脚步。虽然很疲劳,他却觉得心满意足。刚才他沿着熊山州立公园的边缘跑了十五英里 ,到达蒙哥马利堡,再顺着哈德逊河向北跑到西点军校,*后才转入森林和山野,奔跑在回家路上。史蒂夫在位于瓦尔哈拉的纽约医学院授课,一天工作下来,全身都绷得紧紧的,而长跑正是放松身心的理想方法。跑步固然使他神清气爽,可是真正让他心情舒畅的却是那一阵阵妙不可言的秋风——那是来自黑泉镇外的秋风,在他肺里流转,带着他的汗味一路向西。当然了,这全是心理作用,黑泉镇里的空气也没什么不对劲儿……就算真的有不妥,也不可能用科学分析的方法去证实。
鲁比肉排馆的厨师也被音乐声吸引,从烤肉架后面走出来,和其他人一起,怀疑地注视着这台管风琴。史蒂夫一边用手臂擦掉额头的汗水,一边绕开围观的群众。他看着管风琴侧面的漂亮图案,突然发现原来这是一扇半开半掩的双向门,史蒂夫忍不住笑了。这个管风琴里面从内壁到轮轴都是空心的,凯瑟琳正一动不动地站在黑暗里。露西把门一关,立刻把她藏得严严实实的,外面的人都看不见了。这台管风琴又变回了一台管风琴,而且是一台能够播放音乐的管风琴。
“嘿嘿。”史蒂夫双手叉腰,一边喘气一边说,“穆德探员和斯卡莉探员 又趁机赚外快了。”
马蒂走到他面前,咧嘴笑道:“你就胡扯吧。你知道其他鬼东西有多贵吗?议会的人又抠门得要死,拨一分钱下来也像要了他们的老命似的。”他把头朝管风琴扬了一下,“这其实是假货,是仿制皮克斯基尔市的老荷兰博物馆里那台管风琴的。装得还挺像吧?它的底座其实是一辆普通的拖车。”
史蒂夫本来还赞叹不已,现在走近了才看清楚,管风琴表面的人像都是幼稚可笑的瓷器娃娃;图案也很粗糙,甚至不是画在琴壁上,而是胡乱贴上去的——整个就是一锅粗制滥造的大杂烩!风琴管也不是真的铬金属,而是一根根上了金漆的聚氯乙烯管子。说起街头手摇管风琴,你会想起活塞发出的叹息声和穿孔曲谱卡 的翻页声;可是现在这段《拉德斯基进行曲》缺少了这些悦耳的声音,也就没了立体感。
马蒂猜中了他的心事,说道:“这是一个iPod加上一个特牛的大音箱,不过要是你选错播放列表,就能欣赏到重金属摇滚了。”
“这听起来像是格里姆的点子。”史蒂夫大笑道。
“可不就是嘛。”
“我还以为我们该做的是要把人们的注意力从她身上引开呢。”
马蒂耸了耸肩:“格里姆大师的风格,你还不清楚吗?”
“这是在公众活动的场合用的。”露西说,“每逢集市和节日,总会有很多外乡人来我们这里。”
“呵呵,那就祝你们好运吧。”史蒂夫咧嘴一笑,准备继续上路了。“到时候你们也许真能靠这台假风琴赚点外快呢。”
史蒂夫沿着深谷路慢跑,一点也不着急,因为这里离家只剩下*后一英里了。四下无人,虽然《拉德斯基进行曲》还在他脑子里萦绕,还左右着他的步调,可是史蒂夫已经不再想那个站在管风琴里的女人——那个潜伏在黑暗中的女人。
洗完澡,史蒂夫下楼来到餐厅,看见乔斯林坐在餐桌旁。她把手提电脑合上,唇边泛起一丝浅笑。二十三年前,他就是因为这一丝浅笑而爱上了她。虽然现在她的眼角已经有了皱纹,她的眼睛下面也出现了眼袋(她称之为‘四十好几的口袋’)。她说:“嗯,既然我的夫君来了,各位男宠都可以跪安了。”
史蒂夫咧嘴笑道:“他叫什么名字来着?拉斐尔?”
