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突然,响起一阵敲门声
读者评分
4.5分

突然,响起一阵敲门声

1星价 ¥14.4 (3.8折)
2星价¥14.1 定价¥38.0

温馨提示:5折以下图书主要为出版社尾货,大部分为全新,个别图书品相8-9成新、切口有划线标记、光盘等附件不全

商品评论(2条)
ztw***(二星用户)

印刷质量非常好

2022-06-20 23:20:33
0 0
297***(三星用户)

很有趣的一本书

介乎真实和想象之间,有一种真实生活中骨子里的轻松和幽默。

2020-09-18 06:57:24
0 0
图文详情
  • ISBN:9787532170722
  • 装帧:简裝本
  • 版次:1
  • 册数:暂无
  • 重量:暂无
  • 印刷次数:1
  • 开本:32开
  • 页数:208
  • 出版时间:2018-06-01
  • 条形码:9787532170722 ; 978-7-5321-7072-2

内容简介

这是以色列知名作家埃特加·凯雷特的短篇小说集,代表作,收录了包括《谎言之境》《白日做梦》等几十个短篇故事。这些故事短小、新奇、有趣,语气随意却发人深省。这些故事像笑话却不是笑话。凯雷特文风简练,喜欢使用日常语言、方言、俗语。他的作品影响了以色列大批同代作家,对20世纪90年代以来以色列的短篇小说发挥了巨大的影响。

目录

突然,响起一阵敲门声
谎言之境
“干酪基督”
西米恩
白日做梦
健康早餐
团队合作
布丁
其实,我*近勃起过两次,硬得就像
根金刚棒
拉开拉链
礼貌的小男孩
“神秘”香水
创意写作
鼻涕
抓住“布谷鸟”的尾巴
选择一种肤色
黑紫色
我们口袋里都装着些什么东西?
罪孽
阿里
泼妇
带给我们胜利的故事(上)
带给我们胜利的故事(下)
一顿好打
你想让金鱼帮你实现什么愿望?
并不完全孤独
一步之遥
蓝色大公交车
痔疮
一年到头,天天都是九月
约瑟夫
“丧宴”
额外的生活
异次元空间
“升级”
石榴
惊喜聚会
你是什么动物啊?
展开全部

