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雪国之劫
读者评分
4分

雪国之劫

1星价 ¥32.0 (7.1折)
2星价¥32.0 定价¥45.0
  • 正版好图书
  • 特价书1折起
  • 满69包邮(新疆、西藏等六省除外,运费14元起)
商品评论(1条)
Suz***(三星用户)

《 雪国之劫》

“为了阻止犯人,我必须成为更狡猾的罪犯。” 不知道是不是东野的书看多了,其实看一半已经猜到了结局.. 就少了一丝丝的,乐趣?

2020-08-12 21:08:28
0 0
图文详情
  • ISBN:9787559636812
  • 装帧:简裝本
  • 版次:1
  • 册数:暂无
  • 重量:暂无
  • 印刷次数:1
  • 开本:32开
  • 页数:278页
  • 出版时间:2020-05-01
  • 条形码:9787559636812 ; 978-7-5596-3681-2

本书特色

为了阻止犯人,

我必须成为更狡猾的罪犯。

日本上市首月卖光一百万册,

创造东野作品销售速度纪录!

【随书附赠可动滑雪书签一款】



〇东野圭吾自信满满立下战书:

“你们一定做了很多种推理吧?但很可惜,没人能猜中真相。”

〇中外读者争相晒书齐声惊叹:

结尾反转反转再反转,超级满足!

简直像在看好莱坞大片!

不愧是东野圭吾!

〇东野“雪国系列”开山之作激情四射!

东野圭吾以自己喜爱的滑雪运动为主题创作。

主角竟是个推理外行?

颠覆“神探伽利略”(《嫌疑人X的献身》)“加贺恭一郎” (《恶意》)的畅销悬疑系列。

〇同名电影由豪华阵容主演

渡边谦×冈田将生×广末凉子+高成本制作,

影视化呈现小说版内容,精彩刺激!

〇精美又新潮的装帧设计

精美双封设计,荧光色+印银多重炫酷工艺!

内文采用芬兰进口轻型纸,轻柔易翻。排版舒适,方便阅读,保护视力。

随书附赠随机一款可动滑雪书签

〇易烊千玺、胡歌、王俊凯、刘昊然、韩雪、孟非、王凯等诸多明星都在读东野圭吾!

内容简介

本书是日本著名作家东野圭吾所著悬疑小说。讲述雪季到来时, 滑雪场接到一封恐吓信。信中宣称雪道下埋放了炸弹, 如果不支付赎金将会随机引爆雪道。为了滑雪场客人们的安全, 滑雪场员工决心趁犯人领取赎金的时机与犯人展开雪上速度竞赛, 找出幕后的真凶。

节选

仓田和辰巳一起走向酒店的会议室,也叫了津野参加会议。酒店方面参会的是酒店事业部的本部长兼经理中桓、总务部长宫内和营业部长佐竹。

  一阵压抑的沉默之后,中桓开口说:“我觉得这只是恶作剧!”

  “我也这么想……”宫内闪烁其词。

  “不管怎样,社长会怎么想呢?”中桓说着伸手去拿烟。酒店的公共空间大部分是禁烟的,但这个房间里倒是有烟灰缸。

  仓田拿起桌子上放的A4纸,这是辰巳打印出来的,他也是滑雪场网站主页的管理员。仓田又一次浏览了上面的内容,很认同中桓他们的想法。这个内容不像是人在精神正常的状态下写的。

  “致新月高原滑雪场的各位相关管理者”—这封信这么开头,下面是这么写的:

  

  受到地球温室效应的影响,全球降雪量普遍下降。如今这场意料之外的大雪,是不是让各位松了一口气?但是温室效应仍在继续,各位的担心依然没有完全消除。

  希望各位不要忘记的是,各位绝不是温室效应的受害者,而是引发温室效应的元凶。砍伐山上大量的树木、裸露土地、改变河水的方向—这一项一项破坏环境的行径,使得近来出现异常天气。每年都为雪量不足而烦恼,可以说是你们自作自受。

  但那些和大规模破坏环境无关的人,却不得不承受异常天气带来的天惩。这是不公平的,因此我们需要慰问金来补偿。

  请在三天之内准备三千万日元。准备好以后,放在缆车山麓站的屋檐下,绑一块一米以上的黄布。我们会用实时摄像头确认,因此也请各位密切注意摄像头、监视器等不要出现故障。

  不这样做的后果是:各位因为有了大量积雪而扬扬得意,但在这样的滑雪场之下却埋藏着带有计时器的□□□。在还没有下雪的时候,我们已经隐秘地布置好了。我们会用遥控的方式,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启动计时器。你们可以想象一下□□□的大小,肯定不是巡逻队对付雪崩时用的那种小玩意儿。爆炸时,周围的双板滑雪者和单板滑雪者会变成什么样,就不必说了吧?

