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甲骨文道德政治:自由派和保守派如何思考
读者评分
5分

甲骨文道德政治:自由派和保守派如何思考

1星价 ¥75.1 (9.5折)
2星价¥75.1 定价¥79.0
  • 正版好图书
  • 特价书1折起
  • 满69包邮(新疆、西藏等六省除外,运费14元起)
商品评论(1条)
gua***(三星用户)

第一次将认知科学全面应用与政治学的经典著作中!

本书1996年初版,2001年再版,作者根据当时美国政治的新情况补充了对克林顿遭弹劾以及2000的选举的分析。它第一次将认知科学全面应用与政治学的经典著作中,分析了自由主义者和保守主义者无意识和修辞学上的观点,探索了“左派”和“右派”完全不同但又相当显著的关于道德的组成概念。值得一读!

2019-08-05 16:03:53
0 0
图文详情
  • ISBN:9787520139168
  • 装帧:简裝本
  • 版次:1
  • 册数:暂无
  • 重量:暂无
  • 印刷次数:1
  • 开本:其他
  • 页数:416
  • 出版时间:2018-08-01
  • 条形码:9787520139168 ; 978-7-5201-3916-8

本书特色

编辑推荐
美国政治中保守派与自由派的对立、分裂,不是个别议题上的,而是世界观上的,他们有着完全不同的家庭价值观和道德观,其细节更多是无意识的,一种我们无法直接接触的深层思维。作者借助认知科学,从研究政治观念和政治话语入手,为我们揭示了政治背后的思维逻辑、话语隐喻。
应该说美国政治只是作者运用认知科学进行剖析的一个对象。我们可以通过阅读本书了解认知语言学,借助它所强调的常识、隐喻、模式等核心概念来研究日常生活,从而以认知学的视角思考我们的思维、我们的话语。
本书卖点
1.本书为我们理解美国政治提供了一个新视角,即认知语言学的隐喻分析。在作者看来,保守派和自由派的意见分歧,表面看是个别议题上的,实则源于家庭价值体系和道德观的差异,即尊崇严父式还是慈亲式。
2.本书是作者运用认知语言学的相关理论,由研究隐喻、心智,进而研究哲学、政治。市面上不少论述美国政治特点的书,但是从认知语言学的角度切入此一问题,是作者独辟蹊径。
3.本书1996年初版,2001年再版,作者根据当时美国政治的新情况补充了对克林顿遭弹劾以及2000的选举的分析。本书既有理论阐释,如关于隐喻、模式、成见等,又有实例,比如对于税收、死刑、堕胎等的政策分析。所以,这本书既适合为专业人员进行相关研究或跨学科研究提供研究思路,也适合普通的大众读者当做了解美国政治、了解政治及生活中的语言学的有趣读物。

内容简介

美国大选中的红州与蓝州对决,是美国政治中保守派与自由派竞争的集中表现。保守派反对堕胎,愿意增加军队和监狱的预算,支持小政府;而自由派赞成堕胎,愿意在环保和社会福利领域增加投入,倡导并践行大政府观念……美国政治中的这些分裂,在乔治?雷可夫看来,不只是个别议题上的党派分歧,而是源自于道德概念和家庭价值体系的根本差异。他运用认知语言学的隐喻分析无意识世界观,发现家庭和道德以一种极为隐蔽的方式成为美国政治的核心。

目录

再版前言/致谢


**部分 导论


第1章 思维与政治


第2章 美国政治中的世界观问题


第二部分 道德观念体系


第3章 体验式道德


第4章 道德计算


第5章 严父式道德


第6章 慈亲式道德


第三部分 从家庭到政治


第7章 我们为何需要重新理解美国政治


第8章 模式的本质


第9章 落入虎口


第10章 政治中的道德类别


第四部分 难题


第10章 社会福利项目和税收


第11章 犯罪和死刑


第12章 监管与环境


第13章 文化战争:从反歧视行动到艺术


第14章 两种模式的基督教


第15章 堕胎


第16章 你如何能既爱国同时又恨政府?