“没错,还有罗杰。对了,我已经把诺瓦克给甩了。”她站起来,双手搂住史蒂夫的腰。“你今天过得怎样?”
“我讲了五个小时的课,中间才休息二十分钟,累死了。我必须让乌曼调整一下我的课程表,否则他必须在讲台后面装个大电池来给我充电才行。”
“你真是弱不禁风啊。”她说完在他嘴巴亲了一下,“噢,对了,工作狂,我得提醒你一句,家里来了一个偷窥狂。”
史蒂夫整个人向后一缩,眉毛扬了起来。
“老奶奶来了。”她说。
“老奶奶?”
乔斯林把他拉到身前,慢慢转头朝身后点了一下,史蒂夫顺着她的目光看去。他们身后有两扇法式落地玻璃门,门后就是客厅。在客厅的壁炉和沙发之间有一个角落,角落旁边是音响。这个角落的位置很尴尬,乔斯林不知道放什么东西才合适,所以把这个角落称作“灵薄狱” 。史蒂夫看到一个干瘪矮小、瘦似钢条的女人一动不动地站在灵薄狱里。这个女人肮脏、阴暗,她只属于暗夜,与下午明媚的金色阳光格格不入。乔斯林用一片旧的洗碗布盖在她头上,这样就无须看到她的脸了。
“老奶奶。”史蒂夫若有所思地说。黑泉镇的恐怖煞星竟然被一条洗碗布变得这么滑稽和笨拙,他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乔斯林脸上一红:“你也知道,我*受不了她这样盯着我们。虽然我明知她看不见,可我总有一种感觉,好像她其实能看见我们。”
“她在这儿站多久了?我刚刚还在镇上见过她呢。”
“二十分钟不到吧。她才出现你就回来了。”
“真奇怪。我刚才在市场肉食店的停车场那儿看见她。那些人又玩新花样了,他们竟然弄了一个他妈的空心街头管风琴把她罩住。我猜她不太喜欢那些音乐,所以就离开了。”
乔斯林抿嘴一笑:“嘿嘿,我们的唱片机放的是约翰尼·卡什 的歌,希望她会喜欢吧,要不我也没办法了。刚才我必须走到她身旁伸手去开唱片机,这种事情可别让我做第二次。”
“好一个勇敢的女汉子!”史蒂夫将手指穿过她颈后的头发,继续亲吻她。
这时候,纱门猛地打开,泰勒走进屋里。他手上拿着一个散发出外卖中餐香味儿的大塑料袋。“喂,你们别在大庭广众之下亲热好吗?”他说,“还没到三月十五号,我现在还没成年呢。你们身为家长,不要污染了我纯洁的灵魂。”
史蒂夫朝乔斯林眨了眨眼,答道:“你和罗蕊拍拖的时候也那么纯洁?”
“我们那叫尝试和探索。”泰勒一边说一边把袋子放在餐桌上,然后扭动着身体把外衣脱下来。“我们这个年龄段就应该做这样的事情,这是维基百科说的。”
“哦?那么维基百科说我们这个年龄段应该干吗?”
“出去赚钱……在家做饭……给小孩涨零用钱。”
乔斯林听了,眼睛睁得溜圆,哈哈大笑起来。就在这时,废柴挤开泰勒身后的纱门,吧嗒吧嗒地走进来,竖起耳朵绕着餐桌转圈。
突然,这只边境牧羊犬开始低声咆哮。史蒂夫连忙叫道:“天哪!喂!泰勒,抓住他 ……”可是已经来不及了,废柴还是看到了那个站在乔斯林灵薄狱角落的女人,立即狂吠起来,声音震耳欲聋。吠声很快变成一阵阵高频刺耳的哀鸣声,三个人听了毛骨悚然。废柴一边狂叫一边向那个女人扑过去,爪子却在瓷砖地上打滑。泰勒及时赶到,一下子揪住废柴的项圈,在两扇法式落地玻璃门中间把它拦下来了。废柴还在发疯似的狂吠,前爪在空中不停地扑打。
“废柴!坐下来!”泰勒一边呵斥一边用力拉扯着狗圈绳。废柴终于不吠了,却还死死地盯着那个女人,喉咙深处发出低沉的咆哮声,尾巴摆个不停,显得焦躁不安。可是那个站在乔斯林的灵薄狱角落的女人自始至终纹丝不动。“天哪!你们真是的,她来了也不告诉我一声!”
