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刘克襄动物故事:座头鲸赫连么么

刘克襄动物故事:座头鲸赫连么么

¥13.3 (3.4折) ?
1星价 ¥14.8
2星价¥14.4 定价¥39.0
全场折上9折期间 满39元包邮

温馨提示:5折以下图书主要为出版社尾货,大部分为全新(有塑封/无塑封),个别图书品相8-9成新、切口有划线标记、光盘等附件不全详细品相说明>>

暂无评论
图文详情
  • ISBN:9787020142071
  • 装帧:简裝本
  • 册数:暂无
  • 重量:暂无
  • 开本:32开
  • 页数:暂无
  • 出版时间:2020-10-01
  • 条形码:9787020142071 ; 978-7-02-014207-1

本书特色

1、 台湾自然写作代表作家刘克襄动物故事《座头鲸赫连么么》
2、 台湾地区中小学生课外阅读经典
《台湾财经文化周刊》:“刘克襄看似纷杂的角色与写作主题,其实都能归结到一个源头,那就是对自然的爱。”

内容简介

在这部小说中,作者刘克襄将自己化身为一头鲸鱼,想象这种庞大生物如何在海里生活,并以一头鲸鱼的心理去思考生命。同时,故事另一条线索为两位年迈的动物研究专家对待环境保护争执一生,直到人与鲸在沼泽区的不期而遇,故事迎来高潮,在人性的碰撞之下,令读者对生命产生另一种思考。
为了写作这部小说,作者学习潜水、感受水流,搜集有关鲸鱼的资料,观察鲸鱼搁浅的行为,推测其原因。自然界残酷的现实,使作者在本书中透露出对世事冷静而忧患的态度。

