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古篇-全怪谈
读者评分
5分

古篇-全怪谈

¥13.7 (2.9折) ?
1星价 ¥18.2
2星价¥18.2 定价¥48.0

温馨提示:5折以下图书主要为出版社尾货,大部分为全新,个别图书品相8-9成新、切口有划线标记、光盘等附件不全

商品评论(3条)
ztw***(二星用户)

古今篇都入了,没有塑封,对一些以前听到的故事得到了详细了解,还挺好看的

2021-11-24 22:11:16
0 0
***(三星用户)

店庆活动买的,以前的书不好找了,有一些没有塑封但是品相都是9品以上

2021-11-02 16:45:23
0 0
图文详情
  • ISBN:9787201137773
  • 装帧:简裝本
  • 版次:1
  • 册数:暂无
  • 重量:暂无
  • 印刷次数:1
  • 开本:16开
  • 页数:304
  • 出版时间:2018-08-01
  • 条形码:9787201137773 ; 978-7-201-13777-3

内容简介

日本向来喜欢奇闻怪谈,怪谈也是日本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 本篇集结了数个日本古老的经典志怪故事,这些故事在日本由来已久,有着深厚的历史基础和文化底蕴。 花妖狐魅、神鬼传奇,每一个诡谲离奇的故事背后,均渗透着日本文化的骨血,世俗百态、人情冷暖无不深藏其中。