“不好意思。”史蒂夫一边说一边把狗圈绳从泰勒手中拿过来,“我们没看见废柴也进来了。”
泰勒脸上渐渐流露出嘲讽的神色:“那块布和她真是绝配。”他不再说什么,只是把外衣随便搭在椅子上,就跑上楼了。史蒂夫猜他肯定不是赶着做作业,因为泰勒对功课可不会那么积极。能让他急急忙忙跑起来的,只有那个和他拍拖的女孩子——罗蕊住在纽堡市,是一个很会打扮的可爱小姑娘,可惜因为黑泉镇《紧急法案》的限制,她不能经常来玩。此外还有一件事情能让泰勒紧张,那就是他在YouTube网站上的视频博客。乔斯林打发他去御膳房中餐馆买外卖的时候,他可能正在编辑博客呢。那间中餐馆做出来的菜都一个味儿,不过星期三是乔斯林的休息日,一切从简,所以她就叫外卖了。
废柴还在不停地低声咆哮。史蒂夫牵着它走到后院,把它锁回狗舍。废柴直往铁丝网上面扑腾,然后不停地走来走去。“别闹了!”史蒂夫向废柴吼道。本来他不需要这么抓狂的,可是这只狗真的让他很烦躁,因为他知道废柴至少需要半个多小时才能平静下来。老奶奶已经很久没来过了,可是无论她来得多频繁,废柴总是不能适应。
然后史蒂夫走回屋里,准备开饭了。鸡丁炒面、左宗棠豆腐……他把外卖纸盒一个个揭开。突然,厨房门又打开了,只见马特的马靴飞了进来,在地板上滚了两圈。狗舍里的废柴还在吠个不停,他听见小儿子在屋外大声嚷嚷:“废柴!天哪!你怎么回事呀?”
然后马特走进了饭厅。只见他歪戴着帽子,马裤也脱下来,皱成一团搭在手臂上。“噢!是美味中餐!”他边说边走进来,在史蒂夫和乔斯林身旁经过的时候,还分别拥抱了一下。“我马上就下来。”然后,和泰勒一样,他也跑上楼了。
在史蒂夫心里,每天到了晚餐时间,饭厅就是格兰特家的活动中心。这里是家庭成员各自的精彩生活发生交集的地方——正如不同的构造板块互相碰撞,擦出火花——每个人都能在这里得到片刻的休憩。只要有可能就全家一起吃饭,这是他们一直恪守的传统。此外,这个房间本身也有迷人的地方——用铁轨枕木搭建的框架给人安全感,而且从这里往外看是万金难买的好景致:院子的尽头是马厩和马圈,更远处有一片生机勃勃的荒野,正是哲人谷的悬崖峭壁。
当他往每个人的碟子里舀芝麻面条的时候,泰勒走进了饭厅,手里拿着一个GoPro运动摄像机——那是他的十七岁生日礼物——红色录像指示灯还是亮着的。
“把那东西关了。”史蒂夫斩钉截铁地说,“老奶奶在这儿,你应该知道规矩。”
“我又不是要录她。”泰勒说着,走到餐桌另一头,拉开一把椅子。“看,我从这里拍,她站在那儿根本就上不了镜。而且你也知道,她一旦到了室内就不会再走动了。”说完他向父亲笑了笑,脸上全是无辜的表情。然后他的语调一转,突然变成了他在Youtube视频博客的专用声线(本声线参数设置:音乐1.2,气质2.0),“尊敬的父亲大人啊,我在做一个très 重要的统计报告,需要向您提一个问题。”
“泰勒!”乔斯林喊道。
“噢,对不起,**尊敬的母亲大人。”
乔斯林用一种既和蔼又坚定的眼神看着他。“你剪辑的时候把刚才那一段删掉。”她说,“还有,把摄像机拿开,别对着我!我现在上镜丑死了。”
“我有新闻自由!”泰勒咧嘴笑道。
“我有隐私权!”乔斯林针锋相对。
“那么你得给我减家务。”