第五部分总结


第17章 自由派和保守派的种类


第18章 变态、成见和扭曲


第19章 没有家庭价值观的政治可能存在吗?


第六部分谁是对的?你怎么知道的?


第20章 成为自由派非意识形态的理由


第21章 培养真正的孩子


第22章 人类心智


第23章 基本的人性


尾声 公共话语问题


后记/参考文献/索引



展开全部

节选

自由派的迷思
保守派总是说自由派并不理解他们在说什么,总是抓不住重点。这一点,他们确实是对的。这些年以来,保守派在意识形态方面的优势,尤其是他们1994年国会选举取得的胜利,给自由派留下了很多迷惑。这里就有一些例子。
保守党的重要政治和思想领袖威廉·本尼特(William Bennett),在道德教育方面投入了大量的精力。他著有长达800页的《美德书》(The Book of Virtues),该书是写给儿童的经典道德故事集,曾经连续80周位居畅销榜。为何保守派认为美德与道德应该与他们的政治议程相统一,他们所声称的道德观又是怎样的?
家庭价值和父亲角色*近成为保守派政治的核心。他们的家庭价值是怎样的?其父亲角色的概念是怎样的,以及它们与政治又有着怎样的关系?
保守派的众议院发言人重视家庭价值观,认为接受救济的母亲的孩子要从唯一的家中带走,安置到孤儿院。这种说法听上去就与自由派的家庭价值观相反,而符合保守派的思想。这是为什么?
保守派大多数都反对堕胎,声称他们想要拯救未出生的生命。美国的婴儿死亡率极高,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低收入母亲缺乏足够的产前护理。但是,保守派并不支持启动政府福利项目去提供这些产前护理,且投票取消已经在降低新生儿死亡率方面取得成功的福利项目。自由派发现这很不合逻辑。在自由派眼中,保守派想挽救那些母亲并不想要的小生命,但是却不想挽救那些母亲渴望带到世间的小生命(通过提供足够的产前护理福利)。保守派却看不到这里的不合逻辑。这是为什么?
自由派发现同样不合逻辑的是,反对堕胎的拥护者大部分都支持罚款惩罚。而保守派却觉得自然而然。这是为什么?
保守派反对福利和政府基金救助有需要的人,却支持政府基金救助洪水、火灾、地震等天灾造成的难民。这怎么会不冲突呢?
一名提倡加州1994年单一支付医疗保障体系[Single-payer health care-wiki,由政府单一出资的医疗保障体系——译注。]的自由派支持者发言时对保守派听众说,保守派应该改变他们经济上的自私自利。他指出,所节省的行政成本会让他们少花钱,却拥有同样的医疗健康福利,节省的这部分资金同时也保障了穷人的医疗护理。一位女性这样回应:“我认为不对,这样的话我就是在为别人付费了。”自由派支持者的倡议为什么在此失败了?
保守派愿意增加军队和监狱的预算。但是他们想要撤消保护公众,尤其是保护工人和消费者权益的监管部门。保守派并不把监管视为一种保护形式,而将它视为一种干涉。为什么?
保守派声称他们支持州政府的权力高于联邦政府的权力。但是他们的侵权改革提议将会使大量之前属于州政府的权力赋予联邦政府,包括决定对产品责任和证券欺诈提出何种诉讼的权力,因此他们有把控产品安全标准和起诉金融伦理案件的权力。保守派为何不认为把州政府的这些权力交给联邦政府是对州权利的侵犯?
在以上案例中,在自由派眼中是非理性的、神秘的或者是邪恶或腐败的,在保守派眼中都是自然、正直而道德的。然而,正如以下论述将会表明,如果你理解保守派的世界观,所有这些问题的答案都是显而易见的。

