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清水罡风

清水罡风

1星价 ¥25.0 (5.2折)
2星价¥25.0 定价¥48.0
  • 正版好图书
  • 特价书1折起
  • 满69包邮(新疆、西藏等六省除外,运费14元起)
暂无评论
图文详情
  • ISBN:9787540249724
  • 装帧:暂无
  • 版次:暂无
  • 册数:暂无
  • 重量:暂无
  • 印刷次数:暂无
  • 开本:24cm
  • 页数:251页
  • 出版时间:2019-01-01
  • 条形码:9787540249724 ; 978-7-5402-4972-4

内容简介

本书是“阳澄百年传奇”系列之第四卷, 故事发生时间横跨上世纪50-70年代, 反映阳澄湖地区农民在全新时代的喜怒哀乐, 悲欢离合。主人公陶义生、金瑶华是土生土长的农民, 他们在劳作中产生了纯朴的爱情, 但金瑶华的家长却为了彩礼钱瞒着她许配给了她反感的李大龙, 在新时代思想的影响下, 两人勇敢地追求和捍卫自己的爱情……

目录

**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展开全部

节选

  《清水罡风/阳澄百年传奇》:  **章  软水温土春心荡漾的时候,油菜花就开得热烈了。谁说温婉水乡没有热烈豪放的一面?你看那盛开的油菜花,那一块块铺张而奢侈的金黄色,把清秀的水乡装扮得多么富丽堂皇。这时,麦子青翠,宛如碧玉,油菜花金子般镶嵌在麦田,使人想起金镶玉这一富贵人家才能拥有的宝贝来。老实巴交没有几多审美心思的农民,望着那大片“金镶玉”,闻着扑鼻的芳香,看着飞舞的蜂蝶,也难免心旷神怡,乐得眉开眼笑,甚而扯开喉咙唱起山歌,或者撮起嘴巴发出长长的啸声。当然,这也与这个当口农活儿相对轻闲有关。这种轻闲是相对于即将来临的夏收夏种的忙碌而言的。有种喘口气、歇歇脚忙里偷闲的惬意。人的心情舒畅了,景物自然会顺眼得多,何况油菜花本来就奔放惹眼呢。  村主任朱炳生从李大龙家里出来,走在菜花田田埂上,他的心也乐开了花。他心里的一块石头,没费力气就放下了,完全出乎意料,意外惊喜,怎能不让他心花怒放。眼前的油菜花,不是开在田里,分明开在他心里。放下的“石头”是李大龙。他家是鹤田浜村唯一没有加入互助组的单干户,如今要他家跳个台阶直接参加合作社,岂不是比搬走千斤大石头还要难?没想到他却一口答应了,连家门都没进。就在他家门前场地上,朱炳生叫应了正在修理种田家什的李大龙。李大龙放下手中活儿站起身,答应一声,村主任有事吗?朱炳生本来想了好几个话头,但临了,见了李大龙一脸精明的样子,就直截了当把村里建社要他家参加的事说了。李大龙平静地听完,然后平静地说了声,入就入吧,我没意见。朱炳生反倒愣了一下,疑惑地问道,你答应了?你清楚入社是咋样一回事?李大龙仍然平静得很,轻轻点了点头,说道,清楚的。炳生,如今我家四口人都是劳力,你得承认吧?朱炳生喜不自胜道,劳力!都是劳力!承认!我承认!  朱炳生三十来岁,身材瘦长挺拔,一张国字脸,剑眉星目。他是附近几个村庄为数不多的几个党员之一。他爹娘打日本时牺牲了,所以他是烈士的后代,一解放就得到组织上的培养,人民政府废除保甲制度、建立乡村政权时,让他当了胡巷乡常楼村村主任。从土改到互助组,从抗美援朝到“三反”,再从扫盲到除“四害”,每年都有运动,每次运动,他都带领村民积极参加。眼下,又到了建立合作社了。这事说是自愿的,其实上边的要求很急切,但是,既然村里唯一的单干户都自愿了,其他村民想必大都会自愿,朱炳生信心大增,禁不住对着冲他笑哈哈的油菜花大吸几口气,甜甜的香气刺激得他打了个响亮的喷嚏,他呵呵笑了起来。要知道,就在去李大龙家的路上,他还愁眉不展呢!