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思想会(Mind Talk)拜占庭帝国大战略

思想会(Mind Talk)拜占庭帝国大战略

1星价 ¥69.1 (7.9折)
2星价¥69.1 定价¥88.0
  • 正版好图书
  • 特价书1折起
  • 满69包邮(新疆、西藏等六省除外,运费14元起)
暂无评论
图文详情
  • ISBN:9787520131704
  • 装帧:简裝本
  • 版次:1
  • 册数:暂无
  • 重量:暂无
  • 印刷次数:1
  • 开本:其他
  • 页数:641
  • 出版时间:2017-02-01
  • 条形码:9787520131704 ; 978-7-5201-3170-4

本书特色

本书亮点
史上寿命zui长帝国的生存之道。
中世纪欧亚大陆波云诡谲的历史。
早期基督教文明与波斯文明、伊斯兰文明的冲撞。
游牧民族与拜占庭帝国的漫长斗争。
经典军事文献的详尽解读。
编辑推荐
本书既有宏观治国方略的探讨,也不乏精微的细节描述。在作者笔下,拜占庭帝国的历史,是名副其实“在斗争中求生存”的历史。只不过,拜占庭所依赖的“斗争”,更多是指情报和外交斗争,是以一种隐秘且代价较小的方式进行。那种需要不停在战场上刀兵相见,殊死拼杀,通过展现军事实力来获取胜利的斗争,并非拜占庭战略的核心关切。遭遇敌人时,拜占庭人的一贯宗旨是,能谈绝不打,能打小仗绝不打大仗,能迂回绝不硬扛,否则划不来。原因是,今天的敌人,很可能就是明天的朋友。于是劝说、贿赂、欺诈……一切外交工具都用上了;离间、伏击、谋杀......所有非常手段都没落下。如作者所言,探究拜占庭帝国的大战略,其实是探究它的战略文化。
当然,拜占庭帝国的战略文化与其所处的客观地理环境,及其所面对的外部世界,甚至其国运的起伏均密不可分。新战略产生于狄奥多西二世统治时期,匈奴人的大兵压境迫使其转变策略,外交为主代替武力为主;虽然查士丁尼大帝又重新举起刀剑,但不过昙花一现,拜占庭式以外交为主,武力为辅的新战略已经不可逆转。到7世纪时,这一战略*终完全形成。诚如作者所言,帝国的军队和舰队可以被敌人打败,但敌人不能打败帝国宏伟的战略。这就是拜占庭帝国如此坚韧的原因,它的核心力量是无形的,不会受到直接攻击的影响。

内容简介

拜占庭帝国依靠自己的大战略,在长达800多年的时间里,能够抵御一波又一波敌人的侵扰,这本身就是一个奇迹。在作者看来,与残暴的军事实力相比,拜占庭得以幸存,更多依赖的是联盟、外交和对敌人的遏制。本书通过“宗教及治国方略”“特使”“王朝婚姻”以及“拜占庭战争艺术”等精彩章节,深入论证了作者的观点,其中也包括对武器、军事战术和税收的详尽描述。