“零用钱也减。”
泰勒把摄像机转过来对着自己,哭丧着脸说:“唉,我总是被这样虐待。有一句话,我过去说过,将来一定还会继续说。朋友们,我活在一个独裁之家,言论自由已经被老一辈人剥夺了。”
“弥赛亚如是说。”史蒂夫一边调侃泰勒一边分发左宗棠豆腐,他知道泰勒会把这些对话的大部分内容都剪掉的。泰勒精于此道,总是能把手头的原始素材——他发表的观点论调、种种荒谬的言行,以及大量街拍——剪辑得很好,后期还会配上朗朗上口的流行音乐,加入诸如加快播放速度等视觉效果。他的视频博客取得了相当喜人的成绩。史蒂夫*近一次看泰勒在YouTube上面的频道“95泰流”,他的博客有340个订阅用户,点击次数超过27万。泰勒甚至靠在博客上卖广告赚了点零用钱,不过他承认那些钱少得可怜。
“你想问什么?”史蒂夫问道。话音刚落,摄像机一下子转过来对准了他。
“如果你必须让别人死,你会选谁?你自己的小孩,还是苏丹某条村子的全体村民。”
“你这问题太无厘头了。”
“我选自己的小孩。”乔斯林说。
“啊!”泰勒很夸张地惨叫一声。外面狗舍里的废柴一直竖起耳朵听着,现在又开始吠个不停了。“你们听见没有?我的亲生母亲,为了非洲某个不存在的村子,竟然毫不留情地把我牺牲掉。这意味着她对第三世界国家的人民情深义重吗?或者这是我们家出现家庭危机的迹象?”
“二者兼而有之,亲爱的,兼而有之。”乔斯林说完,朝着楼上喊,“马特!我们已经开始吃啦!”
“喂,爸爸,我是认真的。假设你面前有两个按钮,如果你按其中一个,你自己的小孩——也就是moi ——会死掉;如果你按另一个按钮,苏丹某条村子的村民就会全部死光;如果你在十秒内不按键,两个按钮会同时自动按下去。你会救谁?”
“你这问题的预设条件太荒谬了。”史蒂夫说,“哪会有人逼我作出这种选择呢?”
“你就选一下呗。”
“我即使选了也肯定是错误的答案。如果我救了你,你就可以谴责我害死整条村子的人。”
“可是如果你不选,所有人都会死光。”泰勒坚持道。
“我当然会让那条村子的人死了,我怎么能牺牲自己的儿子呢?”
“真的呀?”泰勒很敬仰地吹了一声口哨,“假设这条村子里有很多营养不良的大肚子小孩,他们小小年纪就被军阀抓去当兵,苍蝇在他们的眼睛旁边飞来飞去。他们的妈妈都贫困潦倒,又有艾滋病,还长期遭受家暴。你怎么选?”
“即使是这样,我也还是选择救我自己的小孩。换了是那些妈妈,她们也会选择救她们小孩的。马特在哪儿?我饿了。”
“如果你要在我和整个苏丹之间选呢?”
“泰勒,你不应该提这样的问题。”乔斯林说这句话的时候,其实底气也不足。她心里很清楚,一旦丈夫和大儿子开始较真,她出言干涉的效果就像……就像在更大的政治舞台上人们通过外交途径去解决国际争端,当然是一点用处也没有。
“爸爸,怎么说?”
“我会牺牲整个苏丹。”史蒂夫说,“话又说回来,你这个报告是关于什么的?关于我们对非洲国家的介入程度?”
“是关于诚实的。”泰勒说,“说救苏丹的人都是在撒谎,不愿意回答的人只追求政治正确。我们问了所有老师,只有教哲学的瑞徳芬老师是诚实的。当然还有你。”他听见楼梯传来弟弟下楼的声音,于是大声喊道,“马特,你会选择让谁死?苏丹全国人民还是爸妈?”