保守派的迷思
当然,绝大部分保守派对自由派同样缺乏了解。对于他们来说,自由派的立场似乎极不道德,甚至可以说是邪恶愚蠢的。这里列出了保守派对自由派立场感到费解的问题。
自由派支持儿童救助福利和教育法案,然而他们支持堕胎的立场却允许剥夺儿童的生命。这岂不是自相矛盾吗?
自由派怎么能在声称保护儿童权益的同时却捍卫罪犯的权益,比如儿童性骚扰?他们怎么能在声称同情受害者的同时为罪犯的权利辩护?
自由派怎么能支持建立艾滋病研究和治疗的联邦基金同时却准许有可能传播艾滋病的性行为?自由派为同性恋权益辩护,允许同性恋的性行为;他们支持在校园发放避孕套,允许青少年性行为;他们提倡清洁针头交换计划,允许使用毒品。他们声称想要阻止艾滋病的传播,却允许了会导致艾滋病的行为?
自由派怎么能自称为劳工的支持者,同时却支持限制发展、减少工作机会的环境保护?
自由派怎么能支持经济扩张的同时却支持限制企业的政府监管,以及向投资收益征税?
自由派怎么能声称帮助公民实现美国梦的同时又加强征收所得税以惩罚经济上的成功?
自由派怎么能声称帮助有需要的人的同时,又支持使人们依赖于政府、限制其创造性的社会福利项目?
自由派怎么能声称机会均等的同时支持平权法案,提倡种族、性别偏见?
对于保守派来说,自由派看上去要么是不道德、不通情达理、误入歧途、非理性,或者就是十足的蠢货。然而,从自由派的世界观的角度看来,保守派认为矛盾、不道德或愚蠢之处却是自然、理性的,总之,是非常道德的。

认知科学的世界观问题
对于任何关心当代政治思想结构的人来说,以上这些迷思都构成了一种挑战。在认知科学家眼中,它们都是很重要的数据。在这里,认知科学家的工作就是尽可能准确地描述这些在很大程度上无意识的自由派和保守派世界观,从而分析为何令自由派感到困惑的地方对于保守派很自然,反之亦然。任何想要描述保守派和自由派世界观的认知科学家都至少受到两个充分条件的限制。
**,这些世界观必须使双方的政治立场适用于两个自然的类别。比如,自由派世界观分析专家必须解释为何环保主义、女性主义、社会福利项目,以及累进税等适用于自由派,而保守派世界观分析专家必须解释为何与之相反的那些适用于保守派。
第二,对这两种世界观的所有充分描述都必须表明为何自由派的困惑之处对于保守派来说并不困惑,反之亦然。我将要表明,这个问题很简单,在我看来,也不存在解决方案。
但是,要想描述保守派和自由派的世界观,还存在第三个——更加苛刻的——充分条件。这些世界观还必须能够解释话题的选择、词语的选择,以及保守派和自由派的话语形式。简言之,这些世界观必须解释保守派的思维形式为何对于他们来说是有意义的,对自由派同样也是如此。此外,他们必须解释自由派和保守派为何选择讨论不同的话题,并且在讨论过程中为何使用他们各自的话语。此外,他们必须解释,为何同样的词在自由派和保守派那里会有非常不同的意义。拉什·林堡(Rush Limbaugh)喜欢说“词语是有意义的”。但是对于保守派和自由派来说,它们并不总是具有同样的意义,正是在这些意义出现差别的地方表明他们世界观的差异。

(节选自第2章 美国政治中的世界观问题)

作者简介

乔治·莱考夫(George Lakoff),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语言学系教授。其著作包括芝加哥大学出版社出版的《女人,火与危险事物》、《我们赖以生存的隐喻》(合著)、《冷静的理性》(合著),以及《肉身哲学》(合著)、《数学来自哪里》(合著)。
译者简介
张淳,首都师范大学文学博士,现任英文学术期刊责任编辑。主要研究方向:文学理论、文化研究与政治哲学。已出版译著60余万字。
胡红伟,首都师范大学历史学博士。主要研究方向:中国历史与中外关系,尤其关注美国、日本以及其他周边国家的政情与军情。已经翻译出版《语言的历史》(合译)等。

快速
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