  要是过了三天还是没有回信,我们会视作交易终止,并启动定时装置。事先说清楚,一旦计时器启动便无法回头,只有我们才有停止的方法。要是你们报警,也会被视作交易终止。□□□虽然不会因为压雪车的作业而意外爆炸,但若是用推土机什么的胡乱挖,我们就不能保证了。

  我们在降雪之前就进行了周密的准备。要是觉得这仅仅是口头吓唬,那么到第四椅式索道的第十二个铁塔正东方五米处挖挖看。看到埋在那里的信息,你们就知道我们的执行力了。等待你们的回复,还有,给这个邮箱回信我们也收不到。

  埋葬者

  

  仓田不禁叹了口气。虽然自己想把这当成恶作剧,但读到这样的内容难免不寒而栗。内容讲得很轻松,但同时也能感受到犯人的自信。

  “信里说下雪前就开始做准备了,到底是什么时候的事情啊?”

  一头白发的佐竹也不知道在问谁。

  “我觉得是十二月初吧,”仓田说,“当然是在真的放了□□□的前提下。”

  “为什么这么想?”

  “我是从犯人的角度去想的。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开始降雪,犯人只好尽早做准备。不过准备好之后,总是不下雪,就很容易被发现。天气预报说十二月第二周开始降雪,而且真的降雪了。从那以后,虽然也有积雪量减少的时候,但是不会露出地表,滑雪场可以顺利营业。因此,对于犯人而言,在□□场雪降下来之前,是□好的时机。”

  佐竹不高兴地点了点头:“原来如此!下雪之后我们很高兴,犯人也一定在幸灾乐祸吧!”

  “现在还不能确定是不是真的放了炸弹,别这么说!”

  中桓不快地责备道。

  “是的,抱歉!”

  花白头发的佐竹低头行礼。

  “让我再看一遍!”中桓把手伸向仓田,拿过信又读了一遍,不快地说,“我反正觉得是恶作剧,还随便找个这样的理由。我没听说过地球温室效应是因为滑雪场造成的这种说法!这家伙还说自己没有破坏环境,无论是谁,都会或多或少地破坏环境。世上没有不坐车的人,电力说到底也来自石油呀!”

  宫内和佐竹都很赞同本部长的话,但是仓田并没有附和。建滑雪场会破坏环境这是常识,正因如此,当滑雪场废弃之后,开发者才有将其恢复原状的义务。

  “这个是用电子邮件发送过来的吧?你知道是从哪里发过来的吗?”

  中桓问辰巳。

  辰巳腰板挺得直直的回答:“要是报警,他们就会查出来……”

  辰巳话说到一半,中桓一脸愁云:“要问警察?你查不出来吗?”

  辰巳一脸苦相,估计觉得解释起来会很麻烦。“这个嘛,倒是能查到负责运营这个电子邮件的公司。但如果没有警方的命令,直接去问这个公司,他们就会说涉及个人隐私,不能提供。”

  “这样啊……”

  也不知道中桓明不明白,但看上去他接受了这种说法。

  仓田问:“我们什么时候和警察联系?我觉得这种事情还是尽快比较好。”

  中桓捻灭了手里的烟,用可怕的目光瞪着仓田。

  “喂!等等!还是听完社长的意见之后再说!”

  “好!”

  仓田低头认同。

  现在,松宫应该正在用电话向社长报告。新月高原酒店与度假村株式会社的事务所在东京,社长笕纯一郎一般在那边办公。他也是广世观光株式会社的董事。

  仓田在脑海中重新想了一遍恐吓信的内容。犯人说要是报警就视作交易终止而引爆,这可能是让大家犹豫是否报警的一句话。但是,这种情况还是应该报警的。和客人说明情况,让他们回避到安全地带,然后再让警察检查。根据情况也许会请拆弹专家来。要是这样做,即使是犯人引爆,也不会有死伤者,滑雪场也不会因此被问责。

  但是无法避免的是滑雪场声誉会受损,客人会变得更少。估计中桓对于报警持消极态度正是考虑到了这一层利害。三千万日元呀,这可是一大笔钱!

  不过,这类事件要的钱都不少。如果被恐吓的是大企业,估计会被索要以亿为单位的金额。仓田想,如果能平衡报警带来的声誉受损,三千万日元或许还是个合理的数目。

  仓田正发呆想着这件事时,门突然开了,松宫走了进来,额头上一层薄薄的汗。

  中桓问:“跟社长说了吗?”

