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德散文选--外国名家散文丛书
读者评分
4.7分

都德散文选--外国名家散文丛书

¥6.6 (3.5折) ?
1星价 ¥8.2
2星价¥8.0 定价¥19.0

温馨提示:5折以下图书主要为出版社尾货,大部分为全新,个别图书品相8-9成新、切口有划线标记、光盘等附件不全

商品评论(38条)
jfx***(三星用户)

我就是用来收集的

想集这套书.

2022-08-23 10:53:41
0 0
tia***(三星用户)

中图网的书很优惠

2022-01-21 15:07:30
0 0
图文详情
  • ISBN:7530654477
  • 装帧:简裝本
  • 版次:1
  • 册数:暂无
  • 重量:暂无
  • 印刷次数:1
  • 开本:32
  • 页数:270
  • 出版时间:2009-06-01
  • 条形码:9787530654477 ; 978-7-5306-5447-7

内容简介

都德是法国著名的散文作家,他的散文是法国文学园地里的一支奇葩。除了读者朋友们所熟悉的《磨坊文札》以外,都德还有不少其他脍炙人口的佳作,如《巴黎三十年》、《星期一的故事》等,《外国名家散文丛书•都德散文选》共收入《磨坊文札》及《巴黎三十年》等著作中具有代表性的散文佳作33篇。都德的散文语言生动,文采都丽,风格清新,意蕴醇厚。《磨坊文札》便是其*著名的代表作。在这个由24篇精致短章联缀而成的艺术天地中,作者充满深情地为我们描绘出一幅幅令人惊叹的奇妙境界:无论是那宁静的自然风光,淳朴的古风乡俗,还是那充满梦幻色彩的有关水手与灯塔的历险和传说,无不令人浮想联翩,心驰神往。

目录

磨坊文札
前言
安居
在波盖尔的驿车上
磨坊老板,考赫尼尔的秘密
塞根先生的山羊
星星
阿莱女郎
教皇的骡子
桑吉奈尔的灯塔
赛米扬号船的遇难
港卡水手
古古让的神父
老人
散文诗两章
王太子之死
县长下乡
皮克休先生的公文夹
金脑人的传说
诗人米斯特拉尔
三场弥撒
橘子
两家旅店
在密利亚那
蝗虫
高塞神父的药酒
在卡马尔格
怀旧营
译后记

