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爱伦·坡经典小说集(精)/新编新译世界文学经典文库

包邮爱伦·坡经典小说集(精)/新编新译世界文学经典文库

1星价 ¥47.2 (7.2折)
2星价¥47.2 定价¥66.0
暂无评论
图文详情
  • ISBN:9787521218671
  • 装帧:一般胶版纸
  • 册数:暂无
  • 重量:暂无
  • 开本:16开
  • 页数:445
  • 出版时间:2022-06-01
  • 条形码:9787521218671 ; 978-7-5212-1867-1

本书特色

◆ 本书出自作家出版社与中国社会科学院外文所联合打造的《新编新译世界文学经典文库》 ◆ 作者埃德加·爱伦·坡在西方文学史上享有极为崇高的地位,凡尔纳、博尔赫斯、柯南·道尔、波德莱尔、马拉美、江户川乱步、史蒂芬·金等文坛大家,全都是爱伦·坡的忠实粉丝! ◆ 爱伦·坡以恐怖小说和推理小说*负盛名,本书按出版时间先后排序,收录了爱伦·坡恐怖小说和推理小说中*为经典的23篇。 ◆ 由在业界有着良好口碑的中生代翻译家陈震历时两年翻译完成。除了准确传神地还原爱伦·坡文风,陈震还对人物、典故、背景等作了翔实的注释,并精心撰写万字作者小传及年表,方便读者了解爱伦·坡的传奇人生及作品背后的故事。 ◆ 装帧采用盒套精装的独特形式,邀请专业插画师手绘精美肖像和内容插画,点缀烫金工艺,定制进口轻型纸,既有质感又轻巧便于阅读。

内容简介

本书收录了爱伦·坡*为经典的小说。这些小说大体上可分为恐怖小说和推理小说。坡的恐怖小说名篇众多,多以死亡、凶杀、复仇为题材。他擅长渲染诡异的气氛,勾勒离奇的情节,但揭开恐怖的面纱后却是浪漫凄美,加上诗化隽永的语言和饱含深意的意象,具有独特的恐怖美学和黑暗浪漫主义。坡的恐怖小说中还有一小类明显具有幽默讽刺的特点,在这类小说中,入木三分地刻画了孤独、痛苦、邪恶、恐惧,字里行间充满了智慧的黑色幽默和戏谑嘲讽。坡的推理小说不过四五篇,篇篇脍炙人口,开创了侦探推理的基本形式,让推理小说自此成为一种文学类型。

