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空色林澡屋(迟子建作品)茅盾文学奖、鲁迅文学奖得主迟子建小说代表作,五段俗世传奇

包邮空色林澡屋(迟子建作品)茅盾文学奖、鲁迅文学奖得主迟子建小说代表作,五段俗世传奇

1星价 ¥33.4 (6.7折)
2星价¥33.4 定价¥49.8
暂无评论
图文详情
  • ISBN:9787521211665
  • 装帧:一般胶版纸
  • 册数:暂无
  • 重量:暂无
  • 开本:32开
  • 页数:257
  • 出版时间:2021-09-01
  • 条形码:9787521211665 ; 978-7-5212-1166-5

本书特色

茅盾文学奖、鲁迅文学奖得主迟子建小说代表作, 五段俗世传奇

内容简介

本书收录迟子建五篇小说,其中的主人公身上,都洋溢着十足的传奇色彩,如《空色林澡屋》中的皂娘、《别雅山谷的父子》中的鄂伦春父子、《酒鬼的鱼鹰》中的“酒鬼”刘年、《鸭如花》中的徐五婆、《青草如歌的正午》中的陈生。每个人都遭逢坎坷,每个人的生活都不是一帆风顺,但他们虽有离奇经历,却保持着澄澈的天性,从未显出在喧嚣有些微迷茫。一如《空色林澡屋》中外貌丑陋、内心善良的皂娘,一生命运波折,人至暮年则安然守候着船形的澡盆,用清水和善念,为过客旅人洗涤风尘,渡人渡己。