  松宫点着头坐下:“真是非常震惊,没想到我们社长也有这么慌乱的时候啊!”

  松宫对中桓很尊敬,中桓长他两岁。

  “社长怎么说?”

  面对中桓的问题,松宫双手抱在胸前说:“他说先看看情况。”

  “情况?什么意思?”

  “就是说……”松宫指着桌子上的纸说,“犯人不是写了嘛,要是觉得只是吓唬人,就挖一下第四椅式索道的铁塔旁边看看。社长的意思是挖一下,看看能挖出来什么,之后再做打算。”

  中桓摸着自己的脸,托腮而思。

  “这样啊。那就这么办吧!在这种状况之下……”

  “社长会看看结果如何,再来我们这里。”

  “已经通知本社了吗?”

  中桓说的本社,指的是广世观光。

  松宫摇了摇头:“现在这个时候还是不要告诉他们了吧!我们这里也要尽可能地少让人知道,要实行封口令。”

  “知道这件事的只有这几个人吧?”

  中桓看着仓田和辰巳。

  “应该没有其他人了。”辰巳回答,“我收到邮件之后,马上就到松宫本部长那里去了。”

  “那就好。没有我或松宫先生的许可,你们不能对其他人说,知道了吗?”

  “那……”仓田插嘴,“那报警吗?”

  松宫不高兴地看着他:“刚刚不是说了吗,先去犯人说的地方挖挖看,然后再做打算。”

  “就是说先不报警吗?”

  “是的!”

  “那客人怎么办?”

  “客人?客人怎么了?”

  看到松宫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仓田内心对于他的漠然感到很惊讶。索道事业本部长是负责这个滑雪场安全的总管,应该是比谁都关心客人安全的人。

  “在新干线之类的地方,要是接到放有□□□的恐吓电话,一定是在□近的车站让乘客下车,然后将车上彻底地检查一遍,确认没有任何可疑物品之后,再让乘客上车继续前行。根据此例,我觉得在确认是不是恶作剧之前,别让客人进入滑雪场为好。”

  在仓田说话的过程中,松宫的表情就开始变得难看了。中桓的嘴角也不高兴地撇了起来。

  “新干线怎么能和滑雪场相提并论?”松宫说,“那只是交通工具,检查范围也很有限。但在我们这里不行,要让我们怎么调查埋没埋可疑物?!”

  “没有检查清楚前,□好关闭滑雪场……”

  “仓田君!”中桓打断了他的话,“你并没有处理这种事情的经验吧?要是你长期从事服务行业,就会明白,虽然的确有可能会收到这种原因不明的恐吓信—就像你举的新干线的例子—但是,大多数都是性质恶劣的恶作剧。即使是新干线,你有听说过真的找到过□□□吗?在这个令人生气的时刻,□重要的是不要过度反应,而且要对这种情况采取毅然决然的态度!如果现在就慌慌张张地把滑雪场关了,只会让犯人更高兴!要是这次上钩了,以后这么做的人就多了,就会越来越麻烦了!”

  “而且,”松宫补充说,“即使不是恶作剧,也不是马上就会爆炸,还有三天的缓冲期。只要在这期间踏踏实实地想出解决办法就行了,对不对?”

  仓田没有回答,看着桌子表面,心想,这要如何解释呢?

  松宫用愉悦得有点奇怪的声音继续说:“是呀,我明白你们作为滑雪场实际责任人的心情,但是真正的责任人是我和社长!大家都不要太神经质,像平时一样认真地做好自己的工作就行。”

  这时候也没什么好回答的,仓田轻轻地点了点头,差点儿脱口而出—“在这种可能埋有□□□的雪场,要我们怎么像平时一样工作?”

  但他扼杀了这种想法,抬起头来看着中桓和松宫问道:“虽说此事不能外传,但我认为还有必须知道此事的人,不知道是否能够得到您的许可?”

  松宫眉头紧锁:“你说谁呀?”

  仓田目光直视他们,回答道:“巡逻队!”

  松宫和中桓互相看了看。

  仓田继续说:“他们是□了解这座山的人,以后无论做什么都需要他们,要是不告诉他们,我觉得不可能解决这个问题。”

  

  

  6

  

  

  根津按着蛇形路线慢慢地滑下坡,扫视着四周。夜场已经结束了大概二十分钟,不过依然灯火通明,不然有滑倒起不来的客人可就麻烦了。然而,今夜看上去不会发生这样让人担心的事情。根津滑到下面的时候,和负责清理缆车的工作人员打了声招呼,就回巡逻队办公室了。那是一座位于酒店旁的二层小楼,一楼是办公室,二楼是滑雪课程事务所。

  这个雪场共有十二名巡逻员,根津回到办公室的时候,大部分队员都已经回来了。

  “辛苦了!”正在收拾装备的绘留和他打招呼。

  “你也辛苦了!大家都回来了吧?”