节选

四谷怪谈  元禄年间的时候,在四谷的左门殿町,有一个叫又左卫门的下级武士,属于御先手组的人。又左卫门膝下只有一个女儿,名叫阿岩。  又左卫门上了年纪之后,视力日渐衰弱,于是他便一直想着给女儿找一个上门女婿来接任自己的职位。然而阿岩不幸染了天花,性命虽然是保住了,但却因此毁了容,脸上尽是坑坑洼洼的疤痕,右边眉毛处还有一块特别大的斑点,头发就像枯草一样干巴巴的,这一下,阿岩沦为没人瞧得上的丑女,又左卫门夫妻为阿岩的终身大事操碎了心。  在阿岩二十岁这一年的春天,又左卫门患了重病,不久就撒手人寰了。但是,又左卫门的职位还是得有人继承。于是,又左卫门同组的武士秋山长右卫门、近藤六郎兵卫几个人讨论了一番之后,决定帮阿岩找个丈夫。但是,阿岩的相貌在这片区域几乎是人尽皆知的,没人愿意入赘。于是,有人提议去找一个叫又市的人来出谋划策。  又市是远近闻名的聪明人,有着三寸不烂之舌,口才极佳。他们一行人找到又市,提出了请求,又市思索了一番以后,说道:“此事倒也不是无计可施,但确实是个棘手的活。不过,你们要是能给出可观的定金,我相信还是能觅得如意郎君的。”  秋山长右卫门等人答应了又市的条件,于是,又市就告辞了。  没过多久,又市就带着一个俊俏的男人回来了,称是候选女婿。这名男子叫伊右卫门,是一个来自摄州的浪人,又市费了几番口舌把伊右卫门说服了,带他到了阿岩家拜访,见了阿岩的母亲。  伊右卫门生得相当俊俏,而且刚过而立之年。他随着又市到阿岩家见了阿岩的母亲之后,就等着阿岩出现。但他左等右等,阿岩也没有要出现的迹象。他忍不住问了又市:“怎么没见阿岩姑娘呢?”  又市回答道:“唉,我忘了跟你说,阿岩姑娘这两天正好害了病,这会儿正躺着歇息呢,还是不要打扰她好。但是你大可放心,阿岩姑娘虽然不是闭月羞花之容,但性格温顺,女红也做得好,听说还有一手好厨艺,绝对是个贤妻良母。”  伊右卫门虽然还有些疑虑,不过,他是个浪人,没办法抗拒阿岩家开出的高额俸禄。况且,他还能纳个如花似玉的小妾,这不就两全其美了吗?  于是,这桩婚事马上就谈妥了。不过,申请招赘得有个理由,好在伊右卫门做得一手好木工,于是幕府也很快就通过了御先手组组长的请求,而且婚期也很快定了下来,就在这一年的八月十四日。  婚礼当天,又市领着伊右卫门和预先准备好的礼金,就这么踏入了阿岩家的门。  这会儿,在阿岩家里,场面相当热闹,人来人往,熙熙攘攘。伊右卫门踏入阿岩家之后,马上就有下人过来领他前往办婚礼的大厅。  不一会儿,新娘就在近藤六郎兵卫妻子的搀扶下走进了大厅,她低着头,又正好是背着光,伊右卫门怎么也瞧不清楚她的模样。他早已听人说过,他的新娘长相不佳,但他对新娘的外表并不存在幻想,只不过好奇心作祟,他还是想看看阿岩的样子。等到新娘走到他的面前,他终于看清楚了——这是一张多么丑陋不堪的脸啊!伊右卫门半天没缓过来,但此时婚礼已经进行了一半,他已经是骑虎难下了。要当场悔婚,倒也不是不可以,只是,一想到那丰厚的俸禄,他还是咬咬牙,灌下了一大杯喜酒。  伊右卫门这人不仅生得俊俏,脑子也灵光,办事也很得体,丈母娘对他是越看越满意。当然,阿岩的确也和又市说的一样,除了外表,挑不出其他的毛病,可说是个好媳妇。但伊右卫门却感觉度日如年,一开始吸引他答应这桩婚事的丰厚俸禄,这会儿也没办法安抚他了。  两人结婚后一年,阿岩的母亲就追随她父亲去了。丈母娘一过世,伊右卫门就变得肆无忌惮起来,常常对阿岩冷面相待,恶语相向。  御先手组里,有一个叫伊藤喜兵卫的捕吏,位高于伊右卫门。此人作恶多端,为达目的经常不择手段,御先手组中众人怨声载道,但无奈此人颇有本事,大家也都只是敢怒不敢言。喜兵卫没有娶正室,倒是纳了两个年轻貌美的小妾,其中一个名叫阿花的小妾怀了身孕,喜兵卫听说了这件喜事以后却愁眉不展。因为他已经是年过半百的人了,并不想在养育儿女上花费心思,阿花肚里的孩子对他来说只是一个负担。他思前想后,决定把怀孕的阿花送给他人。  虽然阿花年轻貌美,但毕竟是怀了他喜兵卫的孩子,如果送人,肯定得花上一大笔礼金。于是,他就想到了家有丑妻的伊右卫门。他经常会找伊右卫门办些事,所以也多多少少听伊右卫门抱怨过妻子的外貌。  他主意一定,就找人把伊右卫门招来,好吃好喝侍候着。酒过半巡,喜兵卫便装作不经意的样子,说:“阿花和她肚里的孩子该怎么办呢?要是有人能帮我照顾他们母子,我定要关照他一辈子的。”  伊右卫门马上就领会到了喜兵卫的意思,而且他觊觎阿花的美貌已久,于是赶忙说:“请让属下来为您分忧解难吧。可是……”他想到了阿岩,“可是属下家中的丑妇不知道如何处置。”  “这还不好办,你听我的……”喜兵卫就跟伊右卫门耳语了一番以后,伊右卫门点了点头。过了不久,他就起身离去了。  从这以后,伊右卫门就开始挥霍无度,还把家里的衣物拿去典当,没多久,阿岩家的账簿就出现赤字了。阿岩为了节省开支,只得一而再再而三地辞退下人,*终就只剩他们夫妻俩了。不仅如此,伊右卫门还常常夜宿他处,留下阿岩独守空房,时间一长,阿岩也开始有所怨言了。  喜兵卫估摸着日子差不多了,就派人去请阿岩晚上到他府上作客。  天黑了之后,伊右卫门迟迟没有归家,阿岩只好孤身一人去赴约。