目录

目 录

新 序 我继续怀念那头座头鲸

初版序 死亡的摸索


座头鲸赫连么么 绘本卷

座头鲸赫连么么 小说卷


展开全部

节选

赫连么么在河口前方浮出时,月亮正被乌云遮住,仅剩一抹残光斜照。*后的这点鹅黄光晕落在它的身上时,映出了一片水光,湿漉漉的,在它曲线幽缓的背部隐隐闪烁。
远看下,它像一座岛屿,孤零而死寂地漂浮于海面。
“终于又回来了!”它在心里呐喊着,猛力喷出一道水柱,似乎把某些长久以来的生活压抑全给释放了出来。随即,它朝着河口缓缓游去。
它先远眺河口右岸,一片空荡荡的沙滩,仿若白牙的骨骸仍横躺在那儿。
它呆望了许久才离去。
河口左岸闪烁着一片通明的灯火。它不安地盯着。通明的灯火通常意味着河岸可能已兴建了港口,住着不少人类。如果想通过河口,必须冒很大的危险。然而,千里迢迢到来,没有另外的选择了,它再次提醒自己。面对已经变化的河口,它想到的只是如何利用黑夜和涨潮的机会,再度潜游进去。
河口左岸隐约传来好几种驳船的马达声,它知道必须下潜了。深吸一口气后,倒头栽入。尾鳍像巨大的信天翁羽翼,在半空中摆高,再重重拍击水面,发出巨响。然后,身子悠缓而近乎垂直,顺利地滑入海里。
它更像一架油料耗尽的飞机,下潜未多久,立即触抵海床,安然着陆。扬起一阵沙尘后,寂然不动。泥沙慢慢跌落、沉淀。水清了,海床上遂出现一只茗荷介满身、瘤状起伏不断、疮痍斑驳的躯体。一艘破旧斑驳的百年沉船,横躺在那儿已经好几世纪,大概就是这副形容。
一个水泡自喷气孔缓缓浮出。
它一直相信,当时,白牙一定是体力放尽,老了,累了,才会躺在河口。不然就是在河里遭遇了可怕的事情,否则依白牙的性格,绝不可能轻易地放弃上溯的机会。
怎么通过河口呢?
从河口左岸的灯光亮度,以及各种传来的船声判断,河面上一定有不少船只往返。接近河口时,它必须一直保持潜航,非不得已绝不浮出水面换气,才有可能通过河口。
河口相当宽长,它能潜伏那么久,不浮出水面?年轻时体力、斗志都好,或许可以吧!
当年和白牙来时,哪有船声?河口只有三两零星的灯火,它们像两根巨大的枕木大剌剌地漂浮而过,根本未遇到任何阻碍。
喷气孔又一串水泡冒出,像已成形的想法,滚滚浮升。
做了决定后,赫连么么再次哗然露出水面,朝河口游去。远在右岸的灯火照射到之前,它慢慢下潜,没入河口。下潜时,未再贴着海床,只保持稳定的深度。它开始放松身子,不再摆动胸鳍和尾鳍,反而学着小鱼苗的姿态,纵入潮流之中,静静地让自己随潮水漂浮,朝河内的方向运送。它明白,若是纯粹靠自己的肺活量,绝无可能通过,除非靠涨潮的推送。它也机灵地将胸鳍尽量摊开,横陈着,借助胸鳍的节瘤减少水的阻力。
果然,它的判断相当准确。如是保持姿势,既不必费力,也节省了通过河口的时间。除了因为久未挥动尾鳍与胸鳍,身子略感麻痹,它感受不出有何不妥。赫连么么为自己还能有如此敏锐的判断感到沾沾自喜。
背鳍上方陆续有船只航行而过,发出巨大的锅炉转动声。以前每回听到这种怪异的声音,不论远近,它总神经质地紧绷自己。这一回,它似乎获得某种意义的胜利,完全不在意它们的存在。
现在,它是一片云,优哉地快速飘浮。大概少有鲸鱼能够享受如此的航行快感。它不禁愉快地闭目徜徉。
继续航行。时间已超过二十分钟,它们这一族通常每隔十五到二十分钟浮出水面换气一次,而它仍未有不适的感觉。同时,它清楚地感受到波浪不再剧烈运动,水深愈来愈浅,盐度与气味都混含有浓厚的陆地杂质。这些自然环境的变化如今对它而言,也都是可以忍耐的芝麻小事。
现在,它只剩一桩重要的事摆在眼前,除了进入大地的河流,进入河里的沼泽区的封闭环境,没有什么东西足以引起它的兴趣。
河流。沼泽。封闭。是的,全然清净的封闭!让它摆脱一种复杂、沉重的海洋生活的压力。
这回进入河里,它觉得心理上卸下了许多生活的负担。河不再是可怕的地方,而是一个可以看到自己在海洋中的过往的所在。它可以毫无旁骛、无所挂碍地去完成搁浅的心愿了。
现在,它是平静的、满足的……
突然间,它觉得背部猛然被某种坚硬的东西撞到,强力地绊住自己,让它顿时失去平衡。它悚然一惊,急忙挥动胸鳍,摇尾扭腰,设法挣脱。它顺势往旁瞧个究竟,是一座浮标的铁链。赫连么么松了一口气,轻易地摆脱了铁链的纠葛。不过,它的漂浮计划因此被打乱了。适才的挣扎,放尽了力气,让它不得不冒险浮出水面。
它一露身,先抢着猛力吸一口气,再观察周遭,然后机警地只露出头,用接近垂直的姿势挺立着。
水面上大雾四起,白茫茫的雾气笼罩之下,看不清周围的动静。它顿时觉得不对劲,赶忙要下潜,可身旁立即传来轰隆的船声。一艘船正朝它的方向驶来,下潜已来不及了。在这短短的一刹那,它急忙往旁一闪,避开船头迎面而来的撞击。不过,尾鳍仍硬是遭到船身擦撞,撞得它摇摇晃晃,满眼金星,海水和天空混在了一块儿。幸好,它赶紧本能地往下潜,潜入水底,紧贴着泥沙,静静地,连水泡都不敢吐出。
船的引擎声停了。赫连么么隐隐感觉船就在自己的头顶,船灯在河面闪晃、探照。它觉得自己如一只被翻了身的乌龟,久久不敢露出头;而尾鳍遭这一撞击,让它像断了尾的蜥蜴,连入河的勇气都给撞走了。上回也是尾鳍抽筋才差点命丧沼泽的。
还好,那艘船未停多久即离去。三两个气泡自喷气孔浮升,赫连么么似乎又有了新的想法。

预估到手价 ×

预估到手价是按参与促销活动、以最优惠的购买方案计算出的价格(不含优惠券部分),仅供参考,未必等同于实际到手价。

确定
快速
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