目录

空色林澡屋 001

别雅山谷的父子 049

酒鬼的鱼鹰 098

鸭如花 147

青草如歌的正午 202


展开全部

节选

去年花开时节,我率领着一支森林勘查小分队,自察卡杨北上,来到中国北部的乌玛山区。我们此行的目的,是对停伐五年后的乌玛山区的自然状况,做实地勘查。看看休养生息后的森林,野生动物是否多了,消失的溪流是否如闪电一样,依然给大地撕开*美丽的裂缝。 因为要穿越大片的无人区,风餐露宿,猛兽、不可预知的自然灾害、匮乏的野外生存经验,对我们来说都是一道道看不见的网,构成威胁。我们托当地林业局的同志,帮我们请了一位山民向导,并为他配备了一杆猎枪。 他叫关长河,戴一顶有帽遮的鹿皮小帽,个子矮矮,罗圈腿,黝黑的扁平脸,塌鼻子,看人时喜欢眯起一只眼,眉毛疏淡得像田垄上长势不佳的禾苗,额头有两道深深的横纹,像并行的车轨,那额头就给人站台的感觉。但这样的站台,注定是空空荡荡的了。他不用嘴时,嘴唇也鱼嘴似的翕动着,好像在咀嚼空气。他牵来一匹鄂伦春马,驮运帐篷等物资。 进山**天,他牵着马在前引路,不时嘟嘟囔囔地骂着什么,让人好生奇怪。晚上宿营时,我们才明白他嫌子弹配备多了,三十发——这分明是对他的枪法不信任嘛。他说非到万不得已,自己是不会动枪的。要是滥杀动物,乌玛山区的各路神仙,就会把他变成瘫子! 他带了一箱塑封的散装土酒,半斤装的。傍晚支起帐篷,燃起篝火,他就取出一袋,用牙齿在一角咬出豁口,将酒倒进一个漆面斑驳的搪瓷缸,随便倚着篝火附近的一棵树或是树桩(若倚着树桩,他头顶戳着一截黑黢黢的东西,便像旧时披枷戴锁的犯人了),耷拉着眼皮,十分享受地喝起酒来。他喜欢空口喝上小半缸,再凑过来吃饭。我们带了不少肉食罐头,他闻了总是蹙眉,宁愿吃他带的马鹿肉干。它们看上去像切断的棕绳,干硬干硬的,我们的牙齿对付不了,他却像嚼松脂油,毫不费力。我们带来的食物,他唯有对挂面情有独钟,他会把顺路采的野菜,水芹菜呀,柳蒿芽呀,或是蕨菜,在河中晃荡几下,算是洗了,也不用开水焯,更不用刀切,直接拌在面里。所以他碗里的面条总是绿白相间,像是一丛镶嵌着阳光的绿柳。 出发的**周,我们发现几处落叶松林,有被盗伐的迹象。树墩横切面现出的白茬,还是新鲜的。关长河告诉我们,所谓“停伐”,只是不大规模采伐了。林场的场长们,各踞山头,还不是偷着砍木头,运出卖掉,以饱私囊。怕劣迹暴露而被追究责任,狡诈的林场主,将盗伐的林子放上一把火,烧个光秃秃,就说是雷击火引起的,瞒天过海。但是一周之后,当我们深入到密林深处,离公路铁路越来越遥远,连山间小路都难得一见的时候,我们如愿看到了繁茂的树,看到了在溪畔喝水的马鹿,看到了在柞木林中追赶山兔的野猪。我们还看到了硕大的野鸡——这森林中飘曳的彩虹,当它掠过树梢时,那泛着幽光的五彩翎毛,简直就是给绸缎庄做广告的,让人惊艳。 森林中*可怕的野兽不是狼和熊,毕竟遭遇它们的概率小,再说有关长河和他的猎枪护卫着。比野兽更凶猛的,是拂之不去的蚊子和小咬。尤其是不出太阳的日子,森林缺了阳光这味药,它们就猖狂起来了,抱团飞旋,跟着你走,将我们的脸叮咬得到处是包——它们恨我们侵入它们的领地吧,在我们的脸上埋下地雷。所以宿营的时候,我们总是先笼火熏蚊子,再支帐篷。我们还在篝火旁撒尿,不然裤带一解开,蚊子小咬有如发现了乐园,一拥而上。关长河对我们在篝火旁撒尿很鄙视,说火神会怪罪的。他不怕蚊子小咬,有时还伸出舌头,舔几只吃。晚上他独自睡一顶帐篷。月亮好的夜晚,我们起夜时,不止一次看见他酒后站在泛着幽蓝光泽的林中,朝着月亮张开双臂,手掌向上,像是要接住什么的样子。我们当中有人按捺不住好奇,问他夜半那姿态干吗。他说月亮太明亮了,怕是天也难容,万一月亮被推下来,他还能救它一命。不然月亮的脸破碎了,夜晚就没亮儿啦。他那郑重的语气,让人不敢发笑。 一路上我们只吃了两次野味。一次是我们发现一只折断了翅膀的大雁,匍匐在沼泽地上。关长河说失去了天空的飞鸟,生不如死,开枪射杀了它,这也是他此行开的**枪。当晚我们将大雁拔毛,烤了吃了。另一次是从猎人下的套中,获得一只死狍子。我们逢着它时,它的身子还没凉透,嗅觉灵敏的鹰隼闻风而动,盘桓在上空,准备饱餐一顿。