到了喜兵卫家里后,喜兵卫就把她带到客厅里,等她坐下之后,喜兵卫便说:“其实呢,我今天叫你来,是有要事同你商量的,这事跟你丈夫伊右卫门有关。你别看伊右卫门长得人模人样的,其实本质是个败家子!我*近发现他总在赌场出入,不仅如此,我还听说他看上了赤坂勘兵卫长屋的一个比丘尼,我看,长久这么下去,御先手组的组长迟早会发现。你知道,组里是明令禁止赌博的,一旦被发现,伊右卫门肯定会被革职查办。你身为他的妻子,肯定不能让他再这么执迷不悟下去了!我与你的父母一向私交甚好,也不忍心看着伊右卫门这样堕落,但是我怎么说也是个捕吏,有些话还是不好放到台面上来说的。我思来想去,还是你去劝说*好了,毕竟你是他的妻子,多多少少他都要听你一点的。”  阿岩听了喜兵卫这番话,又羞又气,加上自己连日来遭受的委屈,忍不住大哭起来,边哭边抱怨伊右卫门。喜兵卫好不容易劝服她安静下来,之后便让她回家去了。  阿岩回到家一看,伊右卫门还是没回来。其实,伊右卫门这会儿正在喜兵卫家里偷笑呢。  第二天早上,阿岩就到佛堂去诵经——她家世代信奉日莲宗,这是教徒日常必做之事。这时,伊右卫门走了进来,一上来就怒气冲冲地说道:“昨天晚上我回家的时候,发现你居然不在家!一个妇人,大晚上不在家中等待夫君归来,而是到处乱跑,这叫什么话!”  阿岩被他这么一说,不由得火冒三丈。原本她只是去了喜兵卫家一趟,也没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沉迷赌博女色的伊右卫门竟然还来兴师问罪了!她不客气地反驳道:“我是到伊藤喜兵卫大人府上去了,他先前就派人来请过我的,你整日不回家当然不知道。而且我只在喜兵卫大人家中待了一小会儿,你呢?你又到哪里去了?你要是不相信,尽管去问喜兵卫大人就是!”  “荒谬至极!喜兵卫大人怎么会在我不在的时候请你过去?我看你分明就是在撒谎!”  说罢,伊右卫门就抓着阿岩一顿暴打。阿岩被打得又哭又叫,但这家里只有他们两人,也没人能帮得了她。  伊右卫门打了好一会儿,觉得解气了,这才把她扔下,又出门去了。  阿岩跑回到卧房,钻到被窝里又是一顿大哭。她越想越生气,看到梳妆台上的剃刀,冲了过去抓在手里,准备要自杀。但她冷静了一下,想到自己万一就这么不明不白地死了,伊右卫门也只会对外谎称她是暴病身亡的,那她的死还有什么意义呢?于是阿岩把剃刀丢下,头也不梳,衣服也不整理,就这么劈头盖脸地冲到喜兵卫家里去了。  殊不知,喜兵卫已经算到她会来。看到她披头散发的样子,他马上装出一副心疼的样子迎上去道:“哎哟喂,这是怎么了?”  “伊右卫门打我!我要去找组长!我要去找组长给我主持公道!”说着,阿岩的眼泪又落了下来。  “伊右卫门那浑账东西怎么下得了这么重的手!我理解你的怨气……不过呢,你好好想想,要是妻子告夫君这样丢人的事情传出去,对你们都不好啊。况且,你这么贸然去告状,组长恐怕也只会把错归咎到你身上。唉,都怪我要让你去劝说伊右卫门,我看他这身坏毛病也是改不了的了……如今你们二人关系如此不好,恐怕日子也不好过了……我虽然和你父母有深交,但毕竟我和伊右卫门也有来往,哪边都偏袒不得啊,这个事情我看再这么下去也不是个办法,不如……你们就离婚吧。”喜兵卫装出一副苦口婆心的样子劝说道。  他见阿岩不吱声,又继续说道:“有件事我得提醒你,伊右卫门和你结婚的时候是交了彩礼钱的,这钱算作买下田宫家的职位的,所以你是不能随随便便就把他扫地出门的。所以,你*好主动跟伊右卫门离婚,这样一来,你还能找个人家做几年事,存点钱,那时候我也会给你找个好人家的,这样你下半生也不愁了。”  喜兵卫的一番花言巧语把阿岩哄得团团转,于是她便回家去向伊右卫门提出离婚,同时她还提了一个要求,那就是伊右卫门必须把之前他典当的所有衣物都赎回来。  其实之前那些事情都是伊右卫门编造出来的假象,衣服他都放在友人家中,一听阿岩这么说,他就马上去把衣服取了回来,两人也便正式离了婚。  接着,喜兵卫把阿岩引荐给纸商又兵卫,又兵卫就把阿岩送到三番町的一个穷武士家里去做针线活的差事。阿岩一走,喜兵卫马上就让伊右卫门把阿花娶进门。于是,他便让伊右卫门去请近藤六郎兵卫做证婚人。  六郎兵卫平日就看不惯喜兵卫的所作所为,再加上他的妻子是阿岩的干娘,于是便拒绝了伊右卫门。伊右卫门只好去找秋山长右卫门来给他做证婚人,并选中了七月十八日作为婚期。这天晚上,伊右卫门就和阿花正式成亲,伊右卫门因为做贼心虚,所以只请了自己人参加婚礼。没想到,在婚礼开始之后,除了秋山夫妇和近藤六郎兵卫,伊右卫门没通知的朋友们也都纷纷前来给他道喜。婚礼现场一下变得热闹非凡。  就在这时,一条长达一尺的红蛇从油灯后面钻了出来。伊右卫门吓了一跳,赶紧拿火箸去夹住蛇,并把它丢到了后院。结果没一会儿,那条红蛇又出现在了油灯附近,伊右卫门又再次用火箸夹住它,把它丢到后院的草丛中去。  等到婚礼进行得差不多的时候,客人们也纷纷告辞。结果,那条红蛇突然从天花板上掉了下来。伊右卫门气不打一处来,他深信,这条红蛇定是由阿岩的怨念化身来的,他虽然也有些害怕,但更多的还是愤怒,他冲上去直接揪住蛇的肚子,狠狠地丢到后院去。  ……