  “桐林君还没有,听说在索道下面,有个客人掉队了,他帮忙去找了。”

  桐林君指的是桐林祐介,是今年刚刚加入巡逻队的新人,双板滑雪技术出众,所以大家有事情都愿意找他帮忙。

  “这又是件辛苦的差事啊。”

  根津坐下,开始脱滑雪靴,被束缚的脚得到解放的瞬间产生的快感,今天显得更为明显。办公桌上的电话响了,是内线电话,绘留拿起来接听。

  “你好,这里是巡逻队本部……嗯……您也辛苦了……好的,请稍等!”她把话筒递给了根津,“是仓田先生。”

  根津点了点头,接过话筒:“你好,我是根津。”

  “嗯……不好意思,打扰你了。”

  “没关系,已经结束□后一圈巡逻了。”

  “辛苦了!我有些话想和你说。你现在能不能到本部长办公室来一下?”

  “好的。”

  “辛苦你了,这么累还跑一趟。我等你!”

  说完仓田挂了电话。

  根津看着话筒扭过头。

  “有什么事吗?”

  绘留问他。

  “不知道啊,叫我去一趟本部长办公室。”

  “本部长办公室?松宫先生又要提些什么奇怪的要求了吧?”

  满脑子只想着削减经费的松宫,时不时给仓田出些难题,这是在滑雪场工作的每个人都知道的事情。巡逻队的人数也因为松宫的提案而大大减少了。

  “不知道啊。我先去看看!”

  把巡逻队的装备放回指定位置之后,根津出了办公室的门。他从工作人员入口进了酒店,走向索道本部长办公室。路过管理事务所的时候,他从门口看过去,索道部主任津野和雪场整备主任辰巳正在悄悄说着什么。两个人很奇怪,都没有笑容—按理说,顺利地结束了一天的工作,这正是该说说笑笑的时候啊。

  “那个什么……”

  根津打了个招呼,两个人都吓了一跳似的看着他。

  “怎么了?”

  根津问,他们的表情可不轻松。

  津野和辰巳交换了一下眼神,然后看着根津问:“你怎么来了?”

  “没什么,仓田先生叫我来的,让我去本部长办公室。你们知道是什么事情吗?”

  津野和辰巳又一次交换了眼神,表情明显不自然。

  “有什么事情吗?”

  根津又问了一遍。

  津野舔了舔嘴唇:“你去了就知道了,仓田先生会解释的。我们虽然知道是什么事情,但是先告诉你不合适。”

  辰巳一脸窘相地站在一旁。

  根津觉得自己身体发热,肯定是出什么大事情了。

  “知道了。谢谢,告辞了。”

  根津低头行礼,离开了事务所。

  站在紧挨着的本部长办公室门前,根津脑子里想着各种可能。是出了什么重大事故?或者是要出什么事情了?估计是滑雪场的过失导致的,不然津野、辰巳他们不会有那么沉重的表情。根津深吸了一口气,敲了一下门,听到仓田说了声“请进”。

  “打扰了。”

  说着根津打开了门。

  松宫本部长不在,只有仓田坐在桌子对面。

  “这么着急叫你过来真是不好意思。”

  “这没什么……是什么事情啊?”根津问。

  仓田踌躇着低着头,他也和津野、辰巳他们一样不轻松。

  仓田抬起头,目光温和,没有恶意,这是性格敦厚的他的可贵之处。

  “我现在和你说的事情,你□□□□对别人说。你能答应吗?”

  他的语气和目光一样温和。

  根津咽了口唾沫,看来到底还是出什么事情了。

  “我答应您!”

作者简介

〔日〕东野圭吾

日本著名作家。1985年凭《放学后》获得第31届江户川乱步奖,并正式进入文坛。曾凭《白夜行》《信》等作品先后五次入围直木奖,并□终于2006年凭《嫌疑犯X的献身》获得□□34届直木奖。

后又于2012年凭《解忧杂货店》获得第7届中央公论文艺奖;2013年凭《梦幻花》获得第26届柴田炼三郎文学奖;2014年凭《祈祷落幕时》获得第48届吉川英治文学奖。

郑悦

双鱼座,文学硕士,资深技术商业媒体人与日文译者,译有阿刀田高《白色魔术师》、东野圭吾《绑架游戏》《虚像小丑》、有栖川有栖《俄罗斯红茶之谜》、齐藤洋《谢米尔与小潜水艇》等。

快速
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