目录

地图清单/iii


前言/iv




**部分 拜占庭战略的产生


**章 阿提拉与帝国的危机 / 21


第二章 新战略的产生 / 63




第二部分 拜占庭外交:神话与方法


第三章 特使/ 127


第四章 宗教和治国方略 / 149


第五章 帝国威望的使用 / 163


第六章 王朝婚姻 / 181


第七章 权力地理学 / 192


第八章 布勒加尔人和保加利亚人 / 229


第九章 阿拉伯穆斯林和突厥人 /264




第三部分 拜占庭战争艺术


第十章 古典传承 / 319


第十一章 莫里斯皇帝的《战略》 / 355


第十二章 《战略》之后 / 305


第十三章 利奥六世和海战 / 426


第十四章 10世纪的军事复兴/447


第十五章 战略机动:赫拉克勒斯击败波斯/518




结 语 大战略与拜占庭“作战守则”/540




附 录 拜占庭时代的战略可行吗?/551


帝国君主:从君士坦丁一世到君士坦丁十一世/553




词汇表/559


注 释 /566


参考文献 /616


人名索引 / 634


普通索引/637



展开全部

节选

尽管匈奴人实力雄厚,但直到433-453年,阿提拉统治下的匈奴才成为东罗马帝国生存的威胁,而在阿提拉死后,匈奴人逐渐沦为流民、海盗和雇佣兵。在他的领导下,匈奴人的不同部落,以及所有愿意或不愿与他们绑在一起的人都团结起来,每个具有卓越能力的战士均被赋予了集体的力量;他还为战士们的战术、运作和战区战略优势提供了一个明确的方向。诚然,即使在阿提拉的统治下,匈奴仍然是掠夺者而非侵略者,但他们的规模如此之大,甚至可能危及一个帝国。
阿提拉的崛起被乔丹尼斯(Jordanes)和(或)他的主要信息来源卡西奥杜勒斯(Cassiodorus)描述如下:
因此,阿提拉是蒙德祖克斯(Mundzucus,Mundiuch)的儿子,他的兄弟是奥克塔(Octar)和鲁亚斯(Ruas),据说他们在阿提拉掌权之前统治过一片区域,但他们与阿提拉的统治范围并不完全相同。他们死后,阿提拉和他的兄弟布莱达(Bleda)一起继承了匈奴国。为了……和他所准备的远征相匹配,他试图通过谋杀来增强他的王朝力量。这样,他就从毁灭自己的亲族(和潜在的竞争对手)开始,直到摧毁其他威胁者……现在,当他的兄弟布莱达(他统治了匈奴的大部分地区)被他杀死(445年)时,阿提拉把所有的人都团结在他的统治之下。他还将许多其他族群聚集在他麾下,他试图征服世界上*重要的民族,罗马人和西哥特人。
阿提拉不仅利用他无可争辩的指挥权统一了匈奴的各氏族,还塑造了王朝的合法性,或者至少将其打造成一个受人尊敬的宗族,因为匈奴人不是特别受限于王朝原则;它公平地分享战利品和贡品收入;还保留所谓 “魅力型领导人”的精心设计。来自帕尼姆(Panium)的普里斯科斯(Priskos)作为拜占庭代表团的一员,449年被派去和阿提拉进行谈判,在他的描述中,我们可以认识到,阿提拉的确使用了特殊手段来增强他的权威,在当时,这些手段已经很古老了,但依然有效;事实上,同样的手段在不久前被其他“伟大的历史人物”所运用,一场晚宴才刚刚开始:
当所有的人都入座的时候,一位侍者走到阿提拉身边,给他一杯酒,酒杯是用木头做的。他接过酒杯,按顺序向**个在座者致意(这是一种尊卑秩序,依照地位高低排序——这只能由阿提拉决定)。获得这项尊荣的人站了起来,出于惯例,直到他尝了酒或将酒一饮而尽,把木杯还给侍者后才能坐下来。
这是在察言观色——就像斯大林的酒会一样,通过荣誉和耻辱的暗示,使他的部下们保持平衡和稳定。
阿提拉的仆人首先端上来满满一盘子的肉,之后,那些服侍我们的人把面包和熟食放在桌上。当其他的野蛮人(匈奴领主)和我们享用盛在银盘上的丰盛菜肴时,阿提拉的木板上只有肉。他在其他方面也表现出了节制。在筵席上,金杯和银杯被递给宴席上的宾客,而他的杯子是用木头做的。除了干净,他的衣服很朴素,与其他普通匈奴人的衣服并无太大不同。无论是他身边悬挂的刀剑,或他所穿蛮族靴的紧扣,还是他的马的缰绳,都不像其他人(匈奴领主)那样用金子、宝石或其他值钱的东西来装饰。