作者简介

  田中贡太郎(1880年—1941年)  1880年生于日本高知县,就学于汉学私塾,先后做过老师、报社记者、代笔作家等。  1911年发表处女作《四季和人生》。  1918年在《中央公论》发表首篇怪谈类作品《鱼妖虫怪》,在日本掀起怪谈创作热潮。  1934年起他开始担任杂志主编,期间还兼任过地方史的编写和修撰,并在各大报刊杂志上发表海量文学作品,其中不乏中国古典着作的翻译和引进。  受中国古代志怪小说《聊斋志异》等书影响,田中贡太郎对怪谈有着浓厚的兴趣。作品《鱼妖虫怪》首战告捷之后,便一直从事怪谈故事的改编和创作。  他遍阅古今典籍,广集民间异闻,二十余年里,先后发表作品五百余篇。  内容上,从神仙鬼魅到精灵妖怪,多方收集,涓滴不漏;  时间上,从远古传说到都市怪谈,各个时代,全面涵括;  地域上,从日本到中国、朝鲜,广开思路,不分国界。  芥川龙之介、梦枕貘、京极夏彦等一众作家均受其影响,由此催生出了更多的文学、影视、动漫作品。

预估到手价 ×

预估到手价是按参与促销活动、以最优惠的购买方案计算出的价格(不含优惠券部分),仅供参考,未必等同于实际到手价。

确定
快速
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