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王的背影

王的背影

1星价 ¥42.0 (7.0折)
2星价¥42.0 定价¥60.0
  • 正版好图书
  • 特价书1折起
  • 满69包邮(新疆、西藏等六省除外,运费14元起)
暂无评论
图文详情
  • ISBN:9787531357711
  • 装帧:暂无
  • 版次:暂无
  • 册数:暂无
  • 重量:暂无
  • 印刷次数:暂无
  • 开本:23cm
  • 页数:311页
  • 出版时间:2019-11-01
  • 条形码:9787531357711 ; 978-7-5313-5771-1

内容简介

万历二年, 舒尔哈齐才十一岁, 就学会了打仗。教他打仗的是郭罗玛法 (外祖父) 王呆, 郭罗玛法把他损在小公马的背上, 一巴掌拍下去, 小公马便在古勒察狂奔起来。野性的小公马还不习惯被人驾驭, 嘶鸣地厥子, 左突右奔, 直到把人甩下去, 才得意地跑向草甸子, 甩着尾巴, 悠然啃草……

目录

**部 黑扯木
**章 黑
第二章 扯
第三章 木

第二部 东哥不是哥
**章 情窦初开
第二章 绝望中的等待
第三章 叶赫老女

第三部 欲望之旗
**章 天无二日
第二章 萨尔浒
第三章 汗之殇

第四部 王的骑士
**章 野狼谷
第二章 一个人的战争
第三章 萨满
附录:书中主要人物及关系
展开全部

节选

  《王的背影》:  一  万历二年,舒尔哈齐才十一岁,就学会了打仗。  教他打仗的是郭罗玛法(外祖父)王呆,郭罗玛法把他掼在小公马的背上,一巴掌拍下去,小公马便在古勒寨狂奔起来。野性的小公马还不习惯被人驾驭,嘶鸣尥蹶子,左突右奔,直到把人甩下去,才得意地跑向草甸子,甩着尾巴,悠然啃草。  摔过几回,舒尔哈齐便粘在了马背上,天神阿布凯恩都里都无法揭下他。在此之前,虽然也是过着马背上的生活,却都是搂着哥哥的腰,无论去哪儿,都是哥哥带着他。六岁离家出走,天当被,地当床,渴饮山泉水,饿猎林间兽,虽说获得了无尽的自由,却始终被庇护在哥哥的影子里。  现在,他终于体会到了独自策马奔腾的舒畅,享受到了无边无际、无拘无束的宽广与自由。  女真人活在马背上,王杲说,马是你飞出的身体,你是马夺不走的魂灵,不会打仗,别当男人。  野性的小公马,不懂得吝惜四散在寨里的鸡鸭鹅,还有牛犊与羊羔,翻蹄亮掌,一任践踏下去。有人拎着死去的禽畜找上府门,令其赔偿。王呆满不在乎,捋着胡子,瞅着外孙子在马背上猴子般上蹿下跳,感叹道,又是一名悍将。直到人家催问,阿突汗,啥时赔?  一句阿突汗,叫得他心花怒放,爽朗地让开府门,说,进院里,随便挑,死的就别拎进来了,拿回家,炖肉。  寨子里的人笑逐颜开地进去出来。  郭罗玛法一言九鼎,建州女真诸部尽知。朝廷册封他为建州右卫指挥使。他却不以为然,他不喜欢朝廷赐的汉名,更喜欢人们叫他阿突汗,明白无误地告诉他们,什么朝廷不朝廷的,皇帝的敕书是一纸空文,我是你们的汗(部落之王的意思),建州女真的首领是天神赐的,祖先给的,不是皇封的,建州的事,我来管,用不着朝廷。  舒尔哈齐**次打仗,是在抚顺的马市,没有一点儿女真勇士的豪气,成了十足的菜货。  抚顺马市,他不陌生。五年前,哥哥努尔哈赤像他这么大时,常带他来,卖采来的人参、松子、蘑菇、木耳,还有捕来的禽兽,换回布匹、铁器和粮盐。  