这让我们想起了阿道夫·希特勒(Adolf Hitler)身着普通棕色制服,吃着汤和蔬菜的模样,与此同时,四周围坐着的,因被授予奖章而熠熠发光的将军和陆军元帅们却在享用着肉和香槟。然而领袖并不是在所有情况下都表现得谦逊,在人民面前,他们需要通过仪式来增强权威:
阿提拉进来的时候,年轻的姑娘们前来迎接,细长的白色亚麻布幔一行行排列着为他引路,布幔由两旁的女人用双手支撑着。这些布幔伸展得如此之长,每一条布幔旁边都有7个或更多的女孩在来回走动。布幔下面有更多这样的姑娘,她们还唱着匈奴的歌曲。
……
这些并不是现代历史学家(即使是他们中*优秀的人)对失去权力行为所做的描述:“阿提拉的战争结果比失败更糟糕……他们获得的战利品或许是相当可观的,但付出的代价太大,太多的匈奴骑兵死在意大利的城镇和田野上。一年后,阿提拉的王国瓦解了。”
第三年,即453年,阿提拉死在自己的床上,据说是在庆祝他与一个年轻美丽妻子的新婚而举行的盛宴之后——这个荒诞的故事可能是真实的——成为征服者又有什么用呢?随后他的儿子们确实开始争权夺位,并致命地毁掉了他的帝国。但是,关于匈奴的衰落与覆灭的叙述像是纯粹的宿命论,这实际上也令人怀疑:战利品只是“相当可观”吗?真的有许多匈奴骑士战死吗?并没有这样的证据。但是,相反的证据表明了帝国的活力,阿提拉一从意大利回来,就要求君士坦丁堡按照议定重新开始向其提供年度贡品:
阿提拉……派使节去见东罗马帝国皇帝马西恩,威胁要摧毁帝国各省,因为前皇帝狄奧多西二世此前答应的贡品没有送达,他威胁会对敌人施以更残忍的手段。
乔丹尼斯再次重复普里斯科斯著作中丢失的一些片段,但我们其实有原版的连贯文本:
当阿提拉要求得到狄奧多西二世此前同意的贡品并威胁要开战时,罗马人回答说他们要派使节去见他,于是他们就派了曾担任将军(战略家、策略师)的阿波罗尼乌斯(Apollonius)前去。他越过多瑙河,但没有获得野蛮人的接纳。而且阿提拉很生气,因为他说,他的贡品由更高贵的、更具皇帝气概的狄奧多西所允诺,他不接受这样的讨价还价,而且他也不会接待(使节),因为他鄙视那个派他来的人……然后阿波罗尼乌斯就离开了,一无所获。
如果这个信号是消极的,那么可信的证据表明,阿提拉的确打算对帝国发动一场大规模战争:但他并没有像过去的敲诈勒索那样威胁阿波罗尼乌斯,他没有送出什么,阿提拉甚至没有接待他。在成功攻破阿奎莱亚强大的城池后,阿提拉计划围攻君士坦丁堡,并且肆意掠夺,这并不是不可想象的。毕竟,他仍然拥有骑兵在战术和部署上的优势,仍然垄断着骑兵快速进攻的强大优势。从阿提拉的儿子们之间即将爆发的狂暴争斗,阿提拉以及匈奴部队和叛乱的哥特人、格皮德人、鲁吉人、苏维汇人、阿兰人、赫鲁利人的交手中可以获悉,阿提拉麾下仍然有许多不同种族的臣民,他们都是高效的战士。
如果匈奴真的与东罗马帝国再次发生战争,我们完全有理由相信,阿提拉会像他在447年那样再次获胜,尤其是他可能会持续展示其破坏力,直到被帝国收买。然而,他死了,但在那之前,他带来的巨大威胁出乎意料,并引发了一系列短暂的历史回响,但这种短暂回响很快就汇聚成一种更广泛、更持久的东西,并展现了深远的影响。

节选自《拜占庭帝国大战略》**章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
爱德华·N.勒特韦克,著名军事战略家,政治学家和历史学家,曾出版军事战略、历史和国际关系方面著作多部。他还为政府和国际企业提供咨询服务,包括美国政府和美国军方的各个部门。
译者简介
陈定定,暨南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海国图智研究院院长。

快速
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