中午参加完乡里动员会回来,他急急忙忙召集几个村干部商量,先由鹤田浜带头,尽快建起合作社,然后推广到全村。乡里动员会上,乡长有点急吼吼了,说是其他乡建立生产合作社势头迅猛,我们乡必须迎头赶上,各村会后都要立即行动。朱炳生与村副主任张二男两人扳着手指头,把鹤田浜人家排了一遍,估摸着说服三个互助组合并入社不是太难,难的还是李大龙这个单干户。  鹤田浜二十多户人家,土改过后,有几户人家因缺少劳力,有的田地抛荒了,有的想把田转租掉,有的甚至想卖田。村里劳力多的人家,就有人出面提出愿意帮他们种田,只是要收取适当的报酬。几家人家商量了几回,在村干部的主持下,达成了协议。之后,村干部因势利导,动员村民成立互助组,*终,河东岸的李姓人家结合成了一个互助组,称为一组;陶张金朱几家结成二组;河西岸陆王张几户结成三组。想不到的是,唯独缺少劳力的李大龙家不肯加入任何一组。按理来说,当年李大龙家,娘四十多了,体弱多病,两个弟弟还小,不是劳力,但土改时分得了六亩田,靠他一个十六岁的劳力耕种非常吃力,他是*有理由加入互助组的,可是,当朱炳生找到他商量入组事宜时,李大龙却一口回绝。那时,三个互助组都是季节性的,平时各归各,农忙季节,各组人家打统仗,集体抢收抢种。这样,劳力少的人家消了赶不上时节的担忧,多了几分心安。劳力富裕的人家能从工分里得到补偿,多付出的劳动获得了相应报酬。大家都不亦乐乎,朱炳生再次去做李大龙的工作时,李大龙还是一个劲地摇头。转眼几年过去了,三个互助组已经从季节性互助组改成常年性互助组,村民已经习惯了在一起生产劳动,田多劳力少的人家,田少劳力多的人家,各有所付,各有所得,相安无事,其乐融融。那几年,风调雨顺,年年丰收,鹤田浜村民和阳澄湖畔其他村民一样,过上了前所未有的好时光。欣喜的人们,想法就多,劲头就足,眨眼之间,有的乡村,捷足先登,在互助组的基础上搞起了合作社。鹤田浜所在的胡巷乡,乡干部当然也坐不住了,就有了动员会,朱炳生与张二男就扳起了手指头,扳完手指头,朱炳生心里就压了李大龙这块“石头”。  张二男见朱炳生皱紧了眉头,开导他说,炳生,不要愁,*多还让他一家单干罢了,那些建了社的村不是也有单干户吗?朱炳生听后眉毛牵了几下,话是这样说,不过,还是要争取他,老是单干总归不好,我这就去他家。你去通知各家户主夜里到会场开会。张二男答应一声去了。朱炳生一边往李大龙家走,一边低头想着见了他该怎样说。他甚至做好了被李大龙臭骂一顿地准备。万没想到,他所有的担心都是多余,李大龙不但一口答应,而且看起来他对建社的事情弄得很清楚,让村主任亲口承认了他一家四口都是劳力。  男人的话,吐口吐沫也如砸在地上的钉,话说出口了就吞不回去,何况是村主任的应诺。一家四口都是劳力……一家四口都是劳力!朱炳生一下子明白过来了,李大龙之前不愿意入组如今却又愿意入社的原因,都在他家劳力起了变化上面。好个李大龙,真会算计!前几年,他家劳力勉强算他一个男劳力他娘一个女劳力,要是入组,必定要拿出粮食来给劳力多的人家,他不入,就不用给,省了那三五斗米来,至于赶时节,李家本家人看他老娘那可怜兮兮的样子,总会出手帮忙的,耽误不了。如今呢,他那两个弟弟不知不觉间,一个成了男劳力,一个至少要算半个劳力吧?他入社,算起工分来,只有赚便宜的份了。要知道,那些已经成立起的合作社里头,劳力的收益占大头,劳力比田还值钱。难怪李大龙这样痛快。  ……

作者简介

  邱鹤鸣,江苏省作协会员。笔名鹤鸣、鹤影浜、小憨等,20世纪60年代出生于阳澄湖畔,80年代考入重点军事院校空军工程大学,毕业后留校工作。20世纪末转业回原籍报社工作。2011年出版小说散文合集《会飞的石人石马》;2012年出版长篇小说《荷殇》;2013年出版长篇小说《弱水三千》;2014年出版长篇小说《烟水长梦》。

快速
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