渴望自由的舒尔哈齐,躲开郭罗玛法和哥哥的眼睛,骑着小公马,驮着和哥哥一块儿打来的猎物,摊在集市口,想要换几匹好布、几斗粮食。哥儿俩寄居在郭罗玛法家五六年了,正是长身板的年龄,饭量大得日食升米,总这样白吃白住,脸上无光。尽管那克出(舅舅)阿台没说什么,可阿哥们已心生厌烦,他们的存在,等于抢了阿哥们碗里的肉。女真人的习惯,不养闲人,只要能奔跑,不和猛兽搏斗就去和人战斗。  刚把野猪、狍子从马背上撂下,没等卖出去,一个壮硕的边吏领着一群人就过来了。朝廷刚刚下令,断绝贡市,蛮夷之人,不得贸易,要没收舒尔哈齐的猎物。  仰视魁梧的边吏,舒尔哈齐内心发怵,猎獠牙野猪,捉七权梅花鹿的兴奋与勇气骤然丧失。女真人的猎物,是捕猎者的另一半灵魂,神圣不可侵犯,每逢捕到猎物,他们先是刺穿猎物的心脏,放净全身的血,让猎物的灵魂随着鲜血流泻出来,凝聚在空中。然后,他们把猎物的头颅高高地挂在树上,闭合双目,顶礼膜拜,祈祷天神收走猎物的灵魂,让它们转世为人,投生到富贵之家,感谢天神把肥美的肉赐予他们,让部族生存繁衍。  猎物被边吏拿走意味着什么?是尊严被收走了,灵魂被欺凌了,即使心存恐惧,也不能放弃勇敢。搏斗持续仅仅几个回合,舒尔哈齐的步伐就乱了,郭罗玛法教给他的招式全丢在脑后,护身的腰刀被踢飞,人也栽倒在地,一只大脚踩在他的后背上,用力地蹍着,似乎要把他蹍进地狱。  舒尔哈齐觉得自己被踩得薄如一片荷叶,张大嘴也喘不上气来,眼前一片漆黑,他看到了地狱之神耶路里,张开獠牙大嘴,冲他笑呢。  一支响箭带着哨音凭空而降,那箭是警告,也是示威,只是壮硕的边吏没有听懂,或者没有在乎,脚依然牢牢地踩着舒尔哈齐,没有躲闪。就这样,他的腿肚子不可避免地被利箭射穿了。  骑着快马,拉弓射箭,疾风般奔驰过来的正是哥哥努尔哈赤。弟弟不知道,他的小心思,怎能瞒过后脑勺都长眼睛的郭罗玛法,早就料到此番交易不会顺畅,于是派哥哥悄悄跟随,暗中保护。  果然,郭罗玛法不幸言中,弟弟正在遭受欺凌,且有性命之虞。  努尔哈赤将弓箭背回身后,舞着大刀,冲到弟弟身旁,一个镫里藏身,将弟弟从地上拎起,横担在马背上。  那一瞬间,舒尔哈齐立刻从地狱之门里弹出,看到了天神的笑脸,天神抚着他的脑壳,说了声,魂来。  努尔哈赤没有逗留,奔向小公马,割断缰绳,一鞭子打下去,两匹马朝着古勒寨疾驰而去。弟弟还在惦念好不容易才猎取到的野猪和狍子,想让哥哥把猎物抢回来。哥哥用鞭子抽了下马屁股,告诉弟弟,天地不失,猎物不减,记住我的话,宁可被打死,不可被打败。  边吏们怔了片刻,直至努尔哈赤飞驰而去,才猛醒过来,没想到女真人竟敢开弓放箭,射伤边吏。他们跃身上马,扬鞭急催,铆足了劲儿追赶。追到百步之外,看到努尔哈赤侧身拉弓,他们立刻勒马驻蹄,已经尝过了努尔哈赤百步穿杨的箭法,追近了,下一个受伤的就是自己。反正也跑不掉,他们就这样不远不近地追下去,一直追到古勒寨前,被山门挡住。  边吏们呼叫着,皇帝没开恩开贡市,必须交出私自交易的女真人。  郭罗玛法王杲大怒,不仅对寨外叫嚣的汉人,还对他的两个外孙子,让人追到了寨门口,真是让古勒寨颜面扫地,也丢尽了你们爱新觉罗家族的脸,像打野猪猎黑熊那样,把汉人给我撵回去。  ……

预估到手价 ×

预估到手价是按参与促销活动、以最优惠的购买方案计算出的价格(不含优惠券部分),仅供参考,未必等同于实际到手价。

确定
快速
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