相关资料

才华横溢的作者,匠心独运的作品。
——斯蒂芬·金
《欢迎来到黑泉镇》这部原创佳作令人毛骨悚然,但又不忍释卷,是当之无愧的2016年*恐怖小说之一。
——乔治·R. R. 马丁
《欢迎来到黑泉镇》让我想起创作早期的斯蒂芬·金,我想不出比这更高的赞誉了。总之,这是一部阴气逼人、打动人心又意义深刻的杰作。
——约翰·康奈利,《失物之书》作者
托马斯•奥尔德•赫维尔特的《欢迎来到黑泉镇》会是所有暗黑小说死忠的心头好……这个设定在现代社会的女巫复仇故事让我们忍不住审视自身。到底谁才是恶人?答案可能和你想的完全不一样。这是他在美国出版的首部长篇小说,可我已经忍不住想看第二本了。
——安·范德米尔,美国著名科幻出版人
托马斯是个很棒的作家,是类型小说界的明日之星。
——保罗·康奈尔,《神秘博士》编剧
奥尔德•赫维尔特的《欢迎来到黑泉镇》融合了古老魔法与现代科技,创造出了一个在今日世界看来完全可信的暗黑童话故事。一部超级棒的长篇处女作。
——杰弗里·福特,美国著名科幻奇幻作家,世界奇幻奖、星云奖得主
《欢迎来到黑泉镇》是一部布局精巧的的恐怖小说,其中*令人胆寒的还是对人性之恶的透彻描绘……我认为这故事的走向有着其必然性,结局也绝不流俗。
——罗苹·荷布,美国奇幻大师,《刺客正传》三部曲作者
与早期的斯蒂芬•金十分相似……奥尔德•赫维尔特在描写普通人生活中的超自然现象时有种斯皮尔伯格式的驾驭能力……这是一部不可思议、令人过目难忘的幻想佳作,而且奥尔德•赫维尔特将它写到了极致。
——《卫报》
小说暗潮涌动,张力十足。书中人性的弱点引发了一场如火如荼的猎巫行动,接着演变成了迫害和寻找替罪羔羊,*后以骇人听闻的一幕收场。总之,这是一部真正惊悚的作品。
——《金融时报》
《欢迎来到黑泉镇》奇诡怪诞,剑走偏锋,且不落模仿斯蒂芬•金的俗套。奥尔德•赫维尔特迄今已有五部作品了,出版商应该排队把它们挨个翻译过来。
——《华尔街日报》
喜欢《女巫布莱尔》(The Blair Witch Project, 1999)和《萨勒姆的女巫》(The Crucible, 1996)两部电影的读者千万不要错过本书。
——《书目》杂志
设定实在有趣……赫尔维特在书中塑造人物的功力炉火纯青,因此他们的悲惨更能引起读者共情。
——《出版人周刊》
托马斯•奥尔德•赫维尔特的这部小说制造了一种迷人的怪诞氛围,一半是斯蒂芬•金,一半是《林中小屋》,不仅受到广大读者欢迎,令人恨不得一口气读完……总之,这是一本有趣、古怪的惊奇之书。
——《SFX科幻杂志》
奥尔德•赫维尔特写了一部可怕的寓言,它让我们知道人类究竟能堕落到怎样的邪恶深渊。这故事不只是令人提心吊胆,简直吓得人脊梁发麻。
——《柯克斯书评》:
赫维尔特的骇人大作会让看过的读者汗毛倒竖好些天。
——Book Riot书评网站
二十一世纪出版的小说中,《欢迎来到黑泉镇》整体*独特、布局*精妙、情节*惊悚。
——“纽约书评”网站
这是一部真正吸引人的作品,随着情节推进会让人陷在恐怖事件中无法自拔。
——奇幻文学评论网站

预估到手价 ×

预估到手价是按参与促销活动、以最优惠的购买方案计算出的价格(不含优惠券部分),仅供参考,未必等同于实际到手价。

确定
快速
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