节选

《突然,响起一阵敲门声》:  “给老子讲个故事!”我家客厅里,坐在沙发上的大胡子命令道。我得承认,被人命令的感觉一点也不好。我是个写故事的,而不是讲故事的,何况就算是写,也是出于自愿,而不是受人逼迫。上次有人要我讲故事是在一年前,那人是我儿子。当时,我给他讲了一位仙子和一只雪貂的故事——具体的情节,这会儿已经记不太清了。我只记得,还没讲到两分钟,他就睡得雷打不醒了。但此刻的情况截然不同,因为我儿子既没有留大胡子,也没有举着手枪;因为我儿子是友好地向我提出请求,而眼前这个人简直就是赤裸裸地抢劫。  我试图向大胡子解释:把枪收起来的话,对他、对我们俩都只有好处,没有坏处;脑门上顶着把装有子弹的手枪,真的很难想出故事。可是,那家伙根本不听。“在这个国家,”他反而教训起我来了,“要是想得到什么东西,就得使用暴力。”他是刚从跟这里有着天壤之别的瑞典过来的。在那个国家,想得到什么的话,只要礼貌地提出请求,往往就能如愿以偿。但这里不是瑞典,而是闷热的中东。只需在这里待上一周,你就能明白怎样才会办成事——更确切地说,是怎样才会办不成事。巴勒斯坦人曾经友好地提出请求,想要得到一个国家。他们得到了吗?连屁都没有得到!于是,他们换了个方式,做人体炸弹,袭击公共汽车上的乘客。结果,世人开始聆听他们的声音了。被迫迁移的民众想要对话,有谁理会了吗?根本没有!于是,他们开始采取暴力手段,用滚油泼边境上的巡逻士兵。结果,他们立刻引起了世人的重视。在这个国家,不管在政治、经济领域,还是在争抢区区一个停车位上,强力就是一切。我们只听得懂一种语言,那就是暴力。  大胡子的故乡瑞典是个发达国家,在诸多领域遥遥领先世界各地。瑞典并非只是阿巴乐队、宜家家居公司或诺贝尔奖的代名词,而是自成一个世界,无论什么东西,应有尽有,而且都是通过文明的方式获得的。在那里,要是大胡子上门去找“王牌合唱团”的女独唱为他表演,后者很可能会邀请他进屋,并亲自奉上一杯茶。接着,那名女独唱就会从床底下拿出原声吉他,为他唱上一曲。而且自始至终,女独唱都会保持微笑。但在这里呢?我是说,要是大胡子没有亮出手枪,我可能早就一脚把他踹出去了。“听我说。”我试图跟他讲道理。“你听我说,”大胡子扣上扳机,嘟囔道,“要么给老子讲个故事,要么吃颗子弹。”我发现自己别无选择,这家伙是玩真的。“两个人坐在一个房间里,”我讲了起来,“突然,响起一阵敲门声。”大胡子顿时怔住了,我还以为自己的故事把他吓到了,但其实不是,他并没有在听我讲话。这时,我听到门上传来一阵敲门声。“去开门,”他吩咐道,“别耍花招。不管是谁,立刻打发走,否则休怪我不客气。”  门外是个做问卷调查的小伙子,想问几个简短的问题:关于这里夏季的高温湿热天气,以及这种天气对我性格的影响。我说自己不感兴趣,但他置若罔闻,闯了进来。  “他是谁?”问卷调查员指着站在客厅里的大胡子问。“我侄子,刚从瑞典来的,”我撒了个谎,“他爸在泥石流中遇难了,他是来参加葬礼的。我们正在讨论遗嘱的事,请你尊重我们的隐私,离开这里,好吗?”“啊呀,行行好吧,”问卷调查员拍了拍我的肩膀,说,“只有几个问题,就让我赚几块钱吧。他们是按调查的人数给钱的。”说完,他紧紧地抓着文件夹,一屁股坐到了沙发上。瑞典人也挨着他坐了下来。“请你出去,”我仍然站着,假装生气地说,“我没空!”“真的没空?”他打开塑料文件夹,亮出一把很大的左轮手枪。“为什么没空?因为我不是白人?因为我不够礼貌?对瑞典人,你有的是时间;对摩洛哥人,对一个差点死在黎巴嫩的退伍老兵,你就他妈的连一分钟都挤不出来?”我试图跟他讲道理,告诉他根本不是这么回事,而是我正和瑞典人谈话谈到关键的地方,他来得不是时候。但问卷调查员举起左轮手枪,贴到自己的嘴唇上,示意我闭嘴。“行了,”他用西班牙语打断我,“别找借口了!在那坐下,开始讲吧。”“讲什么?”我问道,感到自己紧张得要命。瑞典人也有一把枪,情况很可能会失控。你想这样,他想那样,众口难调。我得讲个他们都喜欢听的故事。要不然,瑞典人可能会发狂的,因为他只想独享,让我讲给他一个人听。“别考验我的耐心,”问卷调查员警告道,“我这个人性子急。快讲故事!”“就是!”瑞典人帮着腔,也掏出了枪。我清了清嗓子,从头开始讲起:“三个人坐在一个房间里。”“不要说‘突然,响起一阵敲门声’。”瑞典人提醒道。“快点讲!”问卷调查员不太清楚怎么回事,但跟着附和道,“不要说敲门声。给我们讲点别的,刺激的。”  我停下来,深吸一口气。与此同时,他们俩都死死地盯着我。我怎么老是这么倒霉啊?阿莫司·奥兹和大卫·格罗斯曼肯定从未遇到过这种事。就在这时,突然又响起一阵敲门声。那两人的眼神里立刻露出凶光。我耸了耸肩——这不关我的事,我在故事里根本没有提起敲门声。“去打发走!”问卷调查员命令道,“不管是谁,都给老子打发走!”我把门开了一条缝,发现外面是个送披萨的。“你是凯雷特吗?”他问。“是的,”我回答,“但我没叫披萨。”“上面说的就是这里,柴门霍夫街十四号。”他边指着送货单不耐烦地说道,边闯了进来。“那又怎么样?”我说,“我没叫披萨。”“特大号的,”他自顾自地说,“一半菠萝味,一半鲲鱼味。钱已经用信用卡付过了。只要给了小费,我马上就走。”“你也是来这里听故事的吧?”瑞典人质问道。“什么故事?”送披萨的问。不过,他装得不太像,一眼就能看出是在撒谎。“拿出来吧,”问卷调查员催促道,“别装了,快把手枪拿出来吧。…我没有手枪。”送披萨的难为情地说着,从硬纸盒底下抽出一把切肉刀。“不过,要是他不赶紧想个好故事出来,我就立刻把他剁成肉酱!”  ……

作者简介

  埃特加·凯雷特(1967-),以色列作家,父母为大屠杀幸存者。1992年他出版**部短篇集《管道》。1994年短篇集《消失的基辛格》获得广泛关注,其中《泰坦女妖》被编入以色列高考试题。从1998年起,他的作品开始被翻译成英文。2004年,英文短篇小说集《想成为上帝的巴士司机》出版,其中《割腕者天堂》被改编成电影。2006年,他当选为以色列“文化杰出基金”优秀艺术家。

预估到手价 ×

预估到手价是按参与促销活动、以最优惠的购买方案计算出的价格(不含优惠券部分),仅供参考,未必等同于实际到手价。

确定
快速
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