目录

瓶中手稿

丽姬娅

厄舍府的崩塌

威廉·威尔逊

莫格街谋杀案

莫斯肯漩涡沉溺记

椭圆形画像

红死魔的面具

玛丽·罗热疑案

陷坑与钟摆

泄密的心

金甲虫

黑猫

凹凸山的传说

活葬

长方形箱子

汝即真凶

失窃的信

与木乃伊的一席谈

焦油博士和羽毛教授的疗法

一桶阿蒙提拉多白葡萄酒

跳蛙

眼镜


展开全部

节选

那年秋天一个阴晦、昏暗、寂静的日子,乌云低压压地挂在天上,我独自一人策马前行,穿过一片异常凄凉的乡野。暮色渐浓之际,阴沉的厄舍府终于映入眼帘。不知怎的,**眼瞥见那座府邸,一种难以忍受的愁闷便渗透了我的内心。我说难以忍受,是因为那种愁闷无法排遣,而往常即便是在更萧索的荒山野岭,从风景中收获的诗情和愉快也能将愁闷缓解。我凝望着眼前的景象——孤独的房子,单调的景致,荒凉的垣墙,茫然的窗户,几株芜生蔓长的苔草,几棵树干发白的枯树——心里极度抑郁,那种感受无法用常人的情绪来比拟,只能比作瘾君子狂欢过后大梦初醒,回到现实生活中的痛苦,抑或面纱掉落时的恐惧。我感觉心里发冷,心往下沉,心生厌恶,那是一种无可救药的阴郁,穷尽想象也无法将其转为欢愉。那是什么——我停下来思考——是什么让我一望到厄舍府就如此不知所措?这个谜让我不得其解,而沉思时涌上心头的幽暗幻象亦让我难以招架。我不得不转而依靠一个不尽如人意的结论,那就是,毫无疑问,有些非常单调的景物组合在一起,就是能侵扰我们的心境,而若想分析个道道出来,那费尽心思也是枉然。我暗自心忖,把这幅风景画的细节略作调整,其对悲伤情绪的表现力兴许就能削弱几分,甚至荡然无存。我带着此念勒马缓行,来到府邸旁的山中小湖边,湖水黑得骇人,泛着平静的光泽。我从险峭的岸边低头一看,不禁浑身战栗。那灰色的苔草、惨白的树干和如眼睛般茫然的窗户倒映在死水中,已经扭曲变形,比先前还要叫人毛骨悚然。 不管怎样,我打算在这座阴森的宅邸里寄居几周。房主罗德里克·厄舍是我孩提时代的好友,不过我们已经多年未见。然而就在*近,身在偏远地区的我收到一封信——他写来的一封信——他在信中纠缠不休,非要我亲自去一趟。字里行间透露着焦躁不安。他说他身患重病,一种让他饱受折磨的精神疾病;他说他热切地想要见到我,我是他*好的朋友,实际上也是他唯一的好友。他期望藉由和我的愉快相处来减轻病痛。通篇都是这类话语——他显然是诚心邀请我去,使得我没有犹豫的余地。我立即应邀,但我至今仍认为这次邀约奇怪透了。 虽说我俩小时候亲密无间,但我对他真的知之甚少。他寡言少语,已经成为习惯。不过我也了解到,他年代久远的家族自古以来便以一种怪异的敏感气质而闻名,多少年来,这一气质在许多高贵的艺术作品中得到展示,而*近,它又表现在一次又一次低调的慷慨解囊,以及抛开容易被感受到的音乐之美,一头钻进音乐的复杂细节上。我还听说过一件奇事,就是厄舍家族尽管历史悠久,却从未有过经久不衰的旁系分支,换句话说,整个家族一直都是直系嫡传,只在很短的时期有过很小的变化。当我思忖着府邸的气质与传说中厄舍家族的气质竟完全吻合,猜测着几百年来前者可能影响了后者时,我不由得认为也许正是因为缺乏旁系分支,才使得财产和姓氏世代相袭,父传子,子传孙,*终财产和姓氏合二为一,府邸的原名没人叫了,成了“厄舍府”这个古雅而含糊的名称。在农民心目中,这个称呼既指这座府邸,也指这户人家。 如上文所述,我做了个稍显幼稚的实验,朝山中小湖俯视了一眼,结果原先的惊悚感反而变本加厉了。毫无疑问,我的心里迷信意识陡增——何不就称之为迷信呢?——造成我更加迷信。我早就知道这个悖论,所有的感情都以恐惧为基础。也许正因为此,当我再度把目光从湖中倒影移向到那座房子时,我的脑海里产生了奇异的幻象。那幻象真的荒谬绝伦,我提它只是为了说明折磨我的那种感觉是多么生动逼真。我沉浸在自己的想象里,当真以为整个庄园及周边都笼罩在一种它们所特有的雾气中。它与大气毫不相干,而是从枯树、灰墙、死潭散发出来,神秘而致命,晦暗、迟滞、隐约可见、色灰如铅。 我甩掉脑海里那个必定是幻梦的念头,更加仔细地扫视这座建筑的真实面貌。看来它的主要特征就是过于古老。经过岁月的洗礼,外表严重褪色。墙上长满微小的蘑菇,从屋檐蔓延而下,像一张纠缠交织的细网。但这一切还说不上特别破败。石墙没有一处坍塌,整体上完好无损,只是个别石块碎了,显得很不协调。此情此景让我不由得想到某个无人问津的地下墓穴,由于常年吹不到一丝风,里面的木质结构看上去完好无损,实则早就腐烂了。不过,除了外表上大面积的破败之外,这座建筑的基本结构倒也没有不稳定的迹象。得拥有细致入微的观察力,方能发现一条几乎看不见的裂缝,从正面屋顶弯弯曲曲地顺墙而下,消失在阴沉沉的湖水中。 我将这一切收入眼帘,策马经过一条不长的堤道,来到府邸门前。一个仆人牵走我的马,我跨进大厅的哥特式拱门。另一个男仆蹑手蹑脚、默不作声地领着我穿过一道又一道昏暗错综的走廊,到他主人的房间去。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沿途所看到的竟使我上面提及的那种模糊的愁绪更加强烈。天花板上的雕刻,墙上灰暗的壁毯,乌黑的地板,以及我迈步走过时咯咯作响的幽灵般的纹章甲胄——周围的这些物件都是我小时候熟悉的,虽然我毫不犹豫地承认这一切都很熟悉,但我还是感到纳闷,这些普普通通的东西,怎么激起了那么陌生的奇想。在一座楼梯上,我碰见了他家的私人医生。他面露诡诈和困惑之色,惴惴不安地跟我搭了句话就跑了。这时男仆推开一道门,把我引到他主人面前。 这个房间又高又大,窗户又长又窄,呈尖形,离黑橡木地板很高,手根本够不着。几缕微弱的猩红色光线透过格子玻璃射进来,刚好把四下显眼的物件照得一清二楚。但我穷尽目力也看不清房间远处的角落,或是刻有回纹的拱形天花板深处。墙上挂着黑色壁毯。家具很多,但显得不舒服,又老又破的。屋里散落着许多书籍和乐器,然而没能增添一丝生机。我呼吸到了悲伤的气息。周遭的一切都笼罩着一股压抑、强烈而又不可救药的阴郁之气。

作者简介

埃德加·爱伦·坡(Edgar Allan Poe),十九世纪美国著名的小说家、诗人、文学评论家、编辑。美国浪漫主义运动要角,欧洲艺术至上主义先驱,以恐怖小说和推理小说闻名于世,被誉为推理小说鼻祖,以他名字命名的埃德加·爱伦·坡奖是美国推理类小说*高奖。坡也被视为科幻小说的重要奠基人。凡尔纳、博尔赫斯、柯南·道尔、江户川乱步、史蒂芬·金等文坛大家深受坡的影响。坡的诗歌深刻启发了法国象征主义诗歌代表人物波德莱尔、马拉美等。 译者:陈震,1976年生,江苏靖江人,弃医从译,鲁迅文学院第三十五届中青年作家高研班(翻译家班)学员,译作包括《我是你的男人》《放任自流的时光》《犹太警察工会》《时间机器》《隐身人》《天堂十字路口》《无尽之河》《摇滚狂人》《谁愿永生》《鲍勃??迪伦诗歌集 (1961—2012)》《穆里尼奥传》《泪水流逝》等。

预估到手价 ×

预估到手价是按参与促销活动、以最优惠的购买方案计算出的价格(不含优惠券部分),仅供参考,未必等同于实际到手价。

确定
快速
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