巴黎三十年及其他
来到巴黎
**套礼服
我的**个剧本
关于我的《小东西》
麻雀岛
学监
巡回演出
舞台醉酒
一盘台球
译者的话

附录
《磨坊书简》1950年版前记
都德与《磨坊文札》
展开全部

节选

安居
受惊的首先是些兔子!……好久以来,它们见磨坊的门总是关着,墙和露台都被蔓草湮没了,*后,终于认为磨坊主们已经灭了种,又因为觉得这个地方还挺不错,于是便把这里当作了它们的一个大本营,一个战略行动的指挥中心,或者称之为:兔儿们的Jemmapes磨坊……我初到此地的那天夜里,毫不夸张地说,足足有二十来只兔子在露台上围着圆圈坐着,正借助一缕月光在烘它们的脚呢!……我才把天窗打开一条缝,“刷”的一声,这些宿营者便拔腿而逃,洁白的小小的后身,尾巴朝天翘着,一齐钻到了灌木丛中……我真希望它们还会再来哩!
在看到我时,另一个感到惊讶的是二层楼上的住户,一只有着哲学家脑袋的、神色阴沉的老猫头鹰。它已经在这磨坊里住了二十多年了。我是在楼上的房间里发现它的,它正直挺挺地栖息在残墙坠瓦间的床架上,一动也不动,用它那圆圆的眼睛看着我,片刻,因为不认识我而惊慌了起来,发出“呜呜”的叫声,困难地扇动着那双由于尘土太厚而变成了灰色的翅膀——这些见鬼的哲学家们,从来不会刷刷自己的!……不过没关系,尽管它的眼睛一眨一眨,脸色阴沉,但这位沉默的住客却比其他任何一位都更使我喜欢,于是我赶快和它重新订了租约。它照旧看管磨坊的整个楼上,从屋顶上进出,而我,则保留着楼下一间用石灰刷白的小房间,这房间有着低矮的穹窿形的屋顶,好似一间隐修院里的饭厅。
我正是在这里给您写信。我的房门对着和煦的阳光敞开着。
一片明亮得耀眼的美丽的松林,从我面前一直延伸到山坡下,阿尔卑斯山脉在天际勾画出它们纤秀的峰巅……万籁寂静,只偶尔有一个笛音,一声薰衣草丛中的鸟语,一声山路上的骡铃声,隐隐约约地从远处传来再传到更远的地方……
此刻,我怎么会懊悔自己离开了喧嚣而黑沉沉的巴黎呢?!我在我的磨坊里是如此的惬意!这正是我所寻求的角落,一个和报纸、马车与雾气远隔千里的温暖芬芳的角落……我的周围有多少美丽的事物啊!我安居到这里才七八天,但我的脑海里已经充满了印象和回忆……噢,就在昨天傍晚,我看到了许多羊群回到山下村庄里来的景象,我可以向您起誓,您就是用巴黎本周内所有**流的演出来和我交换,我也不会放弃这动人的场面的,您可以想见了吧!
应该告诉您,在普罗旺斯省,当天气炎热起来时,把家畜送到阿尔卑斯山去已成了一种习惯。牧人和牲畜要在那里过五六个月,夜晚便露宿在星光下齐腰深的草丛中,当秋天的**个战栗来到时,他们才下山回到农庄里来,重新在被迷迭香花熏香了的灰色小山上过着单调的生活
昨天晚上,这些羊群回来了。从早上起,大门便敞开地等待着,羊圈里铺了新鲜的干草。人们不时地叨念着:“他们现在已到艾吉尔了,现在已到巴拉都了”。终于,黄昏时分,突然听到一声大叫:“看,他们已经到那儿啦!”果然,在那边,远远地,我们看见了羊群在飞扬的尘土中行进着……
整个路都仿佛在跟羊群一起蠕动……老公羊走在*前面,双角往前伸着,神情凶狠野蛮,公羊后面是羊群的大部队;有些疲倦的母羊们,腹下腿间偎挤着它们的乳羊,头上戴着红绒球的骡子,背篮里驮着新生的小羊羔,一边走一边摇晃着,*后面是满身大汗淋漓、舌头垂到地上的牧狗和两个高大的,穿着褐色毛布外套的顽皮的牧童,牧童的外套好像牧师的祭袍一样,一直拖到脚后跟。
所有这一切,在我们面前快乐地列队走过,带着一阵急雨般的践踏声拥进了大门……
那时院子里是怎样的热闹啊!金绿色的大孔雀,头顶着绢绒般的羽冠,从栖歇的木架上认出了来者,并用一种喇叭似的惊人的呜叫来欢迎它们。那些睡着了的家禽也忽然惊醒了:鸽子、鸭子、火鸡、竹鸡,所有的都站了起来,整个家禽群像是疯了一般,母鸡们咕咕咕地叫了整整一夜。仿佛每只羊的羊毛里都沾染着阿尔卑斯山野的芬芳,带来了一种使人沉醉、使人舞蹈的山野的鲜活空气似的。
就在这种欢欣的骚扰中,羊群各自回到了自己的住所。再没有比这样的安居场面更动人的了,老公羊重新看到它们的食槽,感动得流出了眼泪,那些在这次旅行中出生,还从未看见过村庄的小羊羔儿,惊奇地打量着它们的周围。
但*令人感动的是那些狗,那些勇敢的、忠于职守的牧狗。它们十分忙碌地跟在羊群后面,在村庄里就只看到它们。守夜的狗在窝里唤它们回来全是徒劳,井边盛满了清凉水的桶向它们招呼也是枉然。在羊群还没进到羊栏,粗大的门闩还未把小栅栏门锁上以前,在那两个牧羊人还未坐到低矮小屋的餐桌旁以前,这些狗是什么也不要看,什么也不要听的,一直到了这时候,它们才回到憩息的狗窝,在那儿,一边舐着菜汤盘,一边对村庄里的伙伴们讲述着它们在山上的作为:在那可怕的地方,有狼,还有许多大朵的盛满了露珠的紫色毛地黄。
(贾芝、朱梵译)

预估到手价 ×

预估到手价是按参与促销活动、以最优惠的购买方案计算出的价格(不含优惠券部分),仅供参考,未必等同于实际到手价。

确定
快速
导航