关长河先是责骂给狍子下套的猎人,所选择的树下没青草,让被缚的狍子失去口粮,活活饿死,之后他低头念了几句咒语,掏出猎刀,熟练地肢解了狍子。那晚在营地的篝火旁,我们用吊锅煮狍子肉。关长河采了一把野韭菜,掺着盐切碎了。狍子肉蘸野韭菜的味道,美妙极了。关长河没少吃肉,也没少喝酒。我们问他有老婆吗。他说老婆是天上的云,不能要。我们笑,又问他有情人吗。他说情人是地上的霜,千万不能踏。我们笑翻了,问他真没碰过女人吗。他很认真地说,碰过,女人给我洗澡。我们问是城里洗浴中心的小姐吗。他摇摇头,说给他洗澡的是个老太婆。我们只当他胡说,不再追问。 关长河第二次开枪,是因为行程的*后几天,一条狼总是在黄昏时,跟在我们身后。它的气息扰得鄂伦春马心烦意乱,走不稳路,一会儿吊锅从马背掉下来了,一会儿盐袋落下来了,一会儿测量仪器又滑下来了,马背仿佛成了滑坡事故现场了。他不得不开枪吓跑狼。关长河不瞄准它,说是孤狼都有一肚子的心事,得留它一命。不过当晚到了营地后,他就自责带上弓箭就好了,它完全能喝退狼,不该浪费那颗子弹。他还赌气地冲他的马说,一队人跟着,狼又吃不了你,瞧你慌张的,好像丢了屌,真没出息啊!马摇晃了一下脑袋,屙下一堆圆鼓鼓的粪球,像是无数只愤怒的眼,在瞪着他。关长河无奈地笑了,拍着马屁股说,我一说你,你就拿这一招对付我啊! 我们走出森林的前夜,考察接近尾声了,大家都很感激关长河,白天时特意在一条小河,用石头垒坝,憋了十几条半大不小的鱼,傍晚宿营时,燃起篝火烤鱼,轮番给他敬酒。关长河对鱼没什么兴趣,只吃了半条鲇鱼。他对酒倒是热情万丈,来者不拒。他对我们说,明天出了山,会看到一个只有三户人家的小驿站。那里有个澡屋,叫“空色林”,是个老太婆经营的。她一天只烧一锅水,给一人洗澡,而她给人洗澡不收钱,只收吃食。其实那锅的直径,少说也有半丈吧,一锅热水洗两人绰绰有余。但如果真是两个人去了,都想洗,另一人就得等着,第二天再享受。 我们问关长河,你说的给你洗过澡的女人,就是她啦? 关长河眯起一只眼,点了点头。 她多大年纪了? 她开这澡屋,快二十年了吧。多少岁数,她不说,咱也不问。我估摸着,少说也有七十几了。她原来挺高的,现在一年比一年矮了,人一缩缩,就是老啦! 她只给男人洗澡吗? 关长河说,南来北往跑运输的,哪个不是男人?再说了,女人哪有男人风尘多! 那你是完全脱光了,让她洗吗? 关长河翻了一下眼珠,反问一句,你们见过在水里穿裤衩的鱼吗? 我们大笑起来。 关长河说陪我们走了一路,分别之际,他没什么好送的,就送这个老婆子的故事给我们听。 我们知道这该是个很长的故事,纷纷起身,有给篝火添湿枝丫的(这样它能燃烧得长久些),有去小解的(听精彩的故事,*怕憋尿),还有加衣的(森林夜露浓重,月亮给加的衣服,毕竟太薄了)。我们为了迎接关长河送的别致礼物,做好了准备。 在乌玛山区,冬天时老天是昏庸懒政的皇上,天门晏开早闭,几不理朝;夏天则改朝换代了,一派勤政之气,天门洞开,有点夜不闭户的意思。太阳落山了,西边天上,还浮游着丝丝缕缕的晚霞。它们是仙女们准备的金丝线吧,预备着缝补月亮。而那晚的月亮,确实缺了一角。 关长河故事的主人公,是一个女人、三个男人,和一条叫“白蹄”的狗。 这女人是旺河人,她来到乌玛山区时,还是个少妇。她带着儿子,投奔在翠岭林场的丈夫。那时乌玛山区刚开发,她男人是首批进驻的工人,带家属的男人少而又少。

作者简介

迟子建,1964 年生于漠河。1983 年开始写作,已发表以小说为主的文学作品六百余万字,出版有九十余部单行本。主要作品有:长篇小说《伪满洲国》《越过云层的晴朗》《额尔古纳河右岸》《白雪乌鸦》《群山之巅》,小说集《北极村童话》《踏着月光的行板》《世界上所有的夜晚》,散文随笔集《伤怀之美》《我的世界下雪了》等。曾获得**、第二、第四届鲁迅文学奖,第七届茅盾文学奖,澳大利亚“悬念句子文学奖”等奖项。作品有英、法、日、意、韩、荷兰、瑞典、阿拉伯、泰、波兰等海外译本。

预估到手价 ×

预估到手价是按参与促销活动、以最优惠的购买方案计算出的价格(不含优惠券部分),仅供参考,未必等同于实